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來自發源地的壞消息

发表时间:2005-10-03 11:45:16   浏览数:6323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標題:來自發源地的壞消息
副標:鴿友們應有的省思
前言:
來自荷、比兩國的壞消息真不少: 
2001年售出的腳環數目比1980年整整少了160萬只…
鴿協在“保護動物免受虐待組織”的施壓下,明令禁止幼鴿飛長距離賽…
現代人的金錢多了,但掏錢插組的風氣卻不再了…
大型鴿舍的出現導致許多鴿友放棄賽鴿…
賽鴿人口高齡化嚴重,五十多歲的夏拉肯居然被叫做“小鬼”…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要為這項運動堅持下去! 

在所有運動裡(包括我們的賽鴿運動),參與其中任何一項的人都身負推動功能。 賽鴿雜誌(包括作家)也代表賽鴿運動,也應該要有推動此項運動的使命感。 
好的推動者是樂觀正面的,我個人就一直試著保持正面和樂觀的態度。 
-----有鴿友的幼鴿由鴿舍裡迷飛掉時,我總試著安慰他說:“超級鴿迷飛的機會很小,因為超級鴿實在太少了”。 
-----有鴿友比賽成績很差時,我會一邊拍他的肩膀,一邊安慰他說:“幸好這只是一場小比賽,不是一場大戰。” 
-----有鴿友的一羽好種鴿不幸死亡時,我的反應是說:“太不幸了,我為你感到遺憾,但還好死的不過是一羽鴿子而已,不是你摯愛的親人。”
我想說的是: 
“只要你生命裡的未知數是在你的鴿舍裡發生,而一切都只能祈禱老天保佑的話,那麼你就是個快樂的人。”
但我必須承認:“保持樂觀”說起來容易,實際做起來可就難了。如果你跟我住在同一個地方(地處比利時、荷蘭的邊境上),那麼保持樂觀這件事,不僅在生活上不容易,在賽鴿這項運動裡也
不簡單。 
以下是KBDB(比利時全國賽鴿協會)所公佈的全國鴿友和售出腳環的統計數字,這些數字又豈只是嚇人而已?! 

年度 全國鴿友數目  售出腳環數  衰退率 
1967  137467  3429895  --- 
1970 128372  3425264  6.62% 
1970 116075  3605636  9.58% 
1975  105085  3876030  9.47% 
1985 93179  3242115  11.33% 
1990 78972 3186555  15.25% 
2001 50806  2261056  我不敢說 
我說這些數字很嚇人,是誇大其詞的嗎? 
為了不使各位感覺無聊,我由1991年直接跳到2001年來談,反正故事年年一樣,鴿友數目卻愈來愈少。
值得讓我們心生警惕的是:1990~1999年期間,每年平均衰退率為3﹪。但到了1999,2000,2001這三年,每年幾乎平均衰退6%,或三年來一共減少了18%。 
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售出的腳環數目,比1980年整整少了約160萬只,也就是掛腳環的幼鴿少了150萬羽以上。
如我說過的,對一個真正的賽鴿人來說,這麼個數字真的很讓人氣餒和震撼。 

