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辈份的诱惑

发表时间:2009-07-25 10:27:42   浏览数:6531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从我刚养信鸽起,就在养鸽前辈们那儿听到介绍鸽子的辈份:这是汪顺兴兰州七名的孙代,那是徐新林雄风二号的子代。近些年又常看到或听到:这是詹森019的孙代,那是凡代克所向无敌的子代。原来看着前辈们口溅飞沫讲解鸽子的辈份时,我内心多么渴望拥有一羽名鸽的高辈份下代。经过了这么多年来的视觉与听觉上的审美疲劳,现在,我同样面对吹嘘鸽子的辈份时,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些叛逆的想法:辈份真的很重要吗?子代就一定比孙代好吗?孙代就一定比曾孙代好吗?以此类推……不可想象,脑袋中全是浆糊。因为我类推到了人类,我们这些现代人全不如类人猿了,顿觉罪孽与渺小,无颜面再活于这花花的世界上了,更妄谈赛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扯开了话题,如不掰持清楚,那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辈份”在鸽界的确是一个诱惑,令许多鸽友为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究其根源,“纯”字作怪,追求血统的纯才是罪魁祸首。根据鸽界理论大师们的公式,名鸽名系的子代只有它们的50%的血统了,孙代只有它们的25%的血统了,曾孙代只有它们的12.5%的血统了……我们看中名鸽名系的后代是因为名鸽名系自身的辉煌赛绩所至,理所当然,占有更多的这样的血统的后代才是大家青睐的对象,所以才有了“辈份”这一说。

  现在,我们不妨换个角度从遗传方面来看待赛鸽的“辈份”。

  生物遗传学上的孟德尔理论在鸽界被所谓的育种大师们奉为经典,动辄“圆粒豌豆、皱粒豌豆”、“AABB、AAbb、aaBB、aabb”等等,将整个实验报告照搬一遍,然后将赛鸽也标注为A、B两种,依照孟德尔的“豌豆实验”的数据来个图例AB、AABB等,最后洋洋得意,自以为学问高深。在我看来,真是牵强附会、不懂装懂、滑稽可笑。那些不管什么皮的豌豆正好给俺鸽子补充一下蛋白质。殊不知孟德尔的实验对象—豌豆是经过筛选的、有特殊性状的。首先,豌豆属于具有稳定品种的自花授粉植物,容易栽种,容易逐一分离计数;其次,它们都具有某种可以相互明显区分的稳定性状,例如高茎或矮茎、圆粒或皱粒、灰色种皮或白色种皮等。如果把赛鸽作为实验的对象,首先是其品种不稳定,其次是研究的竞翔性状在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需要比赛检测,而比赛具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严重影响实验的数据。所以,在赛鸽育种不能简单用A、B来区分。

  而在生物界最基础的达尔文的“进化论”却鲜有被那些育种大师们所提及,真让人摸头不知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可是培育赛鸽正确的思路及指导方向。也许,“一代更比一代强”与那些所谓的大师们所推崇的“辈份”所抵触,因而抑此扬彼,这正好符合卖鸽子的人的推销卖点,而得到宣扬与推广,对全球鸽友彻底地洗了一下脑,导致现在鸽友们动口就讲“辈份”的怪现象。

  奇瓦公司的刘奇曾讲过一个很生动的例子:

  以下是恩格斯的一羽鸽子XXX血统:父亲B00-6272030,小马利半兄弟,小马利为国际奥林匹克入赏鸽;母亲B03-6226167,大名鸽178直孙女,盖比白腹号外孙女。奇人知道如果我把这羽鸽子买下来,放网上卖,肯定没有人读了就想买,普遍会认为辈分太低!因XXX是178曾外孙代,而且还是杂交,不是四次近血做出!现在中国很多鸽友过分迷信辈分和近血,买恩格斯,最大的希望是买231直系,178直系,小马利直系等,只是因为钱包没那么鼓,才“不得已”退一步希望买231直孙代,178直孙代,并还希望是走父系,不是母系,就是说如果是231外孙代,178外孙代也不受欢迎。而象这羽178曾外孙代,那么奇人买下后肯定要过了N年才能卖掉,如果奇人不公布以下的信息:这恰恰是恩格斯08年拉苏特兰省赛冠军国家4名的父母!奇人前几天在看荷文旧鸽报,无意中看到的报纸上登载的血统表。此鸽环号是06-6154673,同窝姊妹获得阿让通国家5名!

  这个例子对于辈份追求者来说应是当头棒喝,只是不知道能否喝醒!刘小姐大概在外国生活久了,说的话没有国内人婉转,但往往直白的话语才是最真的话!

  其实,辈份只是别有用心的人拿来炫耀的资本。詹森红狐狸的孙代就一定比曾孙代遗传到红狐狸更多的优质基因吗?我看未必,都是交杂鸽而已,只看谁的竞翔基因遗传得到位些,进化得更优秀些。举个例子:詹森兄弟的“神奇红母”(B45-411035)配46年出生的红绛雄育出直子“VOS49”,“VOS49”再与名鸽“彼地茜”作出举世闻名的“班格51”,“班格51”作出了“班格59”、“史帝尔55”,“史帝尔55”作出“史帝尔63”,“史帝尔63”和“班格59”的直女近亲作出了有名的“老麦克斯”,“老麦克斯”又育出“年青麦克斯”,此后其后代“火箭人”、“019”等名鸽层出不穷。从这一詹森血脉的延续来看,有辈份差别的上代与下代之间能分出好坏来吗?我们拥有了“老麦克斯”还需追寻“史帝尔63”吗?拥有了“班格51”还须追寻“VOS49”直至“神奇红母”吗?

  现在,还有一些人还谈论着李梅龄先生的名鸽后代的辈份及纯度,为辈份偏低致血统不纯而悲哀。殊不知,今天纯种“李鸟”、“黄钟系”当然没有了,这是历史在进步,时代在发展的结果。如果这也算是悲哀,那比利时等国的人就更悲哀了,因为他们现在也找不到引以为傲,而且是现代赛鸽的鼻祖“伟奇”、“固耐”、“乌连”等纯血统鸽了。退一万步说,就是老詹森现在亲自用他的鸽子来参赛,也不可能重现昔日的辉煌了,更何况是“李鸟”“黄钟”,不信你试试!用老品系来打现代的比赛,只有吃灰。因为物种是在不断进化的,赛鸽也是在不断进化的,原来的老品系已经远远不能适应现代的赛制和环境等方面的要求了。

  人类是由类人猿、原始人和现代人类这样一步步进化而来的;赛鸽是由野生原鸽、家鸽这样一步步进化而来的。如果讲辈份,那岂不是我们这些人全不如类人猿了?现代赛鸽全不如野生原鸽了?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也是生物界不断上向的基础。赛鸽经过一代代地培育,不断进化,向着“更稳、更快、更远”的目标前进,这是自然界的规律与鸽友们的目的,一代更比一代强。

  围绕在“辈份”上面打转,是何其不智!与其有这等闲暇,还不如到鸽舍刮一刮鸽粪来得有意义。我们应该正确地对待赛鸽的“辈份”,不要被别人误导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阿弥陀佛!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