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看!那些黃金老鴿舍

发表时间:2005-10-03 11:44:44   浏览数:9322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大標:看!那些黃金老鴿舍
副標:漫談賽鴿從前事…
前言:
“如果你注意那些在歷史上享有偉大名聲的老鴿舍,
同時並對照地圖找出他們居住的地方,
你會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們大多數都住在比利時南部,
也就是離放鴿點(法國)最近的地方;
這純屬巧合嗎?”

為賽鴿雜誌撰述的作家,會面對兩項一般作家不會有的問題:
1.賽鴿作家的文章讀者涵蓋各階層:教育程度低的勞動階層、科學家、賽鴿新進和冠軍行家。
2.每個讀者閱讀的興趣各有不同。 
在此我要澄清一點:
賽鴿運動裡有一項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是鴿子居住的環境;說得具體一點,就是“鴿舍”。不過,一個已經拿過冠軍的強豪,不會對鴿舍設計等方面的文章有興趣;為什麼不呢?他能飛得成功,
表示他的鴿舍環境一定真正好,不然還有其他可能嗎?
其他成績沒看頭的鴿友,則懷疑自己飛不好,可能跟鴿舍設計有關,或是他們的鴿舍設計出了問題? 對那些人來講,也許他們對鴿舍環境方面的文章就十分有興趣,比方如何防止大腸桿菌或
腺病毒等問題?
假如有鴿友連這些鴿病都沒聽過(那麼他只能乞求老天垂憐),他對這類文章就不會有興趣。這沒什麼不正常!如果有鴿友的鴿子,持續不斷受到大腸桿菌或腺病毒危害,那麼這類文章對他可
就截然不同了。他可能到處尋找有關這方面鴿病的文章,大量取得對他可能有幫助的資訊。
在日本、美國和歐洲,許多鴿友對鼎鼎大名但卻已成歷史的鴿舍,興趣特別濃厚。在這篇文章裡,我將談一些“黃金老鴿舍”,但我也要先跟那些對這類文章沒興趣的讀者致歉。這些“黃金老鴿
舍”我依他們名字的荷蘭文字母順序來談,但我並無意給各位一一做完整介紹。
賽鴿運動十分特殊,你絕無法清楚劃分說哪些鴿舍算偉大?哪些鴿舍不夠偉大?

楊.阿騰(Jan Aarden)
近年來,楊.阿騰成為許多有成就的荷蘭和比利時長距離鴿舍的某種標記。許多鴿友宣稱他們擁有楊.阿騰系,這也難怪楊.阿騰這名字經常遭濫用。
楊.阿騰(1960年逝世)的鴿子源於狄爾巴(Delbar)、密斯特(Meesters)、度格福洛(Dugguffroy)、巴仁契特(Barendrcht)和史高特仁(Schouteren)。
他舍裡最知名或後代到別舍有發揮的鴿子是:“86年生銀狐號”(Zilvervosje '86),“38號”和兄弟鴿“49號”,間接作出的還有“多利凡吉爾”(Dolle van Geel)、“楊阿騰1號”(Aarden 1)和“楊
阿騰2號”(Aarden2)這幾羽鴿子。“多莉”(Dolle)贏獲1974年聖維仙全國12位(12687羽,1000公里)、1975年聖維仙全國3位(12618羽),達克斯全國3位。
鴿界談論或撰述的“楊.阿騰血統”經常是無稽之談。楊.阿騰根本沒有他自己的血統。他是個口袋裡有錢,到處買鴿子的人,而且他個人的比賽成績也不真正成功。是那些用了他的鴿子獲勝
的人讓他出了名的。
楊.阿騰住在荷蘭南部,所謂的“史丁柏根”(Steenbergen)地區,有許多年來這個地區以稱霸超長距離的兩日賽在全國及國際而聞名。因此,這也是為什麼熟悉內幕的人不說“楊.阿騰血統”,
反而談“史丁柏根血統”的原因。
這一地區裡還住有如楊.庫爾斯(Jan Cools)、漢克.范阿特摩(Henk van Achtmall)、安頓.萬德維根(Antoon v d Wegen)和拉瑟隆(Lazeroms)等大人物。一般人都知道這幾號人物的
名氣,乃由於用了楊.阿騰這顆蘋果樹掉下來的蘋果而來。
楊.庫爾斯、范阿特摩、萬德維根、拉瑟隆等人,本身不僅飛得ㄅ一ㄤˋ,許多跟他們買鴿子的鴿友也飛得呱呱叫;他們都說自家的鴿子是“楊.阿騰血統”。
不過,事實上這些所謂的“楊.阿騰血統”鴿裡,黑斑、灰,甚至紅色的顏色都有,所以我們不能稱牠們是一個“血統”。

