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在历史中走出的千公里高速群 ---(发表于赛鸽天地) 吴戈平

发表时间:2005-09-27 10:43:35   浏览数:14254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在历史中走出的千公里高速群
-------------------从大连第三次千公里当日归谈起

随着中国鸽坛日新月异的进步和变化,中国赛鸽的素质也在不断的提升,近年来各地更是纷纭传出千公里当日归的喜迅,今年的5月15日,大连市在继2000年大连千公里当日归实现零的突破,2002年千公里大面积当日归巢之后,第三次实现了千公里当日归,三年归巢累计总数约在几百羽以上,形成了一个不小的远距离高速鸽的群势。更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千公里竞翔是在一路逆风的条件下完成的,归巢地大连的逆风达到四至五级,就是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还是有37只赛鸽当天报进。这足以说明大连的千公里高速赛鸽的种群已经形成,并具有了中长距离世界级赛鸽的水准。其实,大连的千公里赛鸽在九十年代初就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水平,那时是用火车运输,中午方能到达目的地,一般在二点左右放出,第二天上午就能见鸽,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当日归,却也是时间上的一日归,当然,这里是沾了日升日落前的光,但是当年大连放哈尔滨870公里竞翔也是实现了大面积当日归巢,当时日本赛鸽八段高手在欣赏了这些870公里的当日归赛鸽后颇为赞赏,直竖大拇指。那时距今已有九年的时光,而今,大连赛鸽经过不断的发展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中长距离赛鸽已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种群,每每在长距离比赛中显示出强劲的实力。今年的千公里竞翔,赛鸽在春季季风中逆风千里,当日归巢,更加凸现了不俗的实力,其卓越的远翔性能足以和欧洲顶级中远程鸽相媲美。
任何事物的结果都有它必然的成因,大连的千公里高速群的形成及它们在今天出色的发挥,也同样是有它历史的必然。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是历史的沉淀和赛制的选择,从八十年代中末期开始,借助地利之便,大连鸽友手中就掌握了大批的外藉鸽,当然这些源源不断地涌进大连的鸽子都是些不明血统的天落鸟,都是通过远洋轮船带进来的,虽然不明血统但都是老外们的参赛鸽,也许都有着显赫的家世,正是这些赛鸽为大连的赛鸽运动奠定了基础,当年中国的赛制还是以超远程为主,而鸽友们大多不了解国外的赛鸽还有短,中远程赛鸽之分,更不了解这些赛鸽的血统底细,只是按照中国当时的赛制,500,700,1000,1500……一路放下来,一直放到底,年复一年,季复一季,一些当时看来不行的鸽子,和真的不行的鸽子包括许多短程速度鸽在这种赛制下被很快地自然淘汰了,一些能飞到千公里的中长距离高速鸽子象沙里淘金一样从千万只天落鸟中淘了出来,这些千锤百炼的赛鸽不但在千公里赛程上能够归巢而且具备良好的速度,在九十年代初大连千公里竞赛就创造了1700多米的高分速。而且在1500公里上也有非常好的发挥。几次1500公里比赛大连都创造了第二天归巢的记录,而700公里比赛通常都是当天归,后来干脆第二天就不算成绩了。正是这些从沙场上杀出来的用实践检验出来的赛鸽,成为大连远程鸽的中坚,成为今日大连千公里高速种群的基础。如此说来,不明血统也有不明血统的好处,让人们去掉了主观因素,没有被名气,血统左右我们的选择,客观地用实践检验了赛鸽,无意识地走出了一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的捷径,使大连赛鸽一开始就处在一个较高的起点上。近些年来,中短距离比赛时兴,短程鸽开始走俏,似乎一些中远程赛鸽该闲置起来了,但是这些被打上大连印记的独特的远程鸽种群因为在多关赛中和恶劣天候中依然有出色的发挥,因此并未被全部舍弃,一旦有机会它们自然就会显示威力。