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鸽舍日记

偷偷的,爱上你

来源:(原创)(首发)   发表时间:2006-06-05 18:14:27   浏览数:11853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2006年6月5日  星期一

    B05-2143373 戈马利 灰雄比利时大名家-电脑戈马利原舍作出平辈获得2006年波治国家赛11215羽全国冠军大铭鸽铭鸽秃头199曾孙女大铭鸽灰020号近亲曾孙女(外孙×孙女) 一羽抓在手里让人内心在颤抖的好鸽子!!!!

    B04-6458906雌 恩格斯原舍基础种鸽“231”直孙女 “231 ”回血 父:B00-6272359 超级种鸽94-178、94-189、94-219全兄弟 94-178为英格斯兄弟的1号种鸽 祖父:B86-6616231 基础种雄“231 ” 祖母:B93-5188111 比利时鸽王5位 —— 母:B01-6153653 “231 ”外孙女 6名 维尔松 4287羽 8名 森斯 632羽 4名 格瑞特半国家赛 639羽 24名 哈特 585羽 34名 查特卢 2722羽 50名 PITHIVIERS 651羽 288名 查特卢省际赛 6018羽 399名 拉索特鲁省际赛 5229羽 832名 亚精顿 8142羽 1178名 波治国家赛 16945羽 外祖父:B97-2075558 秃头直孙 1名 伊索敦 1097羽 42名 4199羽 359名 15507羽 外祖母:B95-6508328 “231 ”直女 .

    两羽欧洲名家铭血鸽子的引进,花费了我们飙羽鸽舍不少的精力。当初按照鸽主提供的账号把钱汇了过去的时候,我心里还真的有些担心,毕竟我们对这几只鸽子,还只是通过网站上面的照片有了些模糊的认识,鸽子到底长的是好是坏,谁心里也没有底。按照宁夏飙羽鸽舍老黄自我安慰的话说就是听天由命了。

    那天下午到宁夏银川机场接鸽子的时候,我们几个人还在猜测鸽子到底长的什么样,可当我们打开箱子把鸽子真正的抓在手里的时候,才深切的感受到了欧洲名家的鸽子确有过人之处, 体型呈炮弹形状,上浮感强。上手感觉轻飘,一字尾,肌肉发达弹性好,腰部骨架坚实,羽质如丝般柔滑紧薄。确实是好鸽子,几个人有共识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买到了各方面条件一流欧洲名家的铭血鸽,当然要给他们安排一个舒适的环境让他们先适应和休养长途的劳顿困乏。先给他们俩注射了葡萄糖和氨基酸并把他们俩安排在种鸽舍雌棚里面,免得那些雄鸽欺负这两个远方来的。我和老黄站在笼子外面继续观察看是否有什么异常,这两只老外可能是环境的改变,几个小时里也就是从栖架上飞下来快速的喝上口水,急促的叨上几颗粮食就又飞到栖架上面,很偶尔的我还看见B05-2143373 戈马利 灰雄响亮的鸣叫了几声。但因为天渐渐的黑了,我还要坐车回家,就没有继续的观察到什么了。

    我因为工作忙连着有两个多星期没有去银川看B05-2143373 戈马利 灰雄和恩格斯原舍基础种鸽“231”直孙女B04-6458906雌了,今天看手里的工作也没有什么特别急的,就抽出时间到银川老黄那里看鸽子,一进屋看见坐着好几位鸽友在那里,也就简单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因为记挂着鸽子就起身上楼顶鸽舍里面,鸽舍里面的卫生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种鸽舍里面的鸽子显得悠闲自在,或卧或站,还有的竟然无事生非在打架,没有再细细看,我进了种鸽舍雌鸽舍里,一进去,迎面的一排巢箱里面卧着的一羽灰色的鸽子就把我的目光吸引住了,它——竟然是B04-6458906雌,看它的样子是在孵蛋。就过去轻轻的把它抓了起来,没有错就是它,身体也比刚来的时候胖了许多,也显得精神了,我又把放下拿起蛋看,没有钙质麻点、光滑洁白的我真舍不得放下来,它站在草垫子旁边不时的用嘴和翅膀来驱赶我,我也就只好小心翼翼的把蛋给它放好了,刚放好准备转身的时候,一只鸽子快速的越过我的肩膀落在了B04-6458906雌孵蛋的巢箱里面,一落下就快速的转动身体,披散着翅膀和尾巴对着我带着威胁性响亮的鸣叫着。我一看是B05-2143373 戈马利 灰雄,它那一副大将派头,目空一切的连我也不放在眼里,我可没有功夫与它计较,先举起双手把它抓在手里在说,肌肉骨架没的说,羽毛光滑似锦。抓在手里的感觉真的是太完美了,说不出的舒服。这时老黄也进来了,他看我一副陶醉的样子,就说,怎么样!回来后第三天这俩就自己搞在了一起。我看他们俩各方面也很合适就没有拆开,让他们自由恋爱,前两天才下的蛋。听了老黄的话,我不禁又把他们俩挨个又仔细的从头至尾的摸了一便,还真的是挺合适的。放在一起,看他们俩旁若无人的亲密的样子,没有什么说的了!我就是想说也来不及了,这俩已经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

    我和老黄两个人就这样在鸽舍里面谈论着鸽子,而我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B05-2143373 戈马利 灰雄和B04-6458906恩格斯原舍雌。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