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在蓝天下翱翔 — 记勇夺奥林匹克冠军的荷兰华人鸽王林勇


荷兰,一次同乡会的酒桌上,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好不热闹。席间一位斯文白净的女士在给她身边的朋友看手机里的视频。听她们轻声嘀咕,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凑上去。还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这位女士的先生林勇和长子培育的一只信鸽“欧瓦克公主”(Janneke),刚刚夺得在波兰波兹南举行的第36届世界奥林匹克一岁鸽鸽王冠军荣誉称号!林勇,成为信鸽的奥林匹克大赛上迄今为止的第一个华人鸽王。


信鸽是飞鸽家族中的一种,善于飞翔,驯养鸽子源于两千多年前,东西方都有把鸽子作为通讯工具的记载。而国际信鸽联盟成立于1948年,之后两年举行一次国际奥林匹克信鸽品评比赛。信鸽竞翔比赛也被列入国际奥委会竞技项目之一。

听着林夫人为我们介绍着赛事,谈吐间难以掩饰满心的骄傲和喜悦。

同乡会的舞台上依旧歌舞升平,但我的思绪完全被视频中冉冉升起的荷兰国旗,熟悉的荷兰国歌和林氏父子站在领奖台上面对世界媒体不卑不亢的笑容吸引住了。想起欧洲各大媒体刚刚报道中国一位买家以天价拍下比利时赛鸽,更让我对信鸽赛事充满好奇。我当场加了林夫人的微信,要采访世界冠军的算盘早就打得啪啪响了。

可是采访的要求得到的回复不算顺利。问了第一次,林夫人说最近林老师全心全意忙着给鸽子们配对,没心思接受采访;第二次,林夫人说最近有几只鸽子身体不适,老师要好好照顾它们的饮食起居,不能分心。几个月后,等我忙完了手上一堆事,不轻言放弃的我(此处应该有掌声)又向她发去了要求采访的短信,没想到夫人立马答应了:“哪天有空?来吧!”手机这边的我喜出望外,嘿,看来采访也和拿到世界冠军一样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啊。

天  时
驾车在蜿蜒的乡间小路穿梭,车外人烟逐渐稀少,天空湛蓝如洗,宽广的草坪上,几群乳牛,野花烂漫。一路上我在想,这导航是不是又开始耍我啦,这么偏僻的地方能住着世界冠军啊?最后车子懵懵懂懂被导航仪带到一个野外庄园,前面庭院深锁。给夫人打了电话,许久夫人从里面探出身子,一边出来迎我,一边笑着:“为了养这一群鸽子我们特地从城市里搬到偏远的郊外,可不好找啊!”

这时园子里走来一位我在视频里见过的50多岁,身材消瘦,颧骨微高,笑容可掬的男士。他的衣服、裤子和鞋子上都披着一层来自鸽棚银灰色的粉尘,还有这一小块,那一小块鸽子的排泄物。林夫人拉他过来介绍:“认识一下,都是老乡。”林勇老师有些不好意思:“养鸽之后几乎每天都在鸽棚里度过,就没穿过好衣服。”我们寒暄一会儿后才知道,林勇老师和我不仅是老乡还是校友,我们都曾就读温州第三中学,他乡遇校友,平添了几分亲切和喜悦。我也和诸多赛鸽爱好者一样称呼起“林老师”来了。林老师告诉我,他就住在三中对面,才10岁的他就已经喜欢上养鸽子。

那时候房子和房子之间只隔着纵横交错细细的巷子,日落的时候,寻找在巷口玩弹弓和跳橡皮筋的孩子们归家,母亲们只需倚在门口对着夕阳拉起嗓子,唤出孩子们的乳名,名字便会在悠长的巷子里声声回响,听见喊声的孩子们拔腿就往家跑,仿佛已经嗅到了家里红烧肉诱人的糖香!

老巷子里人情味固然是浓郁的,但隔音效果实在不敢恭维,虽然当时林老师养的鸽子数量不多,但放鸽,回笼,鸽声咕咕容易吵到附近的邻居。而且,一到冬天左邻右舍都习惯把被子放到空旷的地方晒一晒,这鸽子在天空中转上几圈,顺便排泄出一些不明飞行物,落到被子上,几次三番,邻居们也多有怨言。少年时短暂而青涩的养鸽之路就那么地戛然而止了。

80年代改革开放,出国热浪潮的掀起,机缘巧合林老师来到荷兰谋生活,和绝大多数荷兰华人一样,先是和夫人在餐饮业里跌打滚爬。夫妻二人相濡以沫,日子过得云淡风轻,但林老师心里暗暗地总是觉得缺点什么。2004年9月,朋友给林老师家送来几只鸽子食用,但林老师当时14岁的大儿子看见这几只鸽子却有了自己的主意。他抚摸着捧在手里的鸽子绚丽的毛羽,心生喜爱,恳求父母高抬贵手,饶鸽子一命,能不能让他作为宠物饲养一段时日?林老师没想到这爱鸽之心还能遗传?想起自己养鸽的往昔岁月,对儿子的要求满口答应了。

开始养鸽的儿子兴致盎然和一位同学一起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些木材,给鸽子搭了半张桌子一般大小的鸽棚。几只鸽子在林家安家乐业,从此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不!你以为小主人的志向就那么养几只宠物那么简单?

