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诱激是控制条件反射?还是天生本能?

来源:鸽海拾贝    发表时间:2005-09-14 10:05:30   浏览数:3586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新手:最近你曾经告诉过我,说到诱激鸽子会跟它们的某些本能有关连。同时,你且把不少“小技巧”告诉我,说它们可以用来增进赛鸽的翔能表现。假若我晓得某种“兴奋剂”能激发鸽子的本能,那又如何?我所指的是“化学药物”兴奋剂呢!但是,你当然会让我于这方面有更深认识的。
由于你把本身和某些鸽友的经验告诉我,因此,我是很相信你的,你会不会认为我“太轻信”,因而嘲笑我呢?
维托克(Victor):事实上,我的经验让我晓得,到处都有“轻信”的鸽友,却往往只会让他们变得愚蠢。现今这个世界越来越变得更“视听化”了。传播“媒介”让我们越来越迷惑……我们的反应却越来越变得迟钝。
我们不是会在鸽报上看到某些宣传,说如果想鸽子飞得更好的成绩,那就要给它们服用好一些东西(宣传中的系列产品),不然,那就该死!事实上,我们若变得更“视听化”的话,我们只将会一步一步的步进死亡而已,这就是说,假若我们完全相信自己所听到和看到的所有东西的话。请相信我——不是有人对你说过,同时你也会读到的,说道“水钵中只宜添加清水”——这是大家都不该反对的!
如果你只倚靠药物的话,鸽子的“自然健康”就会不断损毁。你为什么不用自然的方法来帮它们,反之,却完全依靠所谓的“科学”,让它们得来的只是一点儿也不可靠的“健康”呢!
今天,这个大世界充满无比的幻觉,或者可以说成我们是被种种“发明”所慑服了。假若科学只是为一些公司来赚取利润,而完全不顾及我们人类的未来……也不顾及我们鸽子的未来的话,这种科学是在毁坏我们。
对我来说,我宁愿经由更深入地来了解鸽子的自然本能,进而找到诱激它们的方法,而让它们会有更佳的表现。
新手:你像是在给我上人道课。不过,你还是把一些“小技巧”告诉我好了,这是上回对话时你曾答允我的,让我懂得怎么样来诱激鸽子,让它们以更高的速度飞返鸽舍好了。
维托克:我们晓得,鸽子保卫地盘(领域)的本领出自它们的求生本能。而这一本能却会引致鸽子为护巢和抢巢互相打斗,记得约于十年前,我早就着手于激发鸽子这项拥有地域主权的本能。
那时,我鸽舍中有一所只饲有八羽鳏夫战将,而该舍内共设有16个巢箱:巢箱作4×4的方阵排列。在赛季将关锣之前,我让预备战将中的4羽分配至巢格的第二层(上层),而另外4羽则让它们分别占用第四层(最下排)。这个时候,巢箱中的第一和第三排是空着的,但巢门却被关牢。于出赛前天,我将这些空出的巢箱的巢门完全开启,毫不例外地,占用着较下格巢箱的鸽子都会抢夺位于它上排的自由巢箱。好了,就在装运输笼之前,我把这些鳏夫的雌伴送进鸽舍,并置进当时鳏夫鸽所占用着的巢箱内。这八羽鳏夫鸽中,往往有二、三羽会作出攻击其雌伴的动作,这便让我晓得,有这种行为表现的鳏夫显示出它们的地域本能高于它们的繁殖本能。利用这一法则,我曾赢获不少赛事的高位。
新手:我明白你说什么了。当我发现舍内有某羽鸽子一直占着鸽舍内的地板,只要有别的鸽子飞到地板时就会被它驱逐的话,我都会在这羽鸽子身上签下重注。它的诱激状况正处于高峰。
维托克:有关这方面,可以谈谈的例子还有好一些。不过,若说到最能诱发鸽子这项地域本能到达其极致的高手,那就非埃米尔·杜邦(Emile Dupont d'HERSAUX)莫属了。
约于十年前,我曾与至友维托克·托利肯斯(Victor Torrekens)往访杜邦鸽舍。杜邦将他的选手鸽舍分隔成前后两小间(即朝深向分隔),中间则留出一条小走廊。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他如何利用这一分隔鸽舍来诱激他的鳏夫战将,让它们到达最高昂战意的技巧。半数鳏夫鸽置留在前段鸽舍并进行孵卵,留下来的另一半鳏夫鸽则留置在后段鸽舍,用假蛋来让它们孵抱。然后,在它们抱卵已达十天时,将两舍鸽子互换,原后舍鸽子置进前舍,且让它们跟雌鸽一起再孵抱鸽卵,原来的前舍鸽则换置到后舍,且继续让它们孵抱伪卵。
〖HTH〗新手:〖HTSS〗我明白了……但是,他是怎么样来作翔这些鳏夫鸽的呢?
〖HTH〗维托克:〖HTSS〗啊!移居前舍的鳏夫,在赛前会被释出,它们会经由中间走郎而进入后舍,它们且会回到原来抱孵伪卵的巢箱去。与此同时,移居后舍的鳏夫亦会被释出,它们也会赶紧地通过中间走廊而回到前舍。在装运输笼的前一刻,将所有鳏夫鸽一起送出鸽舍,但它们却会赶紧进舍,分别回到自己心目中该拥有的巢箱去。这可能会引起短暂的打斗(大概是数秒钟吧!),杜邦马上将自己挑中的鸽子抓走,并将它置进出赛运输笼去。
〖HTH〗新手:〖HTSS〗但是,雌鸽就可怜了?
〖HTH〗维托克:〖HTSS〗你真的可以把它们说成是“可怜的雌鸽”。这因为整个赛季下来,它的雄伴都是一再被更换着!鳏夫鸽的地域权本能却在这一措施下变得高涨。
杜邦就是利用这一技巧,在中距离赛事中获致极高的成就。我友托利肯斯且对我说:“诺埃尔(NoeL),如今,我们又变回像小兵一样了!”这好像是很有理由的。
事实上,他的法制相当简单,特别适用于一些小鸽友,他可以用这一法制以寡敌众,击败拥有上百羽鳏夫战将的“大”鸽友们的。
〖HTH〗新手:〖HTSS〗高贵的高手先生,可是,你为什么自己却不运用这一法制呢?
〖HTH〗维托克:〖HTSS〗我如今差不多已是87岁的老人了,我太太又身有顽疾。说实在话,我没有充分的时间花在鸽舍上。同时,我自己也无法在舍内支持得太久呢。还有,我舍附近环境也太潮湿,对鸽子相当不利,往往都会构成问题。把自己的经验告诉别人——特别是一些年青的鸽友们——那不是更好吗?
〖HTH〗新手:〖HTSS〗尚要告诉我别的“技巧”吗?
〖HTH〗维托克:〖HTSS〗也许吧!那就要看上天的安排了。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