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随写

春赛奏凯还,斩得小楼兰

发表时间:2017-05-24 14:22:30   浏览数:3583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四月的一个午后,微风和煦,虽是春天,阳光普照却也燥热难当。蓝天上一个黑点缓慢移动,它在艰难地拍翅,因为燥热逆风,因为昨夜的风寒料峭,也因为从昨天到现在的三十几个小时,饥渴酸痛的飞翔,让它倍觉艰辛。它的同伴和竞技对手,或是丧身鹰爪,甄灭在茫茫蓝天,或是远远落在身后,难当苦楚落地打野,或是在雨雾迷蒙的春季,多次训放中流落他乡了。只有它仍在奋力展翅,它的力量来自千锤百炼的练习,来自近乎完美的营养保健,更重要的是它的身上流淌着家族世代传承的可贵血统。滑翔、扑翅、喘息,如此可贵的孤独坚韧,源于家族强大的基因遗传:近了,近了,家,就在不远处……

  福厦高速路驿阪路段,一辆灰色轿车飞速向南疾驰,一位男子手扶方向盘面色凝重,透过挡风玻璃,路面热气氤氲升腾,花木桥梁也扭曲变形了。即便空调冷风大作。仍然烦热闷燥:堵车半小时,赶不上即将结束的伯马赛了!出站、拐弯,越过木兰溪,到了!在急刹车带起的尘雾中,笔者脚下发力,急转弯、穿小巷,一气上五楼,推门而入!

  没有多余的言语,使翔本人詹森、杨阿腾品质实战的李哥面沉如水,此时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是一部书,已经说明了一切:四千多羽信鸽反复厮杀后的决赛,数百多只精英依然了无踪影。十二点大关已过,小组伯马赛宣告空白结束!而春赛中的低分速比赛,极为残酷,分分钟淘汰,根据空距和经验,我们不占优势,不抢先归巢,随时输掉比赛。秒针铮铮作响,空气凝重得让人窒息。一点三十分,天边一个黑点,迅速放大,敛翅、俯冲、滑翔,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稳稳落在降落台。滴滴滴,主机报道成功的轻响,对苦苦等候的主人,不啻天籁仙乐!这是胜利的号角,这是凯旋的喜讯。所有的付出,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

  当本舍全兄弟尚在襁褓,辗转抗病之时,其兄长已在闽南赛场再立战功:无冕伯马,在四千多羽的信鸽赛中,大奖赛硕果仅存,憾失伯马,残存20多羽综合十二!这羽信鸽系出名门,正是本舍镇棚詹森,混合耐翔杨阿腾的混血儿,它的全兄弟,在16年秋季沿海九级台风天、万马齐喑的赛事中,艰难归巢;在冬季哀鸿遍野的五关赛中,大浪淘沙傲视群雄。上溯以往,在多年的公棚赛、散赛中,两路血统鸽战绩傲然,远赴华北、东北、在沿海山区、公棚经典赛事中,百炼淬火稳如磐石,为鸽友增光添彩。

  告别好友,驱车返程,满天飞翔的信鸽仿佛片片飞来的捷报。是的,名门品系,唯有历经战火硝烟,方能脱颖而出历久弥坚!

  “愿将腰下剑,直斩小楼兰”,这一脉血统,必将在实战中熠熠生辉!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