怎麼會這樣?
有的人心裡或許會納悶,在有如此多人陶醉於賽鴿的同時,怎麼這項運動還會衰退得這麼厲害呢?另一個疑問是:為何荷蘭、比利時和德國等賽鴿大國,衰退得尤其嚴重呢?我想我
能提供幾點解釋如下: 
-----首先,現代人太有錢了。
乍聽之下這原因似乎有點奇怪。1950和1960年代期間,賽鴿運動蓬勃興盛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據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光在比利時這麼一個小國家裡,鴿友就多達25萬名。
不過當時的人,口袋裡的錢很有限,他們沒錢買車、買電視等,他們更度不起假,現在很普遍的電腦,在當時也還未出現。所以,他們只能待在家裡,經常悶得發慌。這時,賽鴿運動應
運而生,成為他們最理想的一種消遣活動。在一些賽鴿風氣特別興盛的小鎮裡,每條街都有自己的鴿會。現在的人有錢去度假、看電影、看表演或去跳迪斯可等等,所以,那些說什麼如
今賽鴿運動太花錢的說法是不對的;在波蘭和其他東歐等較貧窮的國家裡,賽鴿運動反而愈來愈受歡迎。賽鴿運動的興衰,是否有點受到生活水準高低的影響了呢? 
-----還有另一件怪事。雖然現在的人錢多了,但掏錢插組的風氣卻不再了。
如今,荷蘭和比利時鴿友幾乎不再能由比賽裡贏錢回家(除了賣鴿子以外)。所以,我們不敢奢望會有年輕人願意整年守著鴿舍,只為贏個獎盃回家。因此,我個人的意見是:賽鴿運動之
所以衰退,是因為現在的年輕人不願意為了養鴿子,而讓自己一整年都被綁死在家裡,出不了遠門。在美國和一些阿拉伯國家裡,許多鴿友都找來搭檔一起養鴿子,這是個好現象;如此
一來,他們想要去度假的時候,還有搭檔可以幫忙照料鴿子。 
------之前我說過,現在的比賽再也贏不了錢。
許多人把“躋身強豪之林”做為賽鴿的目標。在這裡我們面對一個類似的問題:要成為強豪,就必須一次比賽也不容錯過?有些人說:“管他什麼強豪錦標?我還有老婆和孩子呢,天氣好的
時候(在我們這裡很少碰見),我要帶他們出去玩。”像這種人就成不了強豪,不過他們也不會放棄賽鴿。有些地區警覺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所以鴿友不用參加全部賽程,也可以有成為
強豪的機會。就說一共有12場比賽好了,取10場最佳成績計算,積分最高者便是冠軍強豪了。 
------另外還有從1995年起開始氾濫的下藥問題。
事實上,餵鴿子吃可體松(cortisol,一種荷爾蒙),以人工方式延後鴿子換羽的問題,比餵鴿子吃藥刺激巢態還嚴重得多。好消息是2001年比利時進行的271宗可體松檢驗裡,只有13
宗受檢的鴿子呈現陽性反應。13宗雖然仍算不少,不過比起以前可就好太多了。然而,下藥問題卻已對賽鴿運動造成傷害。有錢,請得起律師打官司的“下藥鴿友”依然照賽不誤。律師總能夠
在雞蛋裡挑出骨頭,幫他們的客戶洗刷嫌疑。沒錢的“小人物”鴿友若遭懷疑下藥,則鐵定逃不過禁賽三年的厄運。《動物農莊》這本知名著作裡有一句話說得好:“所有動物生而平等,但其
中有一種較優越。”當大魚得以漏網逃脫,而小魚卻要遭殃的事實是如此地令人氣餒、氣結......到後來終究有一些小魚鴿友看不過去,結果呢,他們不玩賽鴿了。
下藥還引起其他更多的問題及後遺症。如今,幾乎所有締造出轟動成績的鴿友都不再受信任了,即使他們的鴿子受檢後並未顯示出有遭下藥的跡象。總有人對檢驗結果存疑,他們認為這
些賽鴿明星發現和使用了某種“新東西”,只是檢驗不出來罷了......結果,又有一群人氣餒不已,於是他們也不玩賽鴿了。 

