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澳洲首度爆發副黏液病毒事件簿 (下)

发表时间:2017-01-05 12:38:57   浏览数:2399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文、授权:柯林沃克兽医
  翻译整理:冯骏鸽坊0956276150
  Xuite日志:cht.tw/x/7ctb6
  台湾高雄市凤山区邮政8号信箱83099

  于写此文之时(2012年元月份的第二周),43羽野鸽和遍及墨尔本市与维多利亚州有62鸽舍已经被诊断出副黏液病毒。平均来说每一周有3-4个新地方被诊断感染。上周单是一星期接诊单次最大感染确诊量是11羽。此病在维多利亚州未出现渐平息而且在某程度上发展它自己的动量。在上周我的诊所送出4个样本做副黏液病毒检验而回复的结果3个是阳性。完全根除此病的可能性似乎是不可能实现而且我认为直到此病被宣告成为地方病之前可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从现在起维多利亚州的鸽友可以预期每一年需要给他们的鸽子做疫苗而州际的赛鸽友正处于紧张的状态。在维多利亚州的鸽子活动禁令已经延长到3月底。在未来的几个月之内有可能国外有效的鸽专用副黏液病毒I型疫苗会在澳洲注册登记。在维多利亚州,这动作将使翔赛与鸽展能再度开始但是除非在州际被诊断出疾病否则维多利亚州翔赛可能被限制在它自己的领地之内。自上次发文以来副黏液病毒有甚么事态?

  检验可用的疫苗
  在2011下半年澳洲没有登记注册用于鸽子副黏液病毒I型疫苗。然而可使用的是两种鸡用疫苗(NDV4与LaSota)让鸽子防范新城病。新城病也是副黏液病毒I型引致的虽然与鸽子副黏液病毒I型不是相同的但是非常类似。由于抗原的相似,给予鸽子使用其中之一的鸡用疫苗可能提供鸽子一些免疫性似乎是合理的想法。

  维多利亚州初级产业部与我订约进行疫苗实验以了解是否事实是这样。我在2010的800公里与960公里之赛事有不错的成绩。这些鸽子许多依然在我的比赛舍内。由于牠们年轻、健康及被限制在鸽舍内数月所以牠们是这实验理想的候选鸽。疫苗和所有的检验室检验由初级产业部免费提供,同时我提供我的鸽子和我的时间(也是无偿的)。

  起先我给所有的鸽子抽血检查是否有任何副黏液病毒曝露量。所有呈报的结果是阴性。然后把鸽子分成几组并且分开。一组接种NDV4疫苗(改良源自鸡的活毒疫苗)。依药厂的建议混合疫苗及每羽鸽子滴入几滴直接入喉。第二组接种死毒油性源自鸡的疫苗LaSota。这以标准的疫苗量注射入鸽子的颈后皮下。另外的几组分别饲养在接触的与隔离的控制。3周之后我再度为牠们抽血,针对新城病检验此血液,从英国的鸽子副黏液病毒I型病毒株和从澳洲的鸽子副黏液病毒I型病毒株检查鸽子是否已经形成一些免疫性。在NDV4组的鸽子没有形成任何的免疫性,在LaSota组只有少数的鸽子形成一些免疫性但是不足以使牠们免于感染此病。

  接下来呢?
  疫苗实验在10月上旬开始并没有完成直到11月上旬,令人失望的验血报告出来。虽然疫苗实验持续着,常常不断地诊断出更多的副黏液病毒I型,明显地此病变得更确定的。以澳洲眼前可用的疫苗显示不能保护澳洲的鸽子因此注意力集中取得在英国和美国已经有效的疫苗。

  疫苗要合法地进入澳洲需要通过登记注册手续。这手续包含疫苗制造商提出含括疫苗制造、疫苗活性、化学作用等的档案给澳洲农药和动物药品管理局与澳洲检疫局评估。如果这些政府团体批准疫苗的使用与进口那么疫苗成为「注册」在澳洲使用,就可以进口并且提供给鸽友。澳洲检疫局主要地参与评估澳洲于疫苗进口的检疫风险。其它的担忧是疫苗可能被另种病毒或病毒原污染。另一方面澳洲农药和动物药品管理局主要参与疫苗质量、效能和安全性以使得澳洲的使用者得到保证的产品。