喬斯.凡登布希(Jos van den Bosch)
接著我們來談下一個“傳奇”:喬斯.凡登布希。
他住在伯拉爾(Berlaar)小鎮,在1970年去世,凡登布希在賽鴿歷史裡亦佔有一定地位。
他的賽鴿生涯始於1907年,他13歲的時候。當時他的父親,幫他由一個偉大強豪--史塔夫.德文(Staf de Win)那裡買來一羽雨點雌。這羽雌鴿變成喬斯.凡登布希的基礎鴿。牠最知名的
後代可能是“1958年生佛瑞吉”(De Vurige from 1958),牠的一羽兒子變成享譽全球的“老凡登布希”(Oude van den Bosch),慕利門育種成績轟動的黃金配對種雄的祖父。
阿連棟克的詹森兄弟總信誓旦旦說他們成功引進的外鴿只有一羽:“半華普利”(Halv Fabry,B60-1000863)。“半華普利”的祖母B57-6327825(“年輕公主Jong Prinsesje”)是凡登布希作出的,
這事可就有趣了:“年輕公主”的一羽姊妹是慕利門黃金配對種雄的祖母。
於是慕利門作出他知名的“老麥克斯”(Oude Mercks?)(他黃金配對之子),住在同一個小鎮阿連棟克的詹森兄弟也有一羽好鴿叫“老麥克斯”(B67-6282031),而且呢……這兩羽同名的鴿子
都有凡登布希“年輕公主”的血統。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凡登布希鴿的名聲開始如野火般迅速蔓延開來。慕名而來的不僅有慕利門和華普利,同時凡登布希鴿舍裡也出現修斯肯-馮萊爾這對搭檔的身影。1946年,他們
前來買走一整輪鴿蛋。
當時,修斯肯-馮萊爾已是驍勇善戰的殺手;引進凡登布希鴿子後,他們更讓全國鴿友俯首稱臣,人人聞名色變,他們出色的戰績使得他們經常被形容是鴿史上最偉大的高手。
詹森兄弟,慕利門和修斯肯-馮萊爾對全球賽鴿運動影響深遠。這三個鴿舍都有“凡登布希血統”鴿。引進詹森兄弟,慕利門和修斯肯-馮萊爾的鴿子而成功的鴿友有一大票,如果要我一一細說的
話,我窮有生之年大概也說不完。

波斯汀
波爾.波斯汀(Pol Bostijn)的賽鴿生涯於1932年開始大發神威。
他買來31羽鴿子,其中30羽都給他殺了。稍後他和司翠克鮑特(Stichelbout)、卡特力斯(Catrijsse)交換種鴿,其中包括沒沒無聞的“45號”的後代。
他還有奧斯卡.戴夫連特(Oscar Devriendt)血統鴿--“黑帶號Zwartenband”的子女,以及狄斯坎普-凡哈斯坦(Descamps-Van Hasten)和拉必優(Labeeuw)等人的鴿子。因此,正值巔峰
時期的他依然繼續引進外鴿改善他的鴿子品質,
鴿史上最厲害的長距離賽鴿家,可能就是波斯汀。他的一些銘鴿如下:
“班諾尼”(Benoni),63-3278268:
灰雄,1970年波城國際賽冠軍鴿,而且當時牠已7歲高齡! 
“護照號”(Pasport),67-3296047:
斑雄,1970年波城國際賽季軍鴿,次年再贏得聖巴斯強國際賽6位。
“奇哥”(Chico),74-3400228
1978年布瑞福全國冠軍鴿,1976年亞精頓全國冠軍,1976年圖利全國亞軍。
波斯汀這個人不好相處,待人甚至苛刻傲慢,但他不僅對鴿子要求嚴格,他更嚴以律己。假如有鴿子自然健康不佳,汰殺時他絕不心軟。他花費許多心思在維持良好的鴿舍環境上頭,據他說
這跟鴿子的質素一樣重要。在那個時代裡,血統表算十分重要,但同時也可以說完全沒什麼意義。
1950年是值得波斯汀牢記的一年。那年他囊括波城全國賽1,2,3,4名,全球一片譁然。包辦一場全國賽前4名!這項記錄史無前例,可能亦後無來者。
卡特力斯拿到第5名,這場比賽遇到壞天氣,因此沒有一羽鴿子能在放鴿當天飛回家來。

