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转载]千里專訪夏拉肯

来源: 圖文?林雲達   发表时间:2005-09-05 9:09:43   浏览数:6276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蘭特約撰述艾迪.夏拉肯在《賽鴿運動》雜誌第32期發表
了一篇《一羽鴿子名叫“絲絲”(Sissi)》,敘述他和這隻母鴿的傳奇故事,旋即引起台灣讀者熱烈的迴響。
《一羽名叫“絲絲”的鴿子》隨後轉載在大陸出版的《科學養鴿》雜誌,立刻炒熱中國鴿壇,夏拉肯書房擱著一疊要求買“絲絲”下代鴿的傳真,夏拉肯說他甚至連荷蘭鴿友都滿足不了。並不是因為夏拉肯的文章寫得太好,而是“絲絲”下代出色的表現,從短距離,中距離一路飛到長距離,像十項全能選手,在運動場上每一個項目都獲獎,好得令人難以置信。且看:
1998年長距離凡賽爾世界鴿王2位(直孫NL97-1754159)
1999年短距離省鴿王1位(直孫NL98-5812185)
2000年中距離NPO全國鴿王2位(直孫NL98-5812191)
2000年長距離全國鴿王 1 位(直孫NL98-1015141)
是夜明珠,放在哪裡都閃光,“絲絲”的下代到台灣也一樣發揮。
1997年,第一次拜訪艾迪.夏拉肯。
簽署《詹森兄弟傳奇》的中文版權後,我提出觀看夏拉肯種鴿的要求。
夏拉肯雖然開出嚇人的高價,我還是決定買下“黃金眼”(Golden Eye) NL96-5660164,獲得克里爾24026羽冠軍的一羽雌鴿。“黃金眼”第一次作出,就入賞1999年屏東市信分會海上秋季綜合3位(已捐出桃芝賑災義賣)。
1999年,我再度拜訪艾迪.夏拉肯。
一見面他就說:“我知道你會再來,我有點後悔把“黃金眼”賣給你,原本開高價就是不希望你買的。“黃金眼”是“絲絲”的孫女,養過“絲絲”這一路鴿子,很少不回頭找的。”
他猜錯了,我是為《賽鴿運動》雜誌邀稿而來。
買“黃金眼”是被牠的記錄和漂亮的眼睛吸引,坦白說,當初我根本不知道“絲絲”非常厲害。仔細查閱夏拉肯的資料,我也開始後悔,因為“黃金眼”作出第一孵比賽鴿後,就被台中好友買走。
我把握第二次的機會,買一羽 “克里人”(Creilman)的女兒NL99-9963099,暗灰色,小2號的體型,是我鴿舍內最迷你的雌鴿,卻作出2001年永和新和分會春季五關綜合4位,也是一炮就響。
買了艾迪.夏拉肯兩隻雌鴿,第一隻作出屏東市信秋季海上綜合3位(99-253887灰雌),第二隻作出台北永和春季陸上綜合4位(01-363774灰雌),都是第一次配對就出成績,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我對夏拉肯鴿子的表現予以肯定,對夏拉肯這號人物充滿好奇,這也是不辭千里專訪夏拉肯的原因。以下是訪問記實:
問:“絲絲”真的那麼醜嗎?美和醜的標準因人而異,會不會因為“絲絲”剛好不是你喜歡的體型,所以就認為牠醜?
答:對不起“絲絲”!我想,我是犯了錯誤。我從蓋比.凡得那比鴿舍以非常昂貴的價錢購買他的超級鴿(註:蓋比的“年輕號”Kleinen)下代,“絲絲”是蓋比贈送的一隻鴿子,我並不喜歡這隻雌鴿。蓋比問我:“你覺得這隻很醜?”抱歉,可能是我錯了,但跟我一起去的美國朋友蓋諾斯也咆哮:“我們在幹嘛,用高價買這種鴿子。”“絲絲”的下代在炎熱逆風天特別發揮,後來蓋諾斯也感慨地說:“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絲絲”竟然這麼好,或許我該調整看鴿子的角度。”
“絲絲”的體型很小,肌肉也不豐滿,但是羽質很柔軟,就像昨天秀給你看的幾隻“絲絲”的女兒一樣。其實,我應該說:“就我個人的見解,“絲絲”很醜,可是對別人來講則不一定,我想這樣講比較貼切。”有許多朋友看過“絲絲”,他們也覺得其實“絲絲”並不差。
一件很有趣的事:1995年的時候,有些德國鴿友到我鴿舍買鴿子,當時“絲絲”還沒有出成績,他們只要抓到暗灰色的鴿子,就趕緊說我不要這隻;甚至有的冠軍鴿友,看到“絲絲”也說他不喜歡。可是後來“絲絲”下代陸續贏了比賽,現在大家都合意暗灰色的鴿子了。
還有克拉森和詹吉起初也質疑,他們說像我這種聰明人,有沒有搞錯,怎會去買這樣的鴿子?現在,詹吉還不斷拜託我“橋”(讓)一隻 “絲絲”的兒子。詹吉也是一位成功的冠軍鴿友,他一樣看走眼。
問:你在文章中說“絲絲”開闊你的視野,你有哪些具體的改變?
答:我領悟到鴿子羽毛的柔軟度有多麼重要。肌肉的觸感,我想這是很難完全靠手感來判斷。“絲絲”的肌肉並不好,但牠的下代卻飛得那麼好,鴿子飛得好必須有很好的肌肉結構,可是“絲絲”抓在手裡並沒有那種感覺,牠的下代也一樣。因此,只靠手感斷定鴿子肌肉的品質是很主觀的。
問:你參悟羽毛和肌肉的重要,還有其他嗎?
答:我早知道羽毛和肌肉的重要,但“絲絲”讓我更透徹了解柔軟的羽毛是多麼多麼的重要!有時候我們在鑑賞冠軍鴿,不是很滿意冠軍鴿的肌肉,可是牠是飛冠軍回來,這表示肌肉的好壞很難憑手感來裁定。
問:“絲絲”的兒子,第一孵被淘汰,NL92-5212278“克里人”是第二孵(迷飛到德國,被德國人撿到,德國人也沒要,再放飛回來的那隻),若不是“克里人”,可能就沒有“絲絲”鴿族。淘汰的風險很高,你仍舊堅持在幼鴿期汰選嗎?醜鴿若不能淘汰,你怎麼辦?
答:風險的確很高,許多人錯殺好鴿子,因為沒有給幼鴿公平的機會,無法預料好壞鴿對賽鴿運動是一件好事,如果好壞鴿可以預測,你就不會把好鴿淘汰,有錢人也就可以靠花大錢買到好鴿子。但是事實不是這樣,你永遠不知道哪一隻是好鴿子,只要淘汰就有風險。
問:你淘汰幼鴿的標準在哪裡?
答:我還是在幼鴿期做淘汰,太大型的。
問:那像“191”(NL98-5812191“天下無敵”)也很大隻,應該要淘汰,可是你卻養著。
答:什麼事都有例外,像Piet(慕利門黃金配對直子),非常大隻,可是也飛得很好,但他覺得,總體上大型鴿不會飛得很好。“191”的哥哥,若不是因為“191”飛得太好,我也會把牠淘汰。羽毛不夠柔軟,脆硬易折的,我也會淘汰。另外一個觀察是鴿子洗澡後,好鴿子拍拍翅膀就乾了,越慢飛起來的,一定是羽毛的品質不好,一旦比賽碰到下雨,這種鴿子身體會變重飛不動,那不會是好鴿子。一隻有好羽質的鴿子,就像一部風阻系數低,流體力學設計優良的跑車(夏拉肯特別強調,這只是他個人看法)。
問:淘汰幼鴿除了體型太大和羽質不良,還有什麼?
答:平衡感也很重要。鴿子你不一定能看出牠的優點,但可以看出牠的缺點。有人找我幫他汰選鴿子,在很短時間內,憑直覺,用這些標準,我可以把鴿子分成兩個部分,一邊是壞鴿子,另一邊是不是好鴿子我不知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不是幫他把好鴿子挑出來,我是幫他把壞鴿子挑走。
舉個例子:有一個年輕人腳少了半截,我可以肯定他不可能成為賽跑選手,可是像尤根(夏拉肯的兒子尤根.夏拉肯)四肢健全,我怎能知道他跑得快不快呢!明顯的瑕疵是一下就可以看得出來的。
問:還有其他淘汰的標準嗎?
答:我的種鴿早先都經過嚴格的要求,老實說,現在需要淘汰的幼鴿也很有限。
(夏拉肯翻出鴿報解釋他寫的文章,題目是〔我犯的許多錯誤〕。像“克里人”,夏拉肯本認為牠是一羽比賽型的鴿子,因為牠生下來的孩子比賽成績並不好,可是之前他賣出許多“克里人”的鴿蛋,買到鴿蛋的鴿友都把它當寶貝,認為這是夏拉肯的鴿子都特別珍惜,捨不得直接參加比賽,等長大了再作出比賽鴿,結果“克里人”孫代比賽成績非常好。夏拉肯承認這是他犯的錯誤,誤認為“克里人”不是一羽好種鴿。)
每一位鴿友都在犯錯,差別只是冠軍得主錯得比別人少,可是他們不可能不犯錯。
問:“絲絲”只配過NL91-2310369“天馬”(Mattens)和B91-3386817兩隻雄鴿,為什麼你不換配其他雄鴿?你有何思考?
答:並不是。“絲絲”曾配過“速度灰3456”。至今我仍保留一隻直子,但不夠好,我不想淘汰牠,因為牠育自我最好的兩隻鴿子,我若殺了牠,我太太會宰了我。我也不能把牠賣掉,那會壞了我的名聲。
“絲絲”配“天馬”,是一對好配對。坦白說,“絲絲”配NL91-2310369和B91-3386817這兩隻雄鴿都是偶然,因為當初我也不知道“絲絲”是那麼超級。
問:那你為什麼不再嘗試將“絲絲”配其他雄鴿?
答:1996年我有一對鴿子同孵鴿獲得省賽鴿王的冠亞軍,牠們的父鴿就是這一配對的兒子,我想這樣的成績已經是絕無僅有了,不可能比同孵鴿獲冠亞軍更好了吧!因此我沒有再為“絲絲”選配其他雄鴿。“黃金眼”也是這個配對生的,我不該把“黃金眼”賣掉的。
問:你說“絲絲”和這些雄鴿配對是偶然,難道你配對時,沒有自己的思考嗎?
答:是有啦,但你仍需要運氣。我經常說,不是黃金配對創造冠軍鴿,而是冠軍鴿使牠們的父母成為黃金配對。
問:你將雌鴿和雄鴿放在一起時,腦子裡想些什麼?
答:有些想法在腦子裡。(夏拉肯以血統表說明他的想法,因說明不易,這部分從略)
問:你只有標榜“絲絲”的能耐,這樣對雄鴿似乎不公平,很可能也因為雄鴿,才形成下代鴿超群的表現。
答:“絲絲”和“天馬”都是我從外面買回來的。這兩隻鴿子都有很大的貢獻,但為什麼我仍標榜“絲絲”?起初因為牠來自比利時有名的鴿舍(蓋比.凡得那比),所以我下意識地看重“絲絲”,但後來發現幾乎所有下代表現傑出的,外型都和“絲絲”很像,暗灰色,沒有肉,很醜,因此我覺得還是“絲絲”遺傳較強。
問:“絲絲”總共生下多少子女?
答:1992年“絲絲”到我鴿舍已經3歲,我又把牠賣到日本。在我鴿舍大概10~12隻吧!確實數目一時記不起來。
“絲絲”在蓋比鴿舍時,曾經配對生小鴿子賣到德國,那位德國鴿友後來飛了冠軍,回頭找蓋比想買“絲絲”,蓋比說“絲絲”已經送給夏拉肯了。那位德國人跑來我家要買“絲絲”,我說很抱歉,你來遲了。那時“克里人”和其他“絲絲”的下代鴿正飛出好成績,我才剛從日本把“絲絲”贖回來,怎麼可能再賣掉﹖
1996年之後,我不再送“絲絲”的孩子去參賽,只讓牠們在家飛,但就是這樣也損失好幾隻,大都是被老鷹抓走。
問:“絲絲”鴿族的入賞率有多高?
答:非常不錯,大約50%。一個鴿舍一年如果能作出一隻冠軍鴿就很幸運了。
問:你從什麼時開始覺得“絲絲”漂亮?還是仍覺得“絲絲”很醜?
答:(笑笑)現在都不再覺得“絲絲”醜了。
問:在“絲絲”加入你的鴿族之前,你早已成績斐然。早期你的基礎鴿和“絲絲”鴿族比較,特色和差異在哪裡?
答:“絲絲”的體型比較小,感覺不夠強壯,顏色基因遺傳很強,尤其暗灰色的,不管幾代總是會出現。
我很幸運,幾乎每10年好像都會有超級鴿出現。在80年代是詹森“好的一歲鴿”,我最好的鴿子應還是“好的一歲鴿”這一路的,像奧爾良全國冠軍、凡賽爾世界鴿王2位,許多鴿友都因牠們而成名。90年代是“超級巨星”、“速度灰3456”和“絲絲”,未來,我希望你買的那隻鴿王我有 4 隻小鴿子,我把希望寄託在牠們身上。
“絲絲”鴿族整體質量比較均勻,以前我也經常入賞,但前面名次總是有別的競爭者,“絲絲”下代則不止是入賞,還常常獲得冠軍,尤其是大比賽,這是“絲絲”令人激賞的特點。
問:人家都說你只飛短距離,同樣的成績若是飛中長距離,不是更容易被肯定,成就感更高?為什麼你不參加中長距離的比賽?
答:我的鴿子表現最好的賽距是400公里到600公里(附夏拉肯空中距離參考資料),但是我引進外鴿時,我喜歡買短距離的超級鴿,這一點我仿效楊.格德拉斯,因為飛短距離的鴿子比較聰明,短距離賽的鴿子沒有充分的思考時間,只要一開籠,牠就必須很快的飛回家。距離短,牠們沒有修正的時間,只要開籠2~3分鐘沒找對路,冠軍就沒有了。
其實賽距並不是問題,像利摩治(空距700公里)7514羽半全國亞軍, “速度灰3456”的最後一隻兒子NL97-1642267;1998年凡賽爾長距離世界鴿王2位,“絲絲”的直孫NL97-1754159,拉斯特連8607羽全國6位;2000年NPO長距離鴿王全國 1 位,“絲絲”的直孫NL98-1015141。我從不為我的鴿子是否有能力飛更遠的距離擔心,事實證明牠們在長距離的比賽也是表現傑出,我只是更喜歡速度賽而已。
第二章
血統?品種?眼睛
荷蘭和比利時的冠軍鴿主經常不懂血統是什麼東西,
當被問到鴿子的血統純嗎?
他們不禁納悶:“現今還有血統純正的鴿子存在嗎?”
至於眼誌論,美國鴿友對此最為狂熱。
事實上在荷蘭文裡,
甚至沒有一個足以具體形容“眼誌”的字眼呢!
當某些荷蘭或比利時鴿友獲得優異的賽績之後,他們即成為
想買好鴿的外國鴿友蜂擁而至的買鴿對象。
一般來說,這些荷蘭和比利時的冠軍鴿主所要回答買主的問題是──
買主問:你的鴿子是哪一種血統?
鴿主心想:血統是什麼?
(這些荷蘭和比利時的冠軍鴿主經常不懂血統是什麼東西。)
鴿主心想:這個人究竟想買什麼?他是來買一種血統還是一羽好鴿?或許他們自己也不清楚吧!
(這事不足為奇,因為歐洲大部分的超級鴿都是雜交的後代!)
買主甚至還問:你的鴿子血統純正嗎?
鴿主心想:現今還有血統純正的鴿子存在嗎?
(我個人的意見是──沒有。)
霍夫肯
我們以已經過世的格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先生和他鴿子的血統來做個比方。霍夫肯是個很響亮的名字,尤其是在美國更甚。
他在世的時候是個肉商而且住得離我很近。他比我老幾輩,但我們仍然是很好的朋友。
那麼,為什麼他兩度要求我幫他辦鴿子的拍賣會呢?
那當然是因為那時候他還活著哪!
也因為幫他辦拍賣會,所以我對他的鴿子更為了解,如牠們的賽績和來源等等。
哦,我告訴你們,格斯特?霍夫肯先生自己根本不注重鴿子的血統,而且他從來不要所謂有好血統的鴿子。
稍後,在他過世之後,出現了某些宣稱持有霍夫肯血統鴿的人。
假若霍夫肯能讀到那些在他死後出現的,有關他的文章和他的血統鴿的報導,他會氣得從墳墓中跑出來。
不管是在本國,甚至是在美國,在霍夫肯本人根本就沒有維繫一個血統純正的鴿族的情況下,都有人宣稱自己持有血統純正的霍夫肯鴿。 
霍夫肯在世時一直都在尋找更好的鴿子,只要是他認為好的就會買下,而且他偏愛向和他住在同一地區的使翔鴿友購買鴿子,因為他要向那些在同地區內打敗他的鴿友買鴿。霍夫肯過世後,他全部的鴿子也被拍賣掉了。你們知道他的鴿子有多受歡迎嗎?在拍賣會的前幾天,即使在晚間有警衛看守之下,部分的鴿子仍然被偷走了。
我到現在都還保留著當初的拍賣清單。其中約三分之一的鴿子是由國外引進的,這些他買進的鴿子甚至沒有戴上霍夫肯的腳環呢!另外三分之一的鴿子是由這些進口鴿所作出。
那麼,那些有父母和祖父母血統明細的鴿子是由霍夫肯作出的嗎?哈!連霍夫肯他自己都沒有這種鴿子。
那些在拍賣會購得鴿子的鴿友假裝自己持有霍夫肯鴿,即使是那些並非由霍夫肯本人作出的,或者是霍夫肯本人由別處買來做為育種用的鴿子。
其他例證
這裡有另外一個例子:楊?阿騰(Jan Aarden),這是個在全世界以長距離賽知名的名字。現在,在他過世的數十年後,還有許多荷蘭的鴿友宣稱他們持有血統純正的楊?阿騰鴿。
這些人大部分對楊?阿騰鴿除了知道牠很好賣以外,其餘什麼都不懂。
那麼,事實又是如何呢?
就像霍夫肯一樣,楊?阿騰也是一直在尋找最好的鴿子,他到處買鴿,即使他自己在競翔方面的成績並不非常突出,但是之後擁有他的鴿子後代的那些鴿友則較為成功。但是那些後代也不純粹是一種血統,因為楊?阿騰的鴿子都是雜交的後代啊!
如同我之前說過的,美國鴿友最為天真爛漫。他們到處炫耀自己有純正的貝克特鴿(Bakaert)、純正的偉奇鴿(Wegge)、純正的布利克斯鴿(Bricoux)、純正的韓森鴿(Hansenne)、純正的赫司肯?馮萊爾鴿(Huyskens Van Riel),純正的吉內特鴿(Genette)......。年輕一點的歐洲鴿友根本完全沒聽過這些名字,例如偉奇鴿和赫司肯?萬瑞爾鴿。
偉奇鴿和赫司肯?馮萊爾
偉奇的鴿子全部在1903年就拍賣掉了!
這裡又是同一個版本的故事:牠們都是雜交鴿!現在幾乎在一個世紀之後,有些美國鴿友還宣稱自己擁有牠們純正的血統。這不是太不可思議了嗎?
現在在外國也有血統純正的赫司肯?馮萊爾(Huyskens van Riel)。然而,喬治(George),傑夫?馮萊爾的兒子都承認他自己的鴿子不太有他已故父親的血統。這世上若真有人有血統純正的赫司肯?馮萊爾鴿的話,應該就是喬治才對。但是喬治非常誠實且不想妄用他父親的名號。甚至,他父親那些在40年代晚期和50年代初期席捲戰場勝利的鴿子,都是雜交之下的產物。
傑夫?馮萊爾在1946年,向喬斯?凡登布希(Jos Van Den Bosch)購買了一輪的鴿蛋。他以這輪鴿子和自己的鴿子“雜交”之後,誕生出超級鴿來。
名牌品種
因此成功的鴿友 (荷蘭和比利時的冠軍鴿友) ,他們在買鴿時並不重視血統,而且他們也不看重名牌品種。是媒體宣傳出這些名牌的,這讓事情演變得又好笑又悲哀,因為很多在國外知名的比利時和荷蘭鴿舍,在本地根本就是無名小卒。他們沒有優異的競翔成績,但是他們擁有的長處就是;擁有這些紙老虎鴿子,以及懂得如何去運用媒體來煽動群眾。他們大肆地打廣告,他們十分了解國外買主的愛好,那就是血統,令人印象深刻的漂亮血統書和圖片;而他們所提供的,也正是國外買主喜歡的貨色,那還是血統,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漂亮血統書和圖片。
但是他們的生意可好得很,因為他們懂得行銷!!
因為他們具有作出好鴿的鴿友所沒有的特質:對金錢高度敏感的鼻子!!
你聽過威廉?吉爾特(William Geerts)這個名字嗎?
你一定聽過。
那麼你聽過一位名字為方德?賈克伯(Fond Jacobs)的老先生嗎?
你可能沒聽說過。但就是這位好心的老人方德?賈克伯的鴿子讓吉爾特出名的啊!
公開性和知名度
因此結論是什麼?許多荷蘭和比利時冠軍鴿舍憑藉著來自沒沒無聞的鴿友的鴿子而揚名立萬。其實這些沒沒無聞的鴿友才是真正的冠軍得主,只是他們不為人知而已。因為他們不作廣告,他們不願支付中間人的公關費用,他們經常根本不想公開曝光,而且他們而言不願付費給那些進出口商:那些海外的大人物。因為金錢對他們並不重要。
他們快樂的來源是好鴿和好賽績。他們想得到的是在競翔中獲勝,其他人想要的是名聲。
然而他們仍然能夠銷售自己的鴿子,但對象不是國外的買主而是國內的其他鴿友。他們以賽績表來獲得公開性和知名度。
X先生和他養有詹森鴿的鄰居
我想以另一個例子來解釋我的觀點並做為此篇文章的總結。
有一位飼養詹森鴿的鴿友,他有很多直接來自詹森兄弟的鴿子。他在競翔方面的成績實在乏善可陳,但他可是全球知名的大人物呢!湊巧他有一個鄰居,我們暫且稱呼他為X先生吧!這個X先生是偉大的冠軍鴿友,而且幾乎沒人可以打敗他。事實上他很同情那位戰績淒慘的詹森鴿鄰居,而且希望他每個週末都能有好一點的成績出現。
然而總是徒勞無功,他的詹森鴿鄰居只是個失敗者。
但是經常發生的事情是,老有外國人停下來向X先生問路,因為他們看見他的鴿舍,判斷他應該知道這裡住著某一位鴿友。然後他們問X先生那位有名的詹森鴿鄰居的家在哪裡。這些外國人不明瞭那位詹森鴿鄰居並不是真正的冠軍鴿主,反而他們問路的那個人才是啊!
為什麼?
為什麼?我自己經常也在猜想:“外國買主在買鴿前不看鴿主的賽績嗎?”
他們自己想要取得好賽績,然而在買鴿時卻只注重有名氣的品種和血統。還有,不要忘記他們還要具有好鴿眼的鴿子:那種彩色的,顏色濃郁鮮豔的,就是所謂的“育種眼”。為什麼他們喜歡眼睛顏色濃郁的鴿子呢?
我不清楚。然而我知道的只是那些眼睛理論根本沒有科學上的根據。還有,美國鴿友也對眼誌極為狂熱。事實上在荷蘭文裡,甚至沒有一個足以具體形容“眼誌”的字眼呢!
就說是“好鴿”吧!那是全世界鴿友都在追求的。
但是如果國外買主知道這些有名的歐洲鴿舍的賽績是如何淒慘時,他們會驚訝得張大眼睛。但是如果他們知道創造出轟動賽績的冠軍鴿友,居然是那麼沒沒無聞時,他們的眼睛會張得更大。
這是誰的錯呢?就是我之前提過的:媒體,報章雜誌。
當《賽鴿運動》雜誌發行人林雲達(David Lin)先生向我邀稿時,我答應的原因之一,是考慮每位撰寫賽鴿文章的作者都身負義務,要來擴展那些長久以來在這個物質世界裡長期被洗腦的鴿友的視野。
第三章
巢態透露的線索
夏拉肯替鴿會經手裝籠的鴿子無數,
假如同會鴿友交鴿時遞給他的鴿子,
腳環骯髒得必須擦拭掉上面的糞便才能看清號碼,
夏拉肯便知道對方注定是他的手下敗將,
因為腳環骯髒到令電話貼紙黏不牢
是鴿子巢態不佳的徵兆之一。
對於推銷技倆,普通鴿友嘖嘖稱奇,冠軍強豪則不為所惑。
不信請看:
“嘿,親愛的鴿友,你買了讓自家鴿子大發神威的鴿茶沒?原本我家的鴿子表現平平,正當我愁眉不展時,我選用了這種鴿茶,真的很有效。”
“噢,先生,我當然能幫您的忙。但您心裡可有想買的鴿茶?”
“嗯,問得好。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這樣啊,讓我來向您介紹。我們的鴿茶有很多種,有能幫忙鴿子換羽漂亮的,促進消化的,減少緊迫的,還有解咳化痰,舒爽喉嚨的鴿茶。我們的鴿茶種類不單只有這些。更有能改善育種結果的鴿茶,還有另一種提振巢態的鴿茶。”
“有這麼多種啊?不過最後那種最適合我,就給我那種吧!”
“好的,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這種鴿茶又分為兩種:含鼠尾草(sage)成分和不含的。鼠尾草這個字起源於拉丁文salvare,是“救命” (Rescue)的意思。”
說到消化不良,這些推銷技倆更是技高一籌。
“消化不良?”
“那是指腸胃失調的意思。”
“好吧,就給我最便宜的那種。每種我要兩包。我家鴿子的表現真的很差勁。”
電話
以上是我所屬鴿會的一個鴿友老兄,他和他的鴿茶供應商間的對話。
吹著口哨,這位老兄心情大好,餵著他家鴿子喝鴿茶。因為鴿茶裡真有能讓他家鴿子,達成巢態和消化改善的作用嗎?還有什麼更能讓他開心的?在他眼裡,天空蔚藍,下班回家時,幾年來他首次吻了太太一下。
下一步,他要訂製印有他家電話號碼,並且能黏在參賽鴿腳環上的貼紙。因為假如他真拿到冠軍,或他的冠軍鴿迷飛掉了的話,別人才能打電話找到他。
就是因為這些貼紙他才打電話給我的。
“我被騙了。我買的那些電話貼紙根本黏不牢腳環。你能不能在文章裡頭提醒一下大家,不要給那個賣我垃圾貼紙的混蛋有生意做?”他說。
我保持緘默,因為有些事情這個老兄不知道或根本不能明白。我自己也買這種貼紙!而且賣我貼紙的人,就是這個老兄口中的那個混蛋。不過我的貼紙和他的不同,我的用來黏腳環可黏得很呢!
“假如那些貼紙黏不牢,你最好不要讓鴿子去比賽。”這是我給他的忠告。他目瞪口呆。
“什麼?不讓我那些喝了神奇鴿茶的鴿子出賽?”他想都不想便拒絕了。
他堅持要派牠們出賽,而且還要拿錢插組。
“貼紙黏不牢腳環就不出賽?”這種忠告他前所未聞,尤其又是出於我的嘴裡。他一定認為那是我喝醉時說的醉話,所以他把我的忠告當成耳邊風,英勇出賽去了!
另一通電話
幾星期後,這位老兄又打電話來告訴我,他出賽兩次,兩次皆慘遭滑鐵盧。
第一場比賽成績不好,他可以拿對他不利的風向當藉口。
第二場比賽仍吃敗仗,但是那天比賽天氣絕佳,天空晴朗,吹著穩定的逆風,他沒理由輸。他想起我告訴他不要讓鴿子出賽的忠告,他想,那天我是不是真沒喝醉,人清醒得很?
