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人物

克拉克传奇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2-07-01 15:19:15   浏览数:1024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鸽坛奇人克拉克是比利时的耆老,他受父亲影响自幼养鸽,赛鸽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星星。
    1997年,蒙艾迪.夏拉肯先生(Ad Schaerlaeckens)引荐,我有幸拜访鸽坛奇人“克拉克”(Klak)。其实克拉克 早已不见客,不过看在夏拉肯先生的情面上,他特例同意见我一面。 
    鸽界一般昵称荷兰卢索尔(Reusel)的乔斯•凡林普特(Jos van Limpt)叫“克拉克”,荷兰文“克拉克”意思是“帽子”,因为他总喜 欢戴顶帽子,所以大家才给他这么一个外号。 
    克拉克获许多欧洲赛鸽名家公认为荷兰全国最佳的詹森鸽舍。1988年,坎贝尔.史全吉(Campbell Strange)把克拉克的全部种鸽买走, 克拉克鸽舍王牌种鸽之一的“200号”(De 200)也在里面。之后,克拉克从他的选手鸽队里挑选以重建种鸽阵容。
开始养鸽
    乔斯从1928年开始养鸽子。他的父亲凯斯.范林普特(Kees van Limpt)也是个养鸽人。凯斯在卢索尔迪威塞(De Vissers)区一家雪茄 工厂工作,里面有几位比利时籍同事,其中一位就是詹森兄弟里的老大亚德兰.詹森(Adriaan Janssen)。 
    1928年,凯斯拿到他的第一批詹森鸽。这件往事对乔斯来讲依然栩栩如生,他记得父亲凯斯踩着脚踏车去詹森兄弟家,而他就坐在脚踏车 的手把上,当时他才6岁。 
    克拉克解释说,但当时他的父亲并不让6岁的他进家里的鸽舍。有一天他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溜进鸽舍里。他看见里面有几羽看起来 很漂亮的幼鸽,于是他把它们抓进笼子里,并把它们带到1.6公里以外的地方放掉。那时候他不知道那些幼鸽只有4个星期大而已。 
    “有一羽幼鸽飞回家来,当然我的父亲问我是不是偷偷溜进鸽舍里过,我撒谎说没有。’’ 乔斯说那天父亲揍了他,那也是他生平唯一一 次挨父亲揍。
开始比赛
    但俩父子间为了鸽子的争斗并未就此停止。15岁的时候,父亲让乔斯拥有一格鸽舍。有一次他趁父亲出门后,偷偷跑进父亲的鸽舍里,他看见有一羽挂着比利时脚环的灰鸽非常漂亮。他以为那羽鸽子是由比利时迷飞来的,于是他把它抓到自己的那格鸽舍里。当晚父亲回家后问他,“你进过我的鸽舍吗?” 
“没有,没有。”乔斯回答说。显然他的父亲这回相信了他撒的谎,没再追究下去。当时乔斯并不知道,那羽灰鸽是父亲刚从詹森兄弟家 带回来的鸽子。 
    乔斯在15岁时开始比赛。前三场他都赢了,不只赢走全部彩金,还把父亲给打败了。不过当时他只能挂用父亲的名号参赛 ,因为那时候有规定同一个地址的鸽舍只能用一个名号。
战争期间
    接着乔斯跟我说第二次世界大战那几年可怕期间的故事。当德国军队在1940年来到荷兰境内时,他们下令杀光所有荷兰的鸽子。这种事情 在当时不算什么鲜事。压境的德国大军总想把当地人所有的通讯设施消灭掉,包括鸽子在内。不过乔斯发现,战争期间,有很多比利时人都还 能留下鸽子,所以有许多人怀疑那是比利时人比荷兰人更配合德军所致。 
    但在德国军队层层监视下,范林普特父子依然保有8羽鸽子。它们藏在那里呢?地下! 
