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冠軍強豪的“勝利圈”─環環相扣的勝利祕訣

来源:本资料摘自赛鸽运动网站,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删除.    发表时间:2005-08-25 17:18:32   浏览数:3297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冠軍強豪的“勝利圈”─環環相扣的勝利祕訣

“冠軍強豪都有個勝利圈”
鴿子品質、用藥、訓練、餵飼、誘激和鴿舍環境等元素連成這個“勝利圈”
少掉一個,圈圈就有個缺口,也不完整了
上述每一個元素都很重要,別人很弱的元素你卻很強的話,你就能贏

文/本刊特約撰述荷蘭作家艾迪.夏拉肯(Ad Schaerlaeckens)
譯/盧娜

歐洲和美國首開研討會的風氣,大約從15年前開始。冬天不比賽,大家比較有空,所以一般研討會安排在冬天舉行,邀請冠軍強豪們來談鴿子。 受邀的強豪會聊一些個人的經驗談,還有回答聽眾的問題。大家最常發問有關幼鴿的問題,有些出席的荷蘭和比利時鴿友好像是來鬧場的,提出的問題千奇百怪,搞得許多在場的鴿友聽得一楞一楞的。

  我個人嘛,就是所謂的客席演說者,做過幾場演講我自己也數不清楚了。一般大家以為可以從我的演說裡學習到一點東西,其實大家都是來互相學習的。

不同處

我發現每個國家的鴿友所關心的事情有很大的不同。

德國

德國鴿友跟比利時和荷蘭鴿友很不一樣,他們對“血統”和“用藥”這兩件事情特別感興趣。我還不知道有哪個國家用的鴿藥和維他命數量是多過德國的。

有時候我很納悶:“要吃這麼多沒用的東西,鴿子要有多強壯才活得下來啊!像德國這麼聰明的民族,難道搞不懂鴿藥是發明來治病,不是來讓鴿子飛更快的嗎?”

德國最有一件事情很引人注意,好像這裡大部分鴿友都有鴿子健康不好的問題,幼鴿健康問題尤其更多。德國全國性賽鴿雜誌“Die Brieftaube”(賽鴿)好像沒有一期不探討“幼鴿疾病”的。

德國鴿友心想,“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我們該怎麼辦?”我覺得這個問題不是不可能因為他們多年濫用維他命引起的;不知不覺之 間,鴿子的自然免疫力被搞壞掉了。

英國

英國鴿友最愛問有關“拋飛”的問題。

該多久做一次?

距離該多遠?

該從哪個方向?

該個別拋飛,還是該全部鴿子一起放?

美國

美國鴿友每次都是老調重彈:血統、血統,還有眼誌、眼誌…….他們對一些跟歐洲完全無關的東西如此深信不疑,實在讓人難以置信。荷蘭文裡還找不到“眼誌”的說法呢!在比利時的一個網路討論站上,有一個美國鴿友提起“看眼睛配對”的話題。害得這個網站差點擠爆,但是只有美國和英國鴿友加入討論,其他擠進來的比利時鴿友全部都是來拜託不要再討論這種沒用的話題的。

荷蘭和比利時

“血統”從來不會是比利時和荷蘭研討會的主題。比利時和荷蘭可以說是賽鴿運動的“麥加”(起源聖地),不過這邊的鴿友異口同聲認為,“血統”做生意很有用,不過可幫不了比賽的忙。

這裡大家最關心“腺病毒/大腸桿菌”的問題,很多鴿舍都為它頭疼。我會在這篇文章裡說明為何鴿舍環境如此重要的原因。

勝利圈

我總是說“冠軍強豪都有個勝利圈”。鴿子品質、用藥、訓練、餵飼、誘激和鴿舍環境等元素連成這個“勝利圈”,少掉一個,圈圈就有個缺口,也不完整了。上述每一個元素都很重要,別人很弱的元素你卻很強的話,你就能贏。

鴿舍環境這項元素非常重要,從荷蘭和比利時賽鴿雜誌的強豪鴿舍報導裡,可以看出每個強豪都很注重鴿舍環境。鴿舍也是讓我在年輕時決定做個“作家”的一個原因。強豪們認為鴿舍是鴿子有良好狀態的基礎,而我們也都明白,鴿子有良好狀態有多麼重要。採訪強豪時,我經常聽見他們說“與其有一群好鴿子住在一間壞鴿舍裡,我寧可有一群普通的鴿子住在一間好鴿舍裡。”這話讓我很好奇。

多年後,我終於學習到一個教訓:與其把錢插組在一羽狀態不好的好鴿子身上,我寧可把這錢下注在一羽狀態很好的普通鴿子上頭。有些鴿友怎麼也停止不了買鴿子的慾望,但他們也從來沒贏過。很有可能他們要不是只買到壞鴿子,就是總是被騙。鴿舍環境不好,無論多好品質的鴿子一樣會被糟蹋掉。我們可拿人做比較,工作環境不好,我們做起事來能有多少效率?

