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更多]
日志 - 鸽事随写
  •   出了村,有人问我是哪里的啊?我就说是田庄的。出了镇,有人问你家在哪?我会回答,我是魏湾的。出了县,别人问我,我就说我是临清的。出了市,我就说我是聊城的。如今人在申城,再有人问,我一口大蒜味的普通话回答,山东的。我不敢设想自己会不会出国,也不敢推测,可想而知,回答我是中国人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忧伤,也许那晶莹的泪珠已经噙满我不大的双眼。但是我曾经遥想过,我在天堂的台阶下,怎么回答天使的问询呢...
    2019-01-28 21:06:23 | 浏览(2916) | 评论(0)
  • 黄金错刀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 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仰观飞奴千山外,俯听花讯小悠方。 夜来忽梦故乡事,马颊河水渡虬江!   眼看着一年悄无声息的又到头了,不写点东西,总觉的心里过意不去。提起笔来,又不知道写什么,以前有鸽子,不管什么境遇,都可以拿它说事。时至今日是不行了,连个鸽子毛都摸不到了。   从杨浦到嘉定,从闵行到徐汇,看到很多字,都是带三点水的。比如,盐津浦...
    2019-01-16 17:41:07 | 浏览(3641) | 评论(0)
  •   离开家近三个月了,我也完成了从一个老农民,到一枚保安大叔的华丽转身。   晚上八点交接完,夜空中不时有几滴雨滴飘落。趁着过往车辆的灯光,还有若明若暗的路灯。我出了厂门,拐进狭窄的巷子,向苏州河边走去。夜色下的苏州河,没了白天的晦涩,多了几分幽咽。船上的,河岸楼上的,远近错落的灯光,在河面上折射出,一片或者一段光影。走上桥,有风从河道吹来,这风明显不是家乡的味道!   真的不想离开家啊!把鸽...
    2018-05-21 08:57:37 | 浏览(2319) | 评论(1)
  •     有一个叫西塞罗的哲学家说过,世间的一切都写在了脸上了。撒谎要靠脸,但是眼睛是心灵的叛徒。谁要是能够做到真正地隐藏自己真实的感情,那社会一定回给予他丰厚。     混的很不洋气,每天被老婆无数次地揭露所做过的糗事。久而久之脸皮厚了,心确变得脆弱得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看见云飞风行,花开叶落都那么的伤感。我能听见田野里种子萌发的声音,也能听见麦穗成熟后愉快地吟唱。我看见四季匆匆的...
    2017-11-04 22:36:33 | 浏览(1812) | 评论(0)
  •   一场没有拿着当回事的秋雨,延缓了秋收的进程。其实只是对小麦的播种有影响,播期推迟了三四天的样子吧。玉米的收获,较之往年是提前了不是一点半点。没有预料到,种植玉米微乎其微的利润里,又付给了玉米联合收割机每亩五十元。我错误的以为,今年气温一直在30度的汞注和秋天较劲,乡邻们会不紧不忙的人工掰玉米。刚过了二十,我掐算着玉米的生长期才93天,最起码也要到100天,就是八月初一才能收。可是从第一台收割机试车的成...
    2017-10-17 21:25:43 | 浏览(2105) | 评论(0)
  •   天蓝的叫人想哭,千变万化的白云仿佛回到了许多年以前。   儿子问我:爸爸,你说窑厂烟筒扒了,化工厂也关门了。你和二叔他们都没地方挣钱了,那环保检查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对儿子这个问题很是纠结,说不是好事吧,天蓝了云白了,空气里的怪味没有了。说是好事吧,环保检查打破了多少人的饭碗,本来就赤字映红的日子,更加的有滋有味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是老子的回答,权做我的搪塞吧,多经典恰当。   ...
    2017-09-20 18:36:35 | 浏览(2804) | 评论(0)
  •   今晚的月色真好,站在院子里仰望夜空,如水般的月华融融泄泄的洒满了秋虫唧唧的角落。此情此景仿佛出现过,好像是我站在二中空荡荡的操场上,看着这样的月色下,烛光摇曳的教室里发奋攻读的同学。心中对未来生活的迷茫和设想,浸满了惆怅的思绪轻飘飘的在月色中飞扬。又好像是在清冷的哨位上,月色里远处的大礼堂有清晰的轮廓。从贺兰山上吹过来的风,围绕着我透明的灵魂,裹挟着往千山万水相隔的故乡飞。转眼之间,已是二十多...
