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电子版 - 2010年第6期

散尽千金何必问,只求万中一冠军

发表时间:2011-01-18 17:13:11   浏览数:10257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文•图/洪志明

 

  他从少年时就对那长着一副发亮羽翼的飞鸟充满了莫名的喜爱,
  他自年轻时就飘洋过海到那唤做神州大地的内地探险,
  他也是最早将中国台湾鸽子引进内地比赛并改变鸽友思维的人,
  他更是培育无数名鸽,让其无数子孙发挥战绩并树起新里程碑的人,
  他是心怀中国台湾寄情内地跨足两岸并精心配对呕心育种,却只为鸽友一声肯定的人。

  笔者今天专访的对象是一位令我感到十分兴奋的人。笔者对他并不陌生但似乎也不是那么了解,但他却是许多鸽友的良师益友。他经常往返于内地与中国台湾之间,除了经营鸽子的买卖之外,还经营出版业及网络平台等多项事业。时至壮年的他可说是中国台湾和内地鸽界的名人。许多鸽友对他奋斗的历程与独特的养鸽理念感到好奇,今天我们就请他对我们谈谈他多年来的育鸽经验。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何育纶先生。
 

启蒙期的“哥哥(鸽鸽)”和“爸爸”
  笔者一落座,对面的何先生不改潇洒之本色劈头便道:“我知道你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我如何与鸽子结下了不解之缘,对不对?”我只好干笑了一下点头示意,以解除我被猜中的尴尬。何先生的养鸽情缘源自他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当时有位好同学的哥哥养鸽子,他知道何先生零用钱多所以就〝尬哇揪〞(台语发音即“找我合作”的意思)。哈哈!事后何先生想想才搞清楚他的用意(当然是被算计了!)。不过这位“哥哥”却是把他引入鸽子世界的第一人。
  话题一起,何先生便滔滔不绝、侃侃而谈起来:“到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又认识了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学长范俊清先生。由于他爸爸很疼爱他所以让他养鸽子,而我们俩个又走的较近所以我对鸽子也有了更进一步的接触。小学毕业升初中的时候,在四十几位新同学中,我从头问到尾看看有没有家里养鸽子的,最终我发现有位叫单一凌的同学,他的爸爸养鸽子而且还参加比赛。我迫不及待地要求他带我到他家去找他爸爸,后来我才知道他爸爸是中国台湾鸽界赫赫有名的单惠群先生。单爸爸是位非常和蔼可亲的长者,他不但教导我们许多养鸽的技巧与理念,还无偿地把他自己所养的许多好鸽子送给我们。人家都说养鸽子的起点很重要,正是单爸爸的启蒙让我的第一步就走的很高也很顺利,也正因为这样的关系才让我与鸽子从此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从深圳转战上海滩
  谈到为何离乡背井到内地去发展?何先生说:“其实刚开始到内地去跟鸽子一点儿关系都没有。1991年我从军中退伍后便去了表哥位于深圳的工厂工作。那时候深圳只是一个新兴的城市,也没有人养鸽子。直到1993年,一位朋友告诉我上海是个比较有生活质量且五光十色的大城市,种花、养鸟、养鱼、斗蟋蟀什么都有。果然我一到上海抬头一看,便看到了天空中的鸽子,因此我就决定在上海落地生根,重拾我童年时期的乐趣。
  在上海落户后,我记得第一次去上海信鸽协会就出现了使人尴尬的局面。那时候内地的社会团体规定很严格,入会要经过邻居、居委会等组织的推荐,再盖上大、小印章后才可以养鸽子;而对于第一次有中国台湾人前来入会他们更不知该如何办理。会长那时还好奇地问我养了几只鸽子。我回答他说:‘我养了三对。’他听完后差点没笑掉大牙,因为他们比的都是超远程赛,养几百只参赛也不见得能回来几羽,而我只养三对又怎么有可能去参加比赛呢!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入会后参加第一次比赛就拿到了第三名,第二次比赛就夺得了冠军,而这些入赏鸽都是来自中国台湾单惠群先生的鸽系。公棚赛制在内地兴起后的1994年我参加了第一届上海国际公棚赛。那时候一只鸽子报名费需要一百美元,我不但报名了而且还送了一只鸽子去参赛。那只鸽子很争气在决赛时入赏了第十位,也是前十名中唯一代表上海的本国鸟。它就是后来非常有名的‘少镳头’(来自单惠群先生的鸽子,是詹森配3546的血系)。”
  正因为这种肯定与成就感,才使何先生又找回了养鸽的乐趣,并开始大量购入鸽子且盖起了大型的鸽舍,在上海开始了他的养鸽事业。
 

 

何育纶先生(右二)与“电脑”·戈马利(左一)、帝卢”·速霸龙(左二)、迪诺·贺伯特(右一)合影

上海富家国际

 