拉斯維加斯

有一次有人邀請我去美國拉斯維加斯演講。我坐的班機在晚上抵達,我萬萬沒料到這裡晚上會這麼冷。 拉斯維加斯這地方有些東西“火熱”得很,惟獨晚上的溫度怎麼也火熱不起來。

我拜訪了幾家鴿舍,看了些鴿子。其中一個招待我的鴿友拿鴿子給我看,要我給他意見。我說鴿子的“好”我看不出來,也沒人看得懂,不過我能幫他看鴿子的狀態好不好。鴿子狀態好壞,有經驗的鴿友一眼就瞧得出來。我看得出來這位美國老兄的鴿子狀態不怎麼好,但他不能明白。他說,“我經常做訓練,我用最好的飼料,我定期請獸醫師做檢查,蓋鴿舍我也花了不少錢…….”

是他那前面開了大通氣窗,地板又舖了某種暖器裝置的鴿舍出了問題。我能夠瞭解這裡白天很炎熱,所以他的鴿舍前面要開大通氣窗,而晚上寒冷刺骨,所以鴿舍地板加裝了暖氣設備。不過,鴿舍溫差變化太大,鐵定會對鴿子的狀態造成負面影響。接下來的比賽他的成績很淒慘,跟我預料的一樣。

我跟他說,“你跟這裡大多數的鴿友一樣,都是鴿舍有問題。”他不解的瞪著我看。“鴿舍有問題?”這種事他可從來沒聽過。他說他以為只要鴿子好,用好藥和訓練好就能贏,於是我跟他解釋什麼是“勝利圈”,還有裡面每個因素缺一不可。

另一趟行程

我也去過台灣和中國。這趟沒有研討會,不過我的確大開眼界。

- 台灣人和中國人的好客和有禮讓我印象深刻。

- 台灣美得讓我驚訝,完全不是我聽說的台灣只有“空氣污染”那麼一回事。

- 交通讓我目瞪口呆。我沒看過這麼亂的交通,台灣和中國交通都一樣亂,但是我也沒看到車禍。

- 那裡警察好像不怎麼友善,不過即使走在大城市裡我也覺得很安全。我荷蘭老家這裡警察很友善和樂於助人,不過如果要我走在這邊的大城市裡,我可是會邊走心裡邊發毛呢。

- 到北京宋慶齡和平鴿舍一遊,值得我終生回味。我沒想到宋慶齡這位一生出色的女性也是個愛鴿人呢。

- 雖然沒有研討會,不過我還是有機會跟一些台灣和中國的鴿友聊聊,還看見幾間鴿舍。台灣的氣候和中國很不一樣,所以我料想兩地的鴿舍也會不一樣,不過事實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東方與西方

我知道賴氏兄弟是台灣非常知名的強豪。我何其有幸能遇見他們,不過由於語言不同,很遺憾我沒法跟他們直接溝通。即使我沒瞧過他們的鴿子,也沒去過他們的鴿舍,我依然敢這麼說:

a. 他們的鴿子一定好過其他大多數鴿舍。
b. 他們一定是個好養鴿家,而且……
c. 他們的鴿舍一定好過其他大多數鴿舍。

為什麼我敢這樣鐵口直言呢?因為這些是全球強豪共同的特徵。鴿舍環境受氣候影響,在荷蘭或中國很好的一間鴿舍搬到台灣不見得就好,反之亦然。但鴿子總歸是鴿子,好鴿子只要是住在一間好鴿舍裡就能發展出好狀態,住在哪個國家沒什麼分別。有些鴿友甚至說,贏家贏在他們有好鴿舍,不是因為他們有好鴿子才能贏。這種說法雖然有點誇大,但道出一些真理。