圖1:21-1;圖說:布利克斯(Bricoux)(53期,P.72)
布利克斯(Bricoux)
賽鴿運動很奇特,每位鴿友都有自己的偏愛。有些鴿友認為詹森兄弟最棒,有些人心裡只佩服修斯肯-馮萊爾,有些人則對范瑞.克拉克(Rhijn Kloeck)等人推崇有加。
但布利克斯排前10名地位當之無愧。
這位蓄著一撮大鬍子的男人經常被形容為“最偉大的賽鴿教師”,所以他獲得“大師”這個尊稱。他本身是醫師,出了名地是個鑑識鴿子的行家。
1941年版的比利時賽鴿雜誌,曾經要讀者票選出在他們心目中1919~1939年期間的最偉大賽鴿強豪,結果布利克斯獲得最高排名。他馳騁鴿壇幾乎四分之一個世紀,表現始終傑出,到最後
他幾乎遭到全面禁賽。
布利克斯受過良好的醫學教育,所以他經常被人懷疑他對鴿子下藥。他知道有許多人吃味,在他背後說東道西,但他一點也沒放在心上。
後來傳說布利克斯是開創飛鰥夫制的第一人,所以他的賽績才能如此超級,不過他總是守口如瓶,沒人知道他這個祕密。
所以,布利克斯被假定是賽鴿新翔制--後來被稱之為“鰥夫制”的發明者。
大家都知道布利克斯醫師和西翁(Sion)--法國鴿史上的最佳賽鴿家是好朋友,他也從西翁那裡取得好鴿子。
他不相信近親育種,當時他便已道出:混種是獲得好鴿的唯一之道。
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布利克斯怕得要命,跑去鄉下避難。
幾星期後他回家去探望他的鴿子,卻發現牠們全都死了,法國人把牠們殺個精光。經過這場悲劇後,有一些朋友送他鴿子,但萬能的神已決定好要讓布利克斯醫師光環不再,沒多久後他也跟
著離開人世。他的兒子亞瑟(Arthur)繼承了父親友人相贈的鴿子,飛過一段期間但成績乏善可陳,1952 年11月11日,布利克斯鴿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進行清舍拍賣。
如今好笑的事情(賽鴿運動裡的典型狀況)是:1960和1970年代期間,有一個德國人和幾個美國人宣稱說他們有“血統純正的布利克斯鴿”。他們沒說清楚自己有什麼鴿子;布利克斯的鴿子
早就被殺光了,他的兒子拍賣的鴿子可不是布利克斯本人的。

卡特力斯(Catrijsse)
奧斯卡.卡特力斯(Oscar Catrijsse,,1892年生,卒於1964年)和他的弟弟傑洛德(Gerard,1893~1969年)在20世紀初期便已開始養鴿子,也就是說他們從小時候就開始賽鴿。他們
的父親並沒養鴿子,所以他們會從小養鴿子算很特殊。
20世紀初期,他們在還很年輕的時候便已飛出名堂。他們的基礎鴿包括有1992年向朱爾斯.萬達易速步(Juls van der Espt,知名強豪“查爾斯.萬達易速步Charles van der Espt”的兄弟)
購買的鴿子,還有跟厄尼斯特.卡斯特連(Ernest Casteleyn)引進的鴿子。卡斯特連鴿舍養有偉奇(Wegge)和萬德維根鴿。卡斯特連是個真正超級的賽鴿家,可惜他未能享有他當之
無愧的名聲。所以鑑鴿大師彼得.迪威德(Piet de Weerd)總愛說他是“被低估者”。
大家都知道查爾斯.萬達易速步是卡特力斯賽鴿的入門導師。
後來卡特力斯還引進柯邁(Commine)、戴夫連特(Devriendt)的鴿子,無可避免地,當時紅得發紫的布利克斯鴿亦獲他們延攬入舍。
卡特力斯最好的一羽鴿子叫“45號”(45-3886045):1947年波爾多(Bordeaux)全國冠軍,1949年安格拉姆(Angouleme)全國冠軍。
1949年,庫爾翰中心(Curegem Centre,譯註:現今巴塞隆納大賽主辦單位)舉辦了一場很特別的全國賽。該場比賽緊張懸疑,高潮迭起,全場全無冷場。結果卡特力斯力克同樣居住於小
鎮摩爾(Moere),相隔幾條街外的同鄉對手奧斯卡.戴夫連特。
還有卡斯特連(“被低估者”)也住在這個摩爾小鎮裡。
卡特力斯有一羽重要的基礎鴿是修斯肯-馮萊爾由赫特.烈茲美特(Hector Desmet)那裡買來的雌鴿,不過卡特力斯也從沒沒無聞的鴿舍裡取得不少好鴿。

