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潇湘鸽事风云录--换届波澜 (15)

发表时间:2019-10-28 16:24:05   浏览数:5029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潇湘鸽事风云录__鸽协沧桑 (15)

一、换届波澜
在长沙市鸽协换届筹委会组建前,由鲁暢、周海蓝、余先德、柳建国、龙旭等六十多名鸽协会员联名书面向长沙市纪检委反映市鸽协违法违规问题,其内容:
1)财务混乱公款私用;
2)信鸽比赛不公平公正,大额奖金赛事有作弊之嫌(重点在千元环赛事千元环大赛奖金近百万);
3) 超过任期不换届选举等等。

于是长沙市民政局和市体育局(下称两局)介入调查处理。首先在2018年3月23日组建市鸽协换届选举筹备委员会(下称筹委会)市鸽协原班子瘫痪。市信鸽协会第十二届会员大会在召开前拟出席这次大会主席台就座的有市民政局李副局长和管协会工作的处长,市体育局曾副局长和体总黄秘书长。后因故李、曾俩位局座会前离去。上届鸽会主席(法人)体育局官员章女士未到会,市鸽协常务副主席罗建钢、和主管财务的熊伯欧副主席亦未到会。如是这次大会上没有上届鸽会的主要负责人,也没有上届的工作报告及财务报告。而会议议程上用“长沙市信鸽协会換届筹备委员会工报告、和长沙市信鸽协会2018年3月至2019年元月财务收支报告取代了上届的工作报告和财务报告。见附件料料之一。”从会议议程的安排不难看出,用筹委会的这两个报告的確取代了上两届任期间的工作报告和财务报告,会员在问这是为什么?

再看筹委会的“工作报告”说了些什么,洋洋千余言倒底说了些什么事呢?千余文字翻來倒去就说了个2018年筹委会组建后完成了市鸽协春秋冬三季赛事的经过,却忘却了自组建后这段时间所发生的几桩重要的必须说明的,或者从“报告”中应该让会员知道的事,但筹委会在工作报告中没有只言片语。诸如︰
1)筹委会不顾会员的反对,硬性将协会市内办公原址迁往城北郊区,这种劳民伤财有百害无一利的事,明知不能为而偏要为之、其原因何在?其“工作报告”中只字未提;
2)筹委会参与了会计师事务所对市鸽会上屇财务出现的问题进行审计,并知道审计结果。但在大会上也只字未提、对审计结果緘口不言、密而不宣,这又是为什么?,是健忘、还是曲意如此!或者是其中隐藏着些甚么、还是害怕会牽扯出一些甚么东西?对此,会员只能疑惑和不解,感到迷茫和不可信任。

在第十二次会员大会刚刚才通过的《会章》其中︰
第十五条会员享有的权利︰
第(二)款、对本会工作的知情权、建议权和监督权;
第(四)款、享受公平、公正比赛的权利,了解财务公开透明的权利。

而事实上呢,会员真正享有了这些权利么?不可思议,会章形同虚设。

二“风闻言事”(活跃的巡视组拓展中国“风闻言事”)
“风闻言事”是中国古代帝王了解吏治民情、疏通言路、集思广益的一种途径,何为风闻言事?所谓“风闻言事”,就是将未经证实的情况或传言上奏,作为考察官吏的参考。

鸽会这些谜团,且听几位知情的人土和当事人他们怎么说:
2019-6-24 ‧(9-1)  李果先生他说: 协会财务有问题、比赛也有问题:
1) 市协会有两个帐号;除协会财务帐号外,协会大部份资金存入在熊伯欧私人帐户上
2)有关鸽会资金转移(即他们说的所谓“理财”),“资金去向是放贷给李布尔私人了,我有证据能证实。”他又分柝说:“鸽会每年的春秋冬三季赛事、所售出的各类级别金额的大奖赛足环;如会员必购买五粒棚号足环(50元/粒),及售出每粒60元、160元、200元、500元、1000元环等等各級别大赛足环,其总金额达一百多万”。这些钱都用于所谓“理财”。
3)我发现鸽会财务有问题是在一次补交千元环大赛中的‘棚对棚对抗赛’余额2.1万元时发现的,2017年棚对棚对抗赛的参赛费,有一万元组及两万元组,我两组都参加了。报名时先予交30℅,余款在指定时间內一次补付我因出差在外,没有即时补付余款,这时鸽协管财务的副主席熊伯欧在7月1日微信联系我,问什么时候打钱给他,我问他这余款是打到他私人帐上还是打到鸽会的帐上,熊说“你可直接打到李布尔帐上,然后到鸽会去拿收据,并发來李布尔的帐号”见附件。我照办了、将余款21000元付到了李布尔私人帐户上。因此我晓得了鸽协的资金可以直接流向李布尔私人帐户上。什么原因当时我不清楚。后來鲁暢在2017年12月—2018年元月期间向我要过这份资料、我转发给了他。
4) 通过巨额资金放贷其利息是多少呢?这些利息的归宿又到那里去了?鸽会是否受益?放贷当事人是否中饱私囊,这事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都是暗箱在操作。因此会员对此质疑。为这些事,的确有市鸽协会员60多人联名到市政府纪检委告状,反映除了市信鸽协会财务混乱、还有违法违规行为。比赛不公正等问题,
5) 2017年11月5日千元环大赛、赛鸽归巢时段电脑黑屏,连续断断续续黑屏将近个把小时,断续黑屏期间所显示的排名是否那么公正和经得起推敲,会员对千元环赛黑屏时间内产生的成绩有非议。据他说某人在当年春、秋、冬三季赛事并无好成绩,而且连续几年都没出过水,唯独千元环进前十名诸多名次。如是怀疑黑屏后排名的真实性。

