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煮酒试比锋,邀得神鹿一日还——市运会1000km赛鸽金牌获得者郑中亮访谈(上)

发表时间:2006-07-24 11:45:13   浏览数:3808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文/宝雄

   光阴似箭,岁月的痕迹已经悄然刻上了郑中亮那黝黑的脸庞。当年的少壮派已磨练成了今天的“老法师”,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只要谈起鸽子就会激情四射的鲜明个性。郑中亮心中一直揣着一个梦想:争取在有生之年拿下一个有含金量的上海市大赛的总冠军。为此,他静静地等待着……


    结果大家都已经知道,今年郑中亮一举夺得了上海市1000km新安18508羽总冠军,不仅捧回了一个大奖杯,而且还摘得了一块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的金牌——真正的含金量噢!


    圆梦之后,兴奋不已的郑中亮与记者作了一次敞开心扉的交谈——


    记者(以下简称记):恭喜你荣获大赛冠军。说说心里真实的想法吧。
    郑中亮(以下简称郑):谢谢!我很快乐,也非常兴奋。说实话,我根本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拿到一个大冠军,这个过程就像做梦似的。


    记:这是你爱鸽数10年的最好回报。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用自己的思想和理念贯穿着赛鸽全过程,能给大家谈谈吗?
    郑:我非常欣赏一句名言叫“我思故我在”,我认为要养好鸽子,一定要有自己的思想。其实我非常注重一个赛鸽家庭的整体发挥。在我看来,家庭的整体入赏率高远比拿一、两个冠军来的重要。要想做到这一点,育种的指导思想就显得很重要。选什么样的鸽子做种,将决定你的赛鸽将来的走势。
    如果有两种鸽子让我挑选,一种是身体强壮、孔武有力,外观条件出色;而另一类是身体并不出众,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嬴弱,但智商较高。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因为往往在关键时刻智商会决定一切。


    记:那么,如何去区别鸽子的智商高低呢?
    郑:这就需要我们在加强观察的同时,提高自己的想象力了。我记得前中科院院长郭沫若曾经在一次科技大会上向科学家呼吁,不要让幻想被诗人独占,科学也需要幻想。我们养鸽者也要有幻想,观察发现鸽子的某些行为和反映,你要想象出大概是什么意思。这样久而久之,就能帮我们判别鸽子的智商了。
    有了心目中的目标后,你就可以开展育种工作。应当说,一开始是没有一定模式的,如果有些运气的话,你可能会得到一、二羽好鸽子。这只是育种的启蒙期。当你觉得一批取得成绩的鸽子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时,表示已经进入了成熟期,在完成一个自然王国到必然王国的飞跃后,就可以等待高峰期的来临了。


    记:以你目前的情况而言,你的鸽群处于何种时期呢?
    郑:大概刚达到较成熟的边缘,从我新安冠军身上可以追溯到83年张掖3名的血系,这是使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我还要继续努力。我认为,就上海而言,如果想应付诸如春秋两季的特比环和各项市级主流比赛,种鸽的能力必须达到800km以上水平。这是出于对本地的气候的复杂性的考虑。而且,我为了赛鸽家庭的抗病能力和免疫功能,从97年至今从来没有种过一次疫苗。当然,这对于幼鸽来说有些不利,但为了长远考虑,我必须这样做。事实上,在每年都有这样那样的细菌或病毒爆发的今天,我的鸽群基本安然无恙,即使有些轻度感染,也会很快自愈。对于这种状况,我自己感到比较满意。


    记:你育种思想确实很有独特性,相信大家读了以后会有所启迪。请再从培养赛鸽方面谈谈看法。
    郑:我认为赛鸽是一项需要耐心的运动,要抛开一切急攻近利的想法。就拿这羽新安冠军来说,它曾是一羽04年秋季的特比环选手,它幼年的表现使我很失望,但它的兄弟姐妹间的成绩不错。当时直觉告诉我,要给它时间,给它机会,它应该会有潜力的。虽然它去年飞过一次国家赛,但依然表现不够亮丽。如果我对它没有足够的耐心的话,可能它只能混在“保姆”堆里无所事事,或是去别的它本不该去的地方。幸运的是,今年它突然“长大了”,还得到老天的垂青,帮我立下了大功。我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