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決勝幼鴿賽─成功使翔幼鴿(系列五)

来源:本资料摘自赛鸽运动网站,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删除.   发表时间:2005-08-25 17:17:44   浏览数:3618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決勝幼鴿賽─成功使翔幼鴿系列 (5之5)
本文作者艾迪.夏拉肯在全球最大規模的荷蘭奧爾良幼鴿賽中, 成績無人能及,因而被稱為“奧爾良先生”。
他在幼鴿賽方面的成績經常被列為荷蘭和比利時最佳的成績, 所以他決定為熱愛幼鴿賽的鴿友寫這一系列的文章, 但他強調,他的方法並不是唯一的方法, 請讀者閱讀之餘也能思考最適合自己的方式。

文/本刊特約撰述荷蘭作家艾迪.夏拉肯(Ad Schaerlaeckens)
譯/盧娜

美國、日本和台灣等外國國家的賽鴿狀況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講到我們荷蘭和比利時這邊,我不得遺憾地說,這邊的鴿友實在太愛忌妒了,特別是飛幼鴿賽的鴿友,簡直忌妒得眼睛都要冒火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這邊的長距離強豪就是比較少被批評。有個外國鴿友來歐洲,他說:“奇怪,我怎麼感覺這邊鴿友好像彼此都恨對方恨得牙癢癢的。”幸好實際情況還沒這麼糟糕。外國買家是其中一個始作俑者,害得我們這邊的鴿友大感挫折而心生忌妒,因為他們放著真正好鴿舍裡的好鴿子不買,反而忙著跑去跟從沒飛過像樣成績的鴿舍買鴿子。怎麼會這樣?

大多數外國鴿友想要“血統表漂亮”的鴿子,可是荷蘭和比利時很多真正的強豪並沒有漂亮的血統表。他們只有好鴿子,也正因為這點他們才能夠與眾不同。我在前面說過,很奇怪,我們這邊飛幼鴿很成功的鴿友被妒嫉得最慘。這邊有很多鴿友搞不明白一個道理,就是“幼鴿賽要飛得好,就不能沒有‘好品質’的幼鴿”。他們一味懷疑這些“幼鴿專家”一定藏有什麼“撇步”或是“秘方”,不肯讓別人知道。我們經常可以聽到這些人在竊竊私語著可體松、類固醇等的這幾個字。

各位知道我是怎麼認為嗎?只知道批評人家飛太好,怎麼不換去批評人家太認真呢?這類酸葡萄心態特別強和愛批評的鴿友只會顯示出他們沒有多少格調,缺乏知識,沒有大腦和沒有常識。一般鴿友經常忘記冠軍強豪在背後付出多少努力,還有很懂得養鴿子的事實。可是,這些事情可以批評嗎?我認為只要輸家鴿友不明白自己必須要有好鴿子和把鴿子養好一天,“強豪級專家”就會被繼續批評得很慘。

對比

  我學懂了一件事情,就是比較不成功的鴿友多半比打敗他們的人更喜歡嘗試各種不同的藥物。

  有趣的是,真正應該反省的鴿友還多得很。他們就是那些曾經輝煌一時,如今卻一敗塗地的鴿友。以前他們沒給鴿子下藥的時候飛得很好,可是現在他們好像把這件事情給忘個精光了。他們應該問自己,是自己鴿子的質素不如以前好呢?還是自己對賽鴿的熱衷比以前少了幾分呢?強豪們的共同點是他們相信只要有好鴿子,看比賽成績做嚴格汰選,別胡亂育種:用最好的鴿子配最好的鴿子,你就能贏。他們作出很多小鴿子,送很多小鴿子去比賽,淘汰掉很多小鴿子,全部就是這樣!他們才不會像別的鴿友那樣用“名牌鴿”育種,因為他們知道名牌背後沒有多少真才實料。

哪種類型

  許多幼鴿時期飛出漂亮成績的鴿子上代或更上代也很有表現。那麼,似乎出生當年就飛得好的鴿子,跟牠們的祖宗的類型非常有關係,也就是鴿友常說的“那一滴血”。有些鴿子似乎天生就比較早熟。每當我聽到有鴿友說幼鴿飛得好跟品質無關,全看怎麼用藥或“下藥”時,我真為他們感到悲哀。他們永遠也沒有贏的指望了,除非他們能改變觀念!

邏輯

許多鴿友把市面上所有能買到的藥都買來試,最後還是失望而歸。以前荷蘭全國奧爾良幼鴿大賽競爭最劇烈的時候,時常可以聽到有鴿友找獸醫師給鴿子“打針”的事情。這種打了針的鴿子看起來很不一樣,就算真的飛出冠軍,一眼就可以被識破。可是,如果冠軍鴿真被打了針,那麼不就表示這個針裡頭真的藏有“獲勝秘方”了嗎?拜託,用點常識吧!如果比賽鴿裡有一大半是紅鴿,冠軍鴿是紅鴿的機率不也就更高嗎?沒想通,以為紅鴿獲勝機率真的比較高,趕緊搶著去買紅鴿的鴿友還真不少呢!

