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鸽会秘书长一职“卖出”80万元

来源:法制日报:郭毅   发表时间:2014-03-26 11:45:53   浏览数:7505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多名鸽友举报称,哈尔滨市体育总会将哈尔滨市信鸽协会秘书长一职以80万元“卖掉”,将这笔钱作为信鸽比赛的奖金。这样的群众性社团组织里的一个非“一把手”职务,为什么会“卖”出如此天价?信鸽比赛的奖金由原来鸽友交的参赛费改为完全个人出资,是有利可图还是纯粹的“玩票”?举报内容是否属实?


  本报记者郭毅 通讯员张强

  “经哈尔滨市信鸽协会领导决定:隋永滨不再兼任秘书长职务。秘书长由孙研一同志担任(一切竞翔工作由秘书长负责)。”


    这是两个月前,2014年1月27日,哈尔滨市信鸽协会官网上突然刊发的一则重要通知。


    哈尔滨市信鸽协会的组织机构十分健全,有名誉主席、主席和执行主席各1人,副主席5人,秘书长1人,副秘书长2人,常务理事包括以上人员共计17人,理事包括以上人员共计52人。隋永滨是副主席,兼任秘书长一职。


    每届理事会的任期是5年,隋永滨等人这一届的常务理事是2013年12月7日组建的。为什么仅一个多月的时间,秘书长就被更换了呢?


    80万元当上秘书长 鸽会通知遭到质疑

    “通知发出后我并不知道,是鸽友告诉我的。没开理事会没有走程序,怎么会任免秘书长呢?”隋永滨说,他知道此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气愤和困惑。


    孙研一是常务理事之一。通知发出后,他便直接担任了秘书长一职。隋永滨在看到《哈尔滨市信鸽协会2014年度竞翔比赛资金合作协议》后,才明白其中原因。


    协议内容十分明确,孙研一作为资助人,自愿出资80万元为协会提供大赛奖金;80万元资金到哈尔滨市信鸽协会账户后,孙研一可以代表协会制定2014年信鸽竞赛规程;协议签订后,孙研一执行协会领导及秘书长职务等。协议的签订日期是2014年1月24日。也就是这天,孙研一将80万元打入了哈尔滨市体育局总会秘书处的账户,并没有将这笔钱打入信鸽协会账户。


    “《哈尔滨市信鸽协会章程》规定,任免委员需要会员代表大会半数以上表决通过才行。这份协议写得很明白,孙研一花了80万元钱,买了一个秘书长的官,根本就没召开会员代表大会。”隋永滨对此十分气愤。


    鸽会“水深”三千尺 利益丰厚惹人争抢

    哈尔滨市信鸽协会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群众性体育组织,接受哈尔滨市体委、市体育总会等部门的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协会的秘书长是一个“大管家”,负责协会内的大小事务。


    “作为秘书长,我负责鸽会的日常管理、财务、运营等事务。秘书长负责鸽会最重要的活动--竞翔工作,这一条在鸽会章程里有明确规定。这也是孙研一要当秘书长的原因,他与鸽会签的协议里就明确了这一点。”隋永滨说。


    组织信鸽比赛到底能有多少利益?以往的新闻报道或许能看出些端倪。2009年秋季,哈尔滨一市民饲养信鸽获比赛冠军,鸽子身价达20万元;2010年3月,重庆举办了一场信鸽比赛,一只信鸽为主人赢来72万元奖金,至今这一纪录仍是重庆的最高纪录;2012年6月,哈尔滨市信鸽协会会员质疑比赛作弊,称主办方狂揽百余万元奖金,此事最终闹到了公安机关。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鸽友讲,这一行的“水”太深了,鸽友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要是拿到台面上说,又没有证据。“比如我是秘书长,就可以操控比赛,可以设定好名次,让我的人全得奖。而更大的利益在后面,得了好名次的鸽子,就可以卖出天价,一只鸽子可以卖到几十万元以上,连鸽种都能卖出高价,这些钱都远远超过奖金。”


    哈尔滨市体育总会秘书处处长张剑奇也承认,这一行利益巨大。仅养鸽子的投入就比较大,比如一家养50只放飞的鸽子,还有种鸽,一年至少要5万元费用。哈尔滨曾举办过拍卖会,一场拍卖会卖出去50多万元的鸽子。


    虽然孙研一被任命为秘书长不符合程序,但是隋永滨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介怀呢?是打破了以往的利益格局吗?对于这个问题,隋永滨是这样回答记者的:“我对鸽会的工作兢兢业业,以前鸽会都是赔钱,现在是盈利的。组织竞翔工作公正公平,让别人没有利益可得,所以我才被突然拿下。”


    李福勤是个老鸽友,今年70多岁,也是哈尔滨市信鸽协会2000多名会员之一。“隋永滨当秘书长的时候,就坚持公正公平,谁的鸽子飞得好谁就得好名次,而不是内定名次,当然就会得罪一些人。”


    鸽会的副主席孙保山也说:“隋永滨当秘书长时就是太公正了,谁找他也不给面子。隋永滨认为任免秘书长这事不合理,但找谁都不管,他挺生气的,因为这事都整出抑郁了。”


    哈体总解散鸽会理事会 秘书长一职“有实无名”

    记者了解到,举报人将此事举报到哈尔滨市纪检委,纪检委驻哈尔滨市体育局的纪检组受理了此案。3月份,哈尔滨市体育总会接连作出“整改”决定,先是撤销了孙研一发布的“重要通知”,并建议解散鸽会理事会,近期将重新选举领导班子成员。不过,令人感觉意味深长的是,哈体总虽然不承认孙研一的秘书长身份,但仍由其负责今年鸽会的竞翔工作。