有得才有舍,有买才有卖
  问到在经营鸽子的事业中,从养鸽、配对、育种、训鸽、竞翔到买卖鸽子他最喜欢或最享受的是哪个过程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何先生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配对啊!”许多人认为他鸽子的生意做得很大,也卖过几万只鸽子,但他本人认为他的职业不是卖鸽子而是买鸽子。听起来有点儿本末倒置,但何先生进一步解释说:“为了寻找自己想要的鸽子,所以我才去买鸽子,所有买的鸽子都是以自己喜欢为标准。后来我开始做生意才敢买来再卖出去。之所以我会做卖的生意是因为买得太多了,自然要去流通或交换,否则不就越养越多了吗!当成为一种买卖之后,在买鸽子的时候我就会坚持我想要的相信别人也一定会想要的原则,所有这些想法都是起因于我对鸽子的兴趣。然而买鸽子才是我的职业,卖鸽只是为了平衡。”
  买鸽子的过程就是搜集好鸽子品种的过程。他说,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配对,要他实际去训鸽然后参加比赛并不是他真正的兴趣。在配对的过程中何先生领悟的宝贵经验可能会有许多鸽友听不进去。那就是好鸽子要配好鸽子才能出好的“配对”。什么是好鸽子?何先生说:“我们不是上帝,所以我们只能看其DNA的组合了,因为单从外观实在分辨不出来哪一只才是好鸽子。”笔者进一步问何先生:“那是不是意味着要用钱去砸才能找到好鸽子呢?”何先生并不否认用钱砸的机会较大,因为好鸽子通常要看成绩,也就是所谓的纪录鸽或纪录鸽的血源,而这类鸽子因为有实绩又有血统所以通常花费也会比较大。


上海风云鸽舍外观

 

剖析海峡两岸鸽界的现况与未来发展
  (1)未来内地赛鸽运动会超越中国台湾
  海峡两岸赛鸽运动的发展就像他们之间的经济发展一样。十几年前内地赛鸽的制度很落后,养鸽子的水平也很差,但内地经济腾飞后许多鸽友开始花大钱买进大量好的欧洲鸽子,且会员众多,竞争激烈,再加上接收国外的讯息又快,养鸽素质自然也会迅速提升。而中国台湾鸽友人数却越来越少,随着客观条件的流失,投入的资源与规模也在随之而减少,所以从长远来看中国台湾赛鸽的水平未来会不如内地。

 

何育纶先生与芮娜父女合影


  (2)成功的鸽会要用制度来规范而不是人治
  对于中国台湾近来有许多恶性倒闭的鸽会,及参赛人数越来越少的原因,何先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种状况与制度不严谨,鸽友不够聪明及鸽界教育水平有关。他建议,鸽会应该像CLUB(俱乐部)一样,集合相同兴趣的人在一起把鸽会办成制度化的公司,例如高雄的中正,台北的新自强的办会制度就像公司,而没有制度和章法的家族式经营的鸽会自然就会问题丛生。相反,内地鸽会要发生这样的事就会微乎其微了,因为内地鸽会是民间团体,是由政府经营,所以就不会发生恶性倒闭的事。总之,成功的鸽会要通过制度而不是人治来规范。

 


(3)内地公棚像座擂台
    谈到内地特殊的比赛制度〝公棚〞,何先生认为,它在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因为内地幅员广阔,一个偏远小乡镇的鸽友唯有通过大城市的公棚才有办法让他的鸽子与众多其他地域鸽友的鸽子一起竞技,所以公棚就像一座大擂台,可让许多赛鸽一起上台比试。之所以叫“公棚”就是取“公平、公开、公正”之意。公棚赛究竟是否公平、公开、公正其实仍然还是个问号。但目前鸽友却没有多余的选择,就像中国台湾许多鸽会倒了会长跑了,而大家还是要继续比继续放一样。
大环境在变但寻找“赢种”的致胜条件不应变。

 

何育纶先生、林沐惠先生(左二)与欧洲强豪合影


  最近全球的气候起了剧烈的变化,暴雨、大水、地震、狂风、骤雪不断,而今年夏、秋、冬三季竞翔天气的不稳定更是让鸽友折损不少爱鸽,这样的天气变化及恶劣的环境也让许多鸽友担心不已。何先生认为,应对这样的变化并没有最佳的解决良方,因为大家所遇到的天气环境是一样的,想要凭空培育出能应对这种气候的鸽种是不可能的,只能从恶劣环境下归返的少数鸽子中挑选及寻找“赢种”才是不二的法门,而“赢种”简单地说就是速度要比别人快,稳定度又好的鸽种。
 

培育名鸽的要领
  (1)“第一武士”给我的教训与思考
  提到配对与育种,何先生说:“我曾经引进了1994年KDBD中距离全国冠军的鸽王,后取名为‘第一武士’。这只鸽子在中国内地非常轰动也非常有名,最后把这只鸽子买走的鸽主叫石春宝先生。但问题是当时的‘第一武士’已经是只无形的鸽子了,所以我告诫石先生买回去后绝对不能谎称它是有形的,不然我会戳穿他的谎言,但他坚持要买。于是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还要买?他告诉我因为他买了‘第一武士’的直子,而且飞的成绩相当好,他买‘第一武士’纯粹只是为了欣赏并为它送终。这只无形的公鸽他花了十万人民币买了回去。这件事让我很感动。

