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赛季训放运动量的掌握与安排

发表时间:2005-09-14 10:03:45   浏览数:1019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提到一个赛季训放运动量如何安排的问题。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因为每个有成就的鸽友,在这个问题上都有自己的“绝招”。特别是在赛鸽运动突飞猛进的今天,距离越放越短,引进交流越来越多,各种赛事更加频繁,赛季运动量的掌握与安排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生死悠关的问题。处理好了,事半功倍;处理不好,满盘皆输。关于这个问题,前几年就想专门作为一个课题提出来,抛砖引玉,引来鸽界的探讨研究之风。但感到有两方面的顾虑没有动笔。一方面是克服私心问题。因为这些经验是通过吸取前人和国外的经验,经过多年实践,付出代价总结出来的,应该是“秘而不宣”的,讲出来会不会“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呢;另一方面,即便你自己克服了“私心杂念”,把自己的宝贵的实践经验公诸于众,又会带来自以为是,好为人师的嫌疑。因为经验是有一定局限性的,地点不同、对象不同、品种不同、条件不同,赛季训放运动量的安排也不是一样的。所以,后来我想,谈还是应该谈,但一定要本着科学的态度来谈,不一定非要从第一个训练站开始,一直谈到最后夺取冠军的每天运动量的安排。应该是科学总结几条基本的东西,也可以叫基本原则吧,供鸽友们参考。 
第一条,“超量运动超量恢复”的原则。这条理论是苏联在五十年代提出来的,目前在训练运动学中,仍占有重要位置。首先,我们必须弄清什么是超量运动超量恢复?我的理解是,经过反复超出本身极限目标运动,才能达到不断超越本身原有运动水平的目的。这项原则,不论是以技巧性为主,还是以体能为主的运动项目,都是适用的。如体操、跳水等,皆属于技巧性项目,运动员要掌握一项新的高难动作,必须经过反复的千百遍地练习,方才能从泛化阶段、分化阶段,逐步过渡到自动化阶段。如运动员在比赛时,只要脑子发出命令,一套高难动作不用想就自动完成了。就象我们女同胞织毛衣,一场戏看完,她的手可以不停地动,做到看戏织衣两不误。长跑是典型的体能型项目,“马家军”的成绩为何如此辉煌,据说在大运动量阶段,每天一个马拉松是少不了的。只有经过这种极限的超量运动阶段,打下高水平运动的基础,出成绩夺冠军才有可能。我们在赛鸽运动中,也有不少这样的实例。训练条件好的,有专车放鸽的,往往成绩也好。去年去上海,见到一个300公里、500公里飞的比较好的鸽友,论鸽棚,只有一、二个平方米,属那种老式的“穷养鸽”的条件。但是,他的邻居有位是跑船的,傍晚出发,天亮到达,空距一百几十公里,他就拜托这位邻居隔一天放一次。这位鸽友不是这样大运动量的训练,论其他条件是很难在上海这个“高手如林”的地方有一席之地的。现在我国体育界,还是崇尚“三从一大”的训练原则,即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科学训练。其中“大运动量”就是遵循“超量运动超量恢复”的规律所得来的。 

第二条,积极诱导恢复的原则。大运动量训练或一场比赛以后,到下一次决赛,赛鸽需要有充分的休息恢复的时间,这是鸽友都知道的。但是,在恢复阶段是消极放任的恢复,还是积极诱导的恢复,这是我们必须明确和把握的。我以为,后者应该是我们积极主张和提倡的。事物由低级向高级发展,从来都不是平直的,而是螺旋波浪式向前的。在运动训练中,通过大运动量训练后,也就是量的积累后,必然会出现一个低潮阶段,在这个低潮阶段,运动水平会倒退,甚至会回到起步阶段的水平。如果这种情形来临,只需充分消息,运动水平会自然恢复,并有所进步。但是,恢复后的竞技水平质量的好坏、幅度大小,取决于你是采取消极放任地恢复,还是积极诱导地恢复。实践已经证明,只有采取积极诱导的恢复,才能获得好的质量和大的提高。一场艰苦的比赛或大运动量训练之后,除了充分休息之外,必须适当进行短距离的群飞和单飞的训练,放飞距离的远近和频律,可根据运动量的大小和赛鸽本身恢复的实际情况而定,可以从10公里到100公里以上不等,目的是使赛鸽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同时更加熟悉正确归途最后几十公里的路线。这就叫积极诱导的恢复,做好了,到位了,胜算的机率自然也就大了。茫茫鸽界,为什么同是养鸽人,其成绩竟千差万别?我认为,在种、养、训、赛几个重要环节上,投入大小、做的好坏、是否科学,起着关键作用。如果你能在赛鸽的软硬条件和每个环节上都赢人一步,一旦决战打响,你不想得冠军都是很难的。 

第三条,具体分析区别对待的原则。事物有普遍规律也有特殊情况,共性往往存在于个性之中,没有个性也就没有共性。赛鸽活动中,我们教练的小“运动员”,都是一个个实实在在的个体,品种、习性、年龄、身体素质等皆不尽相同,所以,赛季运动量的掌握与安排,要在遵循一般规律的情况下,根据具体情况因鸽而异地科学安排。如有的“选手”适合近站多放(60公里以内),有的“选手”又善于以逸待劳跳站放飞,有的“选手”每天训放一次100公里以上才能满足。如果不具体分析区别对待,搞“一刀切”、“一锅煮”, 是很难达到理想效果的。西安“天傲”高小安,引进的全部是国内外名家铭鸽,据说斥资100多万元,97年6月,他并非专程到我处,但一次就引进了十几羽种鸽。今年春节,他携妻儿特地来穗度假,在侃鸽经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鸽子在训放阶段,每天都要飞个100公里以上,有时为了延长飞行时间,还采取“黎明训放法”(笔者冠名),就是在天未亮之前放鸽,让鸽子在当地盘旋,,直到天大亮后离去。如100公里须飞60分钟,使用“黎明训放法”又延长60分钟。就是这样,所以头一年参赛就一鸣惊人,接下来连年捷报频传。高小安这样训放,是根据自己的鸽种、管理等条件决定的,如果情况不同也象高小安那样干,就不一定能取得他那样的成就。另外,广州鸽友陈小德,在养鸽上很有独到之处,曾获得过广州700公里冠军等不少好名次。他最值得学习的就是善于“具体分析因鸽而异”地处理赛鸽实践中的具体情况。1994年,广州700公里放福州,损失十分惨重,但他获得第三名。那只季军鸽放500公里飞了一个多星期,从回来到送上700公里,时间只有六天。他将这只迟到鸽单独关养了整整六天,只到集鸽那天傍晚,才放出来自由活动了二三十分钟,到晚上就送到鸽会上路。结果在总归巢率不足5%的情况下,获得综合第三名,并赢得大奖。1996年秋天,我已决意“解甲归田”,于是扎扎实实休了一个多月的假,鸽子训练搞得比较系统,成绩也比较好,特别是当时还是在一个两平方米左右的小凉台棚飞的,具有可比的普遍性,有一定的说服力。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