    2014年3月10日,哈尔滨市体育总会给鸽会下发通知,认为孙研一发布的“重要通知”未按章程履行程序,属无效决定,限期撤销。3月15日,哈体总又发布处理此事意见,除了重申“重要通知”无效外,还建议解散鸽会理事会,并于近期召开会员大会,采取公开选举的方式,重新组建鸽会,同时返还孙研一预交的赛事奖金担保金80万元。


    哈尔滨市体育总会秘书处处长张剑奇并未说出“资助”和“担保金”有什么不同,只是拿出了他们收这笔钱的法理依据:根据《黑龙江省体育竞赛管理规定》第十三条,举办人在体育竞赛开赛前一个月内,应当将不少于全部预算经费的60%汇到体育主管部门。退还80万元,赛事如何保证?张剑奇没有解释。


    张剑奇承认,他们应该只针对举办人,这笔钱应该来自鸽会,但鸽会没有建立账户。针对记者提出的“80万元为什么跟秘书长职务挂钩”的问题,张剑奇一再解释协议的内容:“协议主要内容是有年限限制的,只负责2014年竞翔工作,跟秘书长官衔没有关系。每年的竞翔工作都由秘书长做,虽然孙研一不是秘书长,但还组织竞翔工作。现在找不到隋永滨,活儿得有人干啊,只能维持这种状况。”


    当记者拿出协议,指着第四条“协议签订后,资助人执行哈尔滨市信鸽协会领导及秘书长职务……”的内容给他看时,张剑奇只是解释说他们已经纠正了。


    张剑奇说,以往的比赛奖金都来自鸽友的参赛费,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次是孙研一个人出资80万元用于比赛奖金。当记者提出“个人出此巨款目的是什么”的问题时,张剑奇说:“这小子(指孙研一)真很痴迷。”


    张剑奇说,鸽会这一届班子是不符合程序的,不合法的,他们这儿也没有备案。目前的意见就是重新召开会员代表大会,争取下周开,重新选举班子成员。


    哈体总的说法遭到了鸽会副主席孙保山的质疑。“鸽会肯定有财务有账户,因为账得经过审计。会员每年都交钱,怎么会没有账户呢?”记者也发现,协议的第二条写得很清楚:“80万元资金到哈尔滨市信鸽协会账户后,资助人可以代表受助人制定2014年信鸽竞赛规程。”


    孙保山承认,鸽会在成立领导班子时,确实没有严格履行章程。“没有召开委员代表大会,只是拟定出领导成员,然后在网上公示一周,没人举报就成立了,一直也都是这么干的。”


    孙保山说:“既然说我们这届全都不合法,为什么体总的人给我们开了几次会呢?为什么体总的人在我们这兼任执行主席和副秘书长?体总那都是有备案的,当时我们的身份证复印件都交上去了。”


    针对张剑奇说“竞翔工作没人干,只能让孙研一来做”的说法,孙保山说:“这么多副主席、常务理事,也没人找我们。给我秘书长职位,我也干,有啥不能干的?”


    原来的秘书长抑郁了,新秘书长被免了,80万元也退还了,鸽会领导班子被“全窝端”了,而鸽会网站上公布的信息显示,竞翔工作目前仍在“有条不紊”地开展着……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2014-03-27 23:51:35
本人是哈尔滨市鸽友,在市会比赛8年鸽龄,对市会情况清楚,隋永斌13年鸽会工作干得如何,哈尔滨鸽会会员最清楚。郭毅记者,请问您采访了几位鸽友、几位鸽会领导、几位知情人,您对整个事情做过调查了解吗?你写的“2012年6月,哈尔滨市信鸽协会会员质疑比赛作弊,称主办方狂揽百余万元奖金,此事最终闹到了公安机关。”可是你知道结果吗?隋永滨说“对鸽会的工作兢兢业业,以前鸽会都是赔钱,现在是盈利的。”这利在哪那?“盈利?”卖联通电话卡,骗鸽友说“这卡上传快”“就得用这卡”“别的卡不行”,郭毅记者你怎么不去采访一下买了这联通卡的鸽友,听听他们怎么说。不管怎样,隋永滨用上了联通豹子号的电话卡。说什么“工作兢兢业业”,13年单说集鸽漏洞百出。例:集鸽时,刘某某填写竞翔单是13羽参赛鸽,可是集完鸽后,打出的对照单显示12羽,鸽主还没有确认就将赛鸽塞进了放飞车,刘某某当场提出疑义,隋永滨上前制止,过后这第13羽鸽子的成绩出现在了成绩单里。集鸽现场没有监控、集鸽棚里总有非工作人员进出等。众所周知,水晶头零买也就一到两元,换水晶头加工本费最多也就五元,可隋永滨利用工作便利,每换一个水晶头收费十元。郭毅记者,哈尔滨市会会员有1500人左右,而不是2000多人,你采访调查过几人?隋永滨工作不尽职,13年成绩册拖到14年2月末都没印发,登彩页的鸽友急啊。更多的鸽友是对13年秋季特比环赛成绩有着很大的疑问。我周围的很多鸽友都说14年竞翔工作如果还是隋永滨主持,就不买特比环,不压指定鸽了。郭毅我只希望你是被利用的。我更希望有仲裁部门调查仲裁此事。建议赛鸽资讯网不要再刊登这贼喊做贼的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