  在11月中旬我与辉瑞药厂首席监管官菲尔黎班博士在墨尔本市辉瑞的办公室开会对他说明情况。辉瑞生产Columbovac,副黏液病毒I型疫苗在欧盟登记注册鸽用。它是安全、有效及被广泛地使用多年。黎班博士说明辉瑞在欧洲有足够的Columbovac存量供应澳洲的需求也有完整的和最新的欧盟登记注册的档案,他们会提交这档案给澳洲当局以在澳洲登记注册使用Columbovac疫苗。他们的目标是在2011年底完成。

  以加速登记注册国外的疫苗在澳洲使用为目标,我与维多利亚信鸽协会主席和副主席之间连续通话。决定在维多利亚信鸽协会总部举行会议有澳洲农药和动物药品管理局、澳洲检疫局、初级产业部的代表及数个联合会共同讨论好让有有效的疫苗可用。订着这目的,于11月17日周四会议在维多利亚信鸽协会墨尔本市总部举行,出席者有澳洲农药和动物药品管理局的约翰奥苏博士(从堪培拉搭机前来)、澳洲检疫局和联邦首席兽医官助理山姆汉米顿医生、初级产业部两位代表、墨尔本市4个赛鸽联合会的主席和秘书、澳洲全国观赏鸽协会秘书及我。

  这是极有用的会议,不仅使政府团体更完全了解我们的需要和情势的紧急而且联合会的代表们学会需要甚么好让疫苗有效。接着下周一(11月21日)维多利亚信鸽协会室内举行公开会议所有的会员受邀,大约半数的联合会会员参加。维多利亚信鸽协会主席和副主席与我共同向会员概述情况及回答会员的提问。11月29日(周二)主席和我与维多利亚州首席兽医官安卓卡麦隆医生就在位于墨尔本市北部他的办公室见面。卡麦隆医生说明每个星期数个其它的地方被确认感染,庞大的易受攻击的鸽群没有有效的疫苗可使用,极高的罹病率和死亡率而且此病于野鸽也被确认感染,维多利亚州迫切需要有效的疫苗。卡麦隆医生道他会同时写信给澳洲农药和动物药品管理局与澳洲检疫局说明事态并且催促他们优先疫苗登记注册程序以便尽可能尽早地拿到有效的疫苗。

  到了年底,辉瑞公司向农药和动物药品管理局及检疫局提出他们的登记注册申请。卡麦隆医生已经去函请求农药和动物药品管理局收到这份和任何其它的申请时优先处理,他们通知确认收到申请也同意优先处理的要求。这是不同的政府团体、信鸽组织和私人企业共同合作达成一个目标的好实例。在澳洲登记注册疫苗的正规时间需要15至18个月。根据检疫局指示,这次登记注册核准会在比较短时间4-5个月完成。

  这些会议和活动进行中的同时,第二家疫苗公司MSD也表示他们想要提交他们的鸽用副黏液病毒I型疫苗Nobivac的申请,这疫苗在欧盟登记注册也被广泛使用。

  控制方法
  消灭鸽子副黏液病毒I型计划成功否?简短的回答是没有。抑制爆发和防止副黏液病毒变成安定不走及蔓延的计划成功否?控制方法或许减缓了传染率,不过给予简单的回答是计划没有成功。有人可能争议数百万澳币和成千上万的人时投入计划针对控制这疾病都被白费了。2012年元月在维多利亚州超过100个不同的地点确定感染此病毒。为什么发生这样,开放辩论。有人可能争论虽然初级产业部人员在现场很努力,从开始这基本的控制计划有瑕疵或许可能最初整个过程注定失败,其目标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毕竟在已经被诊断出有信鸽副黏液病毒I型的所有其它国家也未能消灭此病毒。

  一位大学教授也是禽鸟兽医有过数次的国外副黏液病毒爆发经验,提出就在刚开始时控制方法过于保守。他主张在感染鸽舍的鸽子应该全部淘汰。有人应还记得在澳洲爆发数次鸡只的新城病病毒(由类似的副黏液病毒I型所引致),全都是以此方法成功地消灭病毒。其它人提出没有监督的强制隔离完全不是真正的强制隔离:仅仅依赖被强制隔离鸽友的诚实来遵守。还有,有些人提出当环境还可能依然是污染时太早解除鸽舍的强制隔离。有些遵守者密切注意初级产业部的网站每周的贴文和监测感染地点缓慢上升的总数有如看慢速火车失事达到必然的结果:此病变成地方病。

