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我的赛鸽梦——那是苕货的梦

发表时间:2013-07-26 0:36:41   浏览数:4941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我的赛鸽梦

——那是苕货的梦

/胡斌


 

  (“苕货”是我们湖北的方言,意思相当于:傻子、笨蛋、蠢货等。)

 

  “鸽友最用心,鸽友最可爱”,这是我在鸽友圈子混荡二十年最真切的感悟。用心得让人心酸,可爱得让人感动。每每回忆起于人的事、于己的事,心情不禁变得沉重起来,面对心酸与感动,你能忍心伤害这些苕货鸽友吗?

 

  我是1992年被一个好友拉上贼船开始养鸽子的,也从此开始了我的赛鸽梦。那时候国内与国外在鸽种和信息的交流上还是比较闭塞的,国内自成一系在玩超远程,鸽种也就是李鸟、吴淞、赛扬、斯达沙等等几种而已。像我这样在小地方养鸽子的小屁孩,怎么可能得到出自上海名家的正宗鸽种呢?于是乎,天南地北的天落鸟成了我的最爱,用心地收集天落鸟信息,用真诚和金钱去打动主人,锲而不舍、死皮赖脸……最记得一次,听说某某村一户养鸽子的农户家里有一只天津的天落鸟,于是约上好友,一同骑自行车去找。从早上到下午,把那一带的村子都找遍了,问了所有的养鸽子的人,连养肉鸽的也问了,也没有找到这户人家。累了、渴了、饿了就到村子里的小卖部歇歇,讨杯水喝,买点东西吃。休息好了就上路,边骑自行车边打听。后来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农村的土路颠簸得很,累得我是腰酸腿涨的,倒床就呼呼大睡。第二天又继续去找,这次没有找到那个有天津鸽子的农户,却找到了有一只武汉的天落鸟的农户,呵呵!我与那位养鸽子的农民简单聊了几句后,就开始直奔主题要买那只武汉的鸽子,可他却不肯。用钱买不行,用信鸽换不行,用观赏鸽换不行,用肉鸽换不行,反正不行,无功而返。第三天又去,还是不行。第四天又去,听从了旁边的一位女人的提示,把买鸽子的钱从一般的20元提高到50元后(92年年底我在税务所上班,月工资66元),终于成交了。哎呀!我怎么这么苕,苕货哟!他就是熬价而已,害我多跑了二天。

 

  大概在94年,本地的一位鸽友给我打电话,说他从上海买来了4羽超远程归巢鸽,特别转让我二羽,我就兴冲冲地跑去,二话不说,花了700元(相当于我一年的工资)买了2羽。后来,我从别的鸽友那儿了解到,原来是湖南岳阳的鸽友从上海引进了一批超远程归巢鸽,这4羽就是从那批中挑剩下的,而我买的2只又是那4羽中挑剩下的,别的人都不要才买我的。哎呀!我怎么这么苕,苕货哟!好事怎么会落到我这个与他们没有多大关系的新会员的头上呢!

 

  95年的时候,我的鸽舍进来一羽戴私环的武汉的天落鸟,按照私环上的地址,我与鸽主联系上后,乘长途客车到武汉找到了他的家。一进他的家门,就被他家的冠军、亚军的奖杯看花了眼。我足足在他家磨了二天,想买我看中的一只85年的老雌,最后还是没有如愿。之后的第二年,他说因工作原因没有时间养鸽子了,就提了几只鸽子亲自送到我家来卖给我,当然包括那只85年的老雌了。呵呵!梦想成真,赶紧数钱给人家。后来,那只85年的老雌还没留下一男半女就不下蛋了。哎,我也只能盯着老雌给它养老送终了!哎呀!我怎么这么苕,苕货哟!12年的不下蛋的老雌还要了我800元。

 

  大概是96年的时候,我听说有几个鸽友要去沙市的一位赛鸽名家那儿买鸽子,因为当时交情不够,他们也没有约我去,所以我就拜托他们给我买一羽种鸽。他们买鸽回来,给我带来了一羽花头杂条鸳鸯眼的无脚环的雄鸽,也没有血统书。千恩万谢,赶紧数钱给人家。后来才知道,给我的鸽子据说是那位名家的一羽家飞游棚被别人逮住剪了环子后又跑回来的鸽子,并且,他们去买鸽子的人都得到了名家赠送的幼鸽,而我没有。呵呵!我怎么这么苕,苕货哟!花了和他们一样的价格买了一羽无凭无据的无环鸽还得谢谢他们。

 

  98年前后,国内兴起了第一波大量引进外籍鸽的浪潮,国内的鸽刊上登满了花花绿绿的外国原环的鸽子,血统都是原来听都没有听过的迪尔巴、杨阿滕、詹森等等,令人眼花缭乱,羡慕不已,让我有一种“一朝拥有,别无所求”的感觉。依着“时不我待”的感觉,翻开鸽刊,拿起电话就是一通乱拨,“喂,您是哈尔滨的**吗?您的詹森、古柏原舍的子代多少钱一羽?啊,五千!我¥%#%&……”“喂,您是南京的***吗?您的苍白骑士的子代多少钱一羽?啊,五千!我¥%#$%^$……”哈哈哈!都像商量好了似的,开口就五千,好像低于五千就不能体现鸽主或种鸽的档次!也不知他们的种鸽的价格是多少?冷汗直流,我二年的工资才买一羽鸽子!赶紧把“时不我待”的感觉从脑海中删除,我们养鸽子只是业余爱好,可不能同他们把养鸽子当做事业的名家比,他们不是爱好,而是养“鸽”糊口,我们这样子可就是败家了。如果我真的花五千买一只鸽子,我的“上级”就会直接把我这个苕货扫地出门,毫无疑问。

