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杜沙丁,一個90歲、快樂的老強豪

发表时间:2005-10-03 11:39:23   浏览数:4738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大標:老先覺的10個規誡
副標:杜沙丁,一個90歲、快樂的老強豪
前言: 
荷蘭養鴿家杜沙丁是個菸抽得很兇的老菸槍,
他一生締造了不下14項的全國冠軍。
杜沙丁從不願意為了保有名氣,
故意調高售價來賣那些他認為不夠好的鴿子!
縱橫鴿壇70年,豐富的實戰經驗,
杜沙丁累積出許多賽鴿智慧,值得我們用心學習…

我們大家都知道,抽菸跟喝酒對健康都有害。
荷蘭養鴿家史塔夫.杜沙丁(Staf Dusarduyn)是個抽菸很兇的老菸槍;酒是他最愛的杯中物。我問他除了抽菸、喝酒以外,他還有什麼其他嗜好時,他給我的回答是:鴿子和女人。
無論各位相信與否,我問他上述問題的時候……,他已90歲了,而且剛從野外打獵回來。從沒人看見過他沒抽菸的樣子,也從沒人看過他手裡沒酒杯的樣子。現在,有人可能納悶:史
塔夫.杜沙丁是誰啊?
我知道杜沙丁的名氣不像楊.阿騰、狄爾巴、萬德維根、卡特力斯、凡布利安娜和其他名字那般響亮。他跟那些人不同一類。他屬於“更好”的那一類,是荷蘭和比利時境內最厲害的長距
離大師。
他這個長距離大師一生榮獲全國冠軍獎項不下14個。沒有人能與他爭鋒,波斯汀可能還可以跟杜沙丁相提並論一下,不過波斯丁拿的全國獎項總羽數可就少多了,因為比利時全國賽總
羽次經常少得可憐。

嘆為觀止
-----因此,杜沙丁(史塔夫是他的教名)締造出不下13項全國冠軍獎的空前記錄。
------他是1937年首屆聖維仙全國大賽冠軍得主。
------他是所有長距離鴿舍裡,唯一拿過全國幼鴿賽冠軍的一位。他的幼鴿在查特路570公里的全國幼鴿大賽裡奪冠而歸。一般長距離鴿舍不會去參加幼鴿賽,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一點獲勝的機
會也沒有。
我記得有一回我去拜訪他,因為有一位日本鴿友要我幫他買10羽杜沙丁的鴿子。那回真讓我頭大極了。首先,杜沙丁拒絕開立血統表。我告訴杜沙丁日本人堅持要有血統表不可,他回
答我說:
“這個日本人究竟想買什麼?好鴿?還是漂亮的血統表?我不想寫那種東西,我不覺得它能有什麼意義。而且,血統表我要怎麼寫都可以,不是嗎?。”另外他要的價錢也讓我頭痛……,
一羽50美金。日本人可不要這種鴿子;“便宜沒好貨”是一般日本鴿友的買鴿心理。我告訴杜沙丁,他最好的鴿子出的幼鴿定價高一點沒關係,不過他就是不肯要更高的價錢。
可憐的我!杜沙丁住得離我很遠,而我一向只跟買家收10%服務費。跑這一趟花了我一整天,用掉我半缸汽油,10鴿子每羽50美金,這趟我可是虧大了。
不過我從未後悔過那天跟杜沙丁碰面。如今他已離開人世,能跟一代大師見面,我反而感覺那是我個人的榮幸。我將告訴各位杜沙丁這位鴿界老先覺給我們這些後輩的規誡,不過那是很
久以前的事了,故事要回到1950年代開始講起。