  有一個比利時強豪從未否認他用了一個比利時獸醫開的滴眼液。結果呢?他那整個地區裡的鴿友掀起一陣跟風,人人搶著用一樣的滴眼液。可是,比賽結果出來並沒什麼不同啊!一樣是強者恆強,弱者恆弱。

  已過世鴿友福洛.戈瑞斯(Flor Goris)是使用日照法的先驅,還沒換羽的鴿子連連幫他贏了大獎。於是呢,其他鴿友忙著模仿他,趕緊讓鴿子也曬太陽去。可是,這陣跟風沒能持續多久,因為戈利斯繼續把對手們打敗得一蹋糊塗。他有什麼秘訣嗎?不過是他的鴿子品質比較好,還有他比較懂得養鴿子罷了!!一直到後來才有鴿友搞明白這點。

天真

  從另一個觀點來看,如果我說“賽鴿運動從沒改變’’,這話也似乎天真了點。打個比方,現在如果不給鴿子做毛滴蟲防治的話,好像就不可能贏得了。定期給鴿子預防毛滴蟲已經變成現代賽鴿不可或缺的一環。但是,治療或預防也必須適可而止! 也就是說,用藥要適時、適量。

大多數強豪在賽季開始前就已徹底做好必要的毛滴蟲防治工作,也就是說這些工作在首場比賽前一週裡就進行了,接下來的整個賽季不會再用毛滴蟲藥,他們可不想冒險。我們這邊最常使用的毛滴蟲治療藥是羅尼嘧唑( Ronidazole )和Flagyl〔譯註:成分為甲硝嘧唑(Metronidazole)〕。有球蟲問題的鴿子可以不藥而癒,但是毛滴蟲是種很棘手的鴿病,非得用藥治療不可。只要是鴿子,無論品質好壞,都會感染毛滴蟲,所以必須做好預防。

維生素呢?別肖想它們會幫你創造奇蹟。沒人握有證據能證實鴿子非用維生素不可,更別說非得用哪種維生素了。許多強豪只給種鴿,或是以抗生素做治療後的病鴿用維生素。不幸於去年冬天過世的比利時老養鴿家福洛.英格先生是個超級超豪級人物。各位知道他是怎麼說的嗎?

  “我活到現在還沒給鴿子用過維生素,我是否該聽從許多專家的建議開始用呢?我是絕不會用的!生產維生素的公司想要賺錢才會刊登那些維生素的廣告,那些廣告又不是真正的強豪登的。不是真正強豪說的話才值得我們學習嗎?” 這是福洛.英格先生對使用維生素的看法。

  還有很風行的東西像是鴿茶或大蒜呢?告訴各位,這兩種我都有試過。我讓一間鴿子喝鴿茶,一間沒喝。一群鴿子吃維生素,一群沒吃。老實說,我實在看不出牠們在健康、狀態和比賽成績方面有啥差別。我跟科學家討論過鴿茶、大蒜和其他東西,嘿,這些可都是不敢亂講話的人物哪!他們的回答聽起來模稜兩可:“如果你相信鴿茶或大蒜會有效,那就用吧!”用了它們以後或許你會感覺舒服一點,鴿子可不會。

真奇怪

  講到毛滴蟲治療藥,有件怪事我非說不可。以前毛滴蟲治療藥是可以提振比賽巢態的,用了它們以後,鴿子好像很快就能夠輕鬆起來,也就是能夠馬上見效。也因此我們會在重要的大賽前給比賽鴿吃毛滴蟲治療藥,就是想贏嘛!可是,如果定期給鴿子毛滴蟲治療藥做預防,就說像有些鴿友那樣每隔2或3週做一次好了,就看不到那種“巢態突然起來”的效果。

現在的情況卻很不同了。現在如果你在比賽的那個星期裡給比賽鴿吃毛滴蟲治療藥,接下來的比賽成績多半會很難看(起碼在荷蘭和比利時是這個樣子的)。因此,效果跟以前是完全相反的。我也找過科學家請教這個問題;他們知道有這種情形,可是也沒有答案。不過,很多鴿友都學到教訓,再也不敢在比賽前夕用毛滴蟲治療藥了。

其他問題

  球蟲和腸蠕蟲很少讓幼鴿出問題,而且這兩種鴿病治療藥是所謂的“巢態終結者”。 你要留意那些在運動棚裡卻只想待在地板上的鴿子,牠們很可能有腸蠕蟲問題,幼鴿就別操心了。幼鴿可能有別的問題,例如腸道感染和呼吸道感染。這裡很多強豪會用furoxine 或altabactine(大腸桿菌治療藥)這兩種品牌的治療藥,主要成分是氯黴素(chloramphenicol)和 furaltodone。 但是這兩種藥絕對不能混合使用,不然鴿子可能會中毒。呼吸道問題(我們說是飼鳥病,不過這個說法可能不正確)必須小心防治,它是影響鴿子比賽表現的頭號殺手。

  可是,抱怨鴿子有呼吸道問題的經常是那幾個鴿友,這夠震撼吧!我認為是他們的治療方法錯了,他們試圖用藥來壓抑呼吸道問題。其實他們應該做好“預防”,就是建立良好的鴿舍環境,保持鴿舍有充分的新鮮空氣流通,以及不會吹入冷風!另外必須做好隔離工作。許多問題都是因為某羽鴿子生病時沒被立即隔離開來,結果最後弄得整個鴿舍的鴿子都被傳染了。

  為了治療好一兩羽鴿子,讓全部鴿子跟著一起吃藥,這也是大錯特錯的治療方式。無論如何,千萬不要相信什麼秘方。強豪級鴿友沒有這種東西,獸醫師也沒有。有好鴿子和壞鴿子,好鴿舍和壞鴿舍,好鴿友和壞鴿友,就是獨缺秘方或秘訣。請牢記,藥物是設計來幫鴿子治病,不是用來幫助鴿子飛更快的!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