  不过初级产业部的计划完成其它的目标。疾病的发展被结实地监测、鸽会完全地知悉情况、受影响的鸽友得到很好的援助、给予疫苗建议及督导试验、调查病毒对鸡的影响、教育鸽友有关副黏液病毒知识而且初级产业部现在协助登记注册疫苗。初级产业部已经准备妥及从一开始确实愿意与鸽会取得联络、对病毒传播的潜在途径的建议及禁止鸽子活动的建议。你可以想象来自鸽会的各种反应如果决定不只强制隔离感染的鸽舍而且还淘汰这些鸽舍的鸽子。考虑到目前的处境我认为大多数的鸽友对初级产业部所做的事已经有深刻的感受了。

  虽然消灭此病毒计划失败,大众会希望努力快速进行提供一种有效的疫苗。每周有更多的鸽舍被诊断出此病而且更多的野鸽群也被确诊,鸽子持续死亡。有些鸽友变得很沮丧。被感染的鸽舍鸽友没有办法保护他们的鸽子。他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牠们死亡。一位比利时兽医现在住在澳洲对我说,他实际给成千上万的鸽子施打过疫苗Columbovac而且是很安全及有效的。此疫苗在欧盟各地已经使用超过15年。许多鸽友纳闷着以这样已经有效纪录之
疫苗在登记注册时怎么会有任何的耽搁。有些鸽友告诉我,由于完全的绝望他们企图夹带疫苗进入澳洲(我怀疑有些人成功了)。

  有些疾病爆发的事件是相当心痛的。我认为有些鸽友在面对他们的鸽子持续死亡仍保持平衡表现了他们个人的风骨。难以想象的痛苦每一天早上进入鸽舍发现更多的鸽子死在地板上。在墨尔本市一位知名的翻滚鸽繁育者的鸽子被诊断出此病,他早前得到大奖:澳洲全国信鸽协会大师育种奖。他的鸽子被视为世界级,有些出口到世界各地其它的鸽友。于他的鸽舍被诊断出此病之后3周仅剩下2羽母鸽。他的一生成就没有了而且不能替换的基因库永远地消失。

  疫苗供应
  当信鸽副黏液病毒I型疫苗在澳洲登记注册时会被列为S4产品。这表示它是处方药,这也表示它只能透过兽医取得及应在兽医监督下使用。然而这的确表示在国内的每一位兽医都可以取得疫苗因此鸽友不会有拿不到疫苗的困扰。鼓励鸽友连络平常看诊的兽医。Columbovac和Nobivac两者都是死毒油性疫苗必须皮下注射。选择的注射位置是颈后的皮下。我个人曾经在英国和美国使用过这两种疫苗,不容易注射。因为是油性的而且是又浓又黏的还有注射缓慢。另外注射需要正确,如果未正确注射可能注射针伤害颈静脉、气管、脊柱、嗉囊或锁骨间的气囊,这些全位于在这区域。鸽友应该找他们的兽医示范如何注射疫苗直到鸽友确信以他们的能力可以正确施打疫苗。有些国家,例如爱尔兰,只能由兽医施打疫苗并且不允许由鸽友施打注射。

  施打或不要施打疫苗?
  除了维多利亚州是争论不休,至于是否应鼓励许多州使用。当然,没人希望是在州际间被诊断的第一个病例,其原因是没有给他的鸽子接种疫苗,但是真的值得众多鸽友花大笔钱给那么多的鸽子接种疫苗好对抗在那里未发生的疾病!视注册需要而定,疫苗可能只登记注册用在维多利亚州,不管怎样至少它登记注册在这里,如果在其它州诊断出此病可以即刻地使用疫苗。记住一件重要的事:疫苗给予足够的免疫性阻止接种疫苗的鸽子生病但是假使牠们暴露于此病毒不能阻止牠们感染病毒。如果接种疫苗的鸽子暴露于病毒,从牠们的系统清除病毒之前体内会存着病毒数星期。照这样看,接种的鸽子能隐匿病毒的传播,这就是为什么接种的维多利亚鸽子还是不允许在此州的范围外翔赛的原因,除非在别的州诊断出此病。这也是为何如果南澳洲,新南斯威尔州与塔斯马尼亚州的鸽子都接种了疫苗还是不可能允许牠们进入维多利亚州翔赛的原因。这样的鸽子可能在维多利亚州被暴露于病毒然后没有显现任何症状带着病毒回家。