我發現中國,還有日本的鴿友不像歐洲強豪(某些),他們沒能把事情(天氣變化的狀況)控制好。刮起冷風或天氣變冷時,歐洲強豪可以把鴿舍通氣口關起來。天氣熱時,他們可以打開鴿舍或讓鴿舍通風。天氣太潮濕時,他們也有應變措施。簡而言之,就是為了避免鴿子的狀態掉下來,他們無不盡力不讓鴿子受到外面不好的影響。

錯綜複雜

建造鴿舍和鴿舍內部裝設的材料都要小心考慮和選擇。大多數國家的鴿舍都是木造的;木材是好建材,不過不是每種木材都好。硬得連釘鐵釘都難的木材看起來閃閃發光,很不錯,但不該拿這種木材蓋鴿舍。這種木材不能吸收水份,天氣潮濕時,可以看見上頭有小水珠。有人知道詹森兄弟為什麼從不油漆鴿舍嗎?因為他們害怕油漆會使得木材的吸水性變差。

一間好鴿舍有數個特徵如下:

- 乾燥,但又不會過於乾燥。溼度低於60度時,鴿子便很容易患呼吸道感染疾病。

- 溫暖,但也不會過暖。

- 不會有間隙風滲進來,但裡面氧氣依然充足。

- 光線不會太亮(對眼睛不好)

- 不分日夜裡面的溫度、溼度等差不多都一樣。

不過,我們還要解決上述條件可能會彼此“對抗”的問題。刮風時關起鴿舍避免冷風吹進來,但這可能會使得裡面的氧氣變得不充足。天氣熱了打開鴿舍,風又可能吹進來。找出平衡點即是冠軍強豪的藝術。

幫助其他有問題的鴿友是冠軍強豪和媒體的責任。我們想要的是公平之爭,不是嗎?每個參加比賽的人條件平等,比賽才叫公平。願意邀請其他鴿友來參觀自己鴿舍的冠軍強豪就立下一個好榜樣。

內部裝設

我也說過鴿舍內部裝設很重要。許多鴿舍很好看,但那是以人的觀點來看的:棲架,巢箱上下左右整齊排列……但鴿子喜歡嗎?鴿子喜歡鴿舍亂遭遭的,有黑暗角落築巢更好。別忘記牠們的祖先岩鴿是住在岩洞裡的。鴿子也需要很多空間,鴿舍裡棲架和巢箱一定要比鴿子多。

40個棲架上站滿鴿子,看起來真不錯,但這種鴿舍不好。歐洲有許多幼鴿飛離開鴿舍後即不見蹤影,有些鴿友以為是鴿子自己笨,他們錯了。許多鴿子不是意外飛丟的,其實是牠們根本不想回來,因為鴿舍沒有給牠們家的舒服感覺。

有一個鴿友住在我家南方5公里外的地方,有一天,他的一隻幼鴿,大概兩個月大,是隻母鴿,飛來我家。我把牠帶到64公里遠的地方,也是在南方,然後把牠放掉。我希望牠能飛回家去,回到家後我驚訝極了,牠又飛回我家來了,牠顯然有經過原來的家。

才兩個月大,又沒做過訓練,牠卻可以從64公里遠的地方一路找到我家,這羽鴿子應該很聰明才對……那牠怎麼會從原來的家裡迷路了呢?結論是,牠不是迷路來著,根本就是牠不想待在原來的家,牠是存心離開那個家的。所以呢,不管鴿子多好,飼料多棒,用多好的藥,做多好的訓練等等,如果沒有一間好鴿舍做前提,一切都是枉然。

真人真事

林森(Linssen)醫生是一代偉大強豪。他跟克拉克是好朋友,所以克拉克所有好鴿子的小孩他都有,而且他的鴿舍可以說是樣樣俱全。但他連個像樣點的名次也沒贏過。所有他看過的獸醫師都說他的鴿子雖然沒生病,但狀態也不怎麼好。克拉克發話了,“你的鴿舍一定有地方出問題。”

這個醫生決定再試一次,他把鴿舍挪了約30公尺遠,換了個方向,四周不再有大樹遮蔭。結果有了戲劇化的改變,鴿子變得開始拿冠軍,林森醫生也變成一代偉大強豪。他的鴿舍還是那同一個,但裡面的環境改善了。鴿舍換個位置,他連成一個完整的“勝利圈”了。嗯,值得各位深思吧!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