名氣
1950年代的我還是個小毛頭,不過現在世界已完全不同了。當時,光提爾堡(Tilburg)這個小鎮養鴿人就不下1800位,我的鄰居全都在養鴿子,我的叔伯、舅父、我的父親、我父親的
朋友,以及許多我認識的人,沒有一個人是不養鴿子的。
當時如果你不養鴿子,尤其是在比利時,你便顯得跟社會格格不入。據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光比利時就有250000位鴿友。只要你騎單車往比利時荒蕪的鄉間走一遭,當年賽鴿盛景
留下的遺跡四處可見。許多房子的後院裡或屋頂上都有一個“鴿去樓空”,空蕩蕩的老鴿舍。
以前荷蘭和比利時最流行的運動有三個:足球、踩單車,以及……賽鴿!講到賽鴿,大家嘴裡說來說去的人主要有以下幾位:詹森、克拉克、路易士.凡龍、修斯肯-馮萊爾、狄爾巴,還
有……杜沙丁。
這亦是我撰寫這篇文章的原因。“名氣”用錢就可以買到,不過像杜沙丁這種純樸的農夫,宣傳或花錢請人報導這種事情他可從沒想過。另外有一件事情:在我們的賽鴿運動裡,“鴿子要價
太低有損鴿主的形象”。尤其是外國鴿友,他們一般認為便宜的鴿子“品質”'一定好不到哪去?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杜沙丁已是歐洲鴿壇一顆閃亮巨星,戰後他的成績更上一層樓。到他逝去
前兩年,在其他上述鴿友相繼化為歷史之際,他一直都還是歐洲鴿界的大人物。
比利時有一句俗話說:“攀抵巔峰遠比持續留在巔峰之上容易。”杜沙丁盤據巔峰之上半世紀有餘,他這種人不正是我們學習的楷模嗎?因此,我寫這篇文章不僅為紀念鴿壇裡一位到了90
歲猶不覺老的前輩,我們也能從這位前輩身上學到一門功課。

第二次世界大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杜沙丁的鴿子儼然是他的競爭對手的夢魘。然而,命運弄人,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期間,德軍查扣全部荷蘭賽鴿,杜沙丁的鴿子亦浩劫難逃;這五年裡根本
不可能賽鴿。戰後杜沙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趕緊去買鴿好再出發。他尋鴿的頭兩個目標是狄爾巴和一個名叫查爾.達恩斯(Charel Dhaens)的傢伙。結果顯示他的判斷正確。1950
年代初期,他比以前飛得更好。從他囊括1950和1951年達克斯全國冠軍(約1120公里)以後,沒人敢在杜沙丁到鴿會交鴿鐘報時之前斷言自己拿到冠軍。1979年,他拿走巴塞隆納全國
冠軍獎項,並榮登ZNB(南荷蘭)冠軍錦標數回;1994年,利蒙治全國冠軍也獎落他家。他贏得利蒙治全國大賽極不尋常,因為利蒙治為一日賽,一般人都知道 “兩日鴿”根本沒機會在“一
日賽”奪冠。
賽鴿70年來,在賽制、翔制變遷,許多強豪形同昨日黃花,相繼被遺忘之際,杜沙丁叱吒風雲的強豪地位從未動搖。他的長期勝利與成功可歸納出一個結論:
杜沙丁一定掌握了其他人不知道的賽鴿知識。
長年下來,他一定由個人經驗裡累積出許多賽鴿智慧。
因此,我們最好認真聽從他的忠告;杜沙丁唯一僅有,親口說出的忠告:

