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坚硬的自然制

来源:转载   发表时间:2006-09-08 7:42:43   浏览数:4583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文/问题博士

      现如今在欧洲如火如荼的赛鸽战场上还有人使用自然制吗?回答是肯定的。也许有些鸽友说那些依然使用自然制的鸽友有够倔强,可事实上这些赛鸽确实也赢得了很多比赛。

    想起中学时代读过林语堂先生的一篇散文,题目为《坚硬的稀饭》。详细具体的原文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大致意思是一家人祖孙三代,每天同堂吃饭,年轻人对每天早上的稀饭颇为不满。在和西方发达国家的生活方式比较之后得出一些结论,认为这碗稀饭实为我中华近代落伍及现代不能迅速发展赶超世界发达国家之重要原因,不符合健康、经济、政治、文化艺术等各领域之进步要求,故执意尝试变革,全家改用西餐之原则进餐。一段时日过后,全家上火,便秘,失眠,乏力等症状逐一出现,无奈之下重新回到原来全家的食谱,重商利国利民振兴民族大业之策。

    文学作品中的情节自然有些夸张,一笑过后又发人深省。对于新鲜事物的接收必须要经历一个思考,试行,检验,吸收的过程。在现在的信息时代中,生活和工作的节奏都变得比以前任何时代都快的多,每天经过我们眼球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但不知道最后能够留驻在我们脑中的知识能有多少,它们的价值能有多大。在现代科学养鸽的领域中,新观念,新理论,以及等等新生事物每天都在冲击我们的眼球和大脑的承受能力,可是紧接着带来的问题就是,我们究竟需要什么?

    新的训练方法、新的饲喂方案、新的种鸽、新的比赛制度、新的、新的、新的……需要肯定的是我们一定要改变,重要的是自己的判断力和选择。广告,宣传,小道消息,各式各样的媒体都在给我们洗脑,在他们面前,我们的“稀饭”还坚硬吗?

    自从鳏夫制度在鸽子的赛场上出现以来,它就以很快的速度在鸽界流行开来。可以肯定的是表面上现在比利时不用鳏夫制的鸽友已经很少了,可是这并不说明他们绝对不使用自然制。虽然也有不少鸽友对雌鸽也使用鳏夫制同样取得了好的成绩,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依然有些鸽子的个性比较适合自然制也是事实,尤其是对于一些成年的雌性鸽子。

    我们可以举出很多个获奖的例子,这些鸽子都是在报蛋或者育雏的时候获胜的,我手里的一些比赛获奖鸽子的资料显示,似乎在自然制的体系中雌鸽获胜的几率居多,雄鸽略少。这种情况的出现到底是由于雌鸽在繁殖的季节里可以做到比雄鸽更专心呢,还是由于大部分的优秀雄鸽在年轻的时候都已经被主人移入鳏夫鸽舍了呢?

    不管怎样说自然制还是可以给予成年雌鸽在比赛中一展身手的机会,虽然它们不能像雄鳏夫那样每个星期都被捉去比赛,可是从母爱的天性里所迸发出的能量有时候也能让那些雄鳏夫只能跟在它们的后面。即使每个赛季中只有那么两三次机会,可这对于某些重要的比赛来说也几乎是足够的了。

    每种制度都有它们自身的优势和缺点,这也是各种事物得以生存发展和互相制约的重要因素。在自然制系统下的鸽子生活总是轻松愉快,不像鳏夫鸽子时而心情忧郁,时而神经兮兮,有时就算天气大好也不能自由的家飞或在晒棚里漫步,它们必须长时间的待在幽暗的巢箱里闭目养神。但是必须承认的是有时鳏夫制在比赛中的优势就像一把锋芒四射的出鞘的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是也有那么些时候鳏夫们的表现则像冲昏了头的公牛,真正的目标在哪里好像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必须横冲直撞直到筋疲力尽。更为可怕的是在不好的天气情况下,在艰苦的比赛中它们经常就像被霜打了的黄瓜,蔫得抬不起头来,似乎它们那被爱和情欲所折磨以久的心灵已经再经不起任何来自外界的打击了。我不止一次在比利时见过从一些天落鸟眼中所漫散出的那种乞丐般的神情,很显然它们也向往着正常的生活。

    自然制这个诗意的名字本身就是对这种制度最好的褒奖。自然、和谐永远是人类生活工作所追求的目标。采用自然制去参加比赛其实并不妨碍我们同时也飞翔鳏夫制,就像我们在早上喝稀饭的时候来上一个面包片夹煎蛋也不错。比赛本身是残酷的,希望得到憧憬中的胜利就需要一些方法来激励斗志。聪明的鸽友在自然制中也能找到激励的方式。

    制度只是一个名字,过程才是实质。就像王弼《周易略例》说:“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 “象”乃形式,“意”才是精神,最近听说比利时有人尝试在自然制和鳏夫制之间找到一种和谐,也许他们是在寻找一种可能,这种可能性允许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对鳏夫实行更仁道的管理,在自然制的基础上渗透鳏夫制的原则。

    还是那句被我们重复了很多次的话——“存在着就是合理的!”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2006-09-12 14:54:25
我很赞同文章里面提出的自然制.因为鸽子原本就是大自然里面的可爱精灵.现在的信鸽比赛是人们利用其竟翔能力来参加各种赛事.可根据其自身特点来进行系统的训练和比赛.现在的信鸽质量差距不大,就看谁能领悟到其中的微妙之处.
    2006-09-09 22:40:39
自然制与鳏夫制就是矛盾的两个方面,如何能够让它们走到一块?让自然制中渗透着鳏夫制,还是让鳏夫制里溶解自然制,我想这是南辕北辙的事,根本无法凑到一块。倘若在它们之间找到一条折衷的道路,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可是谁的实践证明了它的存在呢?
    2006-09-09 9:59:47
说得不错,但是养鸽子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不是只言片语可以说情的,我认为这主要是更具自己的实力,和所处的环境有关系.比如说,现在的城市住宅楼都是三十多层的住宅楼.你不可能在在家里养,最多也就在阳台养几只散散心.我们不比那些有钱的大老板,可以在那买别墅养鸽子.雌,雄分开.只有实行自然制.要是有条件,我还是觉得分棚单养好.
    2006-09-09 0:42:28
文章写的有根有据,有血有肉,直得一看,收获不小.鳏夫制与自然制都有拿冠军的可能,我个人理解应该因鸽而异,就是鸽子的性格,脾气,血统遗传等有关.因棚而异,就是鸽棚的外部环境,内部条件有关.因鸽主而异,就是鸽主的指导思想,饲养习惯等有关.正如流行音乐与传统民族音乐谁好谁差不可比.存在就有合理.不搞一边倒,多种形式并存,百花齐放满圆春.
    2006-09-08 21:35:46
建议很好,可有些地方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做,比如繁华的都市的话做起来就要有困难,对邻里关系的影响不好,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但对有条件的地方和鸽舍这样的建议到可以兼顾。
    2006-09-08 15:21:04
我认为赛鸽竟翔活动是把鸽子的自然活动认为的改变了,人们根据以往的经验把鸽子进行系统的 针对性的归类,通过某种手段使他们的竟翔能力得以提高,这种方法确实有效,但也不能忽视了鸽子的自然运动规律. 文章写的好,各种反自然方法和自然方法都可以使赛鸽很好的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