不過,他還是摸不著腦“不讓鴿子出賽”和“貼紙黏不牢腳環”間的關連。他要我為他解釋一番。我好心地跟他解釋:“讓狀態不好的鴿子參賽,不過是既浪費時間,又浪費金錢而已。”
要有好鴿才能贏,勝利全靠一羽巢態超級棒的鴿子和好運氣。
然而,怎樣的鴿子才稱得上是狀態絕佳呢?
──當牠們渾身充滿活力時。牠們可不是那種在鴿舍屋頂上棲息不動的鴿子。
──當牠們的眼睛閃閃發光時。
──當牠們的羽毛表面佈滿白粉時。
──當牠們的身體緊挺時。請恕我直言,這種鴿子的身體摸起來,要像青春少女的胸部一樣堅挺,絕不能像老太太的胸部那般鬆垮垮的。在這裡,獻上我個人對老太太們的最高敬意。
──最後但同樣重要的一點:貼紙要能黏牢在牠們的腳環上頭。假若貼不牢,表示牠們的腳環很髒,而腳環很髒表示鴿子的巢態尚未成熟。
之前我沒跟這位老兄詳細解釋,不過,我想他還不至於笨得發現不了。
試驗
這位老兄訂來新腳環,他試驗一下,而我的老天啊……
貼紙把這些新腳環黏得牢牢的,可能是新腳環很乾淨的緣故。
現在,各位能夠明瞭這位老兄開始對我恢復一點信心來了。現在輪到他來問我鴿茶的問題。
我告訴他鴿茶幫助鴿子的健康未必不可能,但尚未獲得醫藥界的證實。不過……假如鴿子的巢態不佳或患有疾病,則鴿茶發揮的功效不大。萬一鴿子巢態不佳或患有疾病,他該盡速找出原因,予以治療。
這表示必須適時適量,對症下藥。
我建議他該諮詢優良獸醫師的意見,這個優良獸醫師當然必須是個鴿病專家。這次,這位老兄聽進我的話,而各位知道他的獸醫師有何發現嗎?
只是患有鴿子常見的毛滴蟲病罷了。這種情形絕不會發生在態度認真的鴿友身上,因為他們知道毛滴蟲病為鴿子的常見疾病,必須一年365天時時保持警覺,謹慎預防和治療 。
眾所皆知,毛滴蟲病能藉由飲水散播。
個別給水是預防毛滴蟲菌蔓延的最佳辦法。德國Die Brieftaube鴿會所屬的實驗室進行過一項試驗:第一組鴿子以同一水皿給水,第二組鴿子以個別水皿餵水,牠們的情況大相逕庭;第一組鴿子不論何時檢查皆患有毛滴蟲,第二組鴿子則幾乎沒有發現有毛滴蟲。
不過,假如飼養鴿數眾多,每天個別餵水得花上不少時間。有些鴿友想到一種能抑制毛滴蟲藉由飲水蔓延的好辦法。他們準備兩個水皿。一個當然注滿飲水放在鴿舍內,另外一個則面朝下在外面晾乾。一天交換使用水皿兩次。毛滴蟲菌只能在水中生存。因此,每回水皿交替使用時,裡面都沒毛滴蟲菌。
說到毛滴蟲,還有一則軼事呢!
馬克.羅森斯
這則軼事年代雖久,不過仍富有教育意義。事情在我拜訪比利時強豪馬克?羅森斯(Marc Roossens)時發生。這個長距離巨星強豪沒遇過什麼棘手大麻煩,只有一件曾經令他一籌莫展的小麻煩除外:毛滴蟲。
無論他給多少藥量,每次檢驗鴿子都發現有毛滴蟲。直到有一天,他才“大惑初解”。
之後,他每次只給鴿子餵水2~3分鐘,然後把水倒掉。每天如是兩回,持續數星期。
水皿內除了他餵水期間的那2~3分鐘有水以外,其他時間內皆空空如也。 
無論各位相信與否,從此以後,他家鴿子的毛滴蟲不藥而癒。他所做的只不過是不讓毛滴蟲菌有存活機會罷了。
獸醫師利瑪胡
獸醫師利瑪胡(Dr. Lemahieu)是比利時鴿界的鴿病權威。
而且各位最好聽從這位權威獸醫師的話。
其中一句他所說過的名言是:“每家鴿舍都有自家的健康問題。”
鴿友 A 為大腸桿菌頭痛,鴿友B為蟲患寢食難安,鴿友C為沙門氏菌困擾,鴿友 D 為呼吸道病症束手無策……等等。
我家鴿子的健康倒沒出過問題。理由是我的汰選標準,不只以鴿子的賽績,還以鴿子的健康為本。40羽鴿子健康無虞,但有一羽患病,我便汰除患病的那羽。鴿舍環境相同,其他鴿子全部健康活蹦亂跳,這羽病鴿沒有生病的理由。
所以,因為一羽病鴿而做全舍治療的做法是不對的。
當一班學生裡有一位頭痛時,你不會要全班學生吃阿斯匹靈治頭痛。
呼吸道病症讓許多歐洲鴿友頭痛不已。我可沒這種問題,理由可能是因為我不給鴿子下藥做治療。
當然,給鴿子用藥是無可避免的,但用藥愈少的鴿友,愈有可能登上冠軍強豪寶座。至少,在我的國家荷蘭是這樣的。
不過,我必須承認過去我也有難解的疑難,各位猜到是什麼嗎?
毛滴蟲。
截然不同
不過我遇到的毛滴蟲菌是截然不同的一種。
我家鴿子很少在賽季裡患有毛滴蟲。以往兩年,我家鴿子健康得我連藥都不用。牠們渾身洋溢活力,精力充沛,同時接受長期訓練,而我害怕藥物反而會產生反效果。
當其他鴿友問我如何施藥時,我說:“盡可能不用。”他們大部分人不相信,不過,那是他們的問題,我可沒有。
我的問題是種鴿有毛滴蟲,而且是特別品種的毛滴蟲。
當我的鴿子正在孵蛋時,我知道不需要為牠們做檢驗,因為我心中早已有數:陰性反應!沒毛滴蟲。
真的不需用藥治療嗎?這個態度沒錯,不過其實我還是給鴿子用藥的。
因為我知道自己不用藥治療的後果:約一星期大的幼雛慘兮兮,令人不忍目睹。
而且,鴿子不健康名列我的十大恨事之一。
以下我為各位介紹部分我個人的恨事。
恨事
──我受不了別人對我撒謊不誠實。
──我常遭霸佔高速公路內車道的慢駕駛吐口水。
──誇張不實的鴿藥廣告讓我反胃。
──那些男性同性戀節目的節目製作人,他們活該一輩子遭家人、鄰居和朋友唾棄。我恨死這類節目。
──還有……那些昧著良心,推銷不實商品給無知鴿友的奸商惡棍,最讓我恨得牙癢癢的。
有時候,我們沒有轉圜的餘地,非得用藥不可。
我自己靠起司和喝茶便能過一天。我不介意給鴿子用藥治療毛滴蟲和沙門氏菌,以及使用一些註冊有名的調理補劑。但我受不了那些天花亂墜,大畫“空中樓閣”的商人,他們在意的是他們自己銀行戶頭裡的錢,不是我們鴿子的健康。
當然,我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確實有一些產品對鴿子有益。
不過,如今市場上一些標榜具有神效的“靈丹妙藥”,卻讓普通鴿友趨之若鶩。
有時候,我納悶是誰在譏笑誰:是賣“垃圾藥”的商人譏笑無知鴿友呢,或是……我們鴿界的冠軍強豪譏笑這些不肖商人。
不幸地,這種現象一點都不好笑。
我能跟各位保證:這些製造“空中泡沫”的奸商,他們對賽鴿無知的程度,就跟美國總統柯林頓對獨身主義的禁慾觀懵懂不解一般。
極有可能
現在,回到我以前遭遇的疑難話題上:種鴿有毛滴蟲,但選手鴿安然無恙。
一開始我歸罪於我的獸醫師。我心中認為他真是個窩囊廢,顯微鏡下,他竟找不到我的種鴿有毛滴蟲;然而,幾星期後,幼雛卻遭殃,命不保夕。
如今,我的了解加深一層。現在,我知道極有可能毛滴蟲菌潛伏在鴿體內,不過未能由檢驗抹片中被檢查出來。
我也豁然明白,獸醫師檢驗未患有寄生蟲或球蟲的鴿子,可能正為這些病症所苦。
更有可能糞便裡沒檢驗出沙門氏菌,但鴿體裡面有。以血液做檢驗才是上上之策。
因此,假如獸醫師未檢驗出毛滴蟲、球蟲、寄生蟲、沙門氏菌,並不一定表示牠們不存在。小心別胡亂責難獸醫師,有時條件若不許可,獸醫師難免會做出不正確的診斷來。
結論
我對鴿子了解不深,我看不出一羽鴿子能成為好選手鴿或種鴿,不過幾年來我替鴿會經手裝籠的鴿子無數。
而且假如同會鴿友交鴿時遞給我的鴿子,腳環骯髒得讓我必須擦拭掉上面的糞便後才能看清號碼的話,我的心裡會放下一顆大石。哈,這鴿友一定會敗在我的手下。
我告訴那位“買鴿茶”的老兄,這篇文章我將以他做引子。不過,我也告訴他,以巢態不佳的鴿子出賽,終究會失望而歸;至於腳環骯髒到讓電話貼紙黏不牢,便是判斷鴿子巢態不佳的徵兆之一。
 
第四章
如何作出好鴿
多數荷蘭和比利時強豪每年變換種鴿的配對,
有些強豪(甚至包括詹森兄弟)同年就變換配對組合。
由於某些神祕的原因,好配對一起育種很長時間後,
後代的品質就會每下愈況。
我本人每年也給我最好的雄鴿更換2~3羽不同的雌鴿。
鴿子只在狀況最佳時才適合配對,這絕對是有道理的。
開始當《賽鴿運動》跟我邀稿時,我跟他們討論我該為台
灣讀者撰寫怎樣的文章。我為許多鴿誌和鴿報寫文章,而我能確定的是,為本地媒體寫文章遠比為國外的雜誌寫稿容易得多了。因為我知道自己國家裡的鴿友想讀些什麼,但為世界另一端的台灣鴿友寫文章可就沒這麼簡單了。
“林先生(《賽鴿運動》雜誌發行人林雲達先生)”我說:“有個忙你一定要幫我。請告訴我台灣的讀者喜歡讀些什麼,這樣我比較容易下筆。”
“你能否寫寫怎樣才能作出好鴿子?”他這麼回答我。
一時我楞得嘴巴大大的。有一會兒我在心裡想:“怎麼會有人問這種笨問題呢?”不過我這個疑問一閃即逝。
當我還在唸書的時候,我的老師曾經說過:“天底下沒有所謂的笨問題,只有笨答案。”
“怎麼作出好鴿子?”這問題我愈想愈有道理。這表示林先生明白鴿子的素質很重要。
許多鴿友(當然不是那些冠軍強豪)追求勝利的方法不對。他們太相信藥物、祕方或“仙丹妙藥”。我想這種情況不管走到哪兒都一樣,包括我自己的國家荷蘭。
多年來,當我一直忙著作出好鴿子時,卻有許多鴿友忙著找更靈的藥、更好的維生素,以及更高明的獸醫師。當然,要有好鴿子偶爾還要靠運氣。
但是,不管運氣有多麼重要,作出好鴿一定還有其他因素。一定會有人納悶:“為什麼有人能經常一再地作出好鴿,而有人努力一輩子也沒能作出一羽好鴿子來呢?”
好運道
好運道仍然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讓我告訴各位一個最近發生的故事吧!柯.范布瑞(Co Verbree),歐洲最佳賽手之一,到我家來跟我買了兩羽“絲絲”的孫鴿。
“你的“絲絲”是傳奇金母,不是嗎?”他說:“可能還是鴿史上最好的一羽種雌。”
我心想他這話說得有點誇張和拍馬屁。
“沒錯,“絲絲”的確不錯。”我贊同地說:“不過還是要靠運氣才行。”
“牠有許多後代賽績都很轟動,不過,這當然不表示牠全部的後代都好。你買的鴿子很有機會讓你贏,不過事情也就是這樣而已。我不能跟你打包票,如果我知道牠們鐵定超級,我也不會賣給你。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這些話你還跟誰說過?”范布瑞這麼問我,並說:“你知道我有一羽全能鴿代表荷蘭參加南非的奧林匹克大賽嗎?”
這件事我當然曉得。
范布瑞說:“那羽全能超級鴿出生的同一年裡,我還作出另外 5 羽牠同父同母的兄弟姊妹。牠們表現都很好,我敢說牠們都很超級。所以你能想像次年我又把牠們的父母配對在一起。我作出10羽幼鴿,而且我對牠們的期望都很高。結果你知道嗎?這10羽沒一羽是好的,相反地,牠們更像是沒用的狗屎。你能想像嗎?”
我當然能。這種事情也經常發生在我的身上。
但范布瑞繼續說著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一個美國人用天價買下我那羽奧林匹克代表鴿。但你想不想聽聽真相?老實說,不管這羽鴿子本身的賽績有多好,牠連一羽好鴿都沒為我生下,所以我才會把牠賣掉。不過,牠有一羽兄弟成績平平,卻成為我最好的種鴿之一。所以,我想我的做法很對:把那羽比賽成績好但育種實績不好的鴿子賣掉,留下牠那羽育種能力好的兄弟。”
黃金配對
我認識一些只會說兩個英文單字的日本人。不能因為他們英文說不好就責怪他們,或許他們還有其他比說英文更好的優點。他們懂得的兩個英文單字就是:“黃金配對”(Golden Couple)。
但是,只會作出超級鴿的配對,這種配對只在不實際的白日夢裡才會出現。
為什麼冠軍強豪如今作出的幼鴿比以前多呢?
因為他們開始明瞭,要作出超級鴿很靠運氣。
不過我也說過,有好鴿並不是全靠運氣。請容我再來說一個比利時冠軍強豪的故事。
通常為了不模糊文章和建立可信度,我會把我文章裡的人物指名道姓說出來,不過,為了不破壞這個強豪的名聲,這篇文章我特別不提他的名字。
我想,互相傷害並不是上帝創造人類的目的。
範例
每一個認真的鴿友都會引進外鴿做混種,藉以改善自家鴿族的品質。為了增高混種成功的機率,你必須事先了解自家鴿族在品質上有哪些弱點。所以,有這麼一位比利時鴿友,他是短距離賽強豪,同時常為以下問題大感困擾:
──為什麼只要我讓鴿子飛長距離賽,成績就慘不忍睹呢?
──是不是因為牠們的體質有問題﹖若是,問題又出在哪裡?
──有沒有可能找出解決之道,例如成功混種?
雖然我個人(也沒人能夠)看不出一羽鴿子的好,但我的意思是說,我能看出一羽鴿子不好或牠有哪些缺點。
我看了他的鴿子。體型正點,肌肉豐美有彈性!但讓我大感驚訝的是,牠們有一個共同的缺點:最後幾根主羽缺乏彎折和柔軟性,也就是彈性不足。
他聽不懂我的話,所以我把他兩羽最後幾根主羽斷裂的鴿子指給他看。他聳聳肩,好像是說:“那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個意外,每個鴿子都有可能發生嘛!”
“每羽鴿子都有可能,”我說:“但好鴿的主羽並不容易斷裂。”好鴿的最後幾根主羽應該能夠用拇指和食指彎折而不會斷裂,這表示主羽富有彈性,是賽飛較長距離時不可或缺的要件。一羽鴿子歷經艱苦的賽事後,你應該留心一下牠的翅膀。你會發現最後幾根主羽稍稍彎曲。
但是,假如最後幾根主羽很硬,根本彎折不了,怎麼辦?那麼,這便成為鴿子的一項殘障,飛翔時較困難和吃力,而且比那些主羽彎曲度高和富含彈性的鴿子疲勞得快。
因此,了解自己鴿子缺點的重要性非同小可,然後你才能著手進行改善牠們的品質。
許多鴿友常犯的一個錯誤是,舍內重要的鴿子缺點都相同。這也難怪他們鴿族的凋零變得無可避免。
多數鴿王都是混種鴿
亞洲和美國的許多鴿友都喜歡同一血系的鴿子,也就是所謂的近親交配鴿。如果這些鴿子只用來育種而不比賽,這種想法倒也未嘗不可。
正常情況下,幾乎荷蘭和比利時所有的超級鴿都是混血的。
80年代時,我有“好的一歲鴿”(Good Yearling)這羽好鴿和跟牠血緣相近的鴿子。我想要保持這系鴿子血統純正,偶爾我也會作出好鴿,但是讓我大感意外的是,有些跟我買“好的一歲鴿”這脈鴿系後代的鴿友,比我本人作出更好的鴿子。他們的鴿子可是跟我買的哪!
幸好我及時悟出道理。
他們拿我的鴿子跟他們自家的鴿子混種。
所以,從此以後我依照他們的做法:我不再介意有沒有一個血統純正的鴿族,並開始把我近親交配的鴿子混種。
其中一羽被我用來混種的鴿子便是“好的一歲鴿姊妹”(Sister Good Yearling)。牠跟牠的兄弟不一樣,牠不只比賽成績不好,育種能力也不行。至少當時我是這麼看牠的。
直到我配給牠一羽不同血系的雄鴿後,牠所生下的第一羽幼鴿就為我贏獲奧爾良全國冠軍(1985年)。
不幸地,等我發現牠的育種價值時,牠的年紀已經太大了。
像我這種情形也經常發生在許多鴿友身上。當他們發現自己擁有一羽真正的好鴿時,這羽鴿子的父母之一要不是已經被汰殺掉,就是已經被賣掉或太老了。
錯誤
鴿友買鴿的故事版本總不脫同一套。拿買 6 羽來說吧,他們總要3羽雄鴿和3羽雌鴿。
這樣他們便能湊成3對。
我學乖了,這種做法是不對的。
如果我引進外鴿,我會把牠們和我舍裡最好的種鴿配對。這樣,已有實績的外鴿便能證明自己育種能力的好壞。與其單純地讓外鴿一起配對,我建議的方法讓成功得來更快,而且也更直接。
假如你讓買回的外鴿互配,你便是讓一個“未知數”配另一個“未知數”。
如果你讓外鴿搭配你舍裡已有績效證明的種鴿,那只剩外鴿這麼一個未知數。
外表
那麼,鴿子的外表該要怎樣呢?
首先,羽毛一定要柔軟。
而且,體型不能太大。小心那些大型鴿。現代賽鴿比幾十年前的小上一號。
還有,要有良好的平衡感。正如人們說的:“能平衡站在你手掌裡的那種”,而且被抓握時,牠們的身體必須自然地稍稍前傾。
再者,骨骼強壯也很重要。關於這點,壓一下牠們的胸骨便見分曉。
如果鴿子發出一種類似“睡覺打呼”的聲響便不是好兆頭。
以上我所提及的都是絕對必要的要點。
不過,還有一個問題:
即使具備上述的質素,也並不表示一定就是好鴿。
劣鴿可能也是羽毛柔軟,平衡良好,骨骼強壯。不過,沒有這些特點的,鐵定是壞鴿無疑。
所以,這不是做算術,你不能把事情倒過來說。
有位哲學家說過:“牛全是動物,動物不全是牛。”
更多例證
大多數強豪都擁有2~4個血系,他們的鴿王多屬這些血系的混種。因為他們已經是強豪級人物,所以他們不會引進許多外鴿,就算真要的話,每年頂多也是1~2羽罷了。
而且,他們不用花錢買這些外血,他們彼此交換鴿子就行了。
各位記得胡本和佛布魯根的故事嗎?他們只交換一羽鴿子,然後再拿交換來的鴿子和自家的鴿子混種,結果兩家鴿舍都因而爆出超級鴿來。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福洛爾?安格爾(Flore Engels)和凡.荷夫.尤特豪芬(Van Hove Uytterhoeven)兩人身上。這兩人都已擁有好鴿,但這兩人在換鴿並與自家最好的種鴿混種,都締造出更優秀的鴿子來。
因錯得福
多數荷蘭和比利時強豪每年變換種鴿的配對,有些強豪(甚至包括詹森兄弟)同年就變換配對組合。
由於某些神祕的原因,好配對一起育種很長時間後,後代的品質就會每下愈況。
我本人每年也給我最好的雄鴿更換2~3羽不同的雌鴿。
鴿子只在狀況最佳時才適合配對,這絕對是有道理的。
鴿友經常納悶,為何一對配對某年能作出數羽好鴿子,而有幾年卻連一羽好鴿後代的影子也沒有。
可能的解釋是配對鴿的狀況。
有研究顯示,許多好鴿都是由一歲齡的種鴿所生。但這並不表示老鴿便生不出好鴿子。老鴿的問題是牠們分泌的鴿乳品質較差。今年我犯了一個錯誤,我讓一羽1992年生的雄鴿哺育牠的幼雛。
有些幼雛長得不好,而我知道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我應該把牠的蛋給其他較年輕的保母鴿來抱孵和哺餵。不過,犯錯並不丟臉。不知自己犯錯,不知悔改,這問題更大。
常敗軍和常勝軍之間的區別在於後者知過能改,並能從中汲取教訓。
如果你懵懂不明自己的短處,如果你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你就只能原地踏步。
 
第五章
幼鴿專家大剖析
“從小論好壞”是大多數幼鴿專家的共同看法,
儘管這些擅長幼鴿賽的行家在管理和鴿舍的照顧上,
維持幾近一致的高品質要求,
但是在訓練、誘激和用藥上的做法卻有極大的分歧。
夏拉肯在本文中比較荷.比幼鴿專家的共同點和差異處,
針對不同做法的利弊得失,為鴿友提出建議。
荷蘭文有個新名詞:“幼鴿專家”。
這個新名詞在80年代中期出現。從那個時期開始,無論是在荷蘭或比利時,總有些鴿友開始在幼鴿賽事裡稱霸。
譬如一場總羽數1萬羽的幼鴿賽,有一個鴿友囊括了1,2,3,4,5名!這種事情以前絕對不可能發生,如今卻成為現實。
怎麼會這樣?一開始沒人能夠摸得著腦,因為那些贏家避口不談自己是怎麼辦到的。難怪會有種種說這些贏家有新式祕訣的謠傳,如野火燎原般散播開來。
“新世代”真有新式的訣竅嗎?
這個疑竇一點也不奇怪。
幼鴿賽裡快樂的贏家,以及其餘吃敗仗的鴿友,這兩者之間的人數比例變得懸殊和不正常起來。
祕訣在哪裡?
時光荏苒,那些“專家”之所以能獨領風騷的祕密已是眾所皆知:他們懂得如何控制鴿子的換羽!他們的幼鴿並不比別人飛得快,但別人的幼鴿換羽換得早。
大家都知道換羽的鴿子是飛不好的。當鴿子正在換羽時,即使你打開鴿舍大門,要牠們出去訓練,牠們連飛出去也不想。
當牠們洗澡時,你也會發現換羽中的鴿子很難飛起來。那是因為失去太多羽毛,讓牠們的身體變得太濕重所引起的。另外,換羽期也是荷爾蒙轉變的時期,在這段期間裡,鴿子並不是真的生病,但身體卻虛弱了下來。
由於這個緣故,時處歐洲鴿子換羽期的秋季,也正是各種疾病爆發的時機。這時鴿子的自然抵抗力已大為降低。
“幼鴿專家”是如何得以控制換羽的呢?方法有兩個:
──法蘭德省(比利時)流行使用可體松 (Cortisone, 一種蛋白異化荷爾蒙)。
──荷蘭普遍運用蔽光系統。
使用可體松等於是“摧毀”掉鴿子。這讓許多優勝鴿不能善盡為新主人孕育後代的責任。
即使政府認為此風不可長,並把可體松列為禁藥,但還是抑制不了這股使用的歪風。似乎很容易便能由鴿子的糞便裡檢驗出含有可體松與否,被查獲違法的鴿友會受到禁賽三年的處分,至少這是那些請不起大律師辯護的鴿友的命運。至於那些請得起律師的鴿友,他們的律師會以檢驗過程不夠精確的抗辯來取信於法官,然後他們便得以逍遙法外,繼續比賽。
所以,現在法律明文禁用可體松,每個想成功的幼鴿家別無其他選擇:只能用蔽光系統來控制換羽。專家的“祕密”被披露後,有些鴿誌和鴿報記者熱切地大吹大擂說:
“這對賽鴿運動有益!”
“這讓機會再度平等!”
“這使幼鴿專家的時代成為歷史!”
這些人可真是大錯特錯了。
因為即使是許多年後的現在,在沒一羽出賽的幼鴿正值換羽,以及大家都使用所謂的蔽光系統的情況下,幼鴿賽事仍是少數一群人的天下。
“現代幼鴿專家是否具備著若干共同點呢?”有人心裡可能會這麼納悶。沒錯,這些專家的確有著共同點。
其他類型?
他們好像創造出另一種類型的鴿子,一種“早熟”的鴿子。這全靠幼雛時期的汰選來完成。
“從小論好壞”是大多數“幼鴿專家”的一種說法,所以他們大都沒有 3 或 4 歲齡的好老鴿飛手。
大家都知道遠距離鴿舍(專飛1000公里以上的遠距離賽)的鴿子較晚熟。
還有,歐洲長距離強豪裡沒有一位是幼鴿專家。
這也就是歐洲鴿友搞不懂只飛幼鴿的外國鴿友,怎麼會跑來歐洲買長距離鴿,譬如巴塞隆納大賽的記錄鴿。
原因可能是因為外國的比賽環境比較艱苦,他們的地勢不像歐洲國家那麼平坦,氣候也沒歐洲溫和。
山區地形和熱帶氣候國家的鴿友最好買長距離鴿嗎?
或者他們最好還是不要引進遠距離鴿,而應該去跟“幼鴿專家”買鴿子呢?
我真的不知道答案。我只知道在歐洲,幼鴿賽的鋒頭絕不輸給長距離賽。
不過,這些幼鴿強豪還有其他共同點。
訓練?
毫無例外地,訓練的重要性非同小可。但是,如今的訓練方式有別於以往。
以前,鴿友把鴿子帶往 5 公里遠處,然後到 10、15、20、25公里等地方做陸訓。不過,這種方法已經過時了。
因為,訓練剛開始時,大部分情況是怎樣的呢?
頭三、四次陸訓的時候,一定是鴿友比鴿子先回到家。在離舍不超過10公里遠的地方,沒經驗的幼鴿可能要花上 1 個小時或更久的時間才飛得回來。
對於這種鴿子,強豪們發現即使再拉遠距離訓練也沒什麼意義。他們大部分的動作如下:
首先,他們把鴿子帶往5公里以外的地方,進而拉遠到10公里,接著遠至15公里左右。
然後,他們維持在這個距離做訓練,直到鴿子懂得在最快時間內直衝回家為止。這項標準達成後,他們才會把鴿子帶到更遠的地方放飛。
一旦鴿子又熟悉了路線,直接回舍後,他們才會再拉長距離,有時距離甚至拉到70公里遠。
70公里大抵是陸訓的極限,不過,大多數鴿友陸訓的距離不會超過30公里。
“幼鴿專家”訓練頻繁,有時在賽季開鑼前10或15分鐘都還不肯放鬆。
荷蘭和比利時的幼鴿賽在星期六舉行。近年來,有些鴿友以為在賽季裡加緊訓練有助改善賽績。有些鴿友甚至每天施訓,不過後來他們自己發現這種做法實在是誇張了點。現在,大多數強豪在賽季內是每週訓練幼鴿一次,一般是星期三或星期四,距離大都約為20公里。
餵飼?