  我写此文时的建议(2012元月)而这可能视疾病在接下来几个月的行为如何而有所改变,即维多利亚州鸽友一旦有疫苗可用就应绝对给鸽子接种疫苗但是州际的鸽友没有必要做疫苗除非在他们的州诊断出此病。当然,翔赛联合会和观赏鸽俱乐部可能提议或确实规定他们的会员使用疫苗。不过在澳洲许多人养鸽没有正式地翔赛或展示他们的鸽子因此本身不属于任何组织。这代表着在许多情况下接种或不接种疫苗将是个人的决定。鸽友应咨询平时看诊的兽医,采纳俱乐部建议及考虑他们预备面临的风险。

  鸡的情况
  在维多利亚州故意地让鸡暴露于此病毒。这试验显示鸡可能感染病毒但是没有显现症状。令人关注的事是随后把这些其中一只感染鸡与第二地点另外的鸡群混合,牠在第二群内有能力传播病毒给第二群内的一些鸡只。几周之后所有的鸡只清除了病毒及未曾显现任何的症状。从鸽友的看法,这意味当鸡暴露于病毒时有可能性牠们能带着病毒并且传布它因此经过一段时间牠们对其他的鸟包含鸽子可能是感染源。

  鸠
  出现疾病的几个鸽舍,不容易辨认病毒来源,尤其是其中两个鸽舍。鸽子一直关养在鸽舍4周、没有其它鸽友来访、饲主没有访晤其它的鸽舍也没有引进新鸽子。特别是其中一鸽舍进出鸽舍有不同的鞋子及放置洗脚的消毒剂。不过在这两个鸽舍都有明显数量的珠颈斑鸠住在鸽舍附近。怀疑被指向这些鸠。在加拿大当爆发鸽子副黏液病毒I型时捕捉一些本土的鸽子和鸠检查病毒。在所有被检查的品种都被确认病毒而事实上从一品种的两只鸽子出现温和的感染症状。所有种类的副黏液病毒I型有它们自己的一套特征包含它们能传染哪种动物物种。在澳洲发现的病毒非常类似在加拿大的病毒。由于这两个病毒是相似的,合理地认为在澳洲的副黏液病毒株可能行为类似在加拿大的病毒株。直到证实之前任何自由飞行进出或本土的鸠或鸽子都应被视为潜在的感染源。

  未来
  没有一个国家被诊断出鸽子副黏液病毒I型后成功地把它完全消灭。在其它的国家病毒的传播到野鸽大致上并不是疾病散播的好迹象,举例在加拿大先在多位鸽友的鸽舍发现病毒之后只有在病毒散播到许多的鸽舍之后才被发现病毒已经在野鸽多年。在墨尔本市已知有超过40个别的野鸽群被病毒感染,可能此病现在已经根深蒂固。种种事实病毒在污染的环境可以持久数月(其理论上是野鸽无论在何处刚好排便),其它的鸟种(例如鸠、鸡、鸭)及甚至接种的鸽子能作为无征状的病毒散播者,复原的鸽子纵使看来正常却继续传布病毒达8周之久。还有鸽子的高度活动不只在鸽友当中更是有翔赛和鸽展,意味着这病毒可能停留在这里。由于时间的推移很难想象它不会从维多利亚州散播出去。现在在墨尔本市大约100个地点被确认感染,所以不论你住在何处,不可能超过感染点7公里。

  还有一担忧,虽然每周都有几个新地点被诊断出疾病这是人为的减少。目前疾病散播的机会被降低,那是因为超过50%的鸽友不让他们的鸽子出鸽舍。可是翔赛日子近了,合理地预期众多的鸽友为了让他们的选手鸽队能健壮比赛开始冒着让他们的鸽子出去训练的危险。假使这些未接种的鸽子是因为可用的疫苗延迟无疫苗可注射,牠们将代表庞大数量易受攻击的鸽群族。这些鸽子许多会接触到病毒导致确诊的病例数增加是合理的推测。

  这都是令人失望的但是以同样的方式病毒的持续蔓延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同样地直到可取得有效的疫苗之前蔓延应只是时间的问题。对鸽友来说,这等待时间是不安的时刻,特别是鉴于感染的严重性,但是只要是能提供疫苗,鸽友就有保护他们的鸽子方法,每一年给鸽子接种疫苗如世界各地其它的鸽友已经做的事。

  这可能是我们在2010长距离赛失去许多鸽子的原因?

