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短歌行

发表时间:2019-05-14 20:59:30   浏览数:5059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䜩,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总喜欢一个人安静地独处,或坐或卧或行或立。

在家好啊!出门向西,沿着路直走到小河边,过桥是窑坑和大洼六七百亩地。穹顶之下,阡陌之上,就我一人漫步云端。路边的曲曲菜,婆婆丁,曼陀罗,和那些葳蕤的草科注目我的经过,仿佛我是大元帅在检阅它们。丰沛的雨水,足以叫它们茂盛一季。

我走过一畦一畦的麦地,打量麦子的模样,就像看邻家孩子似的,推演他们的未来和前程。这块地是二叔家的,那块是九爷爷家的,再过去是保金哥家的,就是我家的了。

每一块土地,和土地上生长的庄稼,都像极了主人,有的在学主人笑,摇头,咳嗽,说话,打盹。看见了一地的庄稼,就看到了整个村庄的男女老少,死去的,和活着的。

活着的像庄稼成熟一样,会选择一日,安详的闭上眼睛,不再呼吸那浸润着草木之心的气息。死去的却如同埋在土里的种子,又重启了另一段开始。

生命在传递,从没有过结束。四季在轮回,扬起的历史尘埃落定,就是一段段家国天下的始终!

家就像一个茧,我就是那个一直长眠的蛹。本想就以这个蛹的姿态,搪塞这一章故事,悄无声息的,如风,如雪,如雾,如水。消弭于无形之中,飘落在沟壑之间。

在申城,想找个肃静的地方,真的是不可能的。哪哪儿都是人,高矮胖瘦,男女老幼。还有相貌迥异的外国人,都不在家好好待着,跑大街上来干嘛呀!
出小区小门,过了马路就是漕溪公园。每天我都借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走一遭。没见过的树,不知名的花,都对我嗤之以鼻。尽管我怀着敬畏之心,几百年的香樟树,根本都不拿正眼瞧我。久而久之,我也不想去了!

以前在鸽网招摇撞骗,浸淫其中。在还没有网络的时候,就用打短工挣的钱,买了十几本鸽刊。上海信鸽的传奇故事,和李梅龄、王顺兴的本领,就叫我向往得心驰神往了。冷不丁的来申城,淡淡的忧伤里,也有一丝窃喜。这会儿总算是能一睹海派信鸽的真容了。屁颠屁颠的跑了一趟吴淞口,以为漫天都是吴淞鸟,转了一圈鸽子毛都没看到。上海多么热闹的地方,我也不想去,就想着离开的时候,应该去拜诫下李博士,这位以鸽子流传千古的名家。

上海应该成立,鸽文化传播繁育基地,起码弄个大集。有卖有买,有说有笑,这里应该是起承转合的所在,不是戛然而止的地方!

看着近在咫尺的两家鸽舍,不得其门而入,心里那叫一个熬煎啊!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鸽子有毒,别看别想。别看别想,

此文,与诸君共勉!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