講到餵飼,大部分“幼鴿專家”也都採取一致的態度和方法。
前10週他們餵幼雛吃“重”料,也就是富含蛋白質(比如豌豆)的飼料。
近年來,由於大腸桿菌猖狂,所以使用的添加食品也愈來愈多。醋(由蘋果釀製)和優格最被普遍使用,一般人相信酸(醋)和乳酸菌(優格)能夠抑制大腸桿菌。
幼雛長到10星期大後,也就是約離陸訓期開始前的一個月,他們開始改給較淡的飼料。食物約包含有三分之一的清除飼料和三分之二的正規飼料。
轉換飼料的同時,經常也施予副傷寒預防用藥。
這時候,在進行陸訓前,同時開始給鴿子做些訓練,是“絕對必須”的。
電解質的使用也愈來愈普遍。特別是在天氣炎熱的比賽過後,鴿體失水嚴重的時候,電解質就能幫上大忙。
含有大量鈣質的礦土仍被認為是最重要的輔助食品。
礦石必須每日更換是有原因的。只要礦石放在鴿舍裡太久,上面就會有灰塵堆積,鴿子也不會再啄來吃。
有些鴿友把礦石灑在鴿舍外的石質地板上。每次只要一下起雨來,礦石上面的灰塵就會自動被沖刷乾淨。
每回下過雨後,鴿子就會去啄食那些地上的礦土。
甚至鴿子在比賽飛返後,與其先進鴿舍,牠們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去吃地上的礦土。這無疑地顯示出牠們的本能,並告訴我們礦石對牠們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
鴿舍?
強豪們也明白鴿舍的重要性。
鴿舍必須具備最佳的環境是最先決的條件。如果鴿子在鴿舍裡還必須持續跟壞環境作戰(例如氧氣不足、過熱、太潮濕或風太大),牠們永遠達不到好狀態。理想鴿舍的條件如下:
──保持合宜的溼度。
──日夜恆溫。
還有,所有的強豪都發現,最重要的是要讓鴿子(老鴿和幼鴿都一樣)在家(鴿舍)裡住得舒舒服服。
所以他們無不全心致力為鴿子打造一個舒適的環境。鴿舍裡到處都有棲架和巢箱,讓鴿子可以自由選擇地盤,甚或捍衛自己的領土。
鴿友應盡可能施以各種手段,去激勵鴿子熱愛自己的地盤。熱愛領土是鴿子飛返的一大誘因。
管理?
表現良好的“幼鴿專家”毫無例外地都花上許多時間跟自家的幼鴿在一起。老鴿賽則是另外一碼事,讓老鴿贏賽並不需要花費鴿主太多的時間和努力。
至於幼鴿,你則必須時常做觀察、訓練等等的工作。這些工作需要很多時間,所以幾乎沒有一個幼鴿專家是做全職工作的,而且許多幼鴿專家的老婆都下海幫忙,不然就是有合作的夥伴。
有個熱愛鴿子的老婆就好像如虎添翼。女人關愛的天性似乎正是幼鴿最需要的一種東西。
因此,具備良好的鴿舍、訓練、飼料和鴿子品質等條件後,不表示你一定就能在幼鴿賽裡脫穎而出。
幼鴿只在獲得充分誘激的時候才能贏,必須要有理由讓牠們想飛回家。鴿友的任務就是找出這個理由來。
差異處
不過,荷蘭和比利時幼鴿專家的手法仍然不盡然相同。
他們的手法可劃分為兩類,各有其利,同時也各有其弊。
──第一類強豪是以自然制使翔幼鴿。這表示他們允許,甚至激勵幼鴿做交配。牠們在巢窩裡有幼雛的巢態下出戰大賽。一定是那羽幼雛驅使牠們加快速度飛回家,怎麼也不願放棄。這種方法的優點是不必要同時再給牠們做繞舍飛行的訓練,但你必須把牠們帶離鴿舍做陸訓。
──另一類強豪則把幼鴿依性別分開。入集鴿籠前半天,雌雄兩性的幼鴿可以相聚,比賽返舍後,雄鴿和雌鴿也可以在一起到晚上。這個制度的優點是牠們一出舍就可以繞舍飛個幾小時,所以你不用再帶牠們去做陸訓。不過,缺點是你很難看得出來哪羽幼鴿會有好表現。如果鴿友想要插組的話,問題可就大了。
這些專家也還可以分成下列兩組:
──一組不停地給幼鴿用藥,尤其是預防呼吸道疾病的藥物。
──另一組則鮮少用藥。
這兩組人都可能贏,但頻頻用藥的那組人等於走上一條不歸路,一旦他們停止給藥後,問題馬上層出不窮。
以我本身為例
我個人的做法是把雌雄兩性的幼鴿分開,我認為色慾絕對是最主要的誘激。還有,我也不支持用藥這項做法。我痛恨鴿子生病,所以我篤信鴿子的自然健康,而我必須說,到現在我對自己的方法都還沒後悔過。
但是,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如果只注重一時的效果,抗生素也許有用,甚至在純粹強調“暫時性”的情況下,抗生素就更加神奇了。
不過,如果你持續濫用抗生素,長期下來,你等於在把你的鴿族的自然抵抗力愈減愈低。
然而,不幸地,這正是許多鴿友目前的做法。
病菌和抗生素在鴿子體內抗戰,最後勝出的一定是前者,這個事實科學家不得不贊同和害怕。
呼吸道病症是許多鴿友的噩夢。前提是我們應該尋求如何預防,而不只侷限在用藥治療。
擁有一個良好的鴿舍,加上一群自然抵抗力強且免疫力健全的鴿子,就等於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第六章
賽鴿王國強豪奪標法
冠軍強豪針對某個特別賽事做準備時,
總將哺雛的幼鴿視為處於最佳巢態。
但對每一場賽事都想取得好賽績的鴿友而言,
他們多半是採用將雌雄鴿分開的制度。
自然制與鰥夫制各有利弊,
端賴強豪們憑藉機智來判斷。
鴿活動在荷蘭和比利時,與台灣相當不同,我在之前的文
章裡已經介紹過。老鴿賽一直以來都是歐洲的重頭戲,現在仍是一樣。直至60年代以前,歐洲鴿友總認為幼鴿賽一無是處,只是徒增自己的負擔而已。幼鴿賽只是他們為未來老鴿賽所做的準備動作,也就是說,只是為了讓鴿子們在參加老鴿賽之前,累積一些經驗而已,幼鴿賽的意義除了訓練以外,並未有其他特殊含義。
其轉捩點是在50年代,由荷蘭的一個鴿會舉辦了一場奧爾良(Orleans)幼鴿全國賽。這場賽事對於位處南部的鴿友而言,空距約為420公里;位置偏北的鴿友,他們則需克服650公里的長途距離。有許多鴿友反對這場比賽,因為距離實在太遠了,他們認為幼鴿飛不了這麼遠,因此,有許多北部的鴿友並未參加這場比賽。那些持反對意見的鴿友,他們似乎是對的,因為這場比賽變成一場災難,約有三分之一的幼鴿迷飛掉了。然而,相反地,這卻不代表奧爾良幼鴿賽的結束。
潛移默化
鴿友們開始逐漸了解,幼鴿其實能輕鬆飛450公里或更遠的距離。他們對幼鴿賽的興趣開始逐漸濃厚起來,奧爾良幼鴿賽變得極為熱門,並且在後來演變成為全世界最大規模的幼鴿賽。到了90年代,奧爾良一場幼鴿賽的參賽幼鴿,數目不會少於25萬羽。“放飛的幼鴿遮黑了整個奧爾良的天空,像是日蝕一樣。”雜誌上這麼形容著這裡的賽事。到了70年代,鴿友對幼鴿賽的看法已全然改觀。幼鴿賽不再只是為幼鴿未來所做的訓練而已,它吸引鴿友參與的魅力,變得和老鴿賽不相上下。其中一個原因是由於老鴿賽裡贏賽的,永遠都是那幾張熟面孔,幼鴿賽的贏賽機會則較為平等,每個鴿友都有贏賽的機會(在那個時代而言)。
因為鴿友的積極參加,不同鴿會舉辦的幼鴿賽愈來愈多,有的空距甚至長達600公里,而且極少有幼鴿迷飛掉。因此,我們有了一群新型鴿友:他們對老鴿賽的興致減低,但熱中於幼鴿賽,他們被稱為“幼鴿專家”。幾年內,他們領先群倫,狂掃幼鴿賽事。現在,我們面對一個極為有趣的處境:人們在過去說“幼鴿賽的贏賽機會人人均等,每個人都能奪冠”,現在卻演變成全然不同的新時代。幼鴿賽變成一種“家族舞會”,對其他多數人一點都不好玩,只有幾個開心的鴿友贏得勝利。
一般鴿友都不能忘記自己在出發點,即被這些“幼鴿專家”打敗的經驗。尤其是那些長距離鴿族,牠們在出生那一年的幼鴿賽裡,大都是要俯首稱臣的。我即將要告訴各位,有關那些幼鴿賽超人,他們幼鴿奪標的方法。雖然我不能十分肯定,歐洲鴿友一定比台灣鴿界的同好優秀。但是金錢在台灣鴿界氾濫著,而且當牽涉到金錢時,我想就沒人能當得起傻瓜。
育種
那些“幼鴿專家”一般在11月底或最晚在12月中以前開始育種,那時正處於白天極為酷寒且短暫的嚴冬。因此,我有一個忠告給親愛的讀者:如果你打算做一趟荷蘭或比利時之旅,切記不要安排在冬天,否則你絕對享受不到旅遊的樂趣,而且許多人甚至會患有冬季憂鬱症呢!然而前述那一些鴿友則不會,因為他們那時正忙得沒時間去看心理醫生,他們把整個冬季的時間都花在育種上忙碌著。鴿子不會在白晝時間短於 7 小時的時期裡配對,因此鴿主必須延長白晝的時間,也就是必須隨時給鴿子餵水,因為水很快就會結成冰塊。他們所能做的,便是在上午 7 時開啟光源系統,直到晚上 9 時為止。在配對前開始如此持續進行10 天,在11月到12月配對的鴿子,牠們的幼雛在元旦前就將近有 1 個星期大,那時即是為牠們掛上新年度腳環的時候。專精長距離賽的鴿友,則在稍晚才會讓鴿子配對,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幼鴿賽裡一點贏賽的機會都沒有。幼鴿在前 4 個月裡,以含高蛋白質(豌豆)的食物,獲得良好的餵飼。他們認為這是一種能促進幼鴿發展的良方。
訓練
那些“幼鴿專家”一般在4月開始“調淡”飼料。“調淡”表示飼料較易消化,即是含較少如豌豆的蛋白質,以及增加“淡料”的份量。幼鴿在被餵飼淡料的同時,也開始接受繞舍訓練,這是必要事項。假若鴿舍門大開時,幼鴿不能繞舍飛 1 個小時,那麼稍後的施訓對牠們而言亦是枉然。假若有幼鴿在自由後並不想盡興翱翔,那表示牠是“無用的”,也就是說,牠將來的賽績會很差,甚至很快就會迷飛掉!
大部分的冠軍強豪在 5 月開始施訓,那時幼雛已有 5 個月大。5個月大的幼鴿,以台灣的標準而言已過大,但是各位應該了解,荷蘭的天氣比台灣惡劣得多了。而且為取得牠們機會的平等,我們這裡的幼鴿絕不會在壞天氣裡比賽或訓練。但是天氣是變化莫測的,因此可能發生一些鴿子在返家途中,遇上壞天氣的狀況。在這種狀況下,還能飛回贏賽的鴿子,值得成為各位在買鴿時的追逐目標。像我認識的一位日本贏賽強豪,他買鴿的眼光就比其他鴿友獨到多了。為什麼呢?因為他在買鴿前,一定會先探聽鴿子贏賽的賽事天候,換句話說,就是每羽鴿子贏賽機會是否平等。這亦是我們歐洲鴿友評定一羽贏賽鴿好壞與否的必備工作,我們會將賽事的天候考慮在內。自然地,這位強豪痛恨靠運氣獲勝的賽事。但是,這種賽事也有其正面的一面:沒沒無聞的小鴿友可能贏賽!這種賽事讓常敗軍因一回贏賽的甜頭,而選擇繼續留在鴿界。這時,他們並不在意自己是幸運贏得比賽的,幸運的贏賽鴿是指那些背後正好吹著強勁順風時,飛出好賽績的鴿子。
讓我們回到訓練這個主題。我以10公里的距離開始做訓練,以下我們所謂的“拋飛”(即是英文“訓練”的意思),則是以15公里開始,接下來再做25公里。在鴿子首回並不能直接回巢的拋飛距離裡(一般為20公里),我會維持這個距離拋飛,直到牠們懂得直飛回巢為止,然後我才會加長拋飛距離,由30公里直到70公里左右。
競翔行程
賽季在6月底開鑼,大賽(奧爾良全國賽)則在8月初。這場全國大賽以前是在8月底舉行的,而那時正好遇上幼鴿的換羽期。換羽是幼鴿賽的大問題,換羽的幼鴿會贏不了比賽的。那麼鴿友是如何因應呢?就是以人工方式來阻止換羽。之前是使用可體松賀爾蒙,然後又流行“蔽光系統”。為什麼現在鴿友不再使用可體松賀爾蒙了呢?現在鴿界禁止使用它,因為它被視為一種禁藥。被發現使用的鴿友,會受到禁止出賽三年的處罰。荷蘭和比利時的賽鴿協會(NPO和KBDB)想要引導鴿友,不再以人工方式來停頓鴿子的自然換羽,因此他們調整了幼鴿大賽的比賽日期。現在的幼鴿大賽比以前提早了一點。幼鴿賽季從90公里的空距做起點,接著每一星期逐漸增加比賽距離。幼鴿大賽(全國賽或半全國賽)的飛距,由400~600公里左右。
差異處
另有一點各位不可不知的事情,是比利時的賽鴿狀況,相當有別於其他歐洲國家。比利時鴿友與荷蘭、德國鴿友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可以有所選擇。他們 5 月初由魁夫蘭(Quievran)開始幼鴿賽季(對位處北部的鴿友而言,距離約為50~145公里),而且由此開始,每個週末在魁夫蘭都會有一場幼鴿賽。各位能相信有鴿友只參加同一放飛點的比賽嗎?荷蘭鴿友經常因為飛距太短,取笑這些比利時鴿友。另一方面,我們必須知道, 至多有25萬羽幼鴿會同時在魁夫蘭放飛,牠們光是出籠找到回家的方向就夠不容易的了。比利時幼鴿賽在5月底開始在拿永(Noyon),或其他類似地點放飛(飛距160~250公里),而且鴿友在之後的每個週末,都可以再來這裡比賽!進入 6 月之後,每個週末都有幼鴿中距離賽(飛距約350公里),然後才是全國賽。因此比利時鴿友在 7 月以後,即可選擇每週讓他們的幼鴿,參加由魁夫蘭或拿永出發的比賽(短距離賽),而且他們也可以選擇參加中距離賽。因此,他們一天可同時參加 3 場比賽。少數鴿友(冠軍強豪)偏愛中距離賽和全國賽,因為這些賽事較具影響力和優越性,並且較能吸引媒體的注意。
一般鴿友大都只參加短距離賽。還有一種“沉迷參賽”類型的鴿友,他們在每個週末,狂熱地參加由魁夫蘭、拿永出發的短距離賽,還有中距離賽。因此,他們在早上、中午和下午都在等參加不同比賽的幼鴿歸巢錄時。各位可以想像,他們承受的壓力有多大!我能告訴你,身為這種“沉迷參賽”的鴿友的妻子,她們的週末一定開心不到哪去。
荷蘭鴿友並不能有這種選擇。每個週末我們只有一場比賽,難怪外國鴿友經常納悶,為何我們的參賽鴿數總是多得那麼可怕。
額外飼料
除正規的鴿食外,礦土(蠔殼)被認定是對鴿子最重要的另外一種鴿食。冠軍強豪的做法,就是讓他們的鴿子盡量增加礦土的攝食量。礦土應該每天或每兩天更換,鴿子不會吃那些吃剩的礦土,因為上面會沾滿塵埃。鴿子喜歡吃新鮮的礦土。有一位醫生(他是個專精於鴿子方面的科學家)曾經告訴我,礦土內的礦物質對鴿子的重要性。
“你應該在飼缽裡放些礦土和正規飼料,然後你看看那些經歷艱困賽事後返家的鴿子,牠們有何不同。”他這麼告訴我。我照他的話做了,而且經實際實驗,證明了他的說法沒錯。那些鴿子是先去啄食礦土的。我認識一位定期在鴿舍前,灑下一些礦土的鴿友。結果他那些賽畢歸返的鴿子,牠們都先停降在地面上啄食那些礦土,而不是先飛進鴿舍裡去!那是鴿子的本能!牠們的身體需要礦物質。鴿子在賽畢返舍後幾天,直到週末前,都只被餵飼容易消化的淡料,比賽前,牠們再吃到額外的玉米或花生,以建立牠們所需的能源。
用藥
你可能會覺得驚訝,但是用藥在賽事裡,其實並不被視為重要部分,但鴿舍相形之下則顯得相當重要。這是因為多變的天候因素,重點是我們必須建造出盡量不會受多變天候影響的鴿舍。假若真有病症發生,多半都和呼吸道方面有關。一般冠軍強豪注重預防勝於治療。最佳的預防方法,即是營造完美的環境(鴿舍)。鴿友嘗試不用抗生素的原因,在於他們想要避免自己的鴿子,不致在年長後持續面對健康問題。
而且如同我在之前提過的,即使幼鴿賽風在當今方興未艾,大多數鴿友對老鴿賽的興致仍濃厚未減。“幼鴿專家”仍然只佔鴿友的少數部分,他們有些並不擔心這些幼鴿的未來,他們只專注於牠們在幼鴿賽事的賽績。因此,這些人即以抗生素來治療幼鴿呼吸道方面的病症。這些含抗生素的藥品,在台灣也相當普遍知名。當幼鴿6個星期大時,牠們被施以預防膣炎症(trichomoniase)的治療約1週,然後在賽季開鑼前再治療一回。盡量避免在賽季期間進行任何的藥物治療。最普遍使用的藥物是羅尼唑(Ronidazole 10 procent),許多冠軍強豪都會再添加葡萄糖。球蟲病並不可怕,很少鴿友會針對球蟲做用藥治療。球蟲一般都是因不良的鴿舍環境(過溼)或二度傳染(沙門氏菌)而起的。許多治療球蟲的藥物,更成為“鴿體自然狀況的殺手”。
大多數的冠軍強豪都不相信,維生素對賽鴿有何良效。一般人相信維生素對種鴿和換羽期的鴿子或病鴿會有所助益。電解質普遍在酷熱的賽事後使用,鴿體必須補充因熱而耗失掉的水份。
管理制度
鴿友一般使用兩種不同的管理制度,它們各有其優缺點──
1. 自然制
這表示幼鴿是在孵蛋或哺雛的巢態下出賽的。一般在目標為奧爾良和波治全國大賽的鴿友所應用。我曾經針對全國賽的優勝鴿做過一個研究:65%的贏賽鴿在出賽時,都是處於哺雛的巢態,因此自然制對那些志在一、兩場大賽的鴿友而言,似乎是個不錯的制度。其缺點是正處於孵蛋巢態的幼鴿,出賽時鮮少有好賽績,牠們的巢態和誘激巔峰只能維持 2 個星期,牠們的巢態巔峰即是哺雛時期。自然制的另一個缺點,即是無法同時施以繞舍訓練,訓練被視為最重要的一環,鴿子必須被迫而飛(搖動一顆球或一面旗子)或是將牠們載往遠處拋飛。
2. 鰥夫制
另外一種制度則是將雌雄賽鴿分開訓練,俗稱鰥夫制。這個制度的優點是,只要是體格優秀的鴿子,都可以獲得充分的繞舍訓練。大多數冠軍強豪,牠們都採用這種制度。雄鴿和雌鴿被關在不同鴿舍,早上訓練雄鴿,傍晚訓練雌鴿,或者順序相反也無所謂。雌鴿和雄鴿在入集鴿籠之前幾小時,可以在一起溫存。假若是極度酷熱的天氣,雄鴿在入集鴿籠前一天,即可獲允和雌鴿相聚。這麼做的原因,是待牠們冷靜下來和不再興奮後,再將牠們關入集鴿籠。集鴿籠內的鴿子,若仍處於興奮狀態又充滿緊迫,牠們在被運輸往放鴿地的旅程中,會變得過度勞累不堪。
結論
冠軍強豪針對某個特別賽事做準備時,哺雛的幼鴿被視為處於最佳巢態。但對每一場賽事都想取得好賽績的鴿友而言(奪標並不是他們的第一目標),他們都會採用將雌雄鴿分開的制度。這些是荷蘭和比利時強豪們的想法和使翔制度。他們是對的嗎?或者他們能否做得更好?針對這個問題,我想我該向台灣的冠軍強豪取經才是。
 
 
第八章
引進好鴿的祕訣
成為贏家的關鍵是什麼?
夏拉肯認為鴿友本身便是成敗關鍵!
一個好鴿友比其他人更了解鴿子素質的重要性,
而且知道如何和由何處引進好鴿。
有錢有名雖是買好鴿的捷徑,卻不是唯一道路,
遵循夏拉肯所指點的幾項忠告,小鴿友也能夠買到好鴿子。
鴿友有時候會納悶成為贏家的關鍵是什麼。以下是賽鴿運動
裡常被拿來做比較的一些標準:
──鴿友本身。
──鴿舍。
──餵養和醫療等管理制度。
──鴿子。
有些鴿友說:“鴿子素質為首要,鴿舍其次,最後才是鴿友。”
有些鴿友說:“有好鴿舍便成功了一半,鴿子素質佔20%。”
我自己則認為關鍵在於鴿友本身。荷蘭鴿界有句話說“成功在冠軍強豪彈指之間”。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有些鴿友具有賽鴿天賦,有些鴿友卻怎麼認真用心也學不來。
為什麼我會認為鴿友是成功關鍵呢?
一個優秀鴿友懂得維持良好的鴿舍環境。
一個優秀鴿友知道要飼養好鴿。
一個優秀鴿友懂得鴿子的管理和飼養等等,一切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然而這些事情其實每個鴿友都懂得做。
但一個好鴿友更了解鴿子素質的重要性,而且知道如何和由何處引進好鴿。有些鴿友納悶為何有些人引進的外鴿經常都能贏,而其他人卻時常以失敗收場。
該怎麼行動和由何處才能獲得好鴿呢?這次我們就來談談現代賽鴿運動的一些精神食糧。
鴿友
當然我在這裡說的是荷蘭和比利時的鴿友。這兩個國家是賽鴿根源地,在這兩個競爭激烈的環境裡,參與的鴿友仍有許多,所以他們應不容自己犯錯才是,足見他們一定有許多值得全球鴿友借鏡的地方。讓我們先由最重要的地方談起。
引進外鴿改良自家鴿族時,每個鴿友所採取的行動各有不同,成功與否取決於鴿友本人。
──你有無經濟上的問題?
──你現在的賽鴿成績如何?
──你是否已名列冠軍強豪?
有錢的鴿友
有錢的鴿友不愁沒錢買超級鴿或牠們的幼雛後代。金錢讓他們搶先佔了上風,不過他們除了獲得較高的成功機會外,其他方面也沒佔到優勢!他們只有機會,但並不是打包票的先機。謝天謝地,他們永遠也確定不了。
如果賽鴿真這麼簡單,那麼冠軍榮銜在兩年內便會全給有錢人包辦了。
但實際上,至今仍一敗塗地的有錢鴿友還多得很。他們的的確確買了不少超級鴿,但光有超級鴿並不表示他們便是超級強豪。
荷蘭最近才發生一個好例子。
有一個美國鴿友花費鉅資蒐羅了許多省賽和全國賽的超級鴿和優勝鴿。有錢的他想借助在荷蘭鴿壇秀出好成績來炫耀一番,所以他在荷蘭興建了一棟豪華大鴿舍,並且把他能用錢買到的好鴿全養在裡面。然後他再拿這些好鴿作育出的後代參加比賽。一開始有些小鴿會的鴿友如臨大敵般緊張兮兮。在幼鴿賽裡和這些超級鴿的後代對峙?這樣比賽算不算不公平呢?他們心裡如此納悶著。
他們之中有些人在賽季開鑼前,便先有一股不戰而敗的感覺。
緊張時刻終於到來,花了這個美國人大把白花花銀子的超級鴿後裔出場了。
各位知道結果怎樣嗎?
他連一個意外獎項都沒撈著,相反地,他還被同會的鴿友們打得落花流水。接連幾個星期來,那些一毛錢也沒花的鴿友的傑出翔績,幾乎讓他顏面盡失,他甚至變成大家的笑柄。
所以,有錢的鴿友要買好鴿雖然容易得多,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便能自動升級為贏家。
冠軍強豪
除了有錢的鴿友外,還有一小群特殊鴿友:名列冠軍強豪的鴿友。已是冠軍強豪的鴿友在改良鴿種時,行徑和一般普通鴿友亦會有所不同。他們經常和其他冠軍強豪保持良好關係和進行換鴿,或者他們彼此間會互用一羽雄鴿或雌鴿一年等等。
胡本和佛布魯根兩位強豪便是這樣。他們只互換一羽鴿子,而且兩人都取得成功後代。還有安格斯和威脫羅文 也採取相同做法。他們換鴿而來的後代都很優秀,中間從未牽涉到金錢,因此冠軍強豪只會嘗試以極少數外鴿來改良鴿種,因為他們現有的都是好鴿。
不過沒錢沒名的鴿友仍佔大多數。對這些想引進好鴿的普通鴿友,我該給他們什麼忠告呢?去找那些大人物買鴿嗎?當然不是。
錯誤
“大人物”可分成兩種──
第一種是很有生意頭腦,在國外赫赫有名的那些人。
他們自己國內的賽績不怎麼樣,但他們深懂血統書和血統的重要性,而且他們懂得如何操控媒體。他們把自家鴿子炒得炙手可熱,這可讓他們同國的鴿友們驚愕得很。他們的鴿子通常血統書很有看頭,其他則沒什麼特別的。我們這裡的鴿友們都在納悶,為何外國鴿友買鴿子時只看血統書和血統,而不看賽績呢?
荷蘭和比利時的鴿友說:“那些外國鴿友來跟這些“無名小卒”買了一張紙(血統書),還附送一羽鴿子。”
一般稍有常識的荷蘭和比利時鴿友都知道,這些所謂的“血統書製造者”絕不是買鴿的好對象。不過我之前說過大人物有兩種。
另外一種大人物則人如其名。
我心中想到的有西佛托依、安格斯、多布拉(Dobbelaere)、德.佛特(De Vooght)、波爾(Bolle)、范德?維根等人和其他許多強豪。
他們能飛出好成績,相對地表示他們必須要有好鴿。他們在國外沒多大名氣,是因為他們不想買通媒體記者或耍詐宣傳。
不過普通歐洲鴿友面對一個難題,這等大人物的鴿子貴得很,因為國外有許多聰明和知道他們的鴿友,都搶破頭來跟他們買鴿。因此這些人(我是說這些真正的大人物)的鴿子供不應求,價格自然跟著水漲船高。
換句話說,如果他們的鴿子不那麼貴,這些大人物倒不失為普通鴿友買鴿的合適對象。
不過,有一個好消息,好鴿並不是只有這些真正的大人物才有的。
忠告1
對於阮囊羞澀的普通鴿友們,我的第一個忠告是:
別管那些名牌和媒體廣告。假強豪的假成績表在荷蘭和比利時兩國裡都會出現,其他國家裡怎麼會沒有?
普通鴿友該做的,是去跟同個鴿會裡,一週又一週地把他打敗的鴿友買鴿。
由於大家時常在同一場比賽裡對話,他對賽績和這個贏賽的鴿友更能瞭若指掌。最後一項尤其重要。成為冠軍贏家和賣鴿時誠實與否可是兩碼子不同的事呢!
當我瞧見買家猛盯著鴿子的眼睛瞧時,有時我心裡會想:
“你實在不該盯著鴿子的眼睛看,你該瞧瞧鴿主的眼睛才是!”