  时值周四下午在墨尔本禽鸟兽医诊所。维多利亚信鸽协会的第一次805公里赛已经在周一举行,实际上已经延后了两天。这是令人满意的比赛,早上7点放飞之后冠军鸽于当天晚上7:12打下鸽钟。冠军鸽是一岁斑母鸽约翰逊/凡龙系。牠的饲主在周三下午注意到牠有点安静。现在周四下午饲主下班返家发现牠不但安静又羽毛蓬松而且两腿完全瘫痪卧在鸽舍地板上。干扰牠时牠会试图弓背用翅膀当支柱顺沿着鸽舍地板移动。我检查牠时怀疑是称为肌红蛋白尿肌炎的情况。肌红蛋白是在肌肉内的蛋白质。过度的消耗体力时肌细胞会分解并释出蛋白质进入血流。它从体内经由肾脏排泄但是当它通过肾脏时会伤害肾脏,几乎像化学品灼伤。假如相当严重,这伤害能够导致肾衰竭及死亡。罹病鸽失去双腿的运用因为鸽子腿神经通过肾脏中心。在肾脏内的任何病状可以扩散到涉及神经、阻止神经冲动的传递导致功能丧失。

  衰弱的肾脏无法浓缩尿所以粪便变得非常湿。把鸽子放入尿收集的笼内,随后检验尿液内的肌红蛋白是呈现阳性。用X光扫描全身和牠的背部及侧面,看到主要的变化是肾脏变大及有增加的放射密度即看起来比较白,这表示肾脏内部发炎。抽血做生物化学和血液检查,确认一些严重变化。血容积是在血液循环内红血球的浓度,贫血时它下降而脱水时它上升,在正常的鸽子身上这应是约42。此鸽的数值是52。牠的正常血糖值应该是12-20但是却只有2.7而牠的肌酸催化酶(当肌肉损伤时酶被释出入血流)约3000,健康时应该是低于480。因此此鸽是严重脱水有低血糖和严重的肌肉损伤。

  在这种情况下关键是稀释肌红蛋白让它通过肾脏时使其影响减至最小。对这情况一个适当的比拟是想象酸倒在皮肤上~难以想象的毁伤~但是把它稀释20倍倒在皮肤上可能有点刺痛但是伤害是最小的。

  肾脏有两个任务:排泄体内的以氨为底的废物,于鸟类这是尿素和尿酸并且也维持水化作用的正常值。当肾脏受损会失去这些能力。这表示在血流内废物的比例开始上升而鸽子失去保存液体和浓缩尿液之能力。这意谓着除非给予大量的液体否则鸽子很快地发生脱水。一旦鸽子脱水超过10%,对牠言会是致命的。然而厉害的是肾脏有惊人的修复能力因此提供支持的照护以便让鸽子能维持生命,肾脏会痊愈并且回复正常功能。

  我立即着手给予此鸽全身体液:5%葡萄糖乳酸林格氏液及用以减少肾脏发炎的医药。液体疗法防止脱水及防止造成大量稀释尿液的产生,当它通过肾脏时稀释肌红蛋白。3天治疗之后此母鸽能站立,7天之后情况相当好可以出院交给饲主。倘若没有兽医的介入,牠会死亡。

  在澳洲我们的长距离赛正逐渐增加地被短距离为底的鸽系以越来越快的速率赢得胜利。反讽地是我们整体的回返变得更差。人人不得不疑惑这些短距离为底的鸽子怎么回事,6-10小时没有归返回牠们的鸽舍!假如牠们准备极力表现自己到顶点,牠们的肌肉会分解那么牠们的返巢能力会如迟返鸽必定受到损害。

  葛拉汉戴维森,澳洲冠军鸽友,在他的演讲中谈论到步法的想法。他提出人类短跑者和马拉松跑者比赛和短距离鸽与长距离鸽比赛在赛事竞争相互对照的比拟。假如让他们一起更换以马拉松跑者的步法赛跑,最后短跑者会落后。然而如果换成以短跑者的步法那马拉松跑者很快地变得喘不过气。纵然马拉松跑者有潜能跑很久,倘若让他跑快,他很快地变得气喘如牛。这些人类跑者和短距离及长距离鸽之间的比拟是真实的。鸽子当然想跟上鸽群,可能是长距离鸽回返的能力被短距离鸽的步法连累,另外10小时之后短距离鸽筋疲力尽,结果是整体归返差。谁真的知道?至少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尤其是细想这羽大协会805公里的冠军鸽如果没有成功返舍或是回返之后没有寻求兽医介入,即使牠获胜仍然会死亡。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