忠告
1.保持簡單化。
相信有好鴿就能贏,其他的全忘掉。賽鴿運動裡沒有能讓鴿子飛更快的祕訣。
2.還沒學會走路之前,別想跑。
許多鴿友,特別是新手皆犯下“操之過急,想一路登天”的錯誤。
3.忘掉那些所謂的“名氣”和“血統”。
“名氣”是宣傳的產物,是鴿友本人或他們的朋友運用媒體力量創造出來的假象。沒有“血統”這種東西。鴿子只有兩種:好鴿和壞鴿。第一種少得可憐,第二種卻又多得可怕。他選擇以狄爾
巴的鴿子重新出發,這事千真萬確。
杜沙丁說,“狄爾巴很有名,但名氣沒多少意義。”杜沙丁說即使他用別家的鴿子,他一樣能飛得好。
4.全年努力不懈。
別因為一羽鴿子祖父很超級或花了你一大筆錢就把牠留下來。千萬別猶豫偶爾讓自己喝碗昂貴的“鴿湯”。養太多鴿子“必死無疑”。'許多強豪共通的一個錯誤是:“鴿子好賣,多養一點。”這
類“養太多鴿子鑄下沒落命運”的強豪例子比比皆是。杜沙丁,這位90歲的強豪鮮少派遣 6羽以上的鴿子去比賽。他總是說,“鴿子夠好,6羽應該綽綽有餘。”
5.日常作息非常重要。
鰥夫制雄鴿尤其不喜歡“意外”。讓鴿子定時做某件事情,天天如是,日復一日。許多方法都是好方法,壞方法只有一個:變了又變,換了又換的方法。
6.起碼要給長距離鴿兩年時間發育成熟。
大多數真正的長距離鴿到老鴿時期才有發揮。長距離鴿截然不同。牠們大多數在短距離高速或幼鴿賽裡飛不出名堂。另一方面,大多數好高速鴿也飛不了距離較長的比賽。
7.永遠別讓一羽好的“一日鴿”去飛兩日賽。
飛過“兩日賽”的一日鴿再也締造不出好表現。因為兩日賽使得牠們變聰明了,牠們以為輕輕鬆鬆第二天回家就可以,何必拚命當天趕回家呢?
8.時代不同了,往日無須用藥的時代不再。
你想飛出成績,但你卻不肯給給鴿子用藥或去看獸醫師,那麼你絕對沒希望。相反地,如果你以
為獸醫師能讓你飛冠軍,抱歉,你一樣沒有贏的希望。
9.讓最好的種鴿一起配對,
然後除了祈禱上天保佑以外,其他什麼都別想。
10.鴿舍環境對鴿子非常重要。
漂亮的鴿舍不見得好。為什麼?因為漂亮是鴿友給自己,而不是給鴿子看的。如果你的比賽成績好,你便知道你的鴿舍沒問題。假如你的成績開始下跌,要怪你也只能怪自己或你的鴿子。
我們經常看見鴿友飛出成績後,開始把原來簡單的鴿舍換得新潮時髦.....從此以後,他們發現自己再沒能飛出成績來。修斯肯-馮萊爾便是最知名的一個例子。
50年來,杜沙丁連鴿舍的釘子也沒換過一根。到了2000年,他的鴿舍看起來依然跟半世紀前一模一樣。鴿舍氧氣充足最重要,再也沒有比“氧氣”更好的呼吸道疾病預防藥。

黑暗時期
不過,我必須說,史塔夫.杜沙丁也曾經歷一段黑暗時期。那發生在他的種鴿於1990年6月6日全部遭竊之後;他一再回鴿舍尋找種鴿的蹤跡,因為他不能相信人類會做出這種彼此傷
害的事情。幸好竊賊最終被捕,杜沙丁的種鴿亦完璧歸趙,不過杜沙丁已大受傷害。只有他的至交知道他受的傷害有多深。

結語
有許多人經常問杜沙丁一個問題:“您老到這把年紀依然精力充倍,說說您有什麼祕訣吧!”杜沙丁是這麼說的:
☆絕不坐著不動,盡量多接觸戶外。
☆每天起碼抽上30根菸,而且最好抽你自製的捲菸。
☆每天別忘喝點“猛烈”的飲料。
這篇有關一個在自己國家極為出名,在海外卻默默無名的養鴿人的故事,到此接近尾聲。這是一篇一個養鴿人不僅面對鴿史上鼎鼎大名的對手,而且他亦從未畏懼過新世代對手的故事。
同時,這是一篇一個痛恨血統表,認為血統表沒什麼意義的養鴿人的故事。雖然你不會相信,但杜沙丁的簿記能力真的很差勁;之前我說過他不願意開血統表,其實他不只不寫血統表,
什麼東西他也沒寫下來過。因此,他的鴿子裡有許多他根本搞不清楚牠們的父母或祖父母是誰。他曾經說:
“超級鴿可能育出一文不值的幼鴿;比賽成績平平的鴿子可能做出超級鴿。”
這句話是多麼正確啊!鴿子的“始源”要好,但“始源”跟知名的“名氣”或“血統”一點關係都沒有,“賽績”才算數。杜沙丁總愛說,我們的賽鴿運動裡“胡說”太多,許多鴿友相信這些“胡說”,所
以他們注定失敗。
而我們必須承認,70年寒暑勝利不墜讓他有說話的權利,也足以構成大多數人最好聽從他的話的理由。腦海裡我那一回拜訪他的記憶是灰濛濛的,因為當時他家客廳煙霧了繞,道別時
我聞到他身上傳來一股酒味。他的臉上掛著一個微笑。他是在笑那些飛不好的鴿友呢?還是他感覺快樂,出自內心的微笑呢?這個答案我永遠也無法知道了。
但有一點我能確定:有菸酒相伴,杜沙丁快樂似神仙!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