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影响赛鸽运动能力的关键(下)

发表时间:2006-01-09 17:36:25   浏览数:780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情绪维量极与体能消耗和体能超量恢复

    情绪的维量(dimension)是指情绪在其所固有的某种性质上,存在着一个可变化的度量。赛鸽在陌生的环境条件下竞翔,由视觉刺激产生的紧张使情绪具有的一种属性。在这种紧张特性上可以有不同的幅度,有的可能以恐惧或极度恐惧的紧张程度表现出来,因此,紧张度就是情绪的一个维量。情绪的维量幅度变化有一个特点,即维量具有两极性。例如,赛鸽竞翔及返巢后,紧张维量的两极为“紧张--松弛”。

    情绪的维量与极性理论代表者凭特提出了情绪的三维理论。他认为情绪可在愉快--不愉快,激动--平静;紧张--松弛这三个维量之间被衡量。赛鸽在竞翔活动中,为了尽快摆脱环境刺激对心理和生理的影响,情绪处于紧张、激动,不愉快的维量上,并且返巢速度加快,这种情绪维量上的程度越大,单位时间内体能的消耗也越大。当它们返巢后,紧张的情绪影响并不是马上能够消除,这需要一定的时间。随着紧张情绪的缓解,它们在熟悉的棚舍或巢位内,情绪逐渐处于松弛、平静、愉快的能量状态,继而有利于赛鸽体能的超量恢复。

    从情绪紧张、激动和不愉快的维量来看,赛鸽竞翔运动中表现出来的快速返巢行为,是情绪紧张、激动、不愉快的典型表现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生理活动发生一系列的变化。如交感神经系统处于兴奋状态,支配和调节肾上腺分泌肾上腺激素,加速体内能量物质的分解代谢,以供给大脑定向活动及肌肉收缩运动时的能量,赛鸽返巢后,环境条件刺激发生作用,赛鸽的情绪转变为愉快、平静和松弛的能量优势状态,加之得到营养物质的及时补充,体内能量物质的合成代谢占了主导位置,为赛鸽的体能超量恢复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但是,由于赛鸽受先天遗传和后天发展因素的共同影响,它们的神经活动类型具有明显的个体差异,即使是相同条件的刺激强度和刺激性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的竞翔环境条件)也是如此。赛鸽情绪紧张极的强度也不尽相同,有的赛鸽神经活动适应恶劣环境条件下情绪维量的性质和强度,并且在竞翔中表现出比较高水平的导航和运动能力,而有的赛鸽更能适应较好天气条件下情绪能量的性质和强度,表现出高速回归的能力。还有一部分赛鸽的神经特性不能适应竞翔环境条件的刺激量。

    情绪维量可能以极度恐惧的紧张状态出现,虽然在较短的距离上表现出高速度返巢的能力,但是,由于体能过度消耗,加之受情绪影响导致体能超量恢复不足,很可能在下一阶段更远的竞翔距离上不能返巢,最终导致竞翔失败。我们根据长期的研究结果认为:那些在短距离竞翔活动中返巢速度很快的赛鸽,紧张情绪的维量极水平较高,体内能量物质的消耗剧烈。受过度紧张情绪的影响,给它们返巢的体能超量恢复速度带来一定的困难。因此这类快速返巢的赛鸽受情绪和体能恢复不足的影响,是导致它们继续竞翔更远的距离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从情绪松弛、平静、愉快的维量上来分析:赛鸽的体能超量恢复有广义的和狭义两个方面。从广义上来看,当赛鸽竞翔返巢后,一旦剧烈运动中止,在环境条件刺激下,大脑和神经系统表现出来的情绪特性,诱导副交感神经系统的兴奋优势,被消耗的能量物质不仅能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而且在一定时间内还能恢复超过原来水平。这是赛鸽运动能力不断提高的生理基础。但是,从狭义上来说,赛鸽神经活动类型具有明显的差异性,同等刺激条件下产生的情绪维量极也不尽相同,有的赛鸽返巢后,能较好地消耗不良情绪的影响,神经系统的活动在转化为以副交感神经系统兴奋优势过程中,加速体能的超量恢复,它的体能超量恢复的时间短,速度快,效果好。因此在下一阶段竞翔中表现出超过原来水平的运动能力。

