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兰鸽文集 - 我的藏经阁

比利时鸽友来我家

发表时间:2010-01-17 9:56:56   浏览数:3055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比利时鸽友来我家
 
齐文博
 
2009年2月25日,雪后初晴,比利时著名赛鸽家艾米尔·丹尼斯先生和克力克·吉诺先生到我的鸽舍参观访问,并指导我的养鸽实践。海滨小城淳朴的民风和整洁的街道给国际友人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两位资深鸽友对鸽子的领悟和对人的真诚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长距离鸽王”艾米尔·丹尼斯先生来自比利时西佛拉芒省,自幼在祖父和父亲两位成功鸽友的熏陶下爱上鸽子,1965年19岁时独立参赛既获得了利蒙治国家赛冠军,至今已获得国家级比赛冠军22次,仅2008年便获得FCI世界公棚赛匈牙利站决赛冠军,FCI世界公棚赛加泰罗尼亚站冠军,中国长春天宇公棚10000羽联翔决赛总冠军,圣维仙国际赛雌鸽组冠军。丹尼斯先生的种鸽起源于祖父、父亲留下来的老血统和鲍斯汀、司翠克·鲍特、卡特列斯的鸽子,1976年诞生的名鸽铁号连续4年参加巴塞罗那国家赛,先后获得1979年6602羽24名、1980年6660羽季军、1981年6729羽69名、1982年8351羽亚军,并于1982年荣获巴塞罗那金翼奖,成为丹尼斯鸽舍当今赛鸽的源头种鸽。
“波治先生”克力克·吉诺先生也是来自比利时西佛拉芒省,一直活跃于比利时中短距离鸽坛,其中波治比赛是吉诺先生最擅长发挥的距离。吉诺先生的基础血系是罗伯特·多布拉和卡尔·幕利门的鸽子,后期又引进了当红的中距离鸽系“飞戈”家族,2002年,他以舍内98年波治雌组亚军柏林号直接做出了波治幼鸽赛43000羽的4名、6名,一举震撼了比利时鸽坛。
艾米尔·丹尼斯先生和克力克·吉诺先生首先观看了我的种鸽,并做了相关评鉴,对我2009年种鸽的选配工作提出了许多非常好的建议。二人虽然都是比利时资深鸽友,但他们的态度非常谦虚,在观看鸽子之前,就表示他们将根据自己的经验,对我的鸽子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但是,他们坦言,这是凭借经验的初步判断,具体还要到实践中去检验。两个人虽然主飞的赛距不同,但很多观点却出奇的相似:他们都不喜欢体形很大的鸽子,都对两头尖尖的梭子型、紧凑型赛鸽寄予厚望;他们都不喜欢羽毛很厚的鸽子,都对羽毛紧薄、光滑的赛鸽充满好感;他们在挑选种鸽时都不过分看重鸽眼,喜欢色彩分明的眼睛,但在挑选种鸽配对时却十分注重鸽眼的差异配;他们都不反对杂交配对,但强调应该建立自己的主力鸽系,并保持自家血统在75%以上;他们对白兰鸽舍凡龙血统鸽的整体素质表示赞赏,并建议我以此为基础打造属于自己的精英团队。
下面,是我们在聊天时的问答,整理出来,愿与鸽友共同参考,共同借鉴——
笔者:众所周知,一直以来,你们两位鸽友的成绩十分出色,艾米尔·丹尼斯先生的鸽子近年来在世界公棚大赛中发挥到了极致,克力克·吉诺先生在波治赛中依然傲视群雄,并且有向中长距离进军的趋势,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你们,希望能够获得你们的帮助和指导。
丹尼斯&吉诺:好的,我们非常愿意和大家一起交流!