    2017-09-07 21:48:41 | 浏览(4518) | 评论(2)
  • 满庭芳·蜗角虚名 朝代:宋代 作者:苏轼   原文: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尽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计划着挑拣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把七只秋雏子带上,沿着新运河南行,一来只当春游,在就是放放鸽子,...
    2017-03-24 21:29:53 | 浏览(3797) | 评论(1)
  •   振新把我拉进粮羽总群了,说这里面有训放的信息,人也多,说话的也多。进群当然好了,好比寒冬里,坐在火炉边,双手笼在炉火上,整个身心都是暖烘烘的。反过来说,也是离鸽子赛事最近的地方,毕竟是身边的比赛,远比那些遥不可及的,绚丽夺目的贵族游戏更觉得亲切。   钓鱼穷三年,玩鸟毁一生,一朝学会狗撵兔,从此踏上不归路!万一恋上鹰,俩眼含泪望天空,玩上鸽子就得疯。——摘自好友的空间   人活着都说,不能...
    2017-03-01 21:47:58 | 浏览(2451) | 评论(0)
  •   自打儿子上了高中以后,我再也不把手机储藏在枕边,灶台,碗橱等等,安全而又信手拈来的地方了。出去干活也随身携带,并且把音量调到最大加震动,生怕漏接了儿子的电话。都说养子不教父之过,卑微潦倒的我,勤勤恳恳的守望者儿子前行的身影。言传身教的告诉他,不努力老爸就是你的结果。   会被老婆骂没本事,不能叫她抱着阿呆如贵妇般的妩媚。尽管她身材如厨娘一样,声音亦如狮吼摧心裂肺。一翻一白的眼睛不会婉转流离的...
    2016-11-16 22:37:41 | 浏览(3573) | 评论(2)
  •   老占跪在玉米堆上,掐起玉米棒子往网袋里装,连着下了三天的雨,他担心玉米堆下边会发热,别捂出芽来。黄澄澄的一院子玉米棒子,看着怪喜人的,可是一想起玉米的价格,老占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去年还一块多呢,今年就六七毛了,眼睁睁的十几亩地,收入少了四五千块。一大群鸽子,从天上落下来,咕咕的叫着,落在老占的旁边,啄食着散落的棒子粒。   老占的媳妇在厨房里,收拾完。端起剩的粥,又拿了一块馍馍,嘴里说...
    2016-11-13 21:00:05 | 浏览(1592) | 评论(0)
  •   这是离我最近的粮羽俱乐部,今年秋季特比环的冠军。放在这里,权当撩拨自己麻木的情感,也是分享最有温度的快乐吧!   自从我在鸽子身上的心,丢了以后,胸腔里就一直冰凉冰凉的。有鸽友问我鸽事,要么敷衍,要么就是不回复。后来觉得有点不地道,别再以为我被网了,交肉了,或者是进汤锅装盘了。偶然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十天半月的,在QQ上,发点图片,或者几句呻吟,表明我依旧在人间。我最喜欢把自己比喻成鸽子,鸽...
    2016-11-04 20:46:05 | 浏览(1770) | 评论(0)
  •   我所打工的厂子,越来越不洋气了,一个劲的限产。工作量的骤减,让我的四肢百骸得以充分的缓冲和伸展,只是每天挣得数字,都不好意思说了。于是乎心理上的对于钱的分配方案,叫我有点无法嘚瑟。不是都上市了吗,怎么还资金周转不畅呢?我虔诚的祈祷,老板快点打通信贷通道,哎,不是给他们送过钱了吗,怎么忘了啊。看国内各行各业一时半会难以雄起,就连街上卖包子的都说,都不如以前挣钱了。要不咱们搞出口贸易吧,只要最高层...
