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人物

克拉克詹森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2-07-01 15:34:48   浏览数:1191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克拉克鸽舍的代表名鸽有:“81号”,在它7、8、9岁时,仍得到鸽王一位,总计赢得108个以上奖(老威托格46的直子)。“玛丽亚特号”她在现在的克拉克鸽舍出具的血统表上尚可见到,(老威托格65的直女)。“613号”它是克拉克结束竞翔前的最高峰,这羽灰色雄鸽NL89-1775613号,在1990年获得AFD和ZFB鸽王冠军,(其父NL87-2542927,1989年13次入赏,其母NL88-8810985,在AFD的特利赛4940羽中获得冠军)。 ­

克拉克鸽舍由于各种原因曾有过几次拍卖,在1998年彻底退出竞翔。他去世后将于4月12日举行全棚拍卖会,将最后66羽鸽子拍卖。 ­

­

­

世界鸽坛上仙风道骨的一代骄子克拉克先生于2004年3月3日仙逝了。他以60年心血打造出来的最后66羽克拉克家族名鸽也于2004年4月12号在克拉克家乡荷兰小镇鲁塞尔公开拍卖了,并以平均每羽超过6万人民币的天价创造了鸽坛的世界记录!是什么原因让世界鸽友为最后的66羽克拉克鸽如此疯狂呢?大多数前往拍卖会的鸽友只熟悉两个名字:克拉克和“613”! ­

­

­

   克拉克异想天开地把谁也不要的“克努克”发给了谁都想要的“85母”。一半是出于怕自己的心爱“85母”丢了,一半是出于好奇:最好看的和最难看的会作出什么东西来。于是乎,“613”横空出世了!于是乎,“克努克”也就父以子贵,从此不必辛苦地赛飞了。 ­

­

­

    让我们来抽丝剥茧地看看“克努克”这只“丑大鸭”的血液里到底流的是什么。 ­“克努克”的父亲B-6729648-82是詹森兄弟世界名鸽“老麦克斯”B-6282031-67浅雨雄四重近亲回血鸽!“克努克”的母亲B-6464453-83是詹森兄弟世界名鸽“年轻麦克斯”B-6243257-70浅雨雄四重近亲回血鸽!而“年轻麦克斯”是“老麦克斯”的儿子!!!“克努克”的父亲就强势交叉理论而言(父传女,女传子或母传子,子传孙女为交叉遗传,遗传的影响力最强;父传子,子传孙为直系遗传,遗传的影响力次之;母传女,女传孙/孙女为中断遗传)。应该是克隆“克努克”的外祖父B-6739126-73雨雄(“老麦克斯”的兄弟)。如果说“克努克”的父亲是“老麦克斯”的翻版,话不为过。同理,“克努克”的母亲就强势交叉遗传理论而言,应该是克隆它的祖母B-6307760-80(“年轻麦克斯”的女儿)。注意:它的父亲B-6116664-81是一羽隐形石板灰,纯正詹森种系的牌坊标志。如果说“克努克”的母亲是“年轻麦克斯”女儿的翻版,话也不为过。更清晰的是在她祖父、祖母、外祖父三条遗传主线上,“年轻麦克斯”通过强势交叉遗传,一气呵成锁定在“克努克”的母亲身上!再进而锁定在“克努克”身上!这样,直系遗传:父到子(“老麦克斯”→“小麦克斯”),交叉遗传:父到女(“小麦克斯” →“小麦克斯”之女),四路近亲回血就锁定在麦克斯家族的嫡系传种“克努克”身上。 ­

­

­

   让我们再来看看“613”的母系家族,因为母亲“85母”NL-8810985-88比父亲“克努克”给了“613”更强的遗传基因。“85母”灰-沙眼-雌是克拉克晚年最心爱的雌鸽,也是克拉克生命最后15年第一黄金种雌!在克拉克绝版拍卖会的66羽鸽子中,有5羽“85母”的子代;19羽“85母”的孙代,共24羽子孙代!换句话说,整个拍卖鸽中,超过1/3都是“85母”的子孙代。更有意思的是“85母”是所有19羽孙代的祖母!而不是外祖母。也就是说克拉克坚定不移地成心不让“85母”落在外祖母的位置上而使她的遗传基因溜掉。对一羽雌鸽的钟爱,以至于让她尽可能地贯穿整个家族,用心良苦!毫不为过地说,克拉克在生命最后的15年里以“613”辉煌于世,但外人所不知的是克拉克并不是以“613”而是以“85母”为核心在建立自己的家族!!!可以说,“85母”NL-8810985-88是克拉克60年如一日的赛鸽生涯中最辉煌的作品!让我们来看这羽神奇的“85母”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血脉。 ­“85母”的父亲“灰白条雄 12”B-6690312-86是由Afgekeurde”B-6131298-84灰 雄 配“老火箭”兄弟之女B-6768071-77灰 雌 作育出。其父B-6131298-84是詹森兄弟的一羽黄金种雄。它是一羽极奇怪的詹森名鸽。第一,它举世闻名因为它有无数超一流的后代;第二,它从来没有中文名字;第三,詹森兄弟故意不把它的血脉讲清楚!大老实人克拉克的版本是“灰台湾81”雄 作出;另一个版本是“年轻麦克斯”作出。詹森兄弟每当被问到此,总是笑而不语!以做人之诚实,我们更相信克拉克的版本。 ­

­

­

    在夏拉肯所著“詹森兄弟”一书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夏拉肯问查理和路易斯·詹森:“在你们一生中有没有后悔过卖掉一羽不该卖的鸽子?”回答:“有一次,我们卖过很多很多好鸽子,因这我们知道在我们棚里还有同样好,或是更好的鸽子。但有一次真让我们痛心疾首:一个台湾客户要买一羽鸽子,我们从它的窝里抓出来一羽错入这个窝里的鸽子卖了。当我们写血统书的时候,突然发现该卖了的鸽子还在棚里,一羽极重要种鸽没了!我们向台湾客人解释并请求换回来,但是他不干。我们无可奈何,只有后悔不已。就这样,我们失去了“年轻史克普74”,我们心爱的超级种鸽!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