    他们在家里的牧场下面挖了一个洞穴,约1公尺立方大小,并用一块以小木杆绑成的木垫盖起来,上面再撒上一层泥土,只留下一个小洞通 气。给鸽子喂饲料和喂水的工作全交给乔斯8岁的妹妹,因为只有她小小的身体才钻得下去。结果,这8羽鸽子在1940~1943这整整三年里,就 这样一直生活在地下。 
    1943年,凯斯病得很重。乔斯记得那时候他告诉父亲说:“爸爸,你不能继续这样对待那些鸽子;你要不就把它们带回鸽舍里,不然它们 一定会死掉。”他的父亲回答说:“如果我们把鸽子带回鸽舍给德国人发现了,他们会把它们杀掉,然后把你抓去德国的劳改营做苦工。” 
    乔斯回嘴说:“但是它们是你的鸽子啊,又不是我的。”这是父子俩间的一个小玩笑。 
    后来,那些鸽子确实重回鸽舍了,不过凯斯却在两周后病逝。许多人都过来参加凯斯的丧礼,在场的每个人也都能听见鸽舍里有鸽子咕噜 咕噜叫着。两个星期后,德国人来到乔斯家里,把鸽子带走全杀了。显然当天出席丧礼的人里有人去告了密。 
    之后乔斯的母亲怕受到德军处罚,严令家里不准再藏任何鸽子。虽然乔斯说那8羽鸽子被德国人杀了,不过却有另一个版本说,这些鸽子没 有被杀,是被带到动物园里集中管饲。我个人认为这个说法有待怀疑。乔斯的确有在1945年去动物园找他的8羽鸽子,但里面关了几万羽鸽子, 他并没能找到自己的鸽子。这似乎显示他不知道这些鸽子是像他原来以为的被杀了,或者是或许他还存着一丝这些鸽子可能还活着的希望。
战争结束
战争结束后没几星期,克拉克便到詹森家带了两对鸽子回家,当时是1944年10月。一年后,荷兰和比利时赛鸽运动全面复苏,虽然荷兰人 只能从幼鸽重新开始。首场比赛在1945年举行。 
    乔斯这批早期的詹森鸽表现如何呢?第一场比赛乔斯没拿奖,他全部的詹森鸽都回家晚了。四周过后,那两对詹森原舍鸽育种出来的8羽幼 鸽选手掉了6羽,而且他一个奖也没拿到。
鸽界的改变
    然而,剩下来没掉的2羽,也就是原先两对的各一个小孩,很幸运地刚好是一公一母。乔斯把它们配成一对,所以1946年他等于拥有3对种 鸽,那一年他用它们做出12羽幼鸽比赛。这些幼鸽表现非常好,1948年,在他引进詹森鸽没几年后,他便晋级成为荷兰全国综合冠军鸽舍。 
    我问乔斯从他开始赛鸽至今,整个赛鸽运动有何改变。他回答说,“以前鸽友间友善多了;现在鸽友之间似乎充满仇恨。在我10岁的时候 ,曾有一场专为鸽友办的清早弥撒。望完弥撒后,所有鸽友都留下来聊天,大家都是好朋友。如今,销售鸽子让鸽友彼此眼红,因此鸽友间叫 嚣和中伤不断。”
    “有人说钱是赛鸽运动变色的始作俑者,但我不这么认为。60年代时,赛鸽彩金金额也不小啊,但现在的比赛几乎已没什么彩金,所以我 们不能说是钱在作怪。” 
    “我认为是现在社会不同了,人也变了。现在的人不像以前的人友善。我想现代人变得比较会为自己的利益着想”而且现在鸽友取得种鸽的方式也不一样了。 
    “以前没有卖鸽子这种事情。”克拉克解释说。以前鸽友之间都是交换种鸽来用。克拉克是开始卖鸽子的第一人,50年代时,他的一羽幼 鸽可以卖到18块钱。鸽友也愿意付他这个荷兰全国冠军这个价码,这个价钱相当于当时一般人半星期的薪资。 
    我问乔斯荷兰赛鸽运动何时到达全盛期,他说对他个人而言,就经济面来讲的话,是1966年,说完他的人跟着笑起来。 
    但克拉克说,1950年代初期赛鸽运动到达高峰,之后整个运动就开始走下坡了。他估计他居住的小镇人口有1040人,有一个鸽会,邻近一 个有3000人口的小镇有另一个规模较小的鸽会。他估计比起以前。赛鸽人口约流失了60%。 
    我问克拉克他认为20年后赛鸽运动会如何。“赛鸽运动永远不死,”克拉克如此肯定说,“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事,依然会有人赛鸽。” 
    在早期的1940和1950年代,比利时每个鸽会都是独立运作,各自规划比赛地点和比赛行程的,没有什么全国赛。那是因为当时每个鸽会都 拥有足够的会员,财务不成问题。后来由于成本节节升高,加上会员减少,同时亦为了提高比赛的竞争性,才会有联合会的兴起。 
 “如今赛鸽的人虽然少了,但每个人养的鸽子数量却多了,这是现在赛鸽成本变得比以前高的原因之一。就跟传染病一样,有一个鸽友养 多一点鸽子,另一个鸽友以为这样就能有优势,于是就跟着买更多鸽子来养。”克拉克做出结论说。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