幸運地,大部分鴿友都很誠實,存心欺騙的畢竟只佔少數。而且假如這個擁有好鴿的鴿友夠聰明,他會懂得去善待其他鴿友的。
因為他了解若沒那些手下敗將,他也當不成冠軍強豪。如果有那麼一天,這些手下敗將受不了一再失敗而放棄賽鴿時,冠軍強豪也不過是沒有王國的國王罷了。我們的鴿運跟其他運動一樣:有失敗者才有贏家!道理再簡單不過。
另一個我要你跟同區贏家買鴿的理由,是因為他知道賣鴿給你後,你和他還會常常碰頭。如果他賣給你不好的鴿子,餘生裡他將難以面對你,或許他連正視你的眼睛都不敢呢!
忠告2
買鴿的時機也很重要,這對那些向荷蘭或比利時強豪買幼雛的外國鴿友更形重要。最好的時機是在夏天或秋天。因為歐洲鴿友的幼鴿賽季一般在6月~8月,所以每位認真用心的歐洲鴿友都會先為自己著想。
也就是說,他一定把最好鴿子的頭兩輪幼雛留給自己。許多鴿友犯下留取季初幼鴿的錯誤,犯下只買季初幼鴿錯誤的鴿友也不少。
沒買到最佳鴿對的最佳幼雛實在是個滔天大錯。
那些宣稱銷售自家最佳鴿對二、三月生幼雛的歐洲超級強豪們,他們根本不是超級強豪,他們只是超級大騙子!
所以如果你要買幼鴿(尤其是跟歐洲鴿友買的話),千萬要等到春天或稍後更好的時機。我說過冠軍強豪每年只會嘗試用極少數外鴿來改良鴿種,因為他們現有的都已是好鴿。假如他們引進太多外鴿,則可能忽略掉自己的好鴿子。
但假如你沒有好鴿,你最好一次引進多一點外鴿。
所以我才要你先去跟同區打敗你的贏家買,價格會便宜一點。
例證
相信我吧,有不少遵循我以上方法的鴿友都已升級為冠軍強豪。
其中有些人還全球知名呢!如:
1. 威廉.吉爾特(William Geerts)
他曾經和方德.賈克伯(Fond Jacobs)隸屬同一區域。當時賈克伯年事已高,人也沒沒無名,而且他只飛短距離和中距離賽。吉爾特後來結了婚,搬到了他現在居住的史契德鎮(Schilde),而且他跟這位老戰友買了一輪鴿蛋帶走,因為他知道他的鴿子有多好。那些鴿蛋等於是半買半送給他的。
兩年後(1978年),他成為安特衛普鴿會裡人人聞之色變的殺手。吉爾特的名聲如野火燎原般傳遍全世界,但卻沒人提起那個提供他好鴿的好心老人方德.賈克伯。
2. 戈馬利.佛布魯根(Gomaar Verbruggen)
他買來他知名的“鴿王AS”,不過這羽鴿子可花了他不少錢。不過“鴿王AS”的原鴿主摩利斯.維登(Maurice v d Velden),又從一位80歲的無名老鴿友那裡取得“鴿王AS”的父母鴿。
我家距離已故鴿友格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在世時居住的小鎮只有5分鐘車程。70年代裡,霍夫肯幾乎打遍天下無敵手,不過他沒什麼名氣。霍夫肯直到死前不久才出名,而且他死後名氣更加響亮。不過有趣得很,出名後的他早已沒有好鴿了。
3. 楊.格德拉斯(Jan Grondelaars)
他是隻聰明的狐狸,他發現有霍夫肯這麼一個人,並挑對時機跑去跟正處於賽鴿巔峰階段的霍夫肯買鴿子。那時的霍夫肯還沒有名氣,不過賽績極為傑出,還有……他的鴿子便宜得很。
而楊.格德拉斯的名聲絕大部分是霍夫肯鴿後裔幫他贏來的。
好血統,又怎樣?
血統是狗屎。
血統是鴿商發明出來的空中樓閣。
血統是氣球。
血統是為無價值壞鴿吶喊的旗幟。
血統是搪塞壞鴿的用語。
許多來過荷蘭和比利時的美國、日本和台灣鴿友都知道這一回事。他們拜訪過這裡的冠軍強豪後,才豁然明白自己過去被洗腦已久。不過,那是個少數人握有大權的時代,現在則大大不同了。
所以,親愛的鴿友們,你沒錢也不用惶恐,你和其他有錢人一樣有機會飛得冠軍。你的成功之路會較為顛簸,不過你得必須再聰明一點。你的聰明智慧必須要足以彌補你缺錢的弱勢。有許多沒錢的鴿友認真地遵循我上列忠告裡的方法後,都成為冠軍強豪了。
所以:
你不年輕也能贏。
你不是男性也能贏。
你不是運動健將也能贏。
你不是科學家也能贏。
只要你面對單純的事實,只要你不道聽塗說,只要你張大雙眼對鴿子產生感覺,你就能贏。因此,賽鴿活動才會如此特別和好玩,不是嗎?祝你好運!
第九章
一羽鴿子名叫“絲絲”
漂亮女孩很少能口出睿智之言,
至於鴿子,漂亮的鴿子一定聰明嗎?
我認為這種情況一如既漂亮又聰明的女孩──十分罕見。
“絲絲”,這一羽雌鴿是育種上的奇蹟,
牠開啟了我的眼界,
真正改變我以外表來評斷鴿子好壞的習慣……。
世界好多份賽鴿雜誌上都有我的專欄,事實上,寫作已經
變成我的生計。當你了解我自1974年起,即每週定期發表文章後,你即能想像我已經寫了多少文章,更不用說,這還包括《詹森兄弟傳奇》(Janssen Brothers Arendonk)這本書在內。而且不管你相信與否,寫作這個工作,每次最困難的部分,就是要為文章尋找一個好標題。其實找尋題材也不容易,因此,有時候我會寫有關我自己的鴿子,以我個人的經驗、我個人的成敗做為題材的故事。
這篇文章是關於我的一羽1988年出生,環號最後三碼為088的鴿子的故事。當我苦於為此篇文章取標題時,我從一部《一條名叫汪達的魚》(A Fish Called Wanda)的電影名字那裡取得靈感。許多鴿子也都有名字。
我發現“絲絲”(Sissi)這個名字,十分適合這羽1988年的雌鴿,牠是一羽真正的超級鴿。因此,各位閱讀這篇文章時,請不要誤會我的目的是為了賣鴿,因為我絕不賣“絲絲”的孩子,也請各位不要認為我是為了銷售“絲絲”的後代才寫這篇文章。因為牠的後代,光在荷蘭就已供不應求。我之所以寫下“絲絲”的故事,是因為它裡面有一些精神存在著。
實際上,鴿友一個比一個聰明,但是大體上,我們都對鴿子所知不深,就像美國總統柯林頓不了解獨身生活一樣。“我們”包括你、我和其他鴿友,即使是那些最偉大的冠軍強豪也包括在內。噢,對了,我們至少可以知道鴿子漂不漂亮啊!我們還可以知道鴿子的體格強不強壯啊!但是,我們卻看不見鴿子牠們腦袋裡的東西──這羽鴿子聰不聰明。而且我們需要的,不正應該是聰明的鴿子嗎?
我在過去教學時,接觸了許多學生──年輕女孩。她們有的很漂亮,有的不好看;她們有的聰明,有的則否。我不知道在台灣情形如何,但是,在荷蘭,有這種組合的女孩(既漂亮又聰明)少之又少。有時候,你會遇見一位讓正常男人都為之心動的漂亮女孩,可是一旦她開口說話,情況就完全改觀。我奉勸這種女孩,最好是閉嘴不要說話。漂亮女孩很少能口出睿智之言。至於鴿子,我也一直注意那些外觀漂亮的。漂亮的鴿子一定聰明嗎?我認為這種情況一如既漂亮又聰明的女孩──十分罕見。
“絲絲”
“絲絲”這羽雌鴿在2000年 4 月去世了。然而,牠真的是育種奇蹟!
1996年,我有2羽省賽冠軍超級鴿(參賽鴿數約11000羽),牠們是兄妹鴿,這打破鴿界歷史的空前記錄。牠們都是“絲絲”的後代。
我在聯盟賽裡表現最佳的6羽鴿子,牠們也都是“絲絲”的後代。
1999年,我又有2羽省賽冠軍鴿(參賽鴿數約10000羽),牠們又是“絲絲”的後代。
2000年 5 月 5 日,我的一羽雄鴿(環號98-5812162),在天氣不佳的比賽裡(參賽鴿數約13200羽),超前其他對手 7 分鐘勇奪冠軍,牠也是“絲絲”的後代。
今年的6月24日,我的鴿子在奧爾良的飛賽裡贏得冠軍、亞軍、季軍和第5位,牠們也是“絲絲”的後代。
1996年,我在一場約有24000羽鴿子參賽,天候惡劣的競翔比賽中贏得冠軍;那羽冠軍鴿名叫“黃金眼”(Golden Eye),牠現在已在台灣,而且牠也是“絲絲”的後代。
柯爾.雷騰先生(Cor Leyten)在1998年,榮獲凡爾賽世界鴿王長距離賽亞軍。他的那羽贏鴿也是“絲絲”的後代。
1999年,迪布恩先生(Mr. W De Bruyn)在省賽鴿王賞中奪魁(5,000位鴿友參賽,冠軍鴿環號1998-1222890),他的那羽冠軍雌鴿,還獲頒荷蘭最佳雌鴿第5名。牠也是“絲絲”的後代。另外,迪布恩先生還有一羽奪冠3回的雌鴿,也是“絲絲”的後代。
“絲絲”的後代,為洛克斯先生(Mr. Rocks)締造9次冠軍殊榮。
鴿友范文先生(Mr. Van Veen),在21000羽參賽鴿裡奪標成功的鴿子,也是“絲絲”的後代。
1998年,3羽“絲絲”的後代讓我在奧爾良全國賽裡,榮享第8、10和13位的佳績。
環號98-5812191的鴿子,今年的5週內,連續在大賽裡奪冠4次。牠也是“絲絲”的後代。
環號99-1944577的雄鴿是三冠王,牠的三場贏賽分別是:冠軍(14454羽)、冠軍(9508羽)、以及冠軍(奧爾良半全國賽,10500羽)。這羽“577”是環號92-5212278鴿的孫子。“278”贏過7次冠軍,牠也是“絲絲”的兒子。
1999年的省賽,我不僅贏獲老鴿組的冠軍2次,在幼鴿組的短距離組,“絲絲”的孫代鴿贏得冠軍,在中距離賽組,冠軍也是由“絲絲”的孫代鴿贏得冠軍。
吉德先生(Mr. Vd Zijde)的一羽鴿子,在今年的長距離賽裡入賞過 2 次冠軍和 1 次亞軍。2 次冠軍都領先20分鐘,而且這羽鴿子正準備參加全國超級盃長距離賽。牠又是“絲絲”(Sissi)的孫裔。
我得就此打住,否則各位會覺得無聊,但是“絲絲”後代的光榮賽績還長得很呢!我再次提醒各位,我不是在為“絲絲”宣傳,所以請各位繼續閱讀,因為好戲還在後頭。而且我會回答各位心中的疑問:“你如何找到“絲絲”這羽超級鴿的?” 這可是個既美又長的故事,但是富有教育意義。故事開始囉!
思維食糧
我個人有許多方面的表現都不是很好,但是,我並非一無是處。在荷蘭,我享有“對明日之星都能捷足先登”的美譽。是因為我的運氣好嗎?我想有一部分是,但不全然只靠運氣。我不會閱讀那些有關冠軍強豪的報導,因為那些報導很多都要付費,為的是宣傳賣鴿。而且那些報導的賽績很少是完整的,也就是說,賽績雖正確,但有誤導作用。我對冠軍強豪的鴿子沒有興趣,因為荷蘭和比利時的某些區域比賽並不激烈,每一位參賽的鴿友平均都能奪冠一次。那些只贏過一次省賽冠軍的強豪,我對他們的鴿子一點也沒有興趣。因為,假若在獎項滿滿的全國賽裡,他派出60羽鴿子參賽,只有一羽贏了冠軍回來,那麼,他的鴿子有什麼價值呢?
你必須知道,在荷蘭和比利時,平均每 3 羽參賽鴿,就有1羽有獎項可拿。所以,一場1200羽的比賽,就有400個獎項。一位派出15羽鴿子參賽的鴿友,平均應該可以贏獲5個獎項才是。假若他贏得的獎項較平均少,他的賽績就很差勁;假若他的15羽賽鴿獲得12個獎項,那他的賽績就很好。如果他有80羽鴿子出賽,抱回12個獎項,那麼他的賽績也很淒慘。
還有,在歐洲還有另外一件我們知道但你們不可能知道的事情,就是──我們的全國賽賽況!當比賽日吹起西風時,冠軍大都由住在東部的鴿友取得,也就是靠近德國邊境地區的鴿友。在吹西風的省賽,入賞第20位的鴿友,假若他住在西部,那麼,其實他的賽績遠比住在東區的冠軍鴿友還要好,因為他的鴿子是逆風前進的啊!
為什麼?
那麼,為什麼我能買到好鴿,經常運氣都很好嗎?
外國鴿友只看到他們的前位賽績,其他什麼都看不到。對我,這樣根本不夠好。我列舉以下例子來說明我的意思:
以一場參賽鴿數1200羽的比賽, X先生奪得冠軍和亞軍為例。
X 先生會成為媒體爭相報導的對象。表面上,他的賽績似乎令人印象深刻,但是,當人們知道,在這場比賽裡,實際上他總共派出的60羽賽鴿只贏得6個獎項時,他的賽績遽變為慘不忍睹。但是外國鴿友卻看不到這個事實。
同場較量的鴿友 Y 先生,他或許只入賞第12、15和20位。沒有一本賽鴿雜誌會想要去報導他,但是,當人們知道他只派遣 3羽賽鴿出賽時,那麼,他的賽績可就是轟動異常了!在荷蘭和比利時,如何評斷鴿友好壞與否的方式,就是你絕對必須要知道他的參賽鴿數,比賽有多劇烈,以及他的鴿舍地點。
假若外國鴿友能看見一些知名鴿友的全部賽績,我很確定,他們會訝異得眼珠子差點掉出來。但是我現在談的是超級鴿“絲絲”的故事,所以我們言歸正傳。
1991
1991年,我聽到有一羽比利時雄鴿能育出許多超級鴿的謠傳。因此,我和我的一位美國鴿友連忙跑去拜訪這位鴿主。我們問那個比利時鴿主:“你超級雄鴿所出的幼雛,一羽要多少錢?”
當他開出價錢時,我們驚訝得深嚥了一大口口水。這個鴿主一定看見我們訝異呆了,他連忙說:“好吧!我免費再送你們一羽雌鴿。”
我們買了鴿子。我和我的朋友各付一半,然後我們再分享牠們育出的幼雛。
回到家以後,我們打開鴿籠,再看看我們帶回的那 2 羽鴿子。牠們看起來比原先的樣子更醜。
“我很抱歉!”我的美國朋友說:“這麼醜的鴿子一定好不到哪去,你介意我不買嗎?”
“沒有問題。”我說,並且把錢還給他。
“我真是笨得可以!”那晚上床睡覺前,我心裡這麼罵著自己:“我怎麼能夠把錢浪費在這種垃圾鴿身上呢?”而且我發誓以後花錢引進外鴿時,一定要更小心才行。
但是,除了讓那兩羽醜鴿育種之外,我別無其他選擇。
1992
我由超級鴿主那兒買來的那羽雄鴿,牠育出的幼雛看起來不是很好,但也不至於太差。那羽免費的雌鴿(就是“絲絲”)育出的首批幼雛,看起來實在可怕,所以我只好將牠們汰殺掉。牠再育出的雛鴿,看起來還是一樣糟糕,但是我不能將牠們全部汰殺,不是嗎?然而我很幸運,至少我是那麼想的。因為牠的其中一羽幼雛迷飛掉了,我如釋重負地心想:“終於可以少養一羽劣鴿了。”
但是幾天以後,當我接到一通來自德國漢堡的電話,那位鴿友老兄告訴我說,他的鴿舍裡有一羽我的幼鴿時,各位請想想我有多驚訝!問清楚環號後,我高興極了,牠就是“絲絲”那羽迷飛掉的幼雛。“送給你吧!”我告訴那位德國人說:“'你可以留著牠。”
我想,這是擺脫一羽自己不想要的鴿子,最高尚的做法。
兩天後,更讓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羽雛鴿,牠只有10星期大,卻飛回我的鴿舍來。牠在完全未受訓練的情況下,一路由漢堡飛回我住的小鎮,那至少有600公里遠。各位能相信嗎?
這羽雛鴿的環號是92-5212278,在後來贏了7場比賽,包括在兩星期內,連贏 2 回省賽。天馬曼先生(Timmermans)有一羽278鴿育出的幼雛,這羽幼雛稍後成為環號99-1944577鴿的父親。環號99-1944577鴿贏過:
14454羽 ── 冠軍
9508羽 ── 冠軍
10500羽 ── 冠軍
1992年同時發生另一件大事。
日本進口商
有一位日本進口商,他總是在尋求新鴿的蹤跡。
他不買名牌響亮的鴿子,他只買沒沒無聞的小鴿友的鴿子。那時,他根本沒聽過那個我買到“絲絲”的比利時鴿友的名字。我告訴他有這麼一個人,而且我買了他最佳種鴿的兩羽幼雛。
這個日本人,他的人很好,所以我警告他,這些鴿子的外觀不怎麼好看,因為我不想讓他失望。
他對我很有信心,所以對我說道:“把牠們賣給我。”於是我照他的話,把這兩羽鴿子運給他。
時光飛逝……,而且“絲絲”的孩子為我大獲全勝。
“我怎麼將這些鴿子送到日本去了呢?我真是個大笨蛋。”我悲嘆不已。
這是我一生裡所犯的最大錯誤。
夠奇怪的事情是,我好久都沒聽到這位日本客戶捎來隻字片語。所以我傳真問他:“怎麼都沒有你的消息?”“有什麼不對勁嗎?”“有問題嗎?”
然後,他傳真告訴我,有關那兩羽我運送給他的鴿子的消息。他說他應該聽我的話,牠們真的太醜了,看見牠們的鴿友都忍不住大笑,所以牠們都賣不出去,他正準備把牠們給汰殺掉。
我回覆說:“我很抱歉。”(但是我的心高興得大跳不已)而且我說:“我不想讓你失望,我會把錢還給你。但你必須將牠們送回荷蘭給我。”
你無法想像當時我有多高興。我想這是我賽鴿以來,最讓我高興的一件事。因此“絲絲”又回到荷蘭。我開始再讓牠育種,牠後代的賽績,你們都在前面看過了。後來,我又做對了一件事。
1996
我賣給荷蘭和比利時鴿友不少鴿子,但是在1993和1994年當時,他們都不要買我的“絲絲”後裔,因為他們不喜歡這些後裔深灰的顏色, 而且他們嫌鴿子們的體型太小。
我心想,你們不買沒關係,那不會有何問題。
但是在1995年,“絲絲”後裔的名聲如野火燎原般傳開。那一年,我在連串的比賽中,接連打敗幾千羽對手,為我勝出的都是“絲絲”的後裔。突然間,每個人都要買我的“絲絲”血統。
1996年,我有 4 羽“絲絲”在夏天生出的子裔。許多有名的鴿友競相出高價要買牠們,這次我做對了一件事:我並未覬覦錢財,而且我保留了牠們自有。
後來
後來我再回去向購得“絲絲”的比利時鴿友買更多的鴿子是有理由的。因為牠們都不好。
而且,我的那個美國朋友,以及那位日本進口商,都了解自己犯下大錯,他們還跑去買了“絲絲”的兄妹鴿。但牠們都無法育出任何好後代……。他們把這些後代全部賣到台灣去了!!
精神
1. 獲得好鴿需要好運氣。假若你未買到好鴿,並不表示你受騙了。一羽超級鴿,並不表示牠的兄妹鴿一定也好。即使是“絲絲”都曾為我育出劣鴿。
2. 捫心自問你對鴿子了解多少?那個比利時鴿友如果知道“絲絲”是超級鴿,他絕對不會將牠出售。那些在1995年前向我買鴿,卻不買“絲絲”後裔的強豪鴿友,他們對鴿子品質的評斷也全錯了。當他們想要“絲絲”的子裔,為時已晚,而且我也不賣。
3. 各位或許永遠都無法弄懂鴿子品質的好壞,但是這亦是賽鴿活動的一件好事。假若鴿子的好壞能被看清,那麼超級鴿、好鴿都會落入有錢人的手裡。
4. “絲絲”的後裔大都很小,雌鴿尤其更小,但是牠們的競翔表現卻是最突出的。我認為現代的贏鴿體型都是偏小型,這和幾十年前相當不同,那時的贏鴿體型偏大。氣候惡劣時,要格外小心大型鴿的表現!經常都是體型稍小的鴿子最為強健。
5. 請各位原諒我提到自己的賽績。我只是想讓新手和輸賽者能夠大開眼界,那麼,未來他們就有可能成為贏家!
 
 
第十章
誰能慧眼識英雄
胡本的“年輕藝術家”和克拉克的“13號”,
小時候都是沒人肯要的醜小鴨。
你需要有好血統的鴿子,還需要好運氣,
這也是作出幼鴿愈多愈好的原因。
那些不遵循這層道理的鴿友,
遲早會因獲得好鴿機率的降低而飲恨收場。
許多鴿友或鴿會幹部經常請我幫忙為他們的鴿子評等或做篩
選,換句話說,就是要我告訴他們哪羽鴿子好、哪羽鴿子壞。
有時候他們願意花大錢請我,說真格的,這也沒什麼可大驚小怪的。
養了一群壞鴿所花的冤枉錢可也不少呢!
“我很抱歉,”每回我總會這麼講,並且補充說:“我實在沒有具體看出一羽賽鴿或一羽種鴿好壞與否的能力。”
不過我的這席話他們總是有聽沒有懂。
“你寫賽鴿專欄,比賽成績又好,你怎能說你不知道鴿子的好壞?”他們愈說聲音愈激動,甚至認為我是“假謙虛”。
其實我並不是。
賽鴿專欄作家
賽鴿專欄作家的身分遠較其他專欄作家特別,因為我們本身也賽鴿。這也是我們不能避免地在文章裡頭,提起自家鴿子的原因,因為我們的賽鴿經驗皆由牠們而來。
只要我們保持立場中立,把自己的經驗寫出來與眾多鴿友分享,其實沒什麼不妥。
尤其在有稿酬的情況下,我們更不可能只為推銷自家鴿子而寫。賽鴿雜誌具有散播新知和新聞的責任,而且內容更需要具有教育性。
我將盡可能避免在文章裡提到自己的賽績,我向各位保證,但有些情況下我非寫出來不可,那是因為我有話要說,就像現在一樣。
冠軍強豪不做白日夢
1998年我做出一羽1999年全省超級鴿冠軍,牠也是2000年的全省超級鴿冠軍。
而且牠還獲選了荷蘭NPO全國超級鴿亞軍,那表示在荷蘭全國36000家鴿舍裡,牠是第二好的鴿子。牠的一羽兄弟鴿翔績也很轟動,所以2000年時,我讓牠們的父母再一次配對繁殖。我給這批幼雛施訓,不過我對其中一羽沒有多少信心,這羽雄鴿外觀極美,體格健全,不過牠跟自己的兄弟不一樣,牠沒什麼個性,牠缺乏如牠兄弟那樣的作戰性格。牠的兄弟會為捍衛巢箱而死,牠則抱持無所謂的態度。因為荷蘭和比利時的賽制跟台灣不一樣,我們這裡仍以老鴿賽為主,所以我還是把牠繼續留在鴿舍裡,沒把牠汰殺掉。
但我是實際型且面對現實的人,只有失敗者才會做白日夢。冠軍強豪深知育出兩羽超級鴿的一對種鴿,不保證能再作育出任何一羽好鴿來的道理。所以冠軍強豪每年不斷變換種鴿的配對組合,即使最好的配對也一樣。
一對經年一起配對的種鴿,牠們育出的幼雛品質似乎逐年每下愈況。
我所知道的,能育出許多超級鴿的配對真的很少,假如真有這樣的配對。所以,世上真有“黃金配對”嗎?
我想,在鴿友心裡的“黃金配對”,一定比鴿舍裡實際有的還多。
人類亦同
發生在人類身上的現象也差不多。
腳踏車競賽在歐洲備受歡迎,麥可?英杜仁(Michel Indurain)是其中一位偉大的車手。他有一位兄弟湊巧也是車手。常人極難分辨出這兩兄弟間的不同,因為他們外型極為酷似。不過麥可這位兄弟的賽績乏善可陳,但他仍是知名麥可名副其實的親兄弟:同父、同母、受相同教育、吃相同食物、受同樣訓練。唯一差別在於麥可的兄弟就是贏不了。
當然,這並不表示血源毫不重要。
假如我那羽全國超級鴿亞軍的兄弟鴿飛不好,我會拿牠來育種。誰都保證不了絕對的成功,但至少這類鴿子的勝算機會較大。同一鴿族的好鴿愈多,牠們作育出好鴿的機率愈大。
賽鴿正因為沒什麼事情是能夠完全保證的,所以更加令人開心。因為若我們真能掌握和保證得了,那也將是賽鴿活動落幕的時候了。超級鴿全部會落入少數一群快樂人的手裡,那些有錢人的手裡。
薛倫
歐洲時常在某一時期掀起某一血統鴿的熱愛狂風。
德國在千禧年伊始興起一股薛倫(Schellens)血統鴿熱,每個鴿友都想擁有牠們,德國的賽鴿雜誌也充滿賣薛倫鴿的宣傳廣告。其中一羽鴿子的後代更是搶手,牠就是“天使號”(Den Engels),斑雄,環號73-6287434。
薛倫先生本人靠鑽石切割本業成為百萬富翁,他買過許多超級鴿。
1995年,他在84歲高齡時拍賣了他的鴿子。他那羽“天使號”飛出不下15回的冠軍,育種的成績更加傲人。
薛倫鴿的血統上大都會出現“天使號”的血統,不過牠父母鴿的血統資料則付之闕如。
薛倫先生向知名的福洛爾?安格斯先生買下當時才 4 周大的“天使號”。不久,安格斯把牠的父母送給他的一個助手當禮物。這個傢伙對擁有安格斯的鴿子深以為傲,一有機會便忙著炫耀他的這對寶貝給其他人看。不過看過這對鴿子的人都不約而同地說:“這種鴿子好不到哪兒去。”所以各位不難想像這個一開始興奮過頭的傢伙,稍後有多麼“鬱卒”。
於是他跑去找安格斯說:“看過這對鴿子的人都說牠們不好。”
“沒問題。”安格斯說。
“你把牠們帶回來,我換另一對給你。”
這個傢伙開心得連忙把這 2 羽鴿子帶回去給安格斯,安格斯把牠們殺了,並換給他另外 2 羽。
那對被殺的鴿子,就是薛倫著名“天使號”的父母。
胡本家族的“年輕藝術家”
胡本家族載譽全球。他的其中一羽基礎鴿便是“年輕藝術家”(The Young Artist),環號B82-6380170。
每次我抓著這羽鴿子時,我都會暗自心想:“這種鴿子怎可能這麼好。”
這羽鴿子還年輕時,杰夫?胡本的想法一定也跟我一樣。牠的外型實在不夠美,胡本心裡頭實在不想留下牠,但牠的血統又好得讓胡本捨不得把牠殺了,所以他決定把牠賣掉。
每回有人來買鴿子,胡本都提來一籃鴿子供客人挑選,82-170當然總也在裡面。但從來沒人看上牠,胡本只剩下兩個選擇:反正牠顧人怨沒人要,要不殺了,要不就自己留下來養。他決定把牠留下來養。
胡本這隻老狐狸一生裡做對過不少事情,不過其中當數這件事情他做得最好。
這羽鴿子稍後成為他驚動萬教的“年輕藝術家”。胡本家族近年來的優勝鴿和超級鴿都帶有這羽鴿子的血統。事實上,是這羽鴿子造就出胡本家族。
史丹?貝勒門
以下這則軼事要追溯到較古早以前的年代。
1971年,安特衛普的史丹?貝勒門(Stan Baelemans)有一羽轟動的優勝鴿榮獲全國超級鴿冠軍王冠(當時全國約有10萬名鴿友)。有位日本鴿商要我幫他買這羽鴿子,所以我去拜訪貝勒門。
“你怎麼想到要讓牠的父母鴿一起配對?”這對種鴿的醜樣差點讓我吐出來,我忙不迭的如此問道。
貝勒門先生說:“牠們長得雖難看,但幼鴿時期飛得極好。我很好奇這兩羽醜八怪會生出怎樣的孩子。結果牠們的孩子完美得很,而且……還是比利時境內最優秀的鴿子呢!”