知情人说︰冠军得主李先生为庆祝这次千元环大捷,于同年11月8日 在芙蓉北路福城路口一家大酒店摆酒庆祝,宴请了市鸽协多位领导、电脑员、及好友。正值酒宴正酣时,鸽协的另一场“第六届600公里众志杯”第二关大赛第一批归巢鸽到了,但不能扫描进入协会电脑报到。究其原因是︰鸽协电脑员唐**先生因赴此酒宴竟忘记了还有这场赛事,致没有开通报到电脑。此君视比赛如儿戏真是少见,竟分不清吃喝重要还是敬业重要。

2019-8-31(9-2) 周海蓝来电  周先生说:
(一) 由鲁暢牽头有周海蓝、余先德、柳建国、龙旭等六十多名鸽协会员联名书面向长沙市纪检委所反映市鸽协违法违规问题属实,其内容:
1)财务混乱;
2)信鸽大奖赛不公平公正,大额奖金赛事有作弊之嫌(重点在千元环赛事千元环大赛奖金近百万);
3)超过任期不换届选举等等问题。

(二) 审计前后知情人士透露;
1)市鸽协资金通过私人行为放贷还有40万元未收回。(筹委会余先德也知道此事) 另外协会发米发油、但我们从未领过。
2) 我听上届常务副会长罗建钢说;换届时上届财务付了11万元给现届鸽会财务帐号上。(这事原市鸽协委员龙旭比较清楚。)
3)我当选协会副会长后,因与他们对治理鸽会和发展鸽会的意向不同,胡会长也不能接受别人的建议,故当时我就辞去了副会长职务、退出了鸽会管理层,道不同不与谋。
4) 换届后又过去八亇月了现在市鸽协仍无法人。万一鸽会出了事或出了民事纠纷又谁來承当民事责任?

2019年9月2龙旭先生说:
1)2018年年终冻了市鸽会帐上的11万元,后来转给了换届后的鸽会帐上,现任会长胡鹏上任后就从协会帐上划走了四万七仟元。
2)时间大慨在2017平12月或 2018年元月,鲁暢牽头我们六十多人簽名联名向市纪检委书面反映市鸽协情况,是我开车送鲁暢去的。到市纪检委后鲁暢上楼递交报告,我们在下面等鲁畅。
3) 2017年冬季千元环大赛,连续断断续续黑屏时间有半个多小时,黑屏时段所産生的名次的真实性会员有怀疑。

2019-7-11-(9-2)原筹委会副组长余先德先生他说:
协会公款放在主管财务负责人熊伯欧私人帐上。之前为澄清财务资金去向,曾询问过协会外聘会计关某女士,她有曲意隐瞒协会财务问题,协会资金有公帐私用之嫌。

2018年会计师审计所对市鸽协财务问题进行审计,其审计结果通报会在市体育局会议室召开,体育局分管群体的曾副局长及体总黃秘书长、以及市民政局分管协会工作的李副局长及钱付处长和市鸽协筹委会副组长余先德等参加了通报会。(部份内容,文件页数太多无法记得很多)审计岀︰
1)原市鸽协常务副主席罗建钢报销他本人汽车保險费3--4仟元;
2) 报销“慰问费”,最多的一年3到4万,连续几年金额不等;
3) 协会公帐上没有钱了,大数字亏空40万当时原因不明,后查明是放贷未收回。(笑话,鸽会竟可向私人放高利贷)
4) 审计结果报告我们想要一份,体育局领导说你们是筹委会的不需要,不能给你们。
5) 另外,当发现了协会财务有问题、2017年千元环大赛有不公正问题,超期不换届等等问题时,会员鲁暢当时向市体育局相关领导反映,遭拒之门外不理睬,没法只好联名书面向市纪检委去反映。并将联名信同时递交市民政局和市体育局各一份。