大连的千公里高速群是一个不能被复制的独特的种群,它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特殊的赛制条件下,特殊的地理环境中育出的独特的一族,是从沙中或者说像有些人所说的从垃圾中淘出来的金子,历史不会重现,在今天,不会再有只重远程,不重近程,三四百公里只当训放的赛制和观念,在外藉血统鸽蜂涌而入的现在,也不会再有那么多人费时费力地试验那些不明血系的海外天落鸟,也不会再有千军万马托亲戚走关糸淘弄那些天落鸟,今天的那些天落鸟也不会有当年那些天落鸟的成色,目前也不会有人再用那种一代不行就淘汰的汰选方式,试想,今天的鸽子,大多都有明晰的血统,要是有一只大名鼎鼎的大价钱的詹森原棚鸽,你会一代不行就淘汰吗,你还不是一代二代三代地试验下去,被名气和血统迷惑了双眼,从而迷失了正确的育种之路。其实从早期被淘汰的一些大连赛鸽品相看,很多具有现代名系的特征,如果当时人们有今天具有的外国品系鸽识别方法,很有可能把这些名鸽留存下来,但反过来说这些鸽子的后代能不能有今天大连赛鸽这样的发挥则是另一回事了。所以说这个种群是历史的选择,是环境的选择,是达尔文物竞天择理论的验证,这个种群也是值得珍惜的,它们是大连人用近代外国天落鸟培育汰选出来的,几乎没掺进国血,是打上大连印记的特有种群,它们虽然不一定是一路血系,但却有着一些共同的很难得的特点,高速耐翔,属于全距离高速鸽,正是这些特殊的千公里高速鸽种群成就了大连鸽坛连续多年的不凡业绩。可以说随着外国血统鸽的不断引进,一些地区的中短距离赛鸽水平迅速跃进,弥合了差距,对大连原来在中短距离上的优势形成了强有力的冲击,但是在中长距离上,大连独有的千公里高速种群还是具有相当的优势。能在逆风千里的情况下取得千公里当日归的成绩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被引到外地的鸽子出色的发挥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
二是独特的地理条件和春季里的太平洋季风打造出这一独特的千公里高速鸽种群,大连地处辽东半岛顶点,黄海与渤海交汇处,每当春季,来自大洋深处的季风便携雨挟雾呼啸而来,若无冷空气南下,三至六月份大连地区乃至于辽东半岛基本上为西南季风所控制,风力一般都会在4—6级,而这时候正是赛季,几乎所有的比赛都要在能见度极低的雾霾和逆风中进行。恶劣的气候环境和强劲的气流使赛鸽的滞空时间大大延长,无形中加大了比赛的难度,300—400公里相当于500—600公里,600—700公里相当于800—900公里,这样的条件使吃天的鸽子和一些具备速度耐力双重能力的鸽子显现出来,汰选出来,这也正是大连千公里高速群得以延续的基础,就大连而言,春季风大雾多,全距离高速鸽有所表现,秋季天高气爽,一些短距离快速鸽相对又占先,可以说在普遍追求中短程快速鸽的今天,若没有来自太平洋的季风也就没有了远距离高速鸽的舞台,也就不能煅炼汰选和进化出这一千公里高速鸽种群。
三是时代的进步,观念的更新,和物质条件的改善提升了这一种群的素质,为千公里高速归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90年代初,我们的养鸽水平还属于小学水平,一年四季鸽子都是吃玉米,只有呕雏时方能吃上点细粮,更谈不上赛鸽的保健了,哪里知道什么毛滴虫,球虫,哪里知道还要强化训练,现代赛鸽理论的引进为这些具有高素质的赛鸽插上了翅膀,如虎添翼,取得不凡的赛绩也不足为奇了。
  近年来,外国强豪的中远距离名系也纷纷引进中国,但从实践上看,大连培育出的这些鸽系丝豪不比它们差,在其耐翔力,适应性上,及吃天性上反而更胜一筹。和中国传统的超远程鸽相比它们不仅具备耐翔,归巢性好的特点,而且更有速度,在公棚赛中,由于比赛训放频度不高,它们的表现也相当优秀,不少大连鸽友在参加了几次公棚赛后发现,用自已原来的鸽子去比赛,比用新引进的快速鸽综合归巢率及得奖率更高,综合起来看,大连的中远距离赛鸽是一种全天候,高速度,全距离赛鸽,如果训练得当,在300—1500公里的赛距上都能有所发挥。而且在山区基至于高原也会有出色的表现。
然而令人忧虑的是在目前人们疯狂追求短程快速鸽,追求名家名血,对千公里愈来愈不重视,普遍没有意识到这些全距离高速鸽的卓越性能,从而使这些戴着天落鸟恶名的全距离高速鸽面临着被闲置被淘汰的境地,以至于成为频危物种,幸而当地每年的春赛及关赛为这些赛鸽提供了展示的舞台,所以才给他们留下了延续的可能。在国外全距离高速鸽风行的今天,在比利时的强豪嘎比及它的中远程品系迅速窜红的现在,在巴塞罗那仍然是世界顶极赛事的目前,我们是否也该重新审视一下大连的这一种群呢?


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