笔者:近年来,由于住房条件限制、巨额奖金刺激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公棚赛在中国十分盛行,另外,现在中国地方赛赛制与比利时相比尚不完善,缺乏一整套规范的操作程序和有影响力的大型比赛,公棚赛成为了地方赛的有益补充。
克力克·吉诺:大家都知道,艾米尔·丹尼斯先生在比利时被称为“长距离鸽王”,而我主要是飞波治的,是中距离比赛,但我们对公棚赛也都比较感兴趣。
笔者:那欢迎吉诺先生以后到中国来参加公棚比赛,您的鸽子是飞平原和中距离的,建议您可以考虑到东北平原的公棚去参赛,一般情况下,那里主要飞的是速度赛,东北鸽友是十分热情好客的。
不管是公棚赛也好,地方赛也好,你们做出的幼鸽在下窝前是否喂给一些保健类的药品呢?
艾米尔·丹尼斯:我从来不在幼鸽下窝前喂给任何保健品。我认为如果喂给幼鸽保健品的话,当它下窝以后交到公棚的时候身体状况会突然下降的,这样对鸽子是不好。我一般会给鸽子接种巴拉米哥疫苗。
笔者:主飞地方赛的吉诺先生是否赞同丹尼斯先生的做法呢?
克力克·吉诺:当然了。
笔者:我看到欧洲也有一些信鸽的保健品在出售啊。
艾米尔·丹尼斯:是的,在欧洲也有许多品牌的赛鸽药品流行,但是,我认为这些不是必需的,我的幼鸽没有用过这些药品,但我的幼鸽在公棚和地方赛都飞的很好,很健康。
笔者:你们做出的幼鸽多少日龄下窝?
艾米尔·丹尼斯:20天。
克力克·吉诺:20-22天左右。
笔者:看来你们都提倡幼鸽提早下窝。
丹尼斯&吉诺:是的。
笔者:丹尼斯先生,您的公棚高位奖鸽从出壳到决赛一般是多少月龄?
艾米尔·丹尼斯:我的第一轮幼鸽一般在2月20日出壳,第二轮幼鸽一般在3月15日出壳,我一般会把前两轮幼鸽送到公棚去参赛,偶尔也会把第三轮幼鸽拿去参加公棚赛。由于公棚的比赛日期是不一样的,所以,鸽龄也不相同,一般在3个月和6个月之间。比如2005年加泰罗尼亚公棚赛冠军是第一轮幼鸽,比赛日期是当年的6月初,鸽龄不到4个月;而2006年泰国公棚赛公主杯冠军也是第一轮幼鸽,比赛日期在当年的12月份,鸽子已经有10个月龄了;2008年的匈牙利公棚赛冠军和中国长春天宇公棚赛冠军都是第二轮幼鸽,在3月15日出生,匈牙利公棚赛的决赛日期是9月13日,天宇公棚的决赛日期是10月1日,我看到鸽子的羽毛还没有换完。
笔者:吉诺先生什么时候给鸽子配对?
克力克·吉诺:我会在每年的11月28日给鸽子配对,第一轮幼鸽将会在圣诞节的时候出壳,12月31日我可以拿到我的足环,正好能够赶上使用。
笔者:元旦前后,比利时的气温会达到多少度?
克力克·吉诺:白天可以达到10至15℃,晚上只有-5℃,但这是气温对我的鸽子影响已经不是特别大了。
我的第一轮幼鸽在当年六七个月大的时候就会参加波治国家赛。
笔者:空距是多少?
克力克·吉诺:420km。
笔者:谈到空距,我突然想起来前些日子我在网上看到有中国鸽友争论比利时、荷兰这些欧洲国家到底有没有规定赛鸽最远不能参加超过1200km的比赛,确实有相关的规定吗?
艾米尔·丹尼斯:是的,不允许。
笔者:老鸽也不允许参加吗?
艾米尔·丹尼斯:一样的。
笔者:在中国,很多鸽友在种鸽配对前都会给鸽子进行一整套的体内寄生虫、毛滴虫、球虫的清理和呼吸道、肠道疾病的预防,你们会这样做吗?
