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鸽事随写

黄金错刀行

发表时间:2019-01-16 17:41:07   浏览数:3260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黄金错刀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
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仰观飞奴千山外,俯听花讯小悠方。
夜来忽梦故乡事,马颊河水渡虬江!

  眼看着一年悄无声息的又到头了,不写点东西,总觉的心里过意不去。提起笔来,又不知道写什么,以前有鸽子,不管什么境遇,都可以拿它说事。时至今日是不行了,连个鸽子毛都摸不到了。

  从杨浦到嘉定,从闵行到徐汇,看到很多字,都是带三点水的。比如,盐津浦,洋泾浜,还有漕河泾。想来这水泥森林以前应该是河沟纵横,水乡泽国。只是如今徒有其名了。

  小区对面是漕溪公园,依旧是绿丛丛的。只是那绿色给我的感觉有些陈旧,硬硬的没有灵动流淌的意境。还有其间,一只鸟儿也没有,或许是迁徙走了,但是麻雀也没有。想来应该是无处做窝,林立的高楼大厦,不能絮一个养儿育女的窝,光溜溜的地面上,也难得有散落的粮食,赖以糊口。麻雀在我们老家,都是一群群的,一群就是一个大家族,老麻雀,体型较大,羽色深。聪明机警,见多识广。能辨别风侯气象,趋避灾祸,繁衍族群。我们魏湾人,都称这样的麻雀为老喳子。不论是晨光初曦,还是夕阳西下,院子里的晾衣服绳上,树枝稍头,都是叽叽喳喳麻雀开会的声音。上直各家各户的私密留言,也有道听途说的奇闻异事。老麻雀,大麻雀,小麻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哪个带劲。

  远古时期,孔子的弟子公冶长,懂鸟语,只是失传了。现在谁要是传承了这门技艺,别说安身立命了,富可敌国都是可能的。我这可不是说梦话,试想,如今世界,秘密无处不在,谁还没有几个不可告人的糗事。要是觉得这样龌龊,那就从商业机密,致富秘方下手。很多事都不可告人,但是谁也没有躲避过鸟儿。从鸟儿的嘴里获取信息,这个市场足够大了吧!最不济你也能做个记者,你就坐在树林里,山花烂漫处,鸟儿聚集区,保准得到的都是能上头条的新闻。新华社如果看不上你,你大可以去塔斯社,法新社,到哪里还不能混碗饭吃。

  虽说麻雀和鸟儿难觅其踪,鸽子倒是可以看的见。近在咫尺的银海大楼上有一群,后面的小区也有一小群。我每隔几天去龙华菜市场去买馒头,在龙吴路上会看到好大的一群,绕舍飞翔的场景,真的很美哦!

  站在楼顶平台上,看鸽子飞,看云,看申城万千气象。用繁忙的琐事来稀释浓浓的乡思,最怕心中的鸽子,越来越淡,逐渐会离开我,置我于陌生孤独的氛围而不顾。今昔对比判若云泥,扪心自问亦无所依!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