    综上所述,赛鸽在竞翔活动中以及返巢后的情绪维量极,主要受视觉情绪的影响而产生,加之赛鸽神经活动类型的个体差别:即使环境条件刺激相同,但情绪产生的维量极不尽相同,这为我们研究和调节赛鸽的情绪,促进赛鸽运动能力适应竞翔运动的需要,提供了科学的理论依据。

★五、赛鸽情绪调节的作用和措施

    赛鸽情绪的产生主要受视觉刺激的影响,这是它们情绪产生的外因。由于视觉条件刺激的性质和强度,使情绪性质和维量极发生变化。但是赛鸽受遗传和生理发展因素的共同影响,神经活动类型表现出个体差异性特点,即使是在同一环境条件刺激作用下,情绪维量极的差别也很大。例如赛鸽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的竞翔,赛鸽的情绪维量有明显的差异。有的赛鸽是以应激的情绪状态出现,有的可能以恐惧或极度恐惧的情绪状态出现;有的赛鸽能在最短时间内判定正确的返巢方向,保持高速回归的运动能力,而有的赛鸽则不能正确判定返巢方向,甚至在竞翔放飞地寻找其它鸽舍,以消除极度紧张情绪的影响。

    美国心理学家w.坎农对紧张的比较进行研究,提出了有机体因交感神经系统过度兴奋,引起心脏病变而致死。为了验证坎农的假设,精神病学家K.里切特用老鼠进行实验:他把一只老鼠投入水中,让它游泳,直至精疲力竭,如果水处于室温条件下,老鼠游泳时间长达80小时,如果过冷或过热,游泳不超过20~40小时,就会沉入水中。在实验中,里切特发现,老鼠受到惊吓后被放进水里,结果老鼠在水里乱划了一阵子,约一、二分钟之后就会像石头一样沉到水底。这是由于过度刺擞老鼠产生了的恐惧情绪反应,以致老鼠立即进入衰竭阶段的结果,在衰竭阶段,主要不是交感神经系统和肾上腺分泌活动,而是由副交感神经系统取而代之。里切特进一步研究后发现,如果受到惊吓的老鼠在溺死之前,把它从水里抓出来,放在台子上,过一两分钟,老鼠就会从紧张中恢复过来,然后再把这只老鼠重新放回水里,它就可以继续游许多小时,而不会很快沉入水底。 

    同样,在老鼠受惊吓之前,让它们戏耍般地接触几次惊吓源,那么这只老鼠的自主神经系统就能获得高度的控制,比没有经过上述训练的老鼠在水中游得更好。事实上赛鸽从进入竞翔笼开始,经过长途运输到达竞翔地放飞,直到它返巢的全过程,受环境条件刺激影响情绪的表现不是单纯的紧张状态,而是包含许多负性情绪的紧张状态。因此,赛鸽竞翔前情绪的调节显得非常重要。有人采取让赛鸽在竞翔笼中生活几天,使它们学会在笼内取食饮水和歇息,紧张情绪得到有效缓解,并且达到适应竞翔笼的环境条件。因此经过训练后的赛鸽在竞翔活动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此外,赛鸽返巢后受棚舍环境条件刺激,对赛鸽情绪性质和情绪维量的影响,直接关系到体能超量恢复的速度和效果。产生愉快、平静、松弛的情绪维量,有利于赛鸽体能超量恢复,如果产生不愉快、激动、紧张的情绪维量,则不利于赛鸽体能超量恢复,必将直接影响赛鸽定向导航和运动能力的发展和提高。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