狄爾巴(Delbar)
還有摩利斯.狄爾巴(Maurice Delbar)這位製造商亦在國際鴿壇佔有一領先地位。他的賽鴿生涯超過60年之久。
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便已飛出“名氣”,但稍後他從普特鎮(Putte,福洛英格Flor Engels的家鄉)一個名叫狄普瑞特(De Preter)的鴿友那裡獲得他最好的鴿子。
狄爾巴的“巴龍號”(Ballon),B52-4116487,可能是他最出名的鴿子,但這未必表示牠就是他最好的一羽鴿子。
舉個例子,“巴龍號”的曾祖父“小斑號”(De Kleine Geschelpte),B32-4293562就比“巴龍號”好得多。
“小斑號”是鴿史上少數能在一年內連贏2場全國賽的鴿子之一。1939年,牠接連在2場聖維仙全國賽裡(900公里)獲勝。
“小斑號”是獲大師迪威德和蓋勒茲(Gallez)在他們所著的鴿書中形容為“史上最佳賽鴿”的後代。牠的母親是羽血統純正的狄普瑞特鴿。
牠能在一年裡蟬連2場全國賽冠軍的確堪稱異數,但這2場比賽的總羽數(約2500羽)還不足以讓牠享有“史上最佳賽鴿”的名聲。狄爾巴亦跟奧斯卡.戴夫連特、庫森(Goossens)、赫特.
烈茲美特、波特伊斯(Portois)、查爾斯.萬達易速步等人引進鴿子,但如前所述,其實他最好的戰將來自不為人知的狄普瑞特,還有他作出的許多鴿王都有“小斑號”的血統。
有關“黃金老鴿舍”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日後若有機會我將為各位做更多介紹。我不會像歷史教科書般說教,不然對賽鴿歷史沒興趣的讀者可能很快便感覺無聊和愛睏。最後我要說件有趣的
事情做為這篇文章的結束。

趣事
如果你注意那些在歷史上享有偉大名聲的老鴿舍,同時並對照地圖找出他們居住的地方,你會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他們幾乎全部(修斯肯-馮萊爾是少數例外之一)住在比利時南部,也就是
離放鴿點(法國)最近的地方。
這純屬巧合嗎?
(地圖?)
我個人並不怎麼相信“巧合”這種事。
你們知道霍夫肯、龔德拉斯、路易士.凡龍、慕利門和詹森兄弟等,全部都住在比利時北部(近荷蘭邊境處)的近代強豪是怎麼說的嗎?
“如果如:狄爾巴、卡特力斯、寇布(Cobut)、德斯梅、馬克.羅森斯(Marc Roossens)、范德維德(v d Velde)、戴夫連特、烈茲美特-馬太伊斯、范內(Vanhee)、波斯汀和那些享譽全球
的大人物等人全住在北部,就不會有人聽過他們的名字。”
他們是因為吃味和頹喪才這麼說的嗎?或他們這席話真道出一些事實呢?我不知道,但狄爾巴由北方一位無名鴿友引進的鴿子,讓他大大地出了名,卻是不爭的事實。
還有一個事實是,荷蘭有名氣的長距離鴿舍也都在荷蘭南部。或許一切純屬巧合,但就如我說過的:我個人並不怎麼相信“巧合”這種事。我更相信事實,而大部分事實必有其因。能夠稱霸長
距離賽的其中一個好原因,就是空中距離較短。
------騎100公里的自行車手,平均時速絕對快不過騎1公里的車手。
------游1公里的游泳選手,平均速度一定慢過游100公尺的選手。
------跑馬拉松的健將,平均速度絕不比跑一公里的選手快。
我們知道上述的箇中緣由,所以我們覺得這很正常;因此,史上許多鴿舍的偉大名氣,是拜鴿舍地點優越所賜嗎?我怕答案永遠也不能揭曉。 

Schaerlaeckens
? Ad Schaerlaeckens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