----大型鴿舍的出現,也導致許多鴿友放棄賽鴿。
大型鴿舍讓許多在時間、金錢和空間都有限的受薪階層鴿友半路打退堂鼓。有人或許會納悶:為何有些鴿友鴿舍要蓋那麼大間?鴿子要養那麼多呢?這不是很花時間和金錢嗎?答案很簡
單,就是為了賺錢。他們為的是賣鴿子賺錢。外國鴿友在雜誌或鴿報上,只能看到他們飛出前幾名的好成績,卻不知道這些人送了幾羽鴿子去比賽?狡猾的荷蘭和比利時鴿友看見這種商
機,他們就派出大量鴿子去比賽,靠的是總會有幾羽幸運的鴿子,飛出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好名次來。一羽鴿子飛出好名次,卻只是一羽所謂的“烏合之眾裡的幸運鴿”,那麼牠又有何意
義呢?研究賽績表不夠徹底,就判定不了一羽鴿子實際表現的好壞;就拿我個人做比方好了:1996年,我飛出個人最難看的奧爾良全國賽成績,不過卻有很多雜誌和鴿報爭相大幅報導。
報導是這麼說我的:“他又辦到了!他榮獲全國賽冠軍。” 報導說的沒錯,我的確飛了全國冠軍,但總體成績只屬一般。不過對媒體而言,“冠軍就代表一切”。 
另外,我還有下列結論: 
1.電子鴿鐘系統使得比利時鴿友紛紛放棄賽鴿。比利時跟她周遭的國家不同,比利時尚未核准使用電子鴿鐘。有一派比利時鴿友害怕電子鴿鐘會被全面使用,所以不賽鴿了。另外有
一派鴿友卻害怕電子鴿鐘會不准被使用,所以也不賽鴿了。 
2.最後還有另一派鴿友(也在比利時)也不賽鴿了,因為頒訂有新法禁止鴿友使用抗生素,這道新法也禁止獸醫師販售抗生素。在鴿子生病,不得不使用抗生素時,獸醫師只能開處
方給鴿友,鴿友再憑此處方到西藥房購買抗生素。即使是最普遍使用的羅尼達唑10%(毛滴蟲治療藥)都已被列為禁藥。比利時鴿友若還想買這種藥,只有開車到法律不同的鄰國荷蘭或
德國才能買到。這道禁令不僅使得比利時國內賽鴿人口減少,連獸醫師也因為失去賣抗生素這個最主要的收入來源而相繼改行去了。
上述兩項是導致比利時近年來賽鴿運動急劇衰退的最主要因素。 

烏雲罩頂 
對比利時KBDB和荷蘭NPO而言,賽鴿運動衰退的狀況好像還不夠嚴重似的;他們最近更開始對賽鴿運動施以各項限制。這兩個全國鴿協在“保護動物免受虐待組織”的大力施壓下,
明令禁止幼鴿飛長距離賽。
比利時規定:從今以後幼鴿翔距不得超過550公里;荷蘭更變本加厲,規定幼鴿賽距離一定得在400公里以內,更奇怪的是還多出一條:氣溫超過攝氏30度,就不能放鴿比賽的規定。
在這一點上,比利時好像顯得比較開明;比利時全國幼鴿賽平均距離一般就不會超過550公里,所以這條新規定對比利時鴿壇影響不大。 
另一道新規定是:從今以後幼鴿賽只能每兩星期舉行一次。 
大哥大(指荷蘭政府)緊盯國內賽鴿的一舉一動,所以荷蘭載譽全球,極盛時期達20萬參賽總羽次的奧爾良全國幼鴿大賽就此成為歷史。
為何突然採取這些限制呢?因為過去幾年來,幼鴿耗損的數量實在大得驚人;幼鴿大量迷飛,變成了全國議論紛紛的熱門新聞,使賽鴿運動產生了負面的形象。 
KBDB和NPO害怕他們若不先採取行動,等到政府出面干預後,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 
然而,比利時針對幼鴿飛長距離進行了一項實驗;實驗報告顯示只有1%幼鴿迷飛,幼鴿飛超過400公里的長距離賽並不成問題。荷蘭鴿友聽到這個消息後,心裡頭更不是滋味。 
幼鴿迷飛主要在季初的短距離賽(70~100公里)裡發生。
為何現在迷飛的幼鴿數量會如此慘重,以前卻不會呢?這是一件即使是消息最靈通人士也搞不懂原因的事情。 