克拉克與他的“13號”
宙斯?凡?林普特(Jos Van Limpt),暱稱克拉克(Klak),他近幾十年來最傑出的一羽賽鴿,無疑非環號89-1776613,也就是所謂的“13號”鴿莫屬。克拉克從不喜歡給鴿子取譬如“火箭”、“奇蹟”或“超人”這一類的名字。
“13號”的故事幾乎和“年輕藝術家”一模一樣。
1987年時克拉克有43羽雄鴿和42羽雌鴿,所以他多出的那羽雄鴿可以賣掉。其中有一羽實在醜得不得了,克拉克決定就賣牠。
他不想騙人,但他就跟胡本一樣,因為這羽鴿子的血統太好了才不捨得殺牠。
然而,一樣的故事版本,這羽鴿子沒人要:因為牠太醜了。
當他準備要把這鴿子殺了時,卻發生戲劇性的變化。
起先他以為自己倒了大楣,但其實他是因禍得福!
他的 2 羽鴿子給老鷹抓走了,2羽又剛好都是雄鴿。所以現在他反而少了一羽雄鴿,那隻醜雄鴿亦得以保住小命不死。牠變成“13號”的老爸。
克拉克把這羽爸爸取名為“怒克”(The Knook),也就是醜八怪的意思。
這些故事清楚透露出一個訊息──
即使連安格斯、胡本、克拉克這等強豪都勇於公開承認,他們在抉選鴿子時偶爾會看走眼犯錯。我們之中還有誰膽敢宣稱自己具有相鴿的超能力呢?
個人經驗談
我有一羽“好的一歲鴿”(Good Yearlig),環號78-430149。牠的翔績好得讓牠的孩子供不應求,牠有一羽1980年生的姊妹鴿,賽績和長相都平平。
我個人從一開始時便不看好這羽雌鴿的育種能力,不過牠的育種實力讓我非得對牠刮目相看不可。
這羽雌鴿之後我把牠取名為“好的一歲鴿姊妹”(Sister Good Yearling),環號80-8078868,牠影響我的鴿舍極為深遠。牠的一羽子鴿在1985年為我贏得奧爾良全國賽冠軍。但為時已晚,“好一歲鴿姊妹”已老得下不出蛋來時,想要牠後代的鴿友才蜂擁而來。
言過其實
然而,我們若說自己對鴿子一竅不通又有點言過其實。“有些人多懂得一點點”的說法才算比較貼切。
為何荷蘭和比利時的冠軍強豪們每年都還要做出100羽幼鴿或是更多呢?
他們只求好運多一點而已。
彼得?迪威德(Piet De Weerd)便曾說過:“大多數賽鴿人對鴿子毫無所知,我可能多懂10%,而這10%讓我比多數人稍強一點。”
拍賣會與買鴿人
歐洲每到冬天總有許多賽鴿拍賣會,故事亦都大同小異:少數鴿子底價高,其他皆屬便宜貨。
我們不得不相信,不時有鴿友在拍賣會以廉價買來的鴿子,幾年後為他們作育出超級鴿。拍賣會裡花了冤枉大錢,買錯鴿子的鴿友大有人在。
每年來歐洲買鴿子的鴿友多如過江之鯽。
他們有些人手裡拿著放大鏡,好笑地猛往鴿眼瞧。他們在尋找所謂的“眼誌”。荷蘭話裡還找不到一個足以貼切形容“眼誌”的字眼呢!那是因為我們根本不相信它!假如鴿子的好壞真能由眼睛看出來,鴿子可就是種特別的動物了。
──能由眼睛看出一匹賽馬的好壞嗎?
──能由眼睛看出一羽金絲雀歌聲悅耳嗎?
──能由眼睛看出一個人是運動好手嗎?
現在輪到我來問各位:
──為何鴿子該有所不同?
那些拿著放大鏡相鴿的鴿友,他們養的種鴿都還不少,這證明他們對自己多沒把握。假如他們能看清鴿子的好壞,他們就不需飼養那麼多數量的鴿子了。當我看見忙著觀察鴿子眼睛的傢伙時,我有時會說:“你該瞧瞧鴿主的眼睛,不是鴿子的。”他們大都能聽懂我話裡的意思:鴿主該誠實無欺!
思考食糧
──胡本有一羽優秀的“新力號”(Sony),但那對父母鴿生出的眾多孩子裡,也只有“新力號”這麼一羽好鴿。
──克拉克有“13 號”這麼一羽好鴿,但牠的父母也沒再生出能與牠媲美的其他孩子來。
──艾提恩?德沃斯(Etienne De Vos)以“迪迪號”(Didi)號鴿知名,但牠沒有任何一羽兄弟鴿能飛得像牠一樣好。
你需要有好血統的鴿子,這再清楚不過,但除此之外,你還需要好運氣,這也是作出幼鴿愈多愈好的原因。那些不遵循這層道理的鴿友,遲早會因獲得好鴿機率的降低而飲恨收場。
你可把它想成買獎券一樣,買得愈多,中大獎的機率愈大。
美不美麗又是另外一碼子事。許多東方人心儀西方金髮碧眼的俏女郎。
我也必須承認,有些金髮碧眼妞的確美得令人摒息。但她們的美麗不見得表示她們便具有美好婦德。
事實上,我的太太金髮碧眼與此無關。
純屬巧合而已
 
 
第十一章
冠軍強豪的祕密
每個鴿友在擇選鴿子時都不免犯錯,
但是冠軍強豪贏在犯的錯比別人少。
你必須擁有一雙“戴著絲絨手套的鐵腕”,快刀斬亂麻。
而且汰選永不嫌早,擇選實際上由鴿蛋時期即已開始!
不過一位以自然健康狀態做為汰選標準的鴿友,
永遠不會犯下把好鴿汰除掉的過錯。
找出鴿子飛不好的原因並不難。可能性有兩個:若不是鴿子
的素質不好,就是牠們的健康狀態不好。
這兩個可能性鮮少同時發生,因為當今好鴿已廣佈全球,我很難相信這世上還有只養壞鴿的鴿友。
荷蘭和比利時鴿賽的入賞機率大致是4:1,這表示一場1000羽參賽鴿數的比賽,則有250個獎項可拿。
當一位鴿友16羽裡有4羽入賞時,他的成績只稱得上“一般”水平,不好也不壞。
當他拿得8個獎項(50%)的時候則堪稱表現“相當傑出”。然而真正的冠軍強豪對此成績並不滿意,50%入賞率對他們而言還不夠好。
因此發生有兩種狀況:
16羽裡有8羽入賞的成績對一個冠軍強豪而言還不夠好!
但對一個賽績一向平平的鴿友來講,這個成績已屬“超級”,至少……對他而言是的。
假如有一個鴿友16羽鴿子全數鎩羽而歸,連一個起碼的獎項都沒撈著的話呢?這種可能性其實根本不會發生。沒有人的鴿子會差到這種程度,這時絕不是因為鴿子的素質不好。這個傢伙有了個大問題,他該趕緊去諮詢獸醫師的意見,因為他的鴿子病了,而且病得可不輕呢!
大錯特錯
鴿子是素質差或是健康壞呢?
這是許多賽績不好的鴿友心裡的兩難。
對於鴿子的素質──我必須再次重申這世上沒人能肯定看出一羽鴿子是好的。沒人能由鴿子的眼睛,或甚至從最好的血統裡看出好鴿來……。憑空想像是不能讓一羽鴿子變成好鴿的。
但話也不能反過來說:
假如沒人能肯定看出一羽鴿子的好,並不表示沒人能看出一羽鴿子的壞。
有些鴿子的羽質或體型明顯很差,牠們絕不會是什麼好鴿。
如果你夠聰明,看得出一羽鴿子的缺陷來,你便已算是“非等閒之輩”了。
這不單只“非等閒”而已,我認為這還是許多鴿友之所以致勝的關鍵,他們知道該汰除哪些鴿子!許多冠軍強豪宣稱“良好擇選”是“自家祕訣”。每個鴿友在擇選鴿子時都不免犯錯,但是冠軍強豪贏在犯的錯比別人少。
你在擇選時只要牢記一件事情就能永不犯錯。那就是你要謹記以自然健康做為擇選的標準。一年365天裡隨時淘汰健康不良鴿子的鴿友鮮少犯錯。
當你40羽鴿子裡有38羽健康無虞,那麼另外那2羽病鴿就沒理由生病。你要把這2羽給汰殺掉。
當然你不能犯下為治癒2羽病鴿而同時給其他38羽健康鴿施藥的錯誤。
一班裡有 2 個學生頭痛時,老師也不會要全班學生吃阿斯匹靈治頭痛。
祕訣
賽鴿的成功之路有許多。不過所有冠軍強豪都有一個共同點:
他們汰殺不健康或必須持續用藥的鴿子時絕不心軟。
那些過於強調用藥的鴿友,他們的鴿子可能不會生病,不過要牠們達成“超級巢態”可就難若登天了,因為牠們的健康不是自然天生的,牠們是“人工保護良好”的溫室花朵。
引進外鴿時還有一件值得各位注意的事情:務必要離那些經常用藥的鴿舍遠遠的,你最好去找用藥少之又少的鴿友買鴿子,這樣你才能買到身強體健的鴿子,牠們擁有健全的自然抵抗能力足以抵抗外來病菌和病毒的侵襲,比如在集鴿籠期間。
許多鴿友納悶:“要給鴿子吃什麼才能讓牠們更健康?”
這種想法是不正確的。
真正問題應是:“我該怎麼做才能讓鴿子自然強健?”
免疫系統良好的鴿子是不需持續用藥治療的。答案就是嚴格的篩選過程。
你必須對鴿子好,不過同時你也要對牠們嚴苛些。
你必須擁有一雙“戴著絲絨手套的鐵腕”,快刀斬亂麻。
還有,汰選永不嫌早,擇選的工作實際上由鴿蛋時期即已開始!
常見錯誤
有關汰選的常見錯誤如下:
──有些人對一羽好鴿的認定操之過急,缺乏深思熟慮。這種好鴿在冠軍強豪眼裡只屬“一般”,所以還不夠好。不過牠可能被其他非強豪級鴿友視為寶貝,並被嬌養在種鴿舍裡。
──其他人把不適合做種的種鴿拿來育種。以 4 歲的種鴿為例,牠們永遠生不出優秀的孩子來,牠們還被供奉在種鴿舍裡的原因,不外乎是牠們擁有優秀的血統,或牠們是花了大把銀子買回來的。
──賽鴿的故事也一樣:2 歲鴿更年老後的表現絕不會更好。這也是 2 歲鴿要不是好鴿就是死路一條的原因。大多數歐洲強豪亦因此大量以 1 歲鴿出賽。
年輕力壯
現代賽鴿遠較幾十年前年輕得多。
如果你有機會看到當今比利時或荷蘭的賽績報告,你會發現如今冠軍鴿比以往年輕多多了。如今是 1 歲鴿或 2 歲鴿大當其道的時代。這種情況只有在賽期 2 天的波城和巴塞隆納長距離賽時才會改觀。
在過去,一羽病鴿一定會迷飛掉,因為當時還沒有專業鴿藥。如今隨著鴿藥的發達,我們面對的鴿病卻愈來愈千奇百怪。怎麼會這樣?
因為經年用藥讓鴿子變得更弱不禁風。有許多鴿友忘記鴿藥的發明是用來治療鴿病這個真正目的。只要鴿子一飛不好他們便立即施用藥物,因為他們懷疑冠軍強豪就是勝在勤於用藥。
這是一種認知上的錯誤。藥物不能幫助鴿友致勝,以賽績、自然健康和免疫系統為標準的嚴格汰選才是成功關鍵。
更年輕化
以往許多歐洲強豪給 4 週大幼鴿斷乳。如今 3 週大的幼雛便已喝不到鴿乳。
給幼鴿提早斷乳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保留老鴿的元氣。哺餵幼鴿會耗損掉老鴿不少營養和體力,尤其是特別年老的老鴿。
──盡早斷乳的幼鴿更馴服。害怕自然的鴿子少之又少,未和自家鴿子保持良好接觸的鴿友該負全部責任。他們抓取鴿子的方式過於粗暴:單手凌空放在鴿子頭頂上方的位置,安靜地朝鴿子逼近,然後“啪”的一聲魔掌驟然而降,抓到了!鴿子即使沒被嚇死,至少也被嚇走半條命。以此方式你豈敢期待自己獲得鴿子的信任呢?
你豈能期待鴿子賽後歸來會盡速讓你抓著呢?不管各位相信與否,我認識的一些鴿友,他們若不先躲起來就根本抓不著鴿子。當然還有另外一種鴿友,只要他們一現身,鴿子就會更快自動靠過身來乖乖就逮,那全然是他們做法正確的結果。
──給幼鴿盡早斷乳的另一個好理由跟汰選有關。如此就能更早期發現體質虛弱的鴿子並予以淘汰。
沒有未來的鴿子
鴿子愈早汰選愈好。其實你早在鴿蛋時期即可開始進行篩選。
有關汰選我有幾點建議如下:
1. 千萬別留下外殼“硬脆”的鴿蛋。這種鴿蛋裡面的胚胎若不是早夭就是先天體質不佳,鮮少或從未孵出有活力充沛的幼鴿來。即使孵出來的幼鴿不錯,但也成為不了你舍裡最好的鴿子。鴿蛋外殼應該要油滑和光亮,健康成鴿的外觀也一樣。千萬要把外殼“硬脆”的鴿蛋丟棄掉。
2. 摸觸 1 個星期大的幼雛時,你可能會發現有些幼雛的雙腳顯得較為纖瘦。這種雛鴿永遠長不成為強壯、精力充沛和健康的成鴿,把牠給淘汰掉吧,牠是一羽沒有未來的鴿子。
3. 注意那些在巢裡總是不停吱吱叫的幼鴿。可能是毛滴蟲作祟,施藥治療可能會有幫助。不過一個謹慎小心的鴿友絕不會有這種幼鴿,他深知毛滴蟲病的危險性,並且隨時保持預防。吱吱叫個不停的幼鴿一般來講好不到哪裡去,所以,把牠們也都淘汰掉!牠們也屬於沒有未來的族群。
4. 注意那些在巢裡不時渾身濕淋淋的幼鴿。牠們之所以渾身溼透是窩巢潮濕引起的,窩巢之所以潮濕是因為父母鴿喝了和排出太多水分。這一定是其來有自的。攝取過多水分的鴿子健康狀態一定不好,大部分是消化系統有毛病,以這種鴿子做開始就是個壞開始。幼雛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也有可能會渾身溼透。那麼為何會這樣呢?因為幼雛沒有足夠力氣把自己的糞便拋往巢盆邊緣,也就是說牠們不夠強壯。淘汰掉牠們!
5. 有時候你會發現有些尚未斷奶的幼雛,翅膀部位的羽毛生長進度落後其他同齡幼鴿,其他同齡幼鴿的翅膀羽毛生長較為理想。淘汰那些翅膀羽毛發育落後的幼鴿吧!牠們的生命力不足,也就等於是沒有未來。
6. 有些幼鴿斷乳後可能會不斷乞索食物。牠們甚至緊追在其他幼鴿後頭要求哺餵。這種不懂自行覓食的幼鴿,不足以在你的鴿舍裡有存活之地。
7. 保持打開幼鴿嘴喙觀察的習慣,至少要有一次。有些嘴喙可能很脆弱易碎。這表示牠們的骨質不佳和體型羸弱。汰殺牠們!這種鴿子喉嚨的間隙一般都是大開的。
8. 我抓握過許多荷蘭和比利時的好鴿。牠們之中體型大者少之又少,即使有也都是短距離鴿種(比賽距離約為130公里)。真正優秀的長距離鴿幾乎沒有一羽是大體型的。我不喜歡站在地板上不動的幼鴿,那表示牠們過重和過大,所以連棲板都飛不上去,而其他同齡幼鴿則早往鴿舍外面飛了。
有些賽鴿新手認為大體型鴿一定很有力氣。他們錯了,現代賽鴿大都是偏小型的。
其他錯誤
從自己的錯誤裡學乖是很重要的。
我曾經讓一羽健康不佳的幼雛保住小命不死,牠頂著父母的光環才得以活命下來,這種幼鴿長大後永遠永遠都不會有什麼看頭。
如今我在汰殺牠們時絕不再手軟。良好健康是任何年齡的鴿子都必須保有的要件。
假如一羽幼雛健康不佳,先把牠給汰殺掉,然後再從牠的腳環號碼找出牠的父母是誰也還不遲。
如果你忙著先看牠的父母是誰,你評審的眼光就已產生了偏見,而且你可能被說服進而把牠留下來。
絕對客觀性
對於幼鴿──我除了喜歡牠們自然健康良好外,我還喜歡看見牠們在此時期內就已對自己的地盤表現出依戀。
那些能讓我在黑暗中由正確位置裡抓出來的鴿子(牠們總愛待在同一位置!)經常都能成為較好的鴿子。我不喜歡那些要我到處找的鴿子。不依戀和不捍衛自我地盤的鴿子鮮少有好的。
結論
體型、眼睛、羽質和連血統都很完美的鴿子可能毫無價值,而且飛不出什麼大獎來。
這也是讓汰選問題重重的原因所在。
一羽鴿子成為好鴿的重要特質,譬如個性、方向感、聰敏、活力、對地盤的依戀等等都是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所以在評等和擇選鴿子時,發生錯誤勢必難免。
不過一位以自然健康狀態做為汰選標準的鴿友,永遠不會犯下把好鴿汰除掉的過錯。
幸好我們不難看出一羽鴿子健康的好壞。
千萬不要輕信藥物有助致勝。克拉克、安格斯、胡本和其他許多強豪窮其一生勝利不輟。他們不是醫生,也不懂什麼化學理論,相反的,他們對鴿藥或鴿病一無所知。他們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明瞭汰選的重要性。
 
 
第十二章
賽鴿疑難雜症Q&A
夏拉肯先生接獲許多台灣鴿友的電子郵件和傳真,
本文他針對大家提出的一部分問題進行回答。
夏拉肯先生希望他的回答能讓讀者成為更優秀的鴿友,
因為他堅信良好的知識啟發是賽鴿運動全體參與者的利益,
假若有太多的鴿友因失敗而黯然退出,
冠軍強豪也不過是沒有王國的國王罷了!
我為數家賽鴿雜誌撰寫專欄是要負起責任的。
寫作對我而言,不單單只是構思一篇文章,把文章寫好,交給雜誌社出版就算了事的。讀者還會以為我是無所不知的賽鴿專家,他們會問我層出不窮的問題。
雖然賽鴿之於我亦是未解之謎,但我從不把讀者的發問當成是一種問題或負擔。我每兩個月為荷蘭全國性賽鴿雜誌《NPO》,回答讀者的問題一次。至於德國的《Die Brieftaube》賽鴿雜誌,我亦採取相同做法。
那表示假如我對讀者的問題有解答(我不一定總有答案),則可能吸引來更多讀者的興趣。
我曾經一度親自回答這些問題,直到讀者的問題多得快把我逼瘋為止。
不過我獲得的好處是,讀者的問題經常成為我寫作的靈感,而且,更讓我了解到鴿友內心深處的心思。尤其是那些賽鴿新手。我們必須珍視這些新手的加入,因為有太多的同好已經打退堂鼓。身為寫作人和賽鴿雜誌出版者的我們,必須把維持鴿友不半途而廢,同時激勵其他新手的加入,視為自身的道德責任。
台灣讀者
因為我幫《賽鴿運動》雜誌寫專欄,當然我也收到不少台灣讀者發來的書信、傳真。我收到的電子郵件尤其最多。這讓我大感驚訝,因為英文和中文兩種語言之間,存在著一道不可跨越的代溝。
我想我收到的來自台灣鴿友的英文電郵,大都是由鴿友們的子女代筆的。我想年輕一輩的英文,比他們的父執輩還好的情況,在台灣也一定雷同。這亦是荷蘭和比利時在以前發生的現象。
對於這些台灣讀者的問題,我決定沿用我在荷蘭和德國雜誌的做法:把它們收集起來,一併彙總在我的文章裡來回答。至少這樣比較有趣,並且具有教育意義。解答開始囉!
問題多多的鴿友
“第一位讀者”的問題還真不少。我引用他發問的第一個問題如下:
“我如何挑選到歐洲有名鴿舍裡最好的鴿子?這種鴿子一羽要多少錢?”
答案很簡單:這世上沒人能肯定看出一羽鴿子的好,但優秀的賽鴿人可能看得出一羽鴿子的壞。
柏拉圖教導他的徒弟說:“馬為動物,但動物非馬也。”
有些鴿子就是成不了大器,因為牠們的缺點太多。這些缺點包括如平衡感不良、羽質不夠柔軟、骨骼不佳……等等。
而且假如你能看出一羽鴿子的劣處,那麼你已算是箇中翹楚了。
如前述,看出一羽鴿子的好則是另外一碼事。
具有好鴿外觀特質的鴿子數以萬計:好身型、好肌肉、好平衡感、柔軟羽毛,但一羽好鴿不是光憑外表就能看出來的。這表示牠們要有些潛藏的特質才算數:良好的歸巢方向感、充沛的精力、強烈的返家和護巢意志。
套句在荷蘭鴿界的名語說:“好鴿由集鴿籠裡定江山!”
這句話的意思明白地說:有上述好質的鴿子,其好壞只能再由其賽績來判定。
有關這位鴿友問我的價格問題──我認為鴿友都應該知道,大部分的冠軍強豪絕對不會割愛出售他們心裡已有譜的好種鴿。他們願意賣的鴿子,都是他們不確定育種品質的鴿子,因為一羽鴿子的好,不是能以外表判斷出來的。
當歐洲的賽鴿雜誌介紹一羽超級鴿的賽績時,讀者們經常會看到一些如下的文字:“很不幸地,我已沒有此羽超級鴿的直父(或直母)。因為我已將牠售出,這是我畢生的最大錯誤。”
但是,這也表示歐洲的冠軍強豪,他們並沒有蓄意賣人壞鴿。如果他們真那麼做也就太傻了,那無異是自掘墳墓,把他們自己辛苦建立的良好聲譽給埋葬掉。
蓄意賣壞鴿只是短視行徑,但可會壞了未來大計。
這位台灣鴿友同時還問我兩個其他問題:“我該如何配對才能作出超級鴿來?”
答案更簡單,就是:“我也不知道!”
另一個問題是:“你能幫我買一對能作出超級鴿的種鴿嗎?”
我給他的答案是:“我沒那能耐。”
我告訴他把自己最好的種雌和種雄配對,然後再祈禱奇蹟發生。
許多超級鴿的誕生都是出自偶然。當然你必須要有良好的基礎鴿做開始:“好血統的鴿子,而且血統和賽績傑出的祖先愈近愈好。”但是我還有一句忠告:“你永遠保證不了結果!”
我最好的種雄生於1988年,牠和不同的種雌配對都能締造出超級鴿。
我最好的種雌,年紀和我最好的種雄差不多。牠和不同配偶也為我生出不少超級鴿來。
當我發現這對寶貝後,我依照一般鴿友慣常的做法──把牠倆送入洞房。
“這下一定是百分之百穩妥當了。”一般鴿友心裡一定這麼竊喜著。
結果是大錯特錯。這對黃金配對(理論上的)沒生出一羽好鴿,連差強人意的後代的影子也沒有。相信諸位一定能了解,我是絕不會再讓牠們做龍鳳配了。
然而今年,這兩羽寶貝各和其他異性配對後,又各為我創造出一羽超級賽鴿來!
下列的情況亦履見不鮮──某個配對生出一羽超級鴿後,再也沒了下文!
這位台灣鴿友還要我為他推薦,他能以合理價位買到好鴿的強豪名單。他還要我告訴他什麼才算是合理價位。
當然要我提供名單並不是什麼難事,但那會有失我身為寫作人中立的立場。那麼什麼才算是合理價位呢?
一羽鴿子若只要美金一塊錢就屬不合理,但假如這羽鴿子不好,一塊錢也算太貴。
一羽鴿子若要價美金一千元也屬不合理,但假如這羽鴿子是超級鴿,一千元也太便宜你了。
當然要有錢才能買鴿子。不管是在台灣或是在歐洲,若有一羽鴿子叫價美金一萬,即使對有錢人來講,我都覺得算是天價了。
第二位讀者
第二位讀者問我有關維生素方面的問題。他想知道歐洲強豪如何看待維生素的用途。
我的回答是:“他們的態度各有不同。”
有些強豪用都不用,不過這種人畢竟只佔極少數。有的則每星期餵飼一天,有的一星期使用兩天。根據比離時根特大學(University at Gent)的科學研究指出,維生素每星期餵飼一天就夠了。
假若要餵鴿子吃維生素的話,,一定要做綜合性的使用。這表示絕對不能單獨使用維生素A、B、C、D、E等。所以假若有單種維生素大量單獨被使用的話,即會變成鴿子的毒藥。
我個人從不在賽季內讓鴿子吃維生素。我想健康的鴿子就像健康的人類一樣,能藉由正規的食物攝取到維生素。
過去我做過一項試驗。我讓一群賽鴿在賽季內吃維生素,一群則否,結果牠們的賽績並未有何不同。因此,我即不在賽季內使用維生素了。
現在,我只在下列期間使用:
1. 換羽期。
2. 冬天。西歐的冬天極為酷寒,白晝極短,維生素能補充鴿子太陽光源的短缺。
3. 最後,我會餵那些因用藥(抗生素)治療後虛弱以及患病痊癒中,或狀況異常的鴿子維生素。
科學家們對人類服用維生素,和如賽鴿的動物維生素使用方面,看法各有不同。然而,日本的愛鴿人和教授南河(Namikawa)博士,他的人應不會笨,而且他強烈支持給鴿子吃維生素的論點。
但是,我們能夠百分之百肯定的是:維生素絕沒有在數日工夫內即讓鴿子變得神勇的功效,維生素也沒有讓鴿子贏賽的神效;維生素只能幫助弱鴿健康的強化,以及預防病菌的侵襲等。
新風潮
講到維生素,我必須說荷蘭和比利時已掀起一股新風潮。以前,維生素是放在食水中溶解,讓鴿子自行飲水攝取。
現在有愈來愈多的鴿友,將維生素摻雜在鴿子的飼料內使用。假若維生素是粉末狀的,他們會在飼料裡加入“糖水”或其他液體,讓維生素粉能黏附在上頭。
他們這麼做持有數個原因如下:
1. 任何東西置入食水後,即使是鴿茶也一樣,食水都會產生一股異味。鴿子可能因此而減少喝水的份量。這是鴿友應極力避免的狀況,鴿體內所謂的含水體可能因此失衡。鴿體內酸鹼值的改變,可能引起大腸桿菌的問題。大腸桿菌是歐洲幼鴿近期來的頭號殺手。在賽畢返舍鴿的當日飲水中加入其他物質是錯誤的做法,鴿子不會喜歡喝這種水,牠們不久即會“知道”歡迎牠們回家的,並不會是牠們喜歡的水,因此牠們會在回家的途中,受到其他水源的“邀請”,先停下來大喝一頓再說。
2. 入集鴿籠那天,飲水亦不應摻加其他物質,以避免鴿子減少喝水量。將出賽的鴿子應該盡量飲其所好。牠們經常不喜歡喝加了其他物質的食水。
3. 有些維生素會增加食水的甜味,鴿子喝了以後會較不餓。較不餓表示牠們會吃得較少,吃得較少可能導致牠們能源/熱量的不足。
4. 在飼料內加入維生素的另一個原因是:有些維生素(不同品牌各異)溶解入水後,壞得很快。高溫高熱的曝曬,減少了維生素的活動力。有些液體性的維生素,藥效只有幾小時,其他的則約一天。
因此,假若你相信維生素的功效,把它們摻入飼料不侈為一種好辦法。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使用直接灌吞用的維生素錠。
鴿藥亦同
有愈來愈多的鴿友,亦將鴿藥摻入飼料中餵飼,認為如此即能確定鴿子攝食到所需的藥量。
鴿藥製造商當然也不笨,他們藉由各種試驗,了解溶解入水所需的藥量。
但是有一個他們永遠也不能了解的問題:他們不知道鴿子會喝多少水。
我以鴿藥“羅尼唑”(Ronidazole 10 procent)來做個比方。它是歐洲鴿友最普遍使用的毛滴蟲病症治療藥,但是,這當然不表示它就是最好的藥物。一般的用法是把 2 公克的“羅尼唑”混入 1 公升水使用。但在天冷時,鴿子喝水就會少了。歐洲的冬天有時冷得讓鴿子根本就不想喝水,在此情況下,患有毛滴蟲的病鴿無法痊癒,原因只是不當的用藥方式而已。
夏天的情況又正好相反。炎熱的天氣讓鴿子拚命喝水。這時 1 公升水有 2 公克的藥量又變得太猛了些,反而會傷了鴿子。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鴿友採取其他因應措施的原因:把它加入在飼料內(弄潮的)。4公克加入1公斤飼料裡,當然要記得攪勻喲!
