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云上@地上

发表时间:2018-08-24 11:23:02   浏览数:2500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孟德斯鸠说:在我看来,所谓的平等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第一,结果平等(不可能的);第二,起点平等(也不可能);第三,机会平等(不完全可能);第四,规则平等(比较可取)。看起来只有规则和机会有可能实现平等。但是说起平等,显然不太符合我们“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的传统。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提出要平等的王实味被杀掉了。

日本人夏目漱石在散文《草枕》中写到:“发挥才智,则锋芒毕露;凭借感情,则流于世俗;坚持己见,则多方掣肘。总之,人世难居。”——有位琢磨先生这样回答这段话:“在自己的世界里孤芳自赏。在别人的世界里随遇而安。在你我交集的世界里保持距离!以前走路何曾看过脚下,只想着听党的话跟党走,做共产主义接班人!”

十几岁了还穿哥哥姐姐剩下的衣服,吃饭的时候,先吃玉米饼子,才能在吃白面馍馍。母亲会把玉米饼子做的足够大,香甜酥脆。一个大饼子吃完,基本也就饱了,在欲望的唆使下,总是还要吃一小块馍馍,只不过是口感细腻些而已。逐渐的日子好过了,母亲做的玉米面饼子也越来越小,我问母亲为什么?母亲笑着说,白面足够吃了,日子好过了啊!我钦佩母亲在面对困苦生活时的智慧,用自己的心和手,叫我在外人面前,有薄薄体面,脆弱的尊严,支撑起我心理健康的格局。

即便是一万个不如意,一千个委屈,一百个无奈。我也不曾灰心丧气,前面有党的关怀,背后是母亲的关怀。心里有腾跃的理想,远方有我瑰丽的梦想!

现在不管出去散步,买东西上街,我都低着头。不在像以前那样,仰着头,看天上是否有鸽子在飞。鸽子仿佛离我很遥远了,朋友问我,哪只红轮的父母是谁?我使劲儿的想,也找不到一点信息了。低着头走路不仅可以,躲过坑坑洼洼,规避掉踩上狗屎运的机遇,还能捡很多东西。在博园路捡了一顶草帽,我宁愿相信是被风吹落,来不及捡拾的,半新不旧的肯定不是丢弃不要的。又捡过一把小梳子,一枚面值貮分87年版的硬币。在解放岛桥上坡的时候,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在电动车上一甩褂子,手机如同一个热气腾腾的烧饼,飞了出来,啪的一声掉在路边。我大声喊“手机掉了,你着什么忙吗”!我是用绵软的吴音喊的,以免女孩听不懂!捡小东西是快乐,捡大东西的东西是纠结,捡价值不菲的东西,是罪恶。那次在翔江公路边上,垃圾旁有一个老式的衣橱。我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十分合适的一个鸽子窝,上面盖点防雨的东西,肯定能用。想背回来,要背回来,结果面对现实,总不能画两只鸽子在里面吧!然后就看到,几个人走过来,噼里啪啦的砸烂了,一人弄了一捆劈柴,抱着走了,只留下怅然若失的寡人。秋风渐起,鸽事渐浓。面对特朗普的咄咄逼人,我也要调整方针路线了。

现实如同一个男生,有斯文的举止,秀美的容貌,嫖客的心态,小偷的行径,贵族的身份,流氓的眼神,猪一样的脑子,狗一样的本性。别指望现实会给你一个臭烘烘的吻,尽管你浓妆艳抹,妩媚妖娆的迎合。他一次次的从你身上下来,还骂你不知深浅,不懂奉献,不会讲政治!

以前我还矜持于不屑,现在也要挂牌接客了,烧琴煮鹤,掘竹种瓜。现做一下业务推介:
代为打理博客,若是鸽网类,保证三天尽人皆知。
私人鸽舍比赛采访报道。
三年级至中学,作文代写!
代写各类检查材料,擅长贪污腐化下台后的忏悔文字,保证能叫巡视组声泪俱下,感同身受,叫你官复原职。
代写情书,诗,散文,小说,只要你有中心思想,其它的废话都包给我。
代你骂人,看谁不顺眼,交给我!
代你对付狗,狗咬你,我把狗给你炖了。
代你打扫鸽舍卫生,管饭就行!
代为鉴定良莠不齐的鸽子,保证把不能飞的给你想办法挑出来!
代为见你不想见的人。
代为你想说而说不出口的话。
代为陪你的老婆,好叫你去见情人。
代为陪你的情人,好叫你有时间和老婆解释!
代为替你装疯卖傻,好掩饰你沉默寡言。
代为替你哭泣,一曲高歌,哀挽失去的林林总总!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