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91周年献礼:传奇军鸽 扬我军威


军鸽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军鸽的主要职责为“通信兵”。各国都建有自己的军鸽队,负责战地信息的传送。据闻,一战时期军鸽的使用数量多达6万羽,各国军队占领对方城镇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缴获敌方的兵器和军鸽。


鸽乃战时之利器,不但传送消息,亦可摄取战地之照片。图为1934年《东方杂志》刊登军鸽照片——预备随身携带时之装束。

中国军鸽起源于二战时期,由美国陈纳德将军率领的空军飞虎队在云南滇缅边界参加抗日作战,他们从美国空军把大批经过筛选的优秀军鸽带到了云南,作为当时的通信工具。这些美国鸽子来到云南后,在他们开辟驼峰航线上,在滇缅边境抗日中都起到了巨大作用,也在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50年,中国的“军鸽队”正式建立。当时,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派出官兵到苏联学习军鸽训练与饲养,学成后他们带回200羽苏联鸽子和波兰鸽子,回到昆明组建了首支“军鸽队”。图为昆明军鸽队官兵合影。

抗日战争结束后,美军撤退,很多军鸽也就散落在了民间。陈文广和另外几名鸽子爱好者,零星地把军鸽搜集起来。后来,随着陈文广携带鸽子参军,这些散落在民间的军鸽,成了我军军鸽,它们也就是现在这支全国唯一军鸽队的祖先。

1953年,“军鸽大王”陈文广家中的数百羽鸽子面临“饥荒”,无奈之下他做出最大胆的决定:给周总理写信讲述信鸽军事用途。没想到仅仅一周,总理回信了。最终,陈文广和他的鸽子一起应征入伍,成为昆明军鸽队的一员。

新组建的军鸽队担负起边防哨所建站重任,陈文广带领战士深入边境各地,展开边防布点及军鸽训练工作。最终,陈文广培育了一支不怕声、光、电、烟等干扰,又具有单程、往返、移动、留置、夜间等通讯能力,特别适合云南山高、雾大、林密、鹰多等特点的军鸽队伍。

1955年,军鸽队和军犬队合并。军鸽开始在中国军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立下赫赫战功。

1958年,在云南边境剿匪的战斗中,一羽森林黑品系的军鸽,带着箭伤飞行几十公里,将军事情报及时送到领导机关。部队立刻派出骑兵,歼灭了这股匪徒。事后,这羽军鸽被授予“英雄军鸽”光荣称号。图为森林黑标本。

1960年,某边防小分队在西双版纳勐巴拉森林中国境中心查线时,与间谍遭遇。小分队一面与敌周旋,一面顺风放飞两支军鸽。一只虽被间谍射中,仍带伤奋力与同伴飞回指挥部。收到情报后,附近的连队马上赶往支援,全歼敌人。

1977年,50羽云南“高原雨点”军鸽参加我国西部核试验,45羽穿过蘑菇云返回实验基地,另外5羽则转头直奔昆明,途经塔克拉玛干沙漠、天山、阿尔金山、昆仑山、青藏高原、祁连山,连续穿过5种恶劣的自然环境,飞行空距长达2750公里,历时31天。

这些军鸽为何能成功活下来,至今仍是个谜……而这次试验,也让中国军鸽队声名大振。

陈文广利用杂交优势培育出来的“应验”鸽,更是让中国军鸽在世界鸽坛扬名。在上海举行的由低海拔向高海拔的比赛中,这羽鸽子经受住超远距离、雷暴雨、高海拔和山高鹰多的严峻考验,历时25天,途经6省1市,飞行了2150多公里,夺得第1名,其远程能力大大超过了世界信鸽大赛的冠军鸽,此纪录立刻轰动了国际鸽界。

到了80年代,昆明军鸽队一方面到国外引进名种,另一方面,全国信鸽会员也踊跃挑选好赛鸽“征兵入伍”,并以此为荣。1985年5月,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山战役正酣,昆明鸽友李春龙将一羽千公里归巢鸽和一羽冠军后代,送往老山前线“参军”。图为昆明鸽友李春龙送鸽“参军”的纪念。