當然還有一種直接灌服的毛滴蟲藥錠,但是要把每一羽鴿子的嘴喙打開來灌食,未免太費一番工夫了吧!而且在病況嚴重時,只灌一錠也治療不好鴿子的。所以把藥物摻入飼料內的方法,實在是值得大家仿效的。
當然,所有的鴿子都應在同時給藥。假若有的鴿子先給,有的稍後才給,那麼尚未給的稍後那批,可能又會將病症傳回給先前那批剛吃了藥的,那麼不就等於是白忙了嗎?
有關顏色
還有一位訂閱歐洲賽鴿雜誌的台灣鴿友,他看不懂荷文,但是他喜歡看雜誌裡面冠軍鴿的照片和血統表,而且賽績他還看得懂。他納悶為何現在贏賽的紅鴿或白鴿沒有多少了。
理由很簡單。
這並不是因為我們不喜歡牠們的顏色,而是好的紅鴿或白鴿真的不多。至少目前是這樣,至少牠們在比利時和荷蘭的賽績並不突出。
數十年前,優秀的紅鴿還有不少,但是牠們似乎無法通過以賽績做評斷的時間考驗。
當然,我們的想法亦不應過於極端,確實有過紅色的超級鴿。而一羽紅鴿不能只因為牠是紅色的,就被論定是不好的。
我是以牠們的平均表現做為標準。
最後一個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來自一個在網路上看到我的賽績的台灣鴿友。他想知道我(還有其他冠軍強豪)多常治療球蟲和寄生蟲。
我的答案可以總歸以兩個字來回答,就是:“永不!”
不過這樣回答有點誇張。球蟲病是一種首先為“環境性疾病”,並且可能遭二度傳染的鴿病。我說“環境性疾病”是指鴿子在潮濕的鴿舍環境裡,變得特別脆弱和容易受感染。如果鴿舍的環境夠乾燥,很少會有球蟲病的困擾,而且鴿體可以自行治癒球蟲。這和毛滴蟲病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當鴿子患有毛滴蟲病時,不予以用藥絕治不好。
“二度傳染”表示若鴿子本身遭另一疾病侵襲時,則更易孳生球蟲。大家熟知的沙門氏菌,經常都是和球蟲病同席並進的。
至於寄生蟲,鴿子應在患有寄生蟲才予以施藥治療。就是這麼簡單。何苦讓賽鴿運動變得複雜不堪呢?
結論
我不知道台灣讀者是如何取得我的地址的,但是我還有許多問題未回答,我會找機會再一併處理。
希望我的回答能讓讀者成為更優秀的鴿友。良好的知識啟發即是整體鴿運的利益,冠軍強豪不應畏懼競爭環境變強,持續輸賽只會讓鴿友意興闌跚地退出。而且假若有太多的鴿友黯然退出,冠軍強豪也不過是沒有王國的國王,或沒有兵卒的將軍罷了!
 
 
第十三章
鄉巴佬進城
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場研討會中,
鴿友向強豪夏拉肯詢問了許多養鴿問題,
夏拉肯將這些問題加以整理並和《賽鴿運動》的讀者分享。
包括幼鴿的訓練方法、維生素和輔助食品的使用、
球蟲的治療、電解質的重要性等等,
幽默有趣而且實用,是很吸引讀者的一篇好文章。
獲邀做客席演說的研討會在阿姆斯特丹(Amsterdam)舉
行。假如這世上真有讓我害怕的事情,我想那大概就是晚上在阿姆斯特丹這麼一個大城市裡開車了。
於是我決定改以計程車代步。我不曉得阿姆斯特丹其他計程車的裡面會是什麼樣子,不過我坐的這一輛可特別得很,所有車窗都貼滿阿傑士足球隊員的海報。阿傑士是阿姆斯特丹最知名的足球隊。
阿姆斯特丹和阿傑士讓我學到教訓。
阿傑士足球隊在阿姆斯特丹大受歡迎,阿姆斯特丹人把球隊當成神般愛戴。如果有阿姆斯特丹人問你對阿傑士隊的看法,為了你自己好,你最好說他們是你聽過最棒的球隊,每個球員都酷斃了,看他們比賽會讓你感動得渾身直發抖;他們表現出來的不僅是踢足球的技巧,更宛如一場藝術饗宴。
在阿姆斯特丹這麼一個大城市的深夜裡,我不想自己給司機踢出車外,所以我討好地告訴司機說:“阿傑士隊全球無人能比。”
“你是由鄉下來的吧!”過了一會兒他吐出這麼一句話來。(阿姆斯特丹人認為外來的旅客都是鄉下農夫。)我下了車,走進賽鴿研討會舉行的那家咖啡館裡面。
同屬兄弟?
咖啡館裡面的景象把我驚訝得眼珠差點掉下地來。到處都貼滿阿傑士足球隊明星的海報,面對門口的大喇叭則播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阿傑士足球隊歌)。不過我發現侍應生也挺合作的,只要你給他滿滿一把的荷盾硬幣小費,他很願意幫你把喇叭轉往其他方向。
不久我便發現這份舒適持續不了多久,因為下一個人可以花錢把喇叭的方向轉回來。我指著一個足球員的海報說:“我喜歡那個叫克魯沃的球員。”
“那個不是克魯沃,他是大衛斯。”侍者糾正我說。
他是個留著一臉大鬍子的男人,那叢鬍子大得足以讓鴿子在上面築巢。正常情況下,我這麼一個鄉巴佬鬧出的笑話會讓他把啤酒杯都笑倒在地,不過這次他卻沒有這樣,因為咖啡館裡還有另一個人正看著一本費文努雜誌。費文努是荷蘭另一支有名的足球隊,這支球隊來自鹿特丹。而阿傑士和費文努,他們的關係一向誓不兩立,他們水火不容,就像披頭四和滾石樂團那般拚得你死我活。在荷蘭,你要不是費文努的擁護迷,就是支持阿傑士,壁壘絕對分明。
“給我一杯啤酒。”那個正看著費文努雜誌的男人說。
大鬍鬚侍者假裝沒聽見他的話。“我不要那個該死的鹿特丹傢伙在我這裡。”他低聲咆哮著。
我們都能同為兄弟般和睦相處嗎?在這裡再一次證明了我們或許未必能夠。
為什麼?
各位心裡一定這麼納悶著,為什麼我幫賽鴿雜誌寫的文章要如此做開始呢?
原因有幾個:
我絕不可能在我寫的眾多文章裡,每篇從頭到尾都寫賽鴿,賽鴿,除此以外還是賽鴿。
大部分荷蘭鴿友都喜歡足球和瘋迷阿傑士隊。阿傑士隊的球迷痛恨費文努隊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但相反地,大多數阿姆斯特丹市民,尤其是那裡的政治難民和吸毒蟲反而不會敵視外國人。他們喜歡這些外國人,尤其是來自遠東區的移民和遊客,因為他們認為東方人都很有錢,而且也不懂得要看緊自己的錢包。因此,如果你有幸到訪像阿姆斯特丹、布魯塞爾或巴黎這些大都會,親愛的讀者,請你千萬要看管好你的隨身財物。
現在讓我們言歸正傳。咖啡館後面有一個大房間,裡面坐滿等待研討會開始的鴿友,我是最後一個抵達的演講者。
“我知道你會遲到。”主席這麼告訴我。顯然地他不認為“鄉巴佬”懂得準時的重要。
“抱歉,路上大塞車。”我聽著自己嘴裡說出的謊話。
研討會正式開始。
“幹嘛你要提著同一個水皿,一個鴿舍接一個鴿舍地餵水?有一個拜訪你鴿舍的人親眼看見你這麼做。”這是第一個鴿友問我的問題。
“因為我不想浪費錢。”我回答說。接著是一片靜寂,鴿友懷疑地瞪著我,因為他們聽不懂我的話。“水其實花不了多少錢,不是嗎?”然後我開始解釋。“聽著,”我說:“那個人拜訪我那天的天氣一定很暖和,而且那水裡可能剛好混有維生素或治療藥。我們都知道治療藥或維生素溶解於水後很快便會變質,甚至產生毒素,特別在日光直接照射或暴露於高溫下。如果我要給鴿子做治療或維生素的話,我會把鴿舍裡面的水皿都拿出來,然後我先餵飼牠們,再給牠們喝加了藥或維生素的水。如果你的鴿舍分成四部分,每一個鴿舍你都放了半加侖加了藥的水,到傍晚你大概要倒掉剩下的一半。如果你不這麼做,第二天那些藥或維生素已失去藥效。如果你只用一個水皿輪流餵水,你就不會浪費。我不介意把錢花在有用的東西上,但我討厭浪費錢。”
因此,可摻在飼料裡餵食的藥物或維生素成為荷蘭和比利時日益普遍的一個趨勢。倘若這些藥物呈粉末型式,飼料必須先用糖水弄濕和變黏。
有些鴿友會用蒜油或其他油質來取代糖水,不過這是錯誤的做法,因為藥粉會黏不住。以鴿友最普遍使用的毛滴蟲治療劑羅尼唑(Ronidazole 10 Procent)為例, 1 公斤飼料加3~4公克便已足夠。
“哪一種你用過的維生素效果最好?”這是第二個問題。
這個問題問得極好,但很難回答。
就我個人的意見,我不認為健康的鴿子需要吃維生素,牠們能由食物攝取到所需養分,太陽光對鴿子也極有助益。
但鴿子不總是完美健康的,一場艱苦的比賽、某種疾病或過度繁殖都會讓牠們虛弱下來,這時維生素就可能有用。但用哪一種維生素和用量多少?
我們對雞、豬、火雞、牛等等動物的藥物需求十分了解,因為牠們是高經濟價值動物,醫藥界對牠們已進行有許多研究和試驗。
但鴿子沒有經濟價值,迄今科學家們仍不認為值得做特定鴿藥的研究。
因此我會說:如果你真要使用維生素,選擇信譽良好的可靠品牌。還有,務必要綜合使用,也就是說你不能單用一種,如維生素A,或維生素C等等。
對於那些需要確切數字資料的鴿友,我可以提供比利時根特大學一位科學教授的研究報告。他指出一羽鴿子每天需要的維生素量如下:
維生素 A 200 I.U.
維生素 B1 - B2 - B6 0.1 mg
維生素 B12 0.3 mg
維生素 C 1 mg (抗壞血酸)
維生素 D3 50 I.U.
維生素 E + K 1 mg
有一回我有幸和這位教授見面,我問他需不需要再餵我那些健康的選手鴿吃維生素。各位知道他的反應如何嗎?
他只是聳聳肩,他也不知道。
至於維生素C,他倒十分確定我們不需額外使用。有些鴿友餵自家的鴿子吃人類用的維生素,他們以為維生素的效用真像包裝上說明的那麼神奇。這種想法真是笨得可以,然而,這可能讓我們納悶起鴿子對維生素的需求是不是跟人類一樣的問題。
滿座的鴿友裡顯然有一位鴿友還摸不著腦我的回答。
“那是個好故事,”他說:“但我究竟要不要給我健康的選手鴿吃維生素呢?”
“我真的不知道。”我回答說。
聽眾裡有一個獸醫師贊同地猛點頭,他好像是在說:“說你不知道不是什麼羞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啊!”我以感激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下一個問題是:“你認為哪一種輔助食品最重要?”
“礦石。”我說。許久以前我由比利時鴿病權威──利瑪胡醫生那裡學到這點。
有一次利瑪胡醫生告訴我,鴿子由艱苦比賽回來後,你該在巢箱裡放一些礦石和一些飼料,然後你瞧瞧情況如何。我照做不誤,各位知道我有何發現嗎?
鴿子先啄食一些小粒礦石後才開始吃飼料。
礦石含有鈣質和礦物質,鳥禽救護中心也使用。當一羽疲弱的禽鳥被送進救護中心時,這些愛鳥人首先會以鈣質和礦物質試圖做拯救。
不過有人可能會想賽鴿雜誌裡的礦石廣告並不常見,那它有什麼重要性可言?
答案簡單得很,因為礦石沒什麼錢賺。
它笨重,運輸成本高,利潤又只有那麼一點點, 所以誰會傻得去為它花大錢買廣告呢?
然而,礦石仍是對鴿子最重要的物質,所以我盡可能地要我的鴿子多吃。有許多昂貴的補劑,其實鴿子都不需要。
礦石既便宜且絕對必要,它們等於是鴿子的牙齒。
有一個聽眾不知在哪裡讀到我從不每天清理鴿舍。他想知道那樣我的鴿子會不會生病,尤其是感染球蟲。
我個人認為鴿界過於渲染球蟲病。正常情況下,鴿子是不會感染球蟲的,即使有一點也無害。不過我必須強調維持鴿舍乾燥的重要性,以完全杜絕球蟲孳生的機會。我的鴿舍隨時都是乾爽無比的。
很久以前我有一個顯微鏡,我以為自己做檢查就可以省下不少看獸醫師的錢。我檢驗鴿子們的糞便排泄物一遍又一遍。
這有點像某種挑戰,我想要證明我自己也做得來,證明我自己也找得到獸醫師才能找到的東西。不過,最後我必須說,我總是會找到一些東西,並予以治療。後來我實在厭倦透了,所以我停止用藥治療。然後我再檢驗糞便,我還是發現一些東西,跟以往沒任何不同!!
有關於球蟲,各位必須知道下列事項:
── 養在乾燥鴿舍裡的鴿子不太容易感染球蟲。
── 球蟲治療藥經常發生影響腸道正常環境的反效果。尤其是那些以磺胺為主要成分的藥物。
── 鴿體具有自動防禦球蟲的能力,因此不需給藥,你只要保持好鴿舍的乾燥,球蟲就會不見。
── 球蟲一般被認為是一種併發病症。鴿子虛弱的主因可能是如副傷寒(paraty phoid)或鏈球菌(streptococci)等病變引起的。
── 腺病毒、副傷寒、毛滴蟲、大腸桿菌、呼吸道病症所造成的威脅可比球蟲強大得多了。
有鴿友想知道訓練幼鴿的最佳方式。
“很難說哪一種方式最好,不過我能提供我個人和其他冠軍強豪的訓練方式做參考。”我回答說。
“一般我們以5公里做開始。這個距離真的很短,但距離長短不見得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讓幼鴿習慣被裝入集鴿籠裡,每一個用心的鴿友都會觀察到幼鴿第一次被裝籠時有多害怕和緊張。第二次訓練的距離大約10公里。幼鴿會比我們預計的時間晚回來,不過這也不打緊。再來是15公里。牠們還是會晚回家。直到牠們熟習返家的直線路線後,我才會把距離再拉遠。如果幼鴿在15公里外還找不出直路回家,那麼再把牠們帶往25公里遠處拋飛也沒什麼意義可言,牠們只不過會花更長時間回到家而已。當牠們學會迅速返家後,距離則可拉長到15~30公里,或甚至更遠。”
以上幾乎是所有幼鴿專家和我個人的訓練方式,因為我們認為這不失為好方法,至少在荷蘭和比利時是這樣子的。在其他國家又有何不同,不是嗎?
一個年輕鴿友大約已育出40羽雛鴿,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都是雌鴿。他想知道這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種事(或相反)經常發生,純屬巧合罷了。
好壞決定在你自己。在歐洲,大多數鴿友比較熱中老鴿賽(以鰥夫制雄鴿出賽)。所以多一點雄鴿會是件好事。然而,假如你偏好幼鴿賽,多一點雌鴿就是好事。
我有一位朋友一生只熱中三件事。順序是:數數兒,鴿子和老婆。
希望他老婆的興趣順序不是這個樣子的。
這個傢伙對數字的興趣極為濃厚,任何事情他都喜歡做統計,而且他對榮獲超級鴿和贏得重要獎項的幼鴿做了個研究。
他的研究結果顯示:62%(幾乎三分之二)的幼鴿超級鴿或贏鴿都是雌鴿。所以明顯地,如果你專事幼鴿賽,你最好多做出一些雌鴿。
主席發現所剩時間不多,只夠問最後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是他自己一直想問的。
他想知道我是否有餵鴿子吃某種東西,雖然我沒公開提過,但我卻認為極為重要的東西。
他這個問題倒問進我的心坎裡了。我餵我的鴿子一種叫“賽得好”的東西。“賽得好”是比利時和荷蘭強豪最近瘋迷使用的一種東西。它含有甲硫氨酸(methionine,有益肝臟)和山梨糖醇(sorbitol)。 它促進羽毛柔軟的功效更是顯著,所以我特別在換羽期裡,其實是全年使用。羽毛柔軟有助於下雨天的比賽。羽毛柔軟光滑讓雨水更容易滑落,所以鴿體不會變得太沉重。
鴿體愈笨重愈不利於飛行。
另外我深信不疑的一種東西是電解質。我給在炎熱天氣賽畢歸來,脫水嚴重的鴿子和因大腸桿菌脫水的鴿子補充電解質。
我們都知道水分是維持生命的主要成分。成人的身體有55%都是水分。身體流失水分10%會導致腎臟和其他功能失常,20%水分流失則可能致命。
結論
媒體和我個人真是相得益彰,至少截至目前為止是這樣子的。只要你比賽成績好,別人就認為你多懂一點,你說的話別人都會相信,所以你會獲邀做演說。如果有那麼一天我的成績已如昨日黃花,我說的話也會沒人要聽了。他們會去改聽別人的話。
就像阿傑士足球隊一樣。他們的足球隊員為無數年輕小孩樹立了學習榜樣,他們都想讓自己一樣出名。但有那麼一天,當阿傑士足球隊不再稱霸球場時,足球場上也不會再見到他們那群成千上萬的年輕球迷。年輕人會去尋找新的偶像。
所以,假如我的成績退了步,別人會取代我去做演說。至於阿姆斯特丹,我不在乎它變得怎樣,反正像我這種鄉巴佬也喜歡不了那種大城市。
 
 
第十五章
卡爾?慕利門的故事
卡爾?慕利門是個單純的農夫,
但他擁有的“黃金配對”卻是不朽的傳奇,
為他創下賽鴿盛世。
在歐洲賽鴿歷史上,
許多鼎鼎有名的鴿子都是牠們的後裔,
要選購歐洲鴿之前一定要先了解牠們的血緣。
“為什麼慕利門的鴿子這麼受歡迎?”
“為什麼他的鴿子這麼昂貴?”
“我認為慕利門只是個賣鴿人,實際上他並不是使翔強豪。你認為真相如何?”
“他的鴿系的原始血緣來自何處?”
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鴿友時常問我以上的問題。我很幸運剛好能夠回答這些問題,因為卡爾?慕利門(Karel Meulemans)住在阿連棟克(Arendonk),阿連棟克因住著“世界級知名”的賽鴿強豪:詹森兄弟(Janssen Bros.)而具有相當的名氣。如果我說連地球上某個最與世隔絕的角落裡的鴿友都知道阿連棟克這個小鎮的話,這並不算是誇大之詞。
我住的地方距離這個小鎮只要幾分鐘的車程而已,因地利之便,我對慕利門本人、他的鴿子和他的賽績相當了解。簡而言之,慕利門因為擁有2羽鴿子:“黃金配對”而聲名大噪。在鴿界,這對鴿子被認定為自古以來最優秀的中距離鴿育種配對!慕利門的故事好像荷蘭文中所謂的“傳奇”(Stamkpoppel)一般,因此我們要認識他的故事,就必須先追溯其歷史淵源。
“黃金配對”的雄鴿
1961年,卡爾?慕利門和他的父親一起到小鎮伯拉爾(Berlaar),向住在那裡的喬斯?凡登布希(Jos Van Den Bosch)買鴿。許多人都不知道鴿界裡的傳奇組合赫司肯?馮萊爾(Huyskens Van Riel)和他的朋友雷納?史狄更(Rene Stijnen)都向喬斯?凡登布希買過一輪鴿蛋。那輪鴿蛋孵化出來的鴿子成為有名的赫司肯?馮萊爾鴿的血統基礎。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不久,赫司肯?馮萊爾的鴿子令比利時鴿友聞之喪膽。一開始,牠們狂掃所有的短距離賽事,在打遍天下無敵手且無人願意與牠們對決之後,牠們轉往中距離賽戰場。然而,赫司肯和住在離安特衛普(Antwerp)僅數里之遙的馮萊爾聯手再度戰無不克,在無人膽敢下注與他們抗衡的情況下,他們所剩的唯一選擇為朝遠距離國際賽前進,同樣的故事版本一再重演,他們狂勝的氣焰一路遠飆至巴賽隆納(飛距為1100公里)。如前所提,赫司肯?馮萊爾因為喬斯?凡登布希鴿而發跡。稍後,我們將會明白詹森兄弟和其他所有強豪(!)的鴿子也都有著喬斯?凡登布希鴿的血統。
慕利門父子向喬斯?凡登布希購買的鴿子當中,其中一羽是“武力吉凡58”(Vurige Van 58)雄鴿所出的直子,另外一羽是白翼紅雌鴿,該羽紅鴿是喬斯?凡登布希的鴿子“公主56”(Princess 56)的姊妹。“武力吉凡58”和“公主56”號都是喬斯?凡登布希最優秀的鴿子。現在我們來到一個重點所在──那羽紅雌鴿為慕利門父子育出一羽環號為B-6706729926的直子黑斑鴿,牠後來成為全世界知名的“黃金配對”的雄鴿“老凡登布希號”(De Oude Van Den Bosch)。由於“老凡登布希號”母親的羽毛顏色是類似鐵銹的紅色,因此迄今許多慕利門鴿的羽色仍舊帶著這種色彩。然而要有兩個銅板才能鏗然作響,一個配對一定要由一羽雄鴿和雌鴿組成,因此我們來探討“黃金配對”的雌鴿淵源。
“黃金配對”的雌鴿
這羽被認定是史上最優秀黃金配對的雌鴿來路成謎。大家應該知道卡爾?慕利門在60年代和亞德里安?沃特斯(Adriaan Wouters)曾經合作過。身為使翔者,沃特斯的賽績一向如超人般神奇,而且他也是詹森兄弟的最大勁敵。當沃特斯和慕利門合作時,沃特斯將自己一羽環號B-66-6122023的灰雌鴿和慕利門的“老凡登布希號”雄鴿配對。雖然亞德里安?沃特斯和詹森兄弟並不是好朋友,他的這羽雌鴿仍舊名為“詹森雌”(Jassenhen)。沃特斯從不直接向詹森兄弟買鴿,因此,這羽“詹森雌鴿”號的來路更加不明。只有沃特斯先生自己對這羽雌鴿的來歷心知肚明,但是他除了讓人知道牠名為“詹森雌”之外,除此他從不多談。
人們常說“美即是空”,或許此言當真。但是我個人親自抓觸過這羽雌鴿而且我能十分肯定:牠是我所見過最美的鴿子之一。然而卻有謠傳說“詹森雌鴿”號是沃特斯在一個住在摩爾(Mole)小鎮的鴿友那裡取得的。那個鴿友的鴿子又來自盧索爾荷蘭鎮(Dutch Town of Reusel)裡一位擁有克拉克鴿的鴿友。而克拉克的鴿舍裡除了詹森鴿以外,從來沒有其他鴿系存在過。
趣事
詹森兄弟一向對外宣稱他們唯一成功引進的外血只有“半華普利號”(Halve Fabry,Half Fabry),環號是B-60-1000863。
“半華普利號”是名滿全球的“老麥克斯”(Oude Merckx,環號B67-6282031)的曾曾祖父,而“老麥克斯”又是“019號”和“年輕麥克斯”(Jonge Merckx)的父親。詹森兄弟在華普利先生那裡取得“半華普利號”,該鴿的雙親是詹森鴿(因此,“半華普利號”亦可名為“半詹森號”)和一羽環號B-59-1005026的雌鴿,華普利先生又是在喬斯?凡登布希那裡取得這羽雌鴿的。牠是“年輕公主號”(Young Pricess,環號B-57-6327825)的直女,“年輕公主號”是喬斯?凡登布希“公主56”的直女。而“公主56”又是卡爾?慕利門“老凡登布希號”母親的姊妹!
你能想像嗎?享譽全球的詹森鴿和慕利門鴿是淵源相連的啊!喬斯?凡登布希的“公主號”使得牠們串連在一起,而且該鴿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崛起的赫司肯?馮萊爾“夢幻鴿隊”(Dream Team)的祖宗。
因此:
—— 詹森兄弟和慕利門都住在阿連棟克。
—— 詹森兄弟和慕利門都有名為“麥克斯”(Merckx)的奇鴿。
—— 牠們都是喬斯?凡登布希鴿的後裔。
“公主號”的血統不僅在詹森兄弟的“麥克斯”、“019”號等鴿子身上流竄而已。我之前提過的“半華普利號”是入賞15次冠軍的奇鴿“老白眼”(Oude Witoger,環號B-65-6371172)的父親,而“老白眼”又是“老火箭”(Oude Raket)的父親。
更多的背景資料
如我之前提過的,慕利門和沃特斯在60年代曾經合作過,由慕利門作翔,沃特斯使翔。沃特斯在1975年過世,無論你相信與否,那羽他們合作時期的最佳賽鴿“麥克斯”號亦在沃特斯去世的同一天被發現死於鴿舍裡。“麥克斯”號當然亦出自“黃金配對”,牠出生於1969年,入賞不下21次的冠軍。
當時,沃特斯的女婿法蘭斯?馬利安(Frans Marien)也在賽鴿,當沃特斯過世後,問題出現了。屬於沃特斯和他的女婿的種鴿都還在慕利門的鴿舍裡,該發生的就會發生,一個新合夥關係因而產生出來:慕利門—馬利安。故事一如過去繼續上演,只是名號有所改變而已。同時,“黃金配對”後裔的名聲如野火燎原般快速蔓延。德國的雷蒙?赫爾梅斯(Raymund Hermes)和里茲(Ritz),比利時的吉爾特和佛布魯根等鴿友都因取得“黃金配對”的後裔而成為鴿界強豪。然而世事難料,身值壯年的法蘭斯?馬利安厭世自盡,慕利門再度孤獨卻屹立不搖。經過無數次有關鴿子所有權的爭議後,產生最壞的決定——鴿子盡數拍賣。在1981年的清舍拍賣中,慕利門得以購回心愛的鴿子“軍校生”(Kadet)、“王子號”(Prins)、“漂亮黑斑”(Schoon Donker)和“邦地號”(Bonte)。
雖然慕利門付出高價才購回原屬於自己的愛鴿,但是他從不怨悔,尤其是“軍校生”在後來更成為超級種鴿。可憐的卡爾?慕利門雖然在愛鴿“軍校生”被偷後(1986年1月)沮喪不已,但是值得稱慶的是“軍校生”的後裔使得成功得以延續。在1980年那次的拍賣中,戈馬利 ?佛布魯根多次出價和德國的百萬富豪赫爾梅斯競標後,終於如願以償以高價標得“白鼻號”(Witneus)。戈馬利.佛布魯根知道自己將因持有“白鼻號”的後裔而揚名。因為赫爾梅斯已經持有“白鼻號”的兄弟鴿“彼得號”(Piet),且他已育出不少傑出賽鴿後裔。當然,“白鼻號”和“彼得號”都是“黃金配對”的直子。凡?伯瑞棟克先生(Van Beerendonk)在拍賣會中買了一羽名為“78000”的鴿子,牠的一羽後裔數年後大約擊敗 7 萬羽對手,奪得比利時波治(Bourges)全國賽的冠軍!