 

  2000年的时候,我们一班鸽友听说湖南有一位名家的鸽子厉害,满棚外血,赛绩惊人,如是,就萌生一股强烈的引种欲望。听说那位名家喜欢抽外烟,于是四处张罗采购高档外烟,搞得我们像一个个特级瘾君子,不断引来异样的眼光。带着几条外烟上路,满怀着朝圣的心情来到这位名家的家里。确实不错,名家热情接待,满屋的锦旗,满屋的外血,白的烟,绿的茶水,黄的、红的锦旗,灰的、黑的、花的鸽子,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宾主坐定之后,话题当然就是鸽子了,什么“穆勒、罗曼、西付托依、威廉吉尔特、电脑……”不断被输入脑海,当我们问及有哪路鸽子最好,“我的鸽子路路都好,路路都来。”鸽主飘了一句。我们一下子头脑发热,死命抓呗,眼前又是一沓沓红的、绿的钞票在飘。最后,人也虚脱了,荷包也空了。名家就是有学问,说话都有艺术性,卖鸽的生意经,汗!呵呵!我们怎么这么苕,苕货哟!买了这么多鸽子,还不知道他家的主血统是什么。

 

  记得那是2006年,单位宿舍顶层平改坡,原来建在顶层的鸽舍被拆后就在盖好的瓦屋顶下面拼凑了一个鸽舍。鸽舍环境真差,难见阳光、不透空气、灰尘多,并且雪上加霜的是又遭黄鼠狼光顾,种赛鸽被吃的七零八落。当时养鸽的心情低落得无以复加,只想结束算了。当时碰巧在网上认识了一个鸽友,通过了解到他家的鸽子的血统很好,就随口说把你家的鸽子卖一只给我,要好的,血统不论、价格不论,没想到他竟答应了,还及时地把鸽子发给了我。呵呵!我怎么这么苕,苕货哟!隔山打牛式的买鸽法,咱也冲动地干过。

 

  2008年开始,我又一根筋的认准海霸王詹森引进,算算到现在已经搞了近三十只海霸王原舍的鸽子了,除去杀的、跑的、送人的,还剩十几只。看着满舍灰的、雨点的、杂条的什么红狐、019、年青麦克斯、荷比对抗、冬日男孩等詹森血统鸽,我痛并快乐着。呵呵,一条道走到黑的玩鸽方式,咱也正在埋头苦干着,太苕了,苕货哟!

 

  按照一般规律而言,有买有卖,买卖有序,站在盈亏的平衡点乃至盈利,是我们养鸽人满足爱好的同时对于经济利益的目标。其间,我也卖过一次鸽子,那是在众人歌功颂德、竭力开导下,我飘飘然、晕晕乎的亏本转让了一对我引进的已经出了成绩的种鸽给别人。清醒后,我就再也不干这卖鸽的亏本勾当了。在去年,有四川的、湖南的、辽宁的鸽友,也不知从什么渠道知道了我这半吊子的人和半吊子的鸽子,纷纷打电话来要买我的鸽子,四川的那位甚至说还要千里迢迢的来我这儿,把我搞得是七上八下,心里乱七八糟的。收钱心里去不得,亏本心里痛不得,不收钱心里舍不得,所以一律回复:对不起,本人不是经营商业鸽舍,纯属业余爱好,不卖鸽子。可是,还是有一些执着的鸽友,隔三差五的给我打电话,向我述说爱好养鸽的热情、没有好种鸽的沮丧、引进种鸽的辛酸。每位成功的鸽友的幸福都不是一样的,而每位失败的鸽友的痛苦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他们向我述说养鸽的喜怒哀乐的目的,因为我也曾经这样子向别人述说过。真的,每次听到鸽友们的喜怒哀乐,我都冲动不已,最终因为“三不得”而不得不狠心拒绝,我都愧疚不已。我最对不住的是那位沈阳的鸽友,他说好像与我有缘,喜欢和我聊鸽子,我感觉得出,他是一位真诚的人。他是给我打电话最多的鸽友,和我聊天聊鸽子,后来,他要给我邮寄一支东北鲜人参,我推脱了许多次,可他还是给我寄来了。无功不受禄,欠了人家一个人情,我一下子无所适从起来。既然他想要好种鸽,那我就送一羽主血上面的冠军鸽给他吧!这羽鸽子是在我的种鸽清单上面的,是不可能出手的,但为了清还人情,忍痛咬牙送吧!但是因为运输的原因,鸽子运出又被放回来了,直到现在也没有送出。亏欠的人情一直令我不安,在这里,我向沈阳的那位鸽友说一声:对不起了!有机会我一定偿还这份人情的。(补充:本文成稿后,已经空运一羽种鸽送给了沈阳的鸽友,希望能给他带来好运!)呵呵!我怎么这么苕,苕货哟!净干些亏本的勾当。

 

  回想起我这二十年来的养鸽历程,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一句话:天黑路滑,鸟人复杂。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赛鸽梦,天真的梦!

 

  养鸽不息,梦想不止,其间发生的故事也会不止。面对故事里面的我和鸽友所经历过的辛酸与感动,我们这些苕货鸽友你能伤得起吗?

 

  梦醒了,这些苕货鸽友也就不苕了。现在连叱咤苕货界的芙蓉姐姐都变身成了白富美,苕货鸽友们的赛鸽梦还有什么理由醒不来呢!醒来了就是高富帅。必须的!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2013-08-11 17:58:08
那是梦开始的时候,仿佛就是在讲述我自己,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是啊!痛并快乐着 ......
    2013-08-08 11:00:02
支持
    2013-07-26 10:33:22
葱姜蒜辣糖盐酒,锅碗瓢盆酱醋茶 ———— 五味杂坛! 好文章!向您学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