知情人士余先生透露“在财务审计结果的通报会上,由会计师审计事务所的审计员除公布审计结果,並当场向两局领导递交了这次审计结果的书面材料。

2019-8-18--10︰05就协会无法人问题与胡鹏先生勾通
胡会长说:“协会当下是无法人,原因是审计部门正在从2005年至2018年审计市体育局官员章湘玲她当鸽会主席、法人期间的财务,现未结束,待结束后市鸽协自然会变更法人。审计结束前仍是前鸽会主席张女土的法人”。之后在9月30日胡会长來电话告知:市民政局已于9月27日将市鸽协原法人章湘玲,变更为胡鹏。也就是说换届法人变更后现第12届长沙市信鸽协会法人是胡鹏先生。

三、第四届千元环大赛-诡谲中扑溯迷离
11月5日在河南-南阳站放出的前后经过:
这次放鸽车仍是租用郭博先生一台双排座改装的放鸽车,平常郭先生用于招揽短训,与市鸽协常有放鸽业务往来。这次千元环决赛就是租用了这台车。跑长途时车主郭先生配了俩个司机,其中一个姓曾、娄底人,另一个姓潭、益阳人。放鸽笼分别配有锁,集鸽完毕后每笼加锁。锁的鑰匙惯例是由司机保管,到达目的地开笼放鸽时,司机才将鑰匙交与协会派去的司放员。这次比赛过程很反常,有知情人透露这次千元环决赛有很多疑点,並且能证实;
(一)两亇司放员都不是长沙市鸽协会员,更不是市鸽协司放组的司放员。他们到底是谁!又是谁招來的呢?知情人士说:
1) 其中一个是市鸽协负责竞翔的王科先生找来的他的一个熟人,此人不是市鸽协会员,30多岁,未透露姓名。
2) 另一个是市鸽协副主席罗建钢叫过来的,此人系北方人(河南、河北口音),40多岁,也不是市鸽协会员,未透露姓名。据罗介绍此人是专门在公棚执裁的裁判,此次千元环决赛由他监督开笼。并说此人监督开笼后就直接回老家,但实际此人仍隨放鸽车回到长沙。据知情人士放鸽车某司机透露,此人与本次决赛亚军得主胡兴志的关系很好。

(二)集鸽时,罗副会长买來锁,换掉了原放鸽车上所有放鸽笼的锁,鑰匙交给了找來的非市鸽协会员的“司放员”。
1) 放鸽车在4日晚上11点多到达南阳地界,离下高速口最后的一个高速服务区歇息,下高速出口不远就是司放点。从12点休息到五点多。休息时间有5个多小时,在休息时间给两个司机开了房休息。
2) 由隨车的两个非市鸽协“司放员”看守放鸽车。放鸽车鸽笼的全部鑰匙仍是由他俩人保管。
3) 休息到5点多才发车去司放地,下高速口不远就到了司放地。到达时间大慨是6点多。
(建议今后竞赛规程增加一条︰委派非协会司放员、非会员执行司放工作,该次比赛无效。)

(三)附︰司放当天归巢鸽前12名排名成绩)
前十名归巢鸽10分零7秒报满。(前十二名归巢鸽17分零7秒报满)

综上所述,敢问相关部门应不应该监督管理;

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250号发布,第666号修改)

第五章 监督管理
第二十四条  登记管理机关履行下列监督管理职责:
(一)负责社会团体的成立、变更、注销的登记;
(二)对社会团体实施年度检查;
(三)对社会团体违反本条例的问题进行监督检查,对社会团体违反本条例的行为给予行政处罚。

第二十五条  业务主管单位履行下列监督管理职责:
(一)负责社会团体成立登记、变更登记、注销登记前的审查;
(二)监督、指导社会团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依据其章程开展活动;
(三)负责社会团体年度检查的初审;
(四)协助登记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部门查处社会团体的违法行为;
(五)会同有关机关指导社会团体的清算事宜。

业务主管单位履行前款规定的职责,不得向社会团体收取费用。

第二十七条
社会团体必须执行国家规定的财务管理制度,接受财政部门的监督;资产来源属于国家拨款或者社会捐赠、资助的,还应当接受审计机关的监督。

社会团体在换届或者更换法定代表人之前,登记管理机关、业务主管单位应当组织对其进行财务审计。

第三十四条
登记管理机关、业务主管单位的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玩忽职守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附件︰

1) 安捷显示前面名次

2)熊伯欧与李果微信对话

3)前12名

4)权与法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