我可繼續提出無數以“黃金配對”後裔獲勝的強豪名單,但是由於人數過多,多不勝數,因次我就此打住。
參考名單
我謹以部分“黃金配對”優秀後裔的名單事績做為此篇文章的總結。
有趣的是牠們的顏色不盡相同。原因如前述,因“老凡登布希號”母親的特殊羽色所致。
── “麥克斯”,環號B69-6653841,鉛灰色鴿。21回冠軍鴿,且在1974年獲頒比利時超級鴿獎項。
── “軍校生”,環號B72-611169,鉛灰色雄鴿。1歲齡即已入賞6回冠軍,在1986年被竊。威廉.吉爾特在1980年購得1羽“軍校生”號所出的灰雌鴿,牠的2羽後裔成為奧運選手鴿。
── “白鼻號”(Witneus),環號B73-6261175,鉛灰色雄鴿。由佛布魯根購得,且成為他鴿舍裡最轟動成功的種鴿。
── “年輕號”(Junior),環號B70-6070880,灰斑雄鴿。
── “彼得號”,環號B76-6371884鉛灰斑雄鴿。由德國的雷蒙?赫爾梅斯購得。
── “班傑明號”(Benjamin),環號B79-6752570,格斑花鴿。
── “灰白斑”(Blauwe Witpen),環號B73-6261170,白翼灰雄鴿。
── “王子號”(Prins),環號B76-6220346,鉛灰色雄鴿。
── “78000號”,環號B77-6793015,白翼鉛灰色雄鴿。由凡?伯瑞棟克購得。擊敗70000羽對手之波治全國賽冠軍鴿的祖父。
── “黑斑號”(Donkere),黑雄鴿。
── “漂亮黑斑”(Schoon Donker),環號B73-6261056,格斑花雌鴿。
── “琳布林號”(Liebling),環號B-78-6250000,格斑花雌鴿。
── 還有更多傑出但地位稍遜的後裔。
總結
只要賽鴿運動存在一天,慕利門將會如同詹森兄弟和赫司肯?馮萊爾那般美名源遠流長。如今的慕利門(他只是個純樸的農夫)已經退休,且和他的女婿以“慕利門—達曼”的名號合作。以慕利門過去的合夥關係來看,他一向都只育種,由他的前任合夥人(沃特斯和馬利安)使翔,難怪人們總是議論紛紛。且有點真實的是:慕利門本人過去並不是成功的使翔者,是那些他賣給其它鴿舍的鴿子後裔讓他出名的。然而身為賽鴿人的慕利門並不愚昧,他了解以不同血統雜交為邁向成功的康莊大道,在不斷引進外血和自己的鴿系雜交後,他成功育出入賞1999年比利時遠距離賽的地區組冠軍鴿。即使他以前的合夥人都從未有過這種成就。
誤解
請不要誤解我此篇文章是在為慕利門宣傳。我只是對他那史上最優秀的種鴿“黃金配對”表達敬意而已,而且“黃金配對”也已成為歷史。
慕利門名聲響亮而且他擁有好鴿,但是他近期的贏賽鴿都是以外血雜交的後裔。
如我之前說過的,來自美國和“東方”(台灣和日本)的鴿友特別在意鴿族和血統。然而,史上最為優秀的“黃金配對”(“老凡登布希號”和“詹森雌”)本身都是混血的結晶,而且由此配對所出的贏賽鴿和超級鴿後裔也是混血的產物!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說過,名聲響亮的鴿子並不一定就是好鴿。慕利門鴿卻是此慣例下的異數!他的名聲響亮,而且感謝他那“黃金配對”賜予他優質的好鴿。現在他能晉級成為使翔強豪的事實在於──他夠聰明地善用外血,來和他那些“黃金配對”的後裔雜交。
一般鴿友,尤其是來自美國和台灣的鴿友談到賽鴿時,他們的話題總是離不開“血統”和“鴿族”。當有鴿友對我的鴿子和賽績發生興趣時,我也常被問到我的鴿子來自哪個“鴿族”。
我總認為這有點好笑。
我對鴿族或血統方面一點興趣也沒有!我只想要獲勝而已!
很少歐洲鴿友持有自己的“血統”鴿。那表示冠軍鴿並不多!我總喜歡以已故的格斯特?霍夫肯這個良好範例來表達我的想法。
霍夫肯是我的忘年好友,我了解他的鴿子,而且我還有他當初拍賣鴿子的清單。
即使全世界都有人宣稱持有“血統純正的霍夫肯鴿”,霍夫肯先生本人卻到處購鴿,而且他的入賞鴿都是雜交的產物。這表示他的鴿子都是外血的子孫!
因此滑稽百態盡出如下──
霍夫肯過世後拍賣的許多鴿子,都是他買來的外鴿。
在拍賣會購得鴿子的鴿友則宣稱牠們是“霍夫肯鴿”或稍後出現了“霍夫肯血統鴿”。
好一個瘋狂的賽鴿世界啊!
暢銷!
錢可沒有銅臭味,因此一些荷蘭和比利時鴿友洞悉出外國買者對“鴿族”的企求。當外國買者想要購買某個X先生鴿族的後裔時,他們期待所購得的後裔類型和顏色都要和X先生的鴿族檔案相同。那麼只要有一鴿舍類型和顏色雷同的鴿子則一定暢銷無比。但是有多少歐洲鴿友擁有自己的“鴿族”或血緣相近的鴿子呢?又有多少鴿舍有類型和顏色全都相似的鴿子呢?
我知道一些鴿舍有這種鴿子,但是他們不是冠軍鴿舍,而是“職業賣鴿舍”。
瘋狂的是他們的鴿子真的很暢銷。儘管他們在翔績方面根本就是窩囊廢的事實,人們還是想買他們的鴿子,而且他們的財源滾滾而來,只因為他們持有天真的買者想要的:鴿族。
而且大家應該了解歐洲鴿賽的獎金不多,因此比利時和荷蘭鴿友只有兩種賺錢的途徑──
1. 爭取突出賽績以吸引國外買者。
2. 宣稱持有某一血統的鴿族,那麼……國外買者會隨即蜂擁而至!
阿連棟克的卡爾?慕利門是少數曾經持有自家鴿族的鴿友之一。我用“曾經”這個字眼是因為那些鴿族已成歷史,而且他個人過去的使翔戰績相當淒慘。
然而,以慕利門為例,他那淒慘的戰績乃屬他個人的第一步錯失,緊接而來的第二步則是那些競相向他買鴿的鴿友所造成的。
讓我們來聽聽這個不只在外國,而且在荷蘭和比利時都值得紀念的,卡爾?慕利門本人是怎麼說的。
卡爾?慕利門如是說
其實我過去的賽績一向都相當淒慘,而這一切都要歸咎於那些外國買者。因為他們都想獲得我那對有名的“黃金配對”的後代。只要他們在血統書上更常看見相同的鴿子出現,他們就更為狂熱地購買。假設他們在一羽鴿子的血統書上,看見我那羽“軍校生”的名字出現 3 次,即使他只是和曾祖父或曾曾祖父相關而已,他們隨即想要購買那羽鴿子。他們甚至連鴿子都不看,光以血統書對付他們已綽綽有餘。
我像個馬戲團裡的表演家,甚至可說是更像個小丑!你認為是因為我過去的所作所為嗎?而我過去只是一直在致力於保持鴿族的血統純正啊!
大家了解為什麼我過去的差勁賽績要歸罪於國外買者的原因了嗎?
80年代是我賽鴿生涯的轉捩點。那時我開始問我自己:雖然我賣鴿賺了不少錢,但是我快樂嗎?答案是我並不快樂!那麼我管那些錢幹嘛?我管那些外國買者幹嘛?我管我那些鴿族幹嘛!我一點也不滿意。我把錢存在銀行戶口裡,但是我在餘生也看不見這些錢。我再也不要在每回比賽失敗後被人譏笑。天殺的,我要有好賽績或甚至可能成為冠軍!我要的不只是有名的鴿族,且還要以常勝鴿隊來令人對我肅然起敬。
神奇的轉捩點
稍後的1995年8月,怪事發生了:卡爾?慕利門(人們口中的作翔者,而不是使翔者)奪得全國賽冠軍寶座!
這回人們更加皺眉納悶起來!
慕利門在全國賽拔得頭籌?他是人們心目中的萬選之後,怎麼可能呢?以我對慕利門的了解,我倒不覺得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他一向的表現都還不錯,特別是遠距離賽。那麼,怎麼會這樣?為什麼他要等到在曾經和沃特斯及馬利安合作過的數十年後,才成為如此等級的使翔強豪呢?
因為在80年代後期,他開始忘記要保持鴿族的純正血統,他不再覬覦賣鴿而來的金錢,所以他開始引進外鴿和他自家的鴿族混血。因此數年後,他發現自己不只賽績進步了,而且還獲勝了,甚至在全國級賽事中奪標。
只要是看過他的入賞鴿照片或抓觸過他的入賞鴿的鴿友都大為訝異地心想:
“這些鴿子並不像是慕利門老鴿族!?”
這些鴿友想的沒錯!牠們真的不是。牠們全都是雜交的新產物!
慕利門甚至進而在1999年贏獲他所屬區域組的全國遠距離賽冠軍。
開懷一笑
現在的慕利門因為賽績卓越而有理由開懷一笑了。
我們談到他多年來聲名如火箭般竄起的養鴿生涯時,他說:
“我看見光明,而且即時未晚。”說完這句話時,卡爾?慕利門臉上露出一個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箇中意義的笑容。
“我了解我在別處的鴿子後裔獲勝無數,但是牠們都經過混血:所以牠們是我的鴿族後代和其他外鴿雜交的產物。那麼我該如何開始呢?於是我開始著手引進外血,而且如其他人所做的將牠們進行混種。”
以往慕利門鴿舍裡的鴿子大都具有相似的類型:體型偏大以及眼睛美妙:牠們明顯地是同一鴿族的後代;如今,在他的鴿舍裡可以看到其它類型的鴿子,而牠們即是那些入賞鴿!
其中的深色鴿帶有荷蘭薛勒肯先生(Mr Schellekens)鴿子的血統。
──其中有些紅鴿,但是牠們的顏色不是那種“鐵銹紅”。當我問慕利門:“那些美國鴿友大肆宣傳的“鐵銹紅鴿”哪裡去了?”卡爾臉上再度露出那種他自己才懂的微笑。幾年前他確實還有一些那種“鐵銹紅”的鴿子,但是只要牠們離家80公里遠即摸索不到回家的方向。卡爾?慕利門現有的紅鴿是向喬治?波里(Geroges Bolle)引進的後代。
──還有一些白翼灰鴿:牠們是來自里歐?布羅克斯(Leo Broeckx)一羽奧運選手鴿所出直女的後代。那羽選手鴿代表比利時參加在格蘭加那利亞(Gran Canaria)舉行的奧林匹亞賽(Olympiad)。
──另外,他還有一羽由荷蘭的彼德斯先生(Mr Pieterse)知名的“鴿對17”(Couple 17)所育出的優秀後裔。 我在我寫的《詹森兄弟傳奇》一書中介紹過彼德斯先生。
那麼這透露出什麼訊息呢?
即是育出入賞鴿的神奇程式如下所列:
鴿舍裡的鴿子血緣相近,或是所謂的“鴿族”並無任何不妥,然而必須引進外血與其雜交才能育出入賞鴿來。
胡本、佛布魯根和已故的楊?格德拉斯
好名即有好譽,除了慕利門之外,還有胡本、佛布魯根、波里、楊?格德拉斯、安格斯和其他大把強豪聲譽遠播。
特別是我深為了解的杰夫?胡本先生更是赫赫有名。他雖是個聰明的老狐狸,但是他還算個相當誠實的好人,而且他一生的賽績都相當成功。他的際遇和其他強豪版本雷同。他大部分的入賞鴿都是來自如“藝術家”(Artist)和“新力號”(Sony)的後裔,但是,牠們又都是經外血雜交過的子孫。杰夫對此從不隱瞞。
即使是已故的楊?格德拉斯和佛布魯根這等大人物,都贊同杰夫的做法!
結論
因此,親愛的讀者,我有些忠告給你:
“你想以賣鴿致富嗎?”
那麼你只要有一個外型和顏色相同的鴿族即能達成。
但是,你想要有入賞鴿嗎?
那麼,讓你的鴿子進行雜交。
大量育種,大量訓練,大量汰殺,以及忘記其它旁門左道!這才是最快捷的成功之徑。
但是要小心提防啊!大部分的歐洲鴿友也知道偶爾需要引進外血,因此他們時常犯下相同的錯誤。
當他們引進某位 X 先生的鴿族外血時,他們引進等數的雄鴿和雌鴿來配對育種。這就大錯特錯了!如此需耗時甚久才能得知牠們是否物有所值。
因此,當你引進外血時,務必將牠們和你自有的贏賽鴿或種鴿配對,如此才能儘快得知成敗。
否則,難道連那些冠軍鴿主的做法也不對嗎?
附言
荷蘭全國性的賽鴿雜誌《NPO》在1999年12月做過一個所謂的“千禧年民調”。他們邀請36000個訂戶票選何者為史上最偉大的遠距離使翔者、史上最佳作者、史上最佳賽鴿、史上最佳鴿書等等。
讀者票選出的最佳育種鴿對為20世紀裡的慕利門“黃金配對”。
難道連這些讀者的看法也會錯嗎?
 
 
第十六章
歐洲鴿壇2000年大回顧
你知道以下這些消息嗎?
荷比的鴿友和賽鴿羽數都減少了!
比利時2001年的中距離和短途賽仍然全面禁用電子鴿鐘!
賽鴿DNA測試在比利時已經開張了!
比利時從2000年起遵循荷蘭的做法劃分比賽區!
透過本文的報導可以更加了解歐洲鴿界的動態!
小時後,我的父母老是愛把"時間可過得真快"這句話掛在
嘴上。那時候的我並未認真把這句話放在心上,我反而認為時間過得不夠快,上學讓我悶得發慌,我等不及要快快長高長大。如今,輪到已身為人父的我跟自己的兒子說這句話時,我那寶貝兒子也只是不置可否地對我聳聳肩而已。但我父母說得沒錯:“時間可過得真快!”轉眼間,2000年已成為歷史,在這篇文章裡,我將為各位讀者來回顧這一年裡,比利時和荷蘭鴿界所發生的一些大事。
老調重彈
2000年的第一件大事和往年發生的沒有不同──又有成千上萬的鴿友放棄賽鴿。
荷蘭註冊有名的鴿友現有36000名,以往記錄則多達57000名。
比利時官方記錄公佈的鴿友有60000名,不過有消息來源透露說,實際活躍的只有40000名。比利時以前可有過250000名鴿友的盛況啊!不過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猜測得來的數字,有人說這個數字聽聽就算,不足採信。然而,若各位有機會開車經過比利時鄉村的話,你會發現那裡空置的鴿舍,比飼養有鴿子的鴿舍數目還多出許多。這是很讓人悲哀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以往幾年來,腳環的訂製數目愈來愈少。其實多年前,比利時鴿友數目便已逐漸式微,但仍養鴿的鴿友所養的鴿子數目愈來愈多,因此 KBDB 所售的腳環數才會不減反增。如今,不只鴿友數目少了,連鴿子的數目也少了。歐洲的賽鴿只在葡萄牙和波蘭兩國裡才方興未艾。
電子鴿鐘
比利時鴿界對以電子鴿鐘錄時的做法仍舊心有疑慮。
德國和荷蘭鴿界運用電子鴿鐘已行之有年,不過比利時鴿界則仍心存抗拒。為什麼?
因為比利時大多數的傳統鴿鐘只有鴿會,或者對KBDB具有影響力的大人物才有,普通鴿友根本沒有屬於自己的鴿鐘。
普通鴿友必須向他們租用,假如電子鴿鐘真被普遍運用的話,這些傳統鴿鐘便會被棄之如敝屣,價值變得一文不值。
因此,KBDB決定電子鴿鐘只准在長距離賽派上用場,不過鴿子還是得套上個橡膠環,因此鴿友還是得使用傳統鴿鐘。比利時傳來的最新消息說,2001年的中距離和短距離賽仍然全面禁用電子鴿鐘。
發生在荷蘭鴿界的好事是電子腳環變便宜了。以前要賣 5 荷盾(約台幣65元)一枚,現一枚已降為 4 荷盾,不過對所謂的“專家”而言,這個價錢還是太貴了。或許聰明的台灣人可以趕快趁此機會大發利市,因為我們歐洲人認為台灣擁有製作電子腳環的先進技術,價格亦可能會公道得多。
轟動新聞
比利時鴿界最轟動的新聞,莫過於有一位獸醫師首開“賽鴿精子銀行”。
這個大新聞吸引來一般雜誌和電視台的廣泛報導。
“人工受精”會成為我們的未來嗎?假如你有一羽好種雌,你大可去找那位獸醫師為你挑選出一羽好種雄的精子來。服務一次要價比利時法郎5000元(約台幣3500元),這成為人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不過現在已沒人再談了,因為不能成功受精。不過這個獸醫師馬上動腦筋,想出另外一個更讓人驚訝的新點子──賽鴿DNA測試。
這個點子可真夠勁爆,足以顛覆賽鴿的未來。
只要能賺錢,全世界裡什麼點子都有。這是不爭的事實。
在歐洲,大家都知道有時若一羽有詹森鴿直系血統的鴿子死了,那可表示一筆大錢飛了,因此有人會把這羽鴿子的腳環取下,套在另一羽幼鴿的腳上。那麼,他們大可繼續大賣這羽詹森鴿的幼雛,或者賣掉這羽所謂的“詹森鴿”,大撈上一筆錢。
有了賽鴿DNA測試後,要分辨出兄妹鴿,或某羽鴿子的幼雛或父母不再是難事一樁。
手續很簡單,只要拔取兩羽要比對的鴿子尾巴上的羽毛各兩根,分別放在兩個不同的信封裡寄給這個獸醫師即可。然後靜待兩個星期後的佳音(或噩耗)。費用不貴,不過也不便宜就是了。
為何我說這足以顛覆賽鴿的未來呢?因為我常納悶有許多被誇稱是某超級鴿兄妹鴿的鴿子,牠們到底是不是真的?
從現在開始,想賣假鴿的仁兄最好要先三思而後行了。
春風滿面
我來告訴你們一個我自己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我有一對在荷蘭很出名的兄妹鴿(“144”和“ 145”)。“145”又叫做“四冠王”(Ace Four),牠是荷蘭全省賽的冠軍鴿;“144”則是亞軍,取名為“超級雌”(Supertje)。這些省賽每場比賽平均參賽鴿數最少也有11000羽,因此這對兄妹絕對是好鴿,而且牠們亦成為好種鴿。不過這並不表示牠們所出的每羽後裔都很好,不過牠們當中當然有些是好的。
有一天,有一個人跑來跟我說:“我有一羽你的“144”和“145”的姊妹鴿。”
“腳環幾號?”我問他。他告訴了我,不過那不是我用的腳環號碼。
他解釋說他買的是一顆蛋。我查了一下我的記錄,而且發現他說的沒錯,我是便宜賣給他一顆由“144”和“145”相同父母所出的鴿蛋過,因為那時我不知道牠們的價值。我問他這羽鴿子後裔的成績是否還好。
“好得不可思議!”他這麼回答。
於是我跟他建議一項交易──他把那羽雌鴿還給我,我回報給他6羽幼雛。
“沒問題。”他說。但是後來他這麼快就一口答應又顯得貪心,不禁讓我起疑。這羽雌鴿真是“144”和“145”的姊妹鴿嗎?因為以鴿蛋賣出去的鴿子,要用來騙人很容易。而且我每次看著那羽雌鴿時,總又會勾起我心裡的疑惑來,“你到底是真是假啊?”到後來我簡直已忍無可忍。
我跑去拔了“144”尾巴上的兩根羽毛,連同這羽雌鴿尾巴上的兩根羽毛寄給那個獸醫師做DNA測試。兩個星期後,我收到證明牠們DNA吻合的測試報告。我不用再懷疑,而且我高興得感覺渾身飄飄然。
賽季
對歐洲鴿界而言,2000年無異是戲劇性的一年。“我們從未有過這種壞天氣和如此傷亡慘重過。”有些鴿友們這麼抱怨說。不過賽季剛在4月初開鑼時,情況還樂觀得很。特別是在5月和6月上旬期間,週末的天氣經常都好得很,是那種絕佳的比賽天氣。對歐洲鴿友來說,“絕佳的比賽天氣”表示:亮麗的天空,溫暖,吹北風或東風(即是逆風)。
不過就在幼鴿賽季開始時卻下起雨來,一週又一週,除了雨天,還是雨天。
比賽一再被取消,因為歐洲比賽絕不在翔軌天氣不好的情況下放飛。
自家的鴿子被鴿車運出去,又被鴿車運了回來,雖然沒有損失,不過實在一點都不好玩。
白費了鴿友們認真準備比賽的心血,鴿友們為此失望不已,甚至消沉得不再賽鴿了。
如期進行的比賽也只是哀兵遍野:損傷慘重,比賽變成收時一再延長的拉力戰,誰家鴿子能撐得久的就贏了(要有25%鴿子歸返才能結束比賽)。
媒體每天不斷地攻詰比賽的損傷慘重,嚇得負責荷蘭奧爾良幼鴿全國大賽押鴿和放飛的工作人員,連在天候還可以的情況下,都還不敢放鴿讓比賽進行。
這一天比賽日裡,比利時各放飛點的比賽都順利放飛開賽,而荷蘭最大的奧爾良賽卻給取消了,各位一定能想像那些一共裝了108000羽幼鴿參賽的鴿友們,他們內心的滋味──真是既氣又恨。在今年的壞年冬裡,取消賽季內一場最受萬眾矚目的大賽,教鴿友怎麼消受得了!?
老鴿季
幸好在賽季初期進行的老鴿賽未受天氣影響。比賽進行順利,而且賽績最震撼的鴿友不異是比利時的福洛爾.安格斯。
5月19日比利時在威爾森(Vierzon)放飛的半全國賽裡(參賽鴿14000羽),魯希安.佛黑先生(Lucien Velghe)的兩羽兄弟鴿戰將分別飛得冠軍和第11位。這兩羽贏鴿是一羽1999年全省超級鴿冠軍的兄弟鴿,不過這羽超級鴿已被台灣鴿友買走了。
一歲鴿組裡,德拉斯先生(Deleus)的一羽鴿子以領先 1 公尺的分速打敗了佛黑先生的鴿子。
接著是比利時鴿界的大日子:5月26日──第一場全國賽在波治放鴿,參賽老鴿共有22808羽,冠軍被德畢夫先生(Debieve)給抱走了。他那羽冠軍鴿“締造”出高達 1775公尺的分速,由此可見這是一場順風賽才能飛出的成績。翌日有一場由南方吹來的暴風雨,難怪那場比賽的贏鴿分速打破所有以往的記錄。贏鴿中最快的速度高達1小時150公里,這可是前所未有的記錄。
數週後,輪到荷蘭的重頭戲──聖維仙(St.Vincent)大賽登場。這場比賽為期兩天,飛距由1000~1200公里不等,鴿子在過午後才會放飛,以確保沒有鴿子能在當天返舍。冠軍鴿的分速只有982公尺,賽況的艱難可見一般。
比聖維仙大賽還有看頭的“巴塞隆納國際賽”在 7 月 2 日舉行。壞天氣讓預計在星期五的放飛延後到星期六,然後繼續延後到天氣稍好的星期日才放飛開賽。來自 6 個國家,26611羽的參賽鴿相繼出籠,在天候也不是太好的星期日放飛,等待愛鴿歸返的參賽鴿友,心裡可是百味雜陳。但令人跌破眼鏡的是,比賽竟然進行順利。
一如往常,國際長途賽總由荷蘭鴿友稱霸,這次歐洲最快速鴿的殊榮給了一羽兩歲齡雌鴿,由荷蘭鴿友胡特卡莫先生( Houtekamer)所持有。
他很快就把這羽冠軍雌鴿給賣了,他其餘的鴿子會在聖誕節拍賣,不過……這些鴿子在12月初全給人偷走了。
重頭大賽
因此,歐洲鴿界的重頭大賽是:
※ 5月份舉行的“波治全國賽第一回合”。這場比賽被稱為第一回合賽的原因,是因為波治在稍後的8月裡還有一場老鴿和幼鴿混合賽。
※ 荷蘭的聖維仙全國賽亦廣受注目。
※ 全世界鴿友眼光焦點所在的巴塞隆納國際賽。
※ 至於幼鴿賽──贏得波治幼鴿全國賽冠軍是每位比利時鴿友的美夢。
※ 荷蘭鴿友則期盼在奧爾良幼鴿全國賽內稱雄。
(兩場比賽皆在8月舉行)
我在前面說過,今年荷蘭的奧爾良幼鴿全國賽被取消,比利時的波治全國賽則如期順利舉行。參賽幼鴿共有36198羽,冠軍竟大爆冷門,被一位名不見經傳的鴿友布雷納特先生(Breynaert)給抱走。在這場波治賽前,他的鴿子狀況並不好,因此賽績當然悽慘。現在由他贏走這場大賽的冠軍,讓賽鴿更增添了好玩的色彩。他的冠軍鴿是一羽雌鴿,牠比賽時巢態雖尚未達成,不過牠正“迷戀”一羽另有意中人的雄鴿。一定是牠打翻醋醰子,心中那把搶回情郎的醋勁讓牠誓死拚命飛回巢的。
老鴿組裡有9458羽老鴿參賽,德畢夫先生贏獲冠軍。這實在是鴿界裡難得的殊榮,因為他共計贏獲波治的全國賽冠軍 4 回。不分組(幼鴿、 1 歲鴿和老鴿共計57004羽)的最快分速冠軍鴿,則是菲立普先生(Philips)的鴿子。
WPC(世界賽鴿中心)
宙士?同內先生(Mr. Jos Thone)和他的搭檔在鴿界進行了一項耗資美金500萬,令人嘆為觀止的創舉。這項創舉便是建造了所謂的 WPC(世界賽鴿中心),全世界的鴿友都可把自己的鴿子送來這裡受訓和參賽。
其中有300羽身價不凡的鴿子,卻在僅20公里遠的拋飛訓練裡給迷飛掉了。大家都想知道引起這種災難的原因。同內先生個人則認為,來自五湖四海的鴿子共聚一堂,可能引發健康上的問題。不過他對此項創舉所持的興趣絲毫未減,而且他更為鴿界樹立了樂觀和永不放棄的好榜樣。
轉變
因為風向左右著賽績,為了公平起見,荷蘭在數年前便已劃分成數個比賽區域。吹起東風時,隸屬東區的鴿友全部一樣倒楣;吹西風時,隸屬西區的鴿友亦同。比利時鴿界在西元2000年開始,亦遵循荷蘭劃分比賽區域的做法,把全國分成西區、中區和東區三區。
比利時鴿界裡人人額首稱慶,相信這套區域系統在未來亦將繼續維持下去。
所以假如你有兩位朋友都說自己買了波治全國賽的冠軍鴿的話,這絕對是可能的。牠們是不同區域的冠軍鴿罷了。因為從今年開始,比利時每一場全國賽都會產生3羽冠軍鴿了。
結論
2000年對荷蘭和比利時兩國而言都算是個壞年。無論是對觀光業者、啤酒業者、冰淇淋業者……甚至對鴿界都一樣壞,因為我們都有個不像夏天的夏天。
雖然天氣不是可以由我們來選擇的,但我們仍可選擇繼續保持微笑和心胸開朗
 
 
第十七章
解讀2001年奧林匹克鴿賽
2001年的奧林匹克鴿賽於1月份在南非舉行,
這是全球鴿友的盛會,
不過在歷年舉辦過程裡有些思考角度是東方鴿友常忽略的。
本文將為大家說明奧林匹克賽鴿的美鴿組和記錄鴿組,
究竟是如何評選出來的,
這些結果又隱含了哪些奧妙之處。
2001年的奧林匹克鴿賽1月份在南非隆重舉行,
大多數賽鴿強國都派出了兩組鴿子參賽:
──展示美鴿組(所謂的“標準鴿”)。
──記錄鴿組。
這個鴿賽每兩年才舉辦一次。
展示美鴿隊每個參賽國家派遣10羽,雌鴿、雄鴿各5羽。然後再由相鴿行家依據牠們的頭部、體型、羽毛等特點來評分比出高下。總分最高者表示是全世界最完美的雄鴿或雌鴿,次高者表示次美鴿等等依此類推。參賽鴿的評分亦分為個別組和國家總積分組兩組。在國家組裡面,斯洛伐克和德國兩國以陣容最堅強出了名。
這著實令人驚訝,為何不是比利時這個賽鴿根源所在的賽鴿強國呢?