林老师当时居住的荷兰第五区赛鸽俱乐部在江湖上是什么地位?什么门派呢?赛鸽界一直流传着“世界赛鸽看欧洲,欧洲赛鸽看荷(兰)比(利时),荷兰赛鸽看五区”的说法。荷兰一共12个省,每个省在赛鸽区域里被称之为一个赛区。而林老师居住的南荷兰省就是荷兰第五区。当林老师陪同他的儿子拎着几只宠物鸽子一起叩响第五区赛鸽俱乐部的大门,或许幸运之神就已经在暗中对他们微笑了,那扇大门之后可真是藏龙卧虎,群英荟萃!荷兰赛鸽界的高手,欧洲赛鸽界的大咖们很多都是第五赛区的成员。在这里,林老师看见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少年时搁置的理想再次被唤醒。在这里,林氏父子踏上了系统养赛鸽,一步一步从省冠军到全国冠军,再到世界冠军的拼搏之路!

地  利
就在我们三人相谈甚欢的时候,林老师开始看了几次手表,礼貌地微微起身说:“对不起,到了放飞雄鸽的时间了,我去去就来。”怎么能错过看鸽王放飞鸽子的精彩瞬间呢?不假思索,我跟了出去。林老师吹着口哨,把鸽子们放出鸽笼,只见信鸽脖子一段五彩的羽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扑腾扑腾,雄鸽们张开矫健有力的翅膀,成群结队,在鸽笼上面盘旋,鸣啭,然后围绕着农场,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配种,出幼鸽,教乖,训练,外训,鸽舍的清洁,饲料营养品的搭配,每天林老师的日子看似按部就班,却有条不紊。每日一早醒来,他就会前往鸽房看看昨晚鸽子们睡得香不香。作为外行人的我惊讶了!就这还能看出来啊,难不成鸽子还能有黑眼圈?聪明的读者朋友们猜到答案了吗?原来鸽子夜里排出的大便让林老师有迹可循。如果鸽子夜里睡得沉,大便就比较集中。如果鸽子大便拉得到处都是,那鸽子晚上想得太多,走来走去,肯定失眠了。如果一只鸽子那段时间老失眠,那就是状态不够好,一定会影响比赛成绩和交配质量的。当然没到交配期的雌雄鸽是被隔离喂养的,每天除了分批放飞雌雄鸽,幼鸽们也是需要特别的关注和训练的。看幼鸽们先探索着在鸽笼外面探头探脑,再到飞上屋檐,接着开始熟悉地形,先在农场上空转转,再慢慢开始短途飞行。

短暂的放飞之后,随着林老师对着天空吹起响亮的哨子声,雄鸽们雄赳赳,神气十足陆续归笼了。那一刻觉得神奇极了,仿佛林老师对着蓝天撒开一张银灰色的网,在他的哨声中,他又动作娴熟地收回那张网。而林老师注视着鸽子的深情宛若当年倚在门边对着夕阳拉起嗓子,呼唤着在巷口玩爽的孩子们的母亲,一脸的关爱和温暖。在我的要求下,林老师带我进鸽棚一睹这次夺得波兰奥林匹克信鸽大赛一岁鸽鸽王冠军称号的“欧瓦克公主”!

打开鸽棚,亭亭玉立的欧瓦克看见林老师就迎面飞来,在林老师的怀里撒起了娇。林老师张开双臂,在他哨声的指挥下欧瓦克公主眨巴着机灵的圆眼睛,细长的双脚在林老师臂上开始闲庭漫步。一会儿又张开丰满有力的一双翅膀,在鸽棚里围着林老师盘旋飞翔。

林老师介绍鸽子的血统在赛鸽里是最重要的。欧瓦克公主的外婆,父母虽然不是世界冠军,但都在全国信鸽比赛中取得过优异的成绩。其次要看鸽子自身的身体条件,还要看这只鸽子够不够聪明。而荷兰和比利时就拥有信鸽里非常优秀的血统,或许就是林老师培养赛鸽之路上的“地利”了。除了向荷兰比利时优秀的资深赛鸽选手家引进优秀的名种,林老师也会引进一些自认为对自己有利的好鸽种进行配对。

我问林老师鸽子的普通寿命多长,林老师介绍正常情况下25年左右。

“那像欧瓦克公主这些功臣,年老体弱之后面对的还是被炖汤作为滋补品的命运吗?” 我好奇地问。

林老师坚定地说:“不,我们会一直赡养他们到生命最后,然后入土为安。”