    2016-11-04 20:39:27 | 浏览(1748) | 评论(0)
  •   没时间写东西,或者不愿意写的时候,脑子里的文字就像水坑里的小鱼,一个劲的乱蹦。当静下心来,像模像样的打开文档,十指微张,敲击键盘的一刻,大脑里确是一片茫然了。起先以为是断片,继而发现是短路,现在基本确定是枯竭了。回头看曾经随风舞动的自己,时光里散落的曲调和舞姿,那么像鸽子换掉的羽毛,滑落尘埃,降解在某一时某一刻。   有好友给我留言,说我家肯定养了很多老母鸡,要不怎么时不时的弄碗寡淡无味的鸡...
    2016-08-20 19:10:13 | 浏览(1760) | 评论(0)
  •   好长时间没写东西没唱歌了,也不是因为忙和累,就是懒得写。脑子里很多闪亮的片段,还没来得及串联起来,就被时间冲走了。看看女排大奖赛,偶尔关注一下欧洲杯,日子也算快乐。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烹了一杯浓浓的茶,想找人一起品味,浏览一遍熟悉而又陌生的头像,确不知怎么张口,摇摇头苦笑一下,转身把这一个节点的滋味,泼在了记忆的走廊里,随风弥漫开去。   午睡起来,纳闷大热天为什么做了一个冰凉的梦,哎,夏天...
    2016-06-29 18:27:17 | 浏览(2322) | 评论(0)
  •   强劲的南风一个劲的吹,密密匝匝的麦芒发出沙沙的回应。空气里有麦子成熟的那种特有的气息,其间夹杂着收割机的响声。路上三轮车拉着麦粒,在每家的麦地和家园之间,快速的折返。人们就在这短暂的收获中,体味着麦收的故事。收割机的速度就是麦收的进度,量完麦地的面积,把钱交上,男主人和女主人傻呵呵的笑着,看着冒着黑烟的庞然大物,肆掠的开始享受或者是剥夺,收获的快乐。   其实麦收的记忆与我,都是劳累和毛躁。...
    2016-06-10 18:54:45 | 浏览(2667) | 评论(1)
  •   我猛然发现心里藏的东西太多了,比如谁说的话,告诫我千万别告诉第二个人,闹得我天天说话之前,都要像新闻发言人一样,先打个草稿,生怕说话说秃噜了,把绝密给泄露了。但是我掌握的还只是些鸟事,例如谁的鸽子在谁手里,飞出成绩了,确不告诉鸽子的主人,还有就是谁买了一只鸽子,是谁的明知道也不还回去,另加一些人生尘埃,红尘俗物等等。要知道保守秘密这么累,还不如当初不知道呢。   我现在特别理解斯诺登,心里知...
    2016-06-02 18:17:49 | 浏览(1885) | 评论(0)
  • 魏湾集随笔     或许是老板战略性的发展吧,也或许是新常态下私有制企业自我转型升级。反正细纱南车间在更换紧密纺,西车间和北车间也停了很多车,于是乎产量一下子降下来了。我的工作时间一下子缩短三个小时,薪酬的降低我是不在意的,钱对于我来说只是劳动的价值体现,是社会对于我的辛劳的认可。     耶稣这样应允我们: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38)贫...
    2016-05-13 16:42:49 | 浏览(2391) | 评论(0)
  •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魏风诗经     打蒜苔前一周,首长一个劲的催促我,把棒子卖了吧。下雨阴天的遮盖太麻烦不说,万一赶上急雨,家里没人淋湿了就不值钱了,再就是老鼠祸害,玉米垛里面都有响声了。其实棒子的已经不值钱了,较之去年每斤掉价三毛多。这样一亩地就少收入四百多块,无形之中家庭GDP锐减五千多。心有不甘,一直抱...
    2016-05-09 22:06:06 | 浏览(1130) | 评论(0)
  •     盼望着的秋季比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迫不及待的心情啊!无以言表。鸽子归巢的那一刻,带给鸽友的快乐,好比北宋年间著名学者汪洙《神童诗》所描述的人生四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我觉得还应添上一句,亲亲鸽友会,赛鸽归巢时。       养鸽子屈指算来,前前后后也有二十多年了,虽然没有得过名次和大奖,但是我得到的快乐,一点也不比别人少。七八岁的时候,偶然得到...
    2016-04-23 20:59:14 | 浏览(3504)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