比利時的展示美鴿隊得到的總積分逐年每下愈況,於是早在幾年前他們便放棄了這個項目。他們說比賽裡用的是過時的評分標準,因為現代賽鴿的標準早已逐年改變。“現代賽鴿”的體型已經變得愈來愈短小精悍,而且頭部和身體背部都已有所不同,但是牠們在這種比賽裡卻拿不了好分數。
無與倫比的超級鴿
1986年那次在德國杜特蒙德(Dortmund)舉辦的奧林匹克鴿賽,尤其更讓比利時和主辦單位感到氣餒和困窘。那時記錄鴿組亦是以外形來評分。
比利時鴿友雷米.德梅(Remi De Mey)那回有一羽名叫“寶拉 2000”(Paula 2000)的超級雌鴿參展。這羽雌鴿出賽的賽績好得不可置信,牠還打破史上所有賽鴿的記錄。從來沒有國家有像牠這麼一羽賽績轟動的白鴿來參加奧林匹克賽。
── 牠出戰71回,有56回奪得前10%歸返鴿的佳績。
── 牠在聯合會大賽(數個鴿會聯賽)裡奪得131位。
── 牠賽飛已滿5年,1988年牠獲選為比利時超級鴿王,其他年裡亦名列全國超級鴿王3位、7位和9位。當時比利時全國可還有75000名鴿友哪!
牠代表過比利時參加2回國際奧林匹克鴿賽:1986年德國的杜特蒙德和兩年後波蘭的卡托維斯(Katowice),只有牠這麼一羽無與倫比的超級鴿才具備這等資格,因為奧林匹克鴿賽每兩年才舉行一回,這表示牠保有持續在4年裡飛出超級戰績的記錄。
一場心痛的經驗
為何我說在德國杜特蒙德舉辦的鴿賽既氣餒又困窘呢?
因為“寶拉 2000”這羽雌鴿的得分敬陪末座,全球鴿友一片譁然。
所以,這表示牠比匈牙利、波蘭和古巴這等鴿運正在“'發展中”的國家裡最醜的鴿子還要醜。我們必須說,“寶拉 2000”在杜特蒙德鴿賽裡,搶盡所有展示美鴿的風頭。所有在場的鴿友都排著隊,只為一睹牠的丰采。牠這羽白雌鴿讓所有人無不目瞪口呆,滿嘴讚賞之詞,而展示美鴿組的美鴿王門前卻門可羅雀,大部分時間裡只能窮站冷棲板。
各位能夠想像比利時鴿友有多生氣吧!
比利時史上最好的鴿子竟被評為全世界最醜的鴿子!?
根據邏輯上的結論來推斷,他們認為這個鴿賽的評分標準一定有問題,於是,從此以後他們不再參選“展示美鴿”組。
他們不想再受羞辱。他們不要參加一種漠視現代賽鴿,卻只一味“懷舊”的比賽。多數鴿友養賽鴿,為的只是出戰贏賽。
這個道理再簡單不過。
記錄鴿選手資格
一羽參加奧林匹克鴿賽的記錄鴿選手要具備哪些好條件呢?
嗯,記錄鴿分成4組,每個參賽國家適用相同標準如下:
1. 高速賽(短距離賽)組
選手鴿所參加的每場比賽,距離必須介於100~400公里,參賽鴿友至少有25位,參賽鴿數不得少於250羽。總飛距至少累積有2000公里。
以取最近兩年所有比賽的10場最佳賽績來計算,所以這次南非賽是以1999和2000年的賽績為準。
每個國家可派遣全國最佳的3羽。那麼何謂最佳的鴿子呢?
嗯,那則是以每羽鴿子比賽贏得的總積分來計算,即取所謂的係數。
係數計算公式如下:
以一羽鴿子贏得的位次乘以1000後,再除以總參賽鴿數。
我舉例說明如下:
一羽鴿子在1674羽參賽鴿數中飛了第8位。
則是8×1000=8000
8000÷1674≒4.78
賽鴿雜誌裡常刊出這類係數成績,所以各位現在可以了解係數4.78相當於:一羽鴿子贏了總鴿數1000羽的4~5位。
所以係數愈小者賽績愈好。
2. 中距離賽組
取最近兩年內的8場最佳賽績,每場比賽距離介於300~600公里,而且總飛距至少累積有3000公里。係數計算方式同上。
3. 長距離賽組
最近兩年內的6場最佳賽績,每場飛距至少500公里,總飛距距少4000公里。
4. 全能賽組
依據以下標準,取最近兩年內的10場最佳賽績:
──2~4場飛距100~400公里。
──3~5場飛距300~600公里。
──2~4場飛距至少500公里。
真是最好的嗎?
之前我說過“派遣全國最佳的3羽”,但這些鴿子真是最好的嗎?答案是:不是的。至少在比利時和荷蘭不是。
原因第一是鴿友必須把自己鴿子的總成績送往全國鴿會裡評選,但不是每個鴿友都有興趣參與。
另一個原因是各區比賽的激烈程度各有不同。在弱區裡奪魁如探囊取物,當然在強區裡可就難如登天。好鴿濟濟時,要拿好成績便難得多了。
賽鴿和其他競賽的差異在於賽績往往被所屬區域所左右。也就是說以一羽位屬荷蘭南部的好鴿為例,牠面對的競爭層次和荷蘭西部的一羽好鴿大有不同。
當然在為期兩天的全國長距離賽裡更加不同,而且全國各區的鴿子又都會出賽。
引進外鴿時,鴿友不妨記得多考慮一下比賽競爭的激烈程度。我買的鴿子都能贏賽,便是因為我深懂這一層道理!
買鴿時,我總不忘到以好鴿出名的強區裡去買。
一羽鴿子徒有好賽績對我還不夠,而且對我也不打緊。這羽鴿子的對手是誰對我才最重要。
我再來具體解釋一下;假如你家街上出了一個真正的好網球手,在整條街裡戰無不克。假如他和你、你的兄弟、你的鄰居們或同街的任何人對決,大家全會是他的手下敗將!
那麼他一定是超級網球手嗎?那可就說不定了!
假如這個人參加全國巡迴賽,他可能每戰皆輸,而且是戰績最差勁的一個。賽鴿也適用這層道理。於是,被送往參加奧林匹克國際美鴿賽的鴿子,不一定是全國最好的鴿子,而且擁有最佳賽績的鴿子又是另外一碼事。
讓我們來看看今年南非奧林匹克鴿賽的荷蘭選手鴿吧!
● 最佳全能鴿︰環號97-5774230
這羽雄鴿來自佛布利父子(Vebree and Son)。
牠的父親混種自一羽克拉克鴿和一羽來自一位沒沒無聞的鴿友柏胡仁先生(Berghuizen)的詹森鴿。母親則是一羽1991的老鴿。牠在6歲齡時才育出97-230這羽雄鴿,所以那些宣稱老雌鴿生不出好鴿的人似乎大錯特錯了。佛布利的這羽雌鴿來自幾年前稱雄荷蘭的迪威特兄弟(De Wit Bros.),他們的鴿子帶有克拉克血統,許多跟他們買鴿的人也都取得好賽績。
他們在鴿子拍賣後發了大財,而且他們的拍賣鴿大都落入識貨的荷蘭和比利時鴿友手中。迪威特兄弟從未名揚海外,是因為他們不願宣傳自己,因為他們對賣鴿子賺錢這種把戲沒啥興趣。
佛布利先生的這羽奧林匹克選手鴿是1999年全國短距離賽超級鴿王季軍。
牠在平均對手1500羽的聯合會賽裡,總計飛出過7次冠軍。
● 最佳長距離賽鴿︰環號98-1481181
這是范烏登.基威特先生(Van Uden Kivit)的一羽雄鴿。
父親是凡龍血統鴿和其他鴿系的混種產物,母親也是雜交鴿。
范烏登.基威特先生對短矩離或中距離賽都興趣缺缺,參加這些距離賽只不過是訓練他的鴿子和累積經驗而已,他連計時也懶得去做。
他跟荷蘭和比利時90%的鴿友一樣,只使翔鰥夫制雄鴿。短矩離或中距離賽裝集鴿籠前,他會給雄鴿雌鴿,不過長距離賽前則不給。
原因是他們發現雄鴿被裝籠時,一定要沉穩,不能處於興奮狀態,這個發現對牠們十分要緊。
這羽奧林匹克選手鴿沒飛過冠軍,牠最好的成績是在5170羽裡(681公里)飛得7位和4471羽裡(730公里)奪得16位。不過牠非常穩健,次次都飛得歸返鴿前25%的位次。
● 最佳中距離鴿︰環號98-1584588
這羽鴿子的主人帕許先生(J V D Pasch)是出了名的擅飛雌鴿,所以這羽鴿子亦是雌鴿。超級鴿裡出現雌鴿極為罕見,之前提及的雷米.德梅先生的那羽超級白雌鴿亦屬異數。
這羽雌鴿的父親沒什麼名血統。母親則是買自比利時羅曼.拉吉斯(Romain Legiest)的一羽1989年老雌鴿。所以,到這裡我們又多了個“老蚌生珠”的例證。
荷蘭有些區域規定個別老鴿總參賽數不得超過12回,帕許先生則夠走運,因他住在一年裡有半年都可自由讓老鴿出賽的地區。
這羽雌鴿從小便天生麗質難自棄,有一回牠給一位知名鴿友看時,連他都說:“這是一羽超級鴿!”
不過,牠在首三回處女航裡,都在收鐘後才歸返。
當帕許先生問那位有名鴿友的意見時,他說:“把牠殺了吧!牠再一次應證我們是無法藉由外表看出鴿子好壞來的。”
這羽雌鴿好像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似的,牠害怕自己劫數難逃,所以接下來拚命開始不斷連續飛出22次好成績來。
雖然牠只在一回飛距598公里,447羽的比賽裡飛出過1次冠軍,不過牠飛出其他許多前位名次。
帕許先生也還有另一羽奧林匹克選手鴿:牠是環號98-258,全能賽組超級鴿季軍(雄鴿)。這羽雄鴿也發生過一則有趣的軼事。
牠在幼鴿時期曾經迷飛掉,帕許先生告訴找到牠的人說:“送給你,牠是你的了。”幾天後牠自己卻又飛了回來。1歲時,牠在25場比賽裡飛出20個獎項;2歲齡時,賽飛24回又拿了21次獎。
● 最佳短距離鴿︰環號98-1436441
鴿主是雷騰先生(Mr. Leytens),一個純樸農夫,但他一開始賽鴿便為他飛出強豪地位來。父親是一羽1993年生的自家老鴿系雄鴿。母親則由我艾迪.夏拉肯作出。
這羽奧林匹克選手鴿的賽績可謂轟動武林,驚動萬教(荷蘭選手鴿群內最傑出的一羽),不過這羽雄鴿有個短處,就是出賽時偶爾會“槓龜”,穩健不足。
1歲齡時牠便在4537羽裡飛出冠軍,之後還飛出以下佳績:4780 羽冠軍、1373 羽冠軍、4700 羽冠軍、5429 羽亞軍、1972 羽冠軍 4809 羽亞軍、3353 羽冠軍。
雷騰先生也是一個在海外無人知曉的人物。不過在荷蘭或比利時,揚名海外和真正的冠軍強豪可是兩碼子事呢!這對比利時和荷蘭鴿友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對外國人來講好像沒啥分別。因為外國人被蒙在鼓裡,不懂得實情,何況對一些你原本就不知道的東西,也沒什麼好不好意思的。
最後消息
所以,荷蘭選手鴿隊顯得陣容堅強,只有一羽不是處於鰥夫鴿巔峰年齡層的2歲齡鴿。
這次南非還關心各國鴿運發展,並統計出各國的賽鴿人口數字。資料顯示,西歐國家的鴿運正逐漸式微,東歐國家和某些亞洲國家則呈增長趨勢,所公佈的資料數字如下列。
鴿運式微的國家:
國家/賽鴿人口 1995年 1999年
德  國 80079 71610
比 利 時 67235 57496
法  國 23800 21099
英  國 53948 48823
日  本 24654 20633
荷  蘭 43811 37596
鴿運發展增長的國家:
國家/賽鴿人口 1995年 1999年
巴  西 2610 4417
克羅西亞 153 300
波 蘭 36660 40407(!)
羅馬尼亞 2897 3100
斯洛伐克 3650 3860
其他國家則資料闕如。
這回南非還舉辦了一次單舍賽。結果整批鴿子一起回舍,並全部在鴿舍附近盤旋了幾分鐘。最後牠們降落回舍,所以最幸運的那羽鴿子把冠軍給抱走了。冠軍花落比利時鴿友馬克.迪庫克(Marc De Cock)先生的家裡。
2003年的奧林匹克鴿賽將由法國主辦。2005年的競爭地主國有兩個:葡萄牙和比利時。委員會票投出葡萄牙,比利時只差一票敗北飲恨(葡萄牙15票,比利時14票)。
奧林匹克鴿賽在歐洲和日本很熱門,但台灣鴿友卻不怎麼熱中,我還摸不著原因在哪裡呢!
這次南非賽裡,“展示美鴿”組的大獎全被德國抱走了,他們有3羽最漂亮的雄鴿和2羽最美麗的雌鴿。
短距離賽記錄鴿組:冠軍是一個波蘭鴿友,亞軍、季軍、殿軍全是斯洛伐克的鴿友。這表示他們鴿子的賽績比雷騰先生的鴿子還轟動。
這些鴿友若到荷蘭或比利時來比賽,也會拿冠軍嗎?請各位好好想想你家街上那個超級網球手吧!
 
 
第十八章
冠軍鴿未必是好鴿
歐洲冠軍鴿是日本和台灣鴿友的最愛,
但切記,冠軍頭銜可不能保證一羽鴿子的品質。
本文指點鴿友們在購買記錄鴿時,
可以透過了解比賽當天氣候與風向、不同區域分速、
參賽鴿數與參賽鴿舍等條件,
判斷這羽鴿子的表現。
荷蘭賽鴿媒體裡經常可以看見如下廣告:
☆     徵購大型賽事冠軍鴿,長距離賽最佳。意者請寄鴿子照片與血統書至……。
☆ 徵購冠軍鴿與超級鴿王,冠軍鴿須具其他記錄。意者請寄鴿子照片與血統書至……。
這些廣告是專門仲介鴿子到台灣和日本等大市場,部分到美國和阿拉伯國家的鴿商所刊登的。
還有波蘭、英國、葡萄牙、匈牙利等國家的鴿友對荷蘭和比利時鴿也都很有興趣,但不幸地,這些國家很少有鴿友買得起記錄鴿。
然而,更令人引以為憾地,優勝鴿、鴿王、貴價鴿和“名牌鴿”不一定就是好鴿。
幾年前,日本全國掀起一陣搜購荷蘭和比利時冠軍鴿的旋風。對日本鴿友來講,鴿子要贏得冠軍獎才算夠好。
所以難怪荷蘭和比利時鴿友並未因此不高興,但他們卻搞不懂日本人的心態。為什麼他們會想不通呢?
因為他們太了解一羽在一場大賽裡打敗許多對手並奪魁而歸的鴿子雖然很優秀,但並不保證牠一定就是好鴿。
也許是某種狀況(天氣)幫忙牠順勢拿到冠軍的。當天天氣若對牠不利,牠現在可能早已名落孫山。所以上述的第二個廣告(說明冠軍鴿須有其他記錄)就比較認真和實際,可能是專為台灣市場,而不是日本市場刊登的。
我的鄰居和我
2001年8月24日是我們荷蘭奧爾良全國大賽比賽日,當天也引起些許騷動。
這天不單只天氣炎熱(氣溫攝氏34度),比賽結果更讓一干鴿友跌破眼鏡。
我個人有23羽鴿子參賽,贏得鴿會組(共約350羽)第7名,分速1250公尺。第7名的成績對我還不夠好(其實我從沒飛這麼爛過),不過在研究其他地區和全國成績後,我發現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我鄰省一位參賽的鴿友贏得這場奧爾良大賽全省約6000羽的冠軍。
而令人訝異的是,他的冠軍鴿分速是1242公尺,比我的鴿會第7位鴿還慢上8公尺。
荷蘭成績分省結算解釋了他的鴿子比我的飛得慢,卻何以能夠成為全省6000羽冠軍,而我的鴿子卻只能拿到鴿會組第7名。這個事實在做生意方面也很有趣。
我說過這場奧爾良賽是全國性賽事,我們兩個都有報名。
我那羽鴿會7位鴿名列全國第18名(這個全國超過11000羽的名次跟鴿會350羽7位的名次比起來就光榮多了),我鄰省那羽6000羽全省冠軍鴿卻只名列全國第23名!!!
現在假設我們都想把贏鴿賣掉。
那麼,我的鴿子就比較不吸引人,不過我鄰省鴿友那羽分速慢了8公尺的鴿子可就是一羽“好商業鴿”了,因為牠有全省約6000羽冠軍的頭銜。
所以,一羽全國第23名的鴿子比一羽實際上被牠打敗的鴿子還不值錢,即使牠們同場較量,天氣條件一樣,地點╱距離也差不多相同。
全國冠軍
只要一刮風,即便是在比賽前,冠軍鴿會花落誰家我們心裡經常早已有譜,國際遠距離賽也不例外。
● 當刮起強勁西風時,冠軍鐵定會被德國鴿友抱走。
● 當強勁東風吹起時,一幫法蘭德省(比利時西部),或者荷蘭西部的鴿友可就等於吃下定心丸了。
● 要是改吹強勁西南風,就有一羽荷蘭鴿等著耀武揚威。
至於真正的超長距離賽(兩天賽期),我應該在此一提,近年來荷蘭鴿逐漸揚眉吐氣,牠們總以表現證明出自己實力雄厚。
如前所述,日本人特愛冠軍鴿,而這一點也不足以為奇。
有誰是不愛冠軍鴿的?但是日本鴿友和其他外國鴿友不了解,一場比賽所有鴿子面對的狀況不盡相同。
所以,情況變得有點好笑。做生意的話,全國亞軍鴿可能只有冠軍鴿身上幾根羽毛的價值,雖然衡量實際比賽狀況後,牠的表現其實比較優秀。
在我們這些多風的國家裡,所有參賽鴿機會完全平等的比賽沒有多少,很少有比賽日是天氣“中立”的。
“天氣中立”的意思是無風,或者吹著穩定逆風。
天氣可以左右賽績,所以賽鴿運動才會跟其他運動如此截然不同。田徑賽、單車賽、游泳賽、賽馬等等比賽的所有選手機會都平等。不過,我們的鴿子可就生來命運各有不同了。
其他例證
荷蘭這兒還有一場幼鴿半全國賽。
前10名裡有7個名次都被荷蘭偏北部同一個小城裡的鴿友囊括走了。我們的比賽翔軌是由南往北飛,所以北部鴿友飛距最長。不過,相反地,卻沒人對這個比賽結果感到意外。
你必須要知道,比賽日當天南部的法國全境無風,但開賽後不久,卻忽然吹起西南風。
結果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鴿子在比賽前段起先分速很低,但尾段卻愈飛愈快,因為順風愈吹愈強勁。
所以距離最遠的鴿舍反而取得優勢,幾乎包辦了全部大獎。
這場比賽的贏家們在之前那回奧爾良大賽裡,可是輸得非常難看呢!
巴塞隆納國際冠軍鴿價值連城,這個事實眾所皆知。不過若巴塞隆納大賽比賽日吹起西風,假如又有一羽來自西部(鄰近北海)鴿舍的鴿子飛得第20名,那麼牠其實比來自東部鴿舍打敗牠的鴿子還要優秀得多。
“購買冠軍鴿這個想法雖好,不過聰明的鴿友不只看成績報告,還會把其他賽況考慮在內!”
可以了解
鴿友納悶為何我經常能如此幸運,常常引進到好鴿子。
首先,實際情況不全是這樣子的。
我也買到過壞鴿子,“會發光的東西不一定就是黃金”,不過有時候我還真買對了。或許我有點運氣好,或許我明白比賽成績背後,還有許多值得研究的東西。
鴿子素質好是我們賽鴿運動的主要一環,不過把全國全年成績做透徹研究後,我很清楚了解到,各地區鴿子素質的差異有如天壤之別。所以我不單只要知道比賽日天氣狀況,我還要知道贏家有哪些比賽對手。
“先讓我知道你打敗了誰,我才能告訴你你的鴿子有多好。”
荷蘭和比利時每個小鎮(不管它們是多麼小)都有自己的鴿會,或甚至2個以上的鴿會。
當地電視台都有特別頻道報導比賽結果,包括鴿子的分速在內。
我們荷蘭這裡的得獎比率是3:1,也就是600羽參賽鴿就有200個獎項,1800參賽鴿則有600個獎項。
收看比賽成績時我總會看每個鴿會敬陪末座的鴿子的分速,也就是後三分之二返舍鴿的分速。從這裡你可以看見牠們素質的差異處。
大大不同
如果A鴿會排車尾的鴿子分速是1200公尺,而B鴿會倒數第一名的鴿子分速是1100公尺,那麼A鴿會平均鴿子素質就比較優異。至少如果這些鴿會隸屬同一區域,風向對它們的影響都是一樣的。所以在A鴿會拿不到獎的鴿子,若在B鴿會就有獎拿。
這不是理論,而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有一個小鎮有兩個鴿會,每場比賽它們都是老調重談:
其中一個鴿會冠軍鴿的分速,若放在另一個鴿會裡,連個光彩點的獎項永遠都拿不到,一個鴿會的冠軍鴿還在拚命趕路的同時,另一個鴿會裡卻早有一大堆鴿子完成錄時,正忙著喝水吃飼料呢!
現在你或許已經了解,何以我會認為一羽冠軍鴿或許還不夠好。
鴿友應該學習對賽績報告做更好的詮釋,如此一來,許多蒙蔽著你雙眼的砂石就會被沖洗乾淨。
因為無從比較,所以一個鴿會的成績表就不足以判斷一羽鴿子素質的好壞。如果你研究聯合會或全省賽績,這時你就可以做比較,因為它是許多鴿會參賽的結果。
因此,在你判斷賽績時,什麼是你最需要注意的呢?
1. 比賽日天氣狀況。
2. 競爭的劇烈程度。
小心為妙
講到這裡我不禁想起幾年前的一場巴塞隆納大賽。那次荷蘭安特衛普省有一位鴿友贏獲全省組冠軍而大大風光一時,他的名字在所有鴿誌報導裡都曝了光,最後他那羽全省冠軍鴿也以一個好價錢賣到台灣去了。“一個好價錢”?這可是一羽全省冠軍鴿哪!像這麼一羽巴塞隆納全省冠軍鴿,會有誰不喜歡呢?
他這羽全省冠軍鴿在星期天早上完成錄時。不過……有一位荷蘭鴿友雖然飛距遠得多,但他卻有8羽鴿子在星期六就已錄時完成。
我想說的是,你讀賽績報告時也必須小心為妙。在歐洲,一篇報導通常是用來推展一個鴿舍生意的。而當鴿子成功售出後,鴿舍主人會給撰稿人佣金來“打通關節和連絡感情”。
如果我看見一則鴿舍報導,我總會瞧瞧撰稿人尊姓大名。
“當你看見一篇鴿舍報導時,先要問你自己兩個問題:為何要有此篇報導?撰稿人是誰?”
不可能的成績
有時候你會讀到我們所謂“不可能的成績”。
打個比方,有個鴿友囊括一場比賽的 1,2,3,4,5,6,7,8,9,10 名等等,為免爭議我就說這場比賽總計有3000羽好了。
如果我聽說有這種成績,我會想瞧瞧成績表裡這些鴿子的錄時時間。
幾年前有一位鴿友就寄給我這種“不可能的成績”。
他在一場4000羽的比賽裡包辦了前20名,這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
我先看了他的冠軍鴿,還有他第20位鴿的錄時時間一下。這中間相隔了 7 分鐘,但在同一場比賽裡,另一區的比賽卻早已在這 7 分鐘裡收鐘結束了!
也就是說,在這 7 分鐘裡,另一區三分之一的鴿子都已完成錄時,而這位老兄所在區域的4000羽鴿子裡卻只有20羽飛回家。
如果這前20名鴿子全部在同一時間裡一起飛回家,這樣才配稱“超級表現”。不過這位老兄現在卻可以趾高氣揚,到處炫揚他這“不可能的成績”,因為他的對手品質超級爛。
到這裡我相信各位已經能夠想像,即使總羽數很多也不一定就有意義。
10000羽或300羽總羽數差異是很懸殊沒錯,不過,有時候我可能比較喜歡300羽裡的冠軍鴿。
訣竅
要是有那麼一羽冠軍鴿時,鴿友馬上想知道比賽總羽數有多少。但是,“參賽鴿友數”也一樣重要!
一場比賽有可能一位鴿友就派出200羽或更多鴿子。他們把鴿舍裡“能飛的都派去比賽”。
也可能有鴿友只送出3或4羽鴿子,是他們鴿舍裡的強中之強。
所以就可能發生情況如下:
● A區一場比賽參賽鴿友50名,總羽數160羽。
● B區一場比賽參賽鴿友50名,總羽數4000羽。
因此,A區競爭較為劇烈,因為鴿友只派自家最好的鴿子參賽。
在歐洲,我們有一條黃金法則如下:
“鴿友多鴿子少,競爭就劇烈。鴿友少鴿子多,競爭就不強。”
或者更具體地說,就是:
200名鴿友,總羽數500羽──競爭劇烈。
25名鴿友,總羽數1300羽──競爭不強。
這些事情並不是什麼鮮事。
如今你大概了解為什麼全國鴿王會經常來自競爭不強的區域裡了,在那裡贏賽輕鬆得很。
而且,現在你大概也明白為什麼如此許多的全國冠軍鴿和鴿王會都被賣到外國去。
荷蘭和比利時境內不乏有人買得起這些鴿子。
他們不買是因為他們心裡都清楚得很:只贏一場比賽的冠軍鴿不保證就是好鴿。
☆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