往傷口灑鹽 
不幸地,壞事並未就此打住。在不久的將來,NPO和KBDB還計劃全面禁止翔距超過300公里的幼鴿賽。而這個距離的幼鴿賽正是大多數鴿友(包括我在內)最熱衷參與的。 
像巴塞隆納這種超長距離,迷飛率很高的老鴿賽竟未受波及,這讓許多鴿友心理更難平衡。 
鴿友們無不抱怨:“NPO和KBDB誇大妄想,和現實脫了節。”他們並說放眼國外,翔距600~700公里的幼鴿“公棚賽”比比皆是。 
NPO和KBDB的官員們,還大剌剌地應邀出國去當公棚賽的嘉賓,他們住的是最豪華的旅館,所有這些費用可都是鴿友出的。 
因此,我們的賽鴿運動已朝壞方向發展,前途看起來並不怎麼光明。 
整個賽鴿狀況究竟有多壞呢?實際情形在我騎單車去運動的路上變得清晰可見;我邊騎邊數,約一小時的路程一共數了28間鴿舍,其中起碼有21間鴿舍已鴿去樓空。有些空鴿舍真
的很老舊,顯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搭建的,一眼就看出已閒置了幾十年,不過也有些還新得很的空鴿舍。 
鄰近我家的比利時鴿會,也顯示出賽鴿運動的未來有多麼灰暗。 
1991年他們有96名會員。到了2002年,會員只剩下27名。原來的會員不是死了,就是不玩了,後繼又無人。而且在這27名會員裡,年輕的......年齡在65歲以下的只有4位。 
賽鴿運動的平均年齡層究竟有多高齡化了呢? 
以前荷蘭和比利時最日常的雜誌,都有固定篇幅報導賽鴿運動。當時的人真的很看重賽鴿這項運動,小鎮裡不分大人小孩都知道,自己鎮裡的賽鴿高手是哪些人?如今大多數人,甚
至不知道有賽鴿這項運動? 
“我們的賽鴿運動注定滅亡,誰會是那個最後關燈的鴿友呢?”有些鴿友如此哀嘆。根據我以上的描述,難怪他們會如此悲觀。
文章最後,讓我來說些正面樂觀的事情。 

賽鴿天堂 
有時候,我會聽說一些有關美國和加拿大鴿友的故事,這些故事總讓我驚訝萬分。 
在美加地區,一個鴿友可能要到32公里遠或更遠的地方,才能找到另一位賽鴿同好。對他們來講,我們這裡簡直就像天堂。 
以前我就說過:我們兩個小國家(比利時和荷蘭)只剩下85000名鴿友;不過對外國人來說,這個數字已大得驚人。像美國或加拿大這種幅員廣大的國家,全國賽鴿人口甚至不超過
25000人! 
住在大城市邊陲的美國鴿友,必須趕早在清晨4點起床訓練鴿子,晚一點的話,他們就會被塞在車陣裡,動彈不得。 
就拿載鴿子去做32公里的陸訓來說吧,在荷蘭和比利時,一路上你不僅會經過許多鴿舍,經過的鴿會也不少。 
有些國家的鴿友,光去買個飼料或鴿籠等之類的用品,就要開上50~150公里的路程。在我住的小鎮裡(人口6000人),鴿店就有5家。 

他們叫我“小鬼”
我總是盡可能試著保持樂觀,試著撰寫正面樂觀的文章。然而,媒體肩負有一個“善盡報導”的責任。 
好消息當然要說,壞消息也不能不報導。 
我說比利時賽鴿運動每下愈況,只剩下5萬名鴿友是個壞消息,外國鴿友一定摸不著頭緒,他們心裡一定會想:“什麼?有5萬名鴿友,你還抱怨?我還希望我們這裡有這麼多鴿友呢!”
他們的想法並沒什麼不對。 
賽鴿運動日益全球化是件好事。上我的網站瀏覽的鴿友,來自40個以上的國家;他們大多數都很年輕(老一輩的人不喜歡上網)。有超過40個國家的年輕人,對我們的賽鴿運動如此有興趣,
這在十年前是件令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在我住的地區裡,我不認識任何一個拳擊手、溜冰好手、籃球名將、航海水手和爬山高手等等;不過,在我家方圓10公里的範圍內,就有超過100位的鴿友。以前有400位,這我絕對沒騙
你。所以,我們依然有許多機會,好好練習賽鴿這個好玩的運動,但這機會還能維持多久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至少我還在。
有些鴿會的鴿友叫我“小鬼”,不過,他們說的可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小鬼”!請各位好好思考吧! 

Schaerlaeckens
? Ad Schaerlaeckens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