人  和
林老师和大儿子刚进入荷兰五区赛鸽俱乐部时,赛鸽作为欧洲一项历史悠久高贵的体育赛事,玩家基本都是清一色的荷兰本土居民。突然来了位不在中餐厨房里烧菜抡锅的中国人,俱乐部里也会有异样的眼光和声音:“那个Chinees(中国人)又来了。”面对老外们的指手画脚,窃窃私语,林老师没有退缩。他一方面虚心向资深赛鸽专家们请教相关养鸽技巧,一方面常带领专家们前往国内和国内的鸽友们面对面交流。渐渐地国内的鸽友来欧洲择优取种的时候,大家都愿意听听林老师的意见。而荷兰鸽友则把林老师看成一个可以和国内赛鸽界对话的桥梁。

采访中我就请教林老师,荷兰和中国国内养鸽赛鸽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林老师沉思了一会儿说:“首先荷兰赛鸽体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规范,鸽子们定时接受荷兰专业兽医的体检。其次欧洲的信鸽比赛基本上没有赞助商提供资金上的奖励,只有荣誉。欧洲社会对赛鸽运动比较认可,媒体时常报道国家级赛鸽活动和赛事的消息和结果,由国家、省、市领导人亲自到场颁奖。荷兰赛鸽俱乐部重视赛鸽运动的传承,未成年人进俱乐部所需大部分养鸽物品都免费,由专业机构赞助。还有欧洲的动物保护协会非常重视对赛鸽们的尊重和保护,如果比赛当天天气恶劣,动物保护协会有权干涉阻止赛事进行。一只欧洲赛鸽当日飞翔行程最远距离是500—750公里。”

俗话说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贤内助。15年时间林老师专注信鸽的培训喂养,每天就是围着一群鸽子转。而这些年林夫人自己一个人里里外外管理着一家小小的中餐打包店,在事业起步初期,把所有的收入毫无怨言都用来支持丈夫的养鸽事业。不管店里多忙多累多缺人手,尽量不去打扰林老师。有一次,全年餐饮行业最忙的母亲节,店里实在是忙成一锅粥,才打了个电话让林老师临时来帮忙一下。没想到林老师没一会儿功夫就摇着头,叹着气从厨房里跑出来说,实在是太多年没在厨房工作过,实在是无从下手。

如今在大儿子的帮持下,妻子的理解和包容下,林老师的鸽棚从当初的几只信鸽已经发展到拥有500多只信鸽的规模,名字被越来越多五湖四海的鸽友们熟知。一家人远离城市喧嚣,就在这片小农庄里坚守着身边的凡尘烟火,耕耘着飞向蓝天的希望和理想。

结束了一个下午愉悦的交谈,与谦和低调的林氏夫妇告别。后视镜里那家人,那个院子,那群信鸽,渐行渐远。究竟是林氏父子培育了优秀的信鸽?还是信鸽成就了林氏父子。我想毋庸置疑的是林氏父子培养的信鸽不仅为他们的生活插上远翔的翅膀,为我们荷兰华人扬眉吐气,为荷兰国家夺得奥林匹克国际鸽王的荣誉,更是为世界赛鸽史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或许你曾在俄国作家屠格涅夫的散文《鸽子》里了解到鸽子互相扶持,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精神。或许你也知道除此之外鸽子还有两个感人的自然习性:一、在动物界鸽子是难得的一夫一妻制,对爱情至真不渝;二、对鸽子们而言,家就是充满磁场的地方, 飞得再远它们都能认得回家的路。

而我更想要通过这篇访谈告诉你的是,林老师虽旅荷如今整整36年,却一直心系祖国,每天都会通过微信和国内上万鸽友分享交流,通过快手软件向国内鸽友直播养鸽历程。

当林氏父子站在奥林匹克领奖台上,荷兰国歌响起,林老师对着东方满怀深情:下一次在奥林匹克赛鸽颁奖典礼上奏响的,如果是中国国歌该有多好!(图/文:荷兰一网  胡擂擂)


标签:鸽王 林勇
关注赛鸽资讯网微信
鸽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赛鸽资讯网声明:
1.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及评论仅代表赛鸽资讯网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赛鸽资讯网的立场。
2.凡本站注明“原创”字样的所有稿件,未经赛鸽资讯网及作者本人同意,不得剽窃、篡名、转载或以其他方式复制使用。若经本站或作者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署上作者的名字,同时注明“来源:赛鸽资讯网”字样,否则,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3.本网站仅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剽窃、抄袭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他人在我站的任何剽窃行为,所引起的法律纠纷,概由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谩骂、污蔑、诽谤。
5.网友应自觉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等国家各项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则。
6.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信息内容;对于严重违反发布条款的网友,网站管理人员有权屏蔽其账号。
7.网友应对所发布的信息承担全部责任。
8.网友发表文章或评论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