艾米尔·丹尼斯:在比利时,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条件,就是比利时有很多专门的鸽子医生,我们会在种鸽配对前请他们检查鸽子的健康情况,如果发现鸽子的健康问题,我们会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
笔者:中国鸽友都十分关注赛鸽的选配技巧。说到选配,包含两个方面,一是选种,二是配对。在选种方面,您对种鸽有什么具体要求?简言之,就是选用什么样的鸽子来育种比较容易成功?关于这方面,请给中国鸽友一些好的建议。
艾米尔·丹尼斯: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基本上,我们都是把最好的赛鸽做为基础种鸽,在他的子代、孙代中出现的超级鸽子,我们会继续留下来,形成一个家族,一代一代延续下来。
克力克·吉诺:我非常赞同丹尼斯先生的观点,我也是这样做的。
笔者:在配对方面,你们有什么好的经验?在中国,早期的鸽种十分匮乏,所以,鸽友们大多崇尚近亲配对,怕外面的血统把自家鸽子的品质搞杂;现在中国鸽友的鸽种来源十分丰富了,有些鸽友开始崇尚杂交配对,认为这样做可以强化鸽子的体质。你们的做法呢?
艾米尔·丹尼斯:我不认为搞各种各样的杂交是一个好方法,我赞同利用好的鸽子建立一个家族,然后在家族中进行近亲配对。假设我有三对种鸽,A+B,C+D,E+F,这里面包括75%自己家的血液,另外25%新鲜的血液。拿A+B出来的子代或是C+D出来的子代,都可以和E+F的子代配对,用互补的方法配。经过多年的试验,我认为这个办法是绝对可行的,这样做可以使家族的血统保持稳定。我不会每年都引进别人的鸽子,而且我只引进一些冠军鸽和大名鸽,比如我2004年引进的2004年KBDB长距离国家赛鸽王冠军闪电侠,2005年就成功作育了一些优秀的子代鸽,2006年就有孙代鸽获得了重要奖项。
笔者:你们的回血鸽中是不是也会出现体质下降、个头变小等现象?
艾米尔·丹尼斯:是的。这样的鸽子会被淘汰掉。
笔者:选配时,在种鸽个体的把握上,你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举一个例子,中国上海已故鸽友丁培新,成功的培育出超远程赛鸽飞轮系,他就总结了“四异”的配对原则,即羽色、年龄、外貌、眼睛四个方面在配对时要有差异,你们认同这样的配对方法吗?
艾米尔·丹尼斯:我会选择体型差不多大小的来配对,以免失去平衡感。虽然在留种的时候,我并不会依靠眼睛来作为依据,但是在配对的时候,我很注重鸽子的眼睛,采用互补配对的方法,这羽鸽子的眼睛在某方面弱一点,就拿一羽在这方面强的来配对。鸽子的血统也是很重要的,我只买冠军鸽,通常这些冠军鸽都拥有好的血统,引进的外来鸽一般第一代不会参加比赛,只有孙代才开始送去参加比赛。
笔者:吉诺先生的做法呢?
克力克·吉诺:我们的做法都是一样的。
笔者:看来,他们经常在一起交流,观点都很一致。
克力克·吉诺:我们参加的是不同的赛事,我们并不经常在一起交流的,但是,这些关于育种的观点,是我们历史传下来的,很多人都在这样做。
笔者:准备做出幼鸽参加公棚赛的种鸽,与准备做出幼鸽参加地方比赛的种鸽相比,在配对方面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吗?
艾米尔·丹尼斯:一样的。
笔者:一个成功的配对,你们还会拆开吗?
丹尼斯&吉诺:一个成功的配对,我们一般会延续下去的,但是,偶尔也会尝试分别配一些其他的鸽子。
笔者:中国的很多鸽友都非常重视鸽眼,欧洲鸽友也同样重视鸽眼吗?