前线战士为表达谢意,用炮弹壳制成一对和平鸽,回赠给李春龙,上书“参军真光荣——老山作战纪念”。

90年代以后,军鸽队的发展方向逐步转向“军民共建”。一方面,通过对以往留存的军鸽进行培育繁殖;另一方面则从地方征召“预备役”信鸽。1990年,军鸽队就已拥有30多个国家的鸽子,定向培养了150个品种系列,其中“高原雨点”有27个品种系列,“森林黑”有7个品种系列,“松山红系”有3个,还有其他5个不同的专用品种。

2010年初夏的云贵高原,成都军区某部一场演习激战正酣。狭长的山谷里,“红军”一部被围堵。在“蓝军”强大的电磁干扰下,“红军”通信信号中断,战场情况十分危急。“啪啪!”一只黑褐色“森林黑”军鸽拍打着翅膀,带着求救信息冲出山谷,直奔“红军”后方指挥部。不多时,“红军”援兵悄然而至,战场形势峰回路转。

2016年5月20日,在云南省第二届雪域高原信鸽挑战赛中,放鸽人员才从西藏芒康回到徳钦,第一只鸽已归巢,创造了世界鸽界的一个奇迹。该鸽为军鸽,鸽环号为2015军14109,用时12小时20分钟,平均时速约为48公里/小时。

在和平年代,军鸽一直忠实地履行着蓝天信使的职责,在关键时刻准确传递信息。图为带鸽潜伏,用军鸽传侦察情报。

现代社会,军鸽挽救了许多生命财产。一次,祁连山山洪暴发,毁坏了通讯设施,正是因为军鸽千里送信,才使当地52个县的民众躲过了灾害的袭击。图为生疏地域放飞训练。

昆明军鸽队历经100万、50万大裁军洪流,军鸽队依旧得以保存并加强,进入二十一世纪,军鸽事业还在发展。全国军民都在为信鸽事业发展而努力。

2010年12月,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首次征召“预备役”信鸽,上万羽地方信鸽作为首批“预备役”信鸽投入训练。

同时,军鸽队在云贵川渝藏等省市区设置“军事通信军鸽联络点”。这些军鸽在空降兵、南海舰队、东海舰队、边防部队建树着新的功绩。

此外,每年,都有鸽友将精选的鸽子送到部队“参军”。图为2014年12月19日上午,来自云南、贵州、四川、广西、重庆等地方的信鸽协会代表,把精选的几百羽鸽子送到部队“参军”,多家信鸽协会被授予“军事通信军鸽联络点”牌匾。

山西临汾市蒲县信鸽协会,还建立了应急救援通信站、预备役军鸽基地,公布《2015年应急救援通信鸽和预备役军鸽演练计划》,每个月都举行距离50公里至900公里的训放演练。

国家每年的军费开支当中,也有固定的军鸽生活训练经费。退役以后,军队还要负责军鸽的养老,直到它最后死亡,功勋的军鸽死后可能还会被制成标本,供后人们瞻仰。

对于从军队中退伍或仍在执勤的“军中男儿”来说,鸽子就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图为新疆沙雷比留克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与他的鸽。

一位抗美援朝的老红军已经86岁了还在养军鸽,而陈文广不仅为中国的军鸽通信事业的发展奠定了稳固的基础,并且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军鸽事业!年老退休后,他还创办了“昆明云南高原信鸽研究中心”,传授、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图为陈文广为士兵讲授信鸽知识。

正如陈文广所说:军鸽不是比赛鸽,更不是观赏鸽,而是实战鸽。他曾说,他这一辈子似乎只干了一件事,就是养了一大群鸽子,但这一生足矣。由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军鸽永不衰,中国军威永不倒。




标签:建军 91周年 军鸽
关注赛鸽资讯网微信
鸽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赛鸽资讯网声明:
1.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及评论仅代表赛鸽资讯网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赛鸽资讯网的立场。
2.凡本站注明“原创”字样的所有稿件,未经赛鸽资讯网及作者本人同意,不得剽窃、篡名、转载或以其他方式复制使用。若经本站或作者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署上作者的名字,同时注明“来源:赛鸽资讯网”字样,否则,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3.本网站仅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剽窃、抄袭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他人在我站的任何剽窃行为,所引起的法律纠纷,概由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谩骂、污蔑、诽谤。
5.网友应自觉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等国家各项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则。
6.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信息内容;对于严重违反发布条款的网友,网站管理人员有权屏蔽其账号。
7.网友应对所发布的信息承担全部责任。
8.网友发表文章或评论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