 


  ‘第一武士’在中国如此之发挥,最后我自己却两手空空给了我一个沉痛的教训并引起我的思考。过去养鸽子我总有一个错误的观念那就是‘惜配对’,即一年只要配对2~3次就够了。因此,当‘第一武士’发挥时我自己反而没有留下它的直子后代,因为它们都卖给别人了。当我意识到时它已经无形了。其实公鸽跟人一样只要身体健康越配对会越勇猛,所以错误的观念让我糟蹋了一只大名鸽。当我第二次拥有一只大名鸽叫‘绝世高手’时,我本想好好地为它育种但没想到它却被偷走了。因此,好鸽要自留,更要多培育它的后代。”
 

 

“大愿金刚”成全了我的愿望

 


  提起“大愿金刚”,何先生接着说:“第三次培育名鸽的机会出现了,我在北京时进口了一只叫‘烈火悍将’的好鸽子。于是我把它寄回中国台湾与尹培华合作配对育种,生出的一些子代让这羽名鸽有了厚实的基础。但因我的事业发生了动荡,所以没有持续地保存下去,不过这已经是成功的第一步了。最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买到了我鸽舍的台柱,叫‘大愿金刚’。它的引进引出了一段故事:我跟‘电脑’戈马利先生合作过好几次拍卖会,这些拍卖会都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他请我帮忙办拍卖会。有一次他又请我帮忙办拍卖会,于是我要求他把‘大愿金刚’送来会场当主角作为条件。第一批到达拍卖会的鸽子并没有‘大愿金刚’,但戈马利先生答应等它配对育种后一定会在拍卖会前寄到。依照约定‘大愿金刚’确实在拍卖会前夕寄来了,但却因为手续不完全被北京海关扣留。第二天拍卖会就要开始了,真是十万火急。好在有位好朋友叫齐兵,他去机场帮我把鸽子领了出来。这时我又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那就是随‘大愿金刚’寄来的没有血统书只有一封信。信中戈马利先生请我帮忙无论如何要将‘大愿金刚’替他买回去,于是我花了40万人民币帮他买了回来。当我依约要将‘大愿金刚’送回时才发现内地因为是疫区无法送至比利时,后来便辗转将它送回了中国台湾,再设法回比利时。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便请尹培华先生帮忙配对育种,结果生了些好鸽子。这时意外的插曲又发生了,中国台湾也变成了疫区,又阻断了‘大愿金刚’回比利时的机会。戈马利先生知道这种情况后也无可奈何,所以他就把鸽子让给了我。过了二年我才又把‘大愿金刚’寄回了上海。这只名鸽实现了我的愿望。

 

 


  ‘大愿金刚’长得漂亮又出色,它已成为我鸽舍的第一种鸽。它与我鸽舍里最好的母鸽配对,如今有好几个子代保存得相当好,也得到了大发挥。有好朋友出价100万人民币要买这只10岁的公鸽,连戈马利先生也鼓动我赶快卖掉,但我对他说:‘如果我给你100万人民币你能帮我再找一只跟它一模一样的鸽子吗?’他觉得我的话很有道理也就不再多说了。留下‘大愿金刚’是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总结我养鸽子的经验与心得,那就是一开始要找对好人做好朋友并分享好的观念,那样才会少走很多的冤枉路。  
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教训之后,我的种鸽阵容不断地扩大,再经过不停的严格淘汰与去芜存菁,鸽舍内的主力血统已增至三大主流血系,分别为‘飞戈’家族、‘电脑’戈马利•佛布鲁根血系(其中以‘大愿金刚’家族为主)和一些速霸龙血系。这三大主流血系构成了风云鸽舍的坚强种鸽阵容。”
    何先生30年来始终坚持自己养鸽赛鸽的兴趣,终于在2009年夺得了桃园桃德支会北海秋季五关综合总冠军。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羽总冠军本身入赏了三次单关冠军,同时也是国光船队四万多羽的总亚军。如此突出的成绩对于何先生来说是一个最大的鼓舞。相信他会继续努力在赛鸽竞翔事业中奋斗。我们期待他努力打拼,做出更多的冠军。(《时代名鸽》授权转载)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2011-01-22 11:38:20
(有好朋友出价100万人民币要买这只10岁的公鸽,连戈马利先生也鼓动我赶快卖掉,)这个就是洋人骗国人的证据,(大愿金刚)不知道在戈马利鸽舍里是多差,所以证明外国人是不会把好鸽卖给别人的,有也是少数
    2011-01-19 8:42:08
一个人的成功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成就的。都是要经历重重的。养鸽也是。周华健不是唱过这样的歌词吗:“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