艾米尔·丹尼斯:我喜欢眼睛色彩分明的鸽子,但我更看重鸽子的成绩。我会给每羽鸽子平等参加比赛的机会,然后通过比赛成绩,确定用哪些鸽子留下做种。
克力克·吉诺:鸽子的眼睛不是十分的重要,我很在乎鸽子实实在在的比赛成绩。
笔者:但是,我在欧洲一些拍卖会的现场照片上看到有很多欧洲鸽友甚至拿着放大镜在仔细观察鸽子的眼睛,而且拍卖会现场的照明非常好,光线很充足,好像是在特意给鸽友观察鸽眼提供方便。
艾米尔·丹尼斯:我的问题是,你看到的这些人赛绩怎么样?我们要看一羽鸽子的平衡和肌肉等等因素,而不是去夸大某一个身体器官。
(克力克·吉诺笑)
笔者:中国鸽友中流传很广泛的一句话叫“头窝蛋,金不换”,是说种鸽配对后的第一轮蛋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往往能够遗传父母鸽好的品质,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艾米尔·丹尼斯:我不这样认为。我还可以说第二轮蛋更好,吉诺你呢?
克力克·吉诺:我很可能说第三轮、第四轮更好。(开玩笑)
笔者:你们一般一年出几轮幼鸽?
艾米尔·丹尼斯:三轮。需要留种的鸽子,可能会出五轮。
克力克·吉诺:五轮。
笔者:你们一般用第几轮幼鸽参赛?
艾米尔·丹尼斯:都会用到。
克力克·吉诺:我一般会用前两轮,能够参加当年的比赛。
笔者:很多鸽友都认为长距离的鸽子成熟晚,飞行速度相对较慢,短距离的鸽子成熟早,飞行速度相对较快,丹尼斯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呢?在中国盛行的公棚赛,速度和早熟是两个重要指标,丹尼斯先生用长距离鸽系屡屡获胜,中国鸽友都很关注。
艾米尔·丹尼斯:速度和早熟是我要努力达到的,也是每个鸽友都为之奋斗的目标。有些长距离鸽子确实是有晚熟的特性,但并不是说所有的长距离鸽子都是速度慢和晚熟的,我培育的这路鸽子,既能飞长距离比赛,也比较早熟,2005年加泰罗尼亚公棚赛的冠军鸽鸽龄就只有3个多月。
笔者:你提到的您培育的早熟的长距离鸽系,是不是以黑斑帅哥为代表的鸽族?我从您提供的几个公棚高位奖鸽的血统书可以看到,他们都是黑斑帅哥的后代。
艾米尔·丹尼斯:是的,黑斑帅哥这一路非常好,还有利贝尔和灰安东尼斯。黑斑帅哥这一路在公棚表现的更加突出一些。
笔者:丹尼斯先生是哪一年开始来中国跟中国鸽友交流的呢?
艾米尔·丹尼斯:2007年廊坊鸽展的时候。
笔者:吉诺先生呢?
克力克·吉诺:1998年2月,我第一次来中国,到了中国的沈阳、南京和上海。
笔者:10余年了,您对中国鸽友和赛鸽的现状有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呢?
克力克·吉诺:我看到中国的赛事越来越专业化,中国的鸽友在不断成熟,学得很快。
笔者:时间关系,我问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你们刚刚看到了我的鸽子,请给我一些好的建议,谢谢。
丹尼斯&吉诺:刚才,我们看到了许多非常好的鸽子,而且,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帮您进行了选配,请参考我们的建议开展您2009年的育种工作。另外,您在选择种鸽的时候,体形方面一定要更加注意。
笔者:谢谢丹尼斯先生和吉诺先生。
返回北京前,艾米尔·丹尼斯先生和克力克·吉诺先生在我的书房合影留念,相约下次来中国时再来白兰鸽舍探讨鸽经。二人欣然题词,鼓励我继续在养鸽路上不断探索前行。
艾米尔·丹尼斯先生题词:我真诚的祝福齐先生一切顺利!祝福他在赛鸽运动中一切顺利!他是一个非常年轻、雄心勃勃而且善于奉献的年轻人,我非常坚信他的未来一定明朗无限,他在未来赛鸽运动中会成功无限,因为他有他家人的支持!我非常感动!   ——艾米尔·丹尼斯   2009.2.25. 
克力克·吉诺先生题词:非常高兴能够被齐先生邀请来到他的家中,我坚信他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鸽友,我祝福和希望他和他的家人健康快乐!赛鸽的路上越走越辉煌! ——克力克·吉诺 2009.2.25.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