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一份迟发的文稿--谨以此文怀念李一完先生

发表时间:2006-08-17 17:20:39   浏览数:11062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文/倪源义

  李一完走了,李一完真的走了!
  转眼间一别8年。
  1999年应湖南省信鸽协会主席、南方种鸽舍总经理李一完的邀请,来到湖南长沙采访,初到长沙,一切都是那么惊奇、新鲜,那么让人激动,回家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写下了拙文《初到南方会湘军》,并随及发往长沙请李主席斧正。
  “文章写得不错,谢谢你!不过,我倒是建议,这文章还是不着急发表的好。因为我觉得,我们还不够成熟,再等等。你说呢……?”
  李一完主席及时地打来电话。
  “好吧,就等几天。”我答应他。然而这一等,整整等了8年之久。
  以下便是写于1999年的那篇文章。

  《初到南方会湘军》
  (部分章节)
  (一)
  湖南,世界版图上,一个中国普普通通的省份,起先并未引起我多大的兴趣。然而,初春,当我进入长沙一踏上南方这片神奇的土地,我的思绪便陡然间激奋起来。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地啊?毛泽东、刘少奇、王震……,还有举世公认的好人雷锋,以及现今的共和国总理朱镕基,这些杰出的领袖和许许多多的伟人都出生在这里。
  我忽然间感悟,在中国及世界鸽坛,南方鸽人的魄力为啥如此惊人?而“南方”的鸽在短短的几年内为什么能在鸽坛引起轰动和激发起国内外鸽人极大的关注与热情的?!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也养育一方鸽。我信奉这个真理。
  我便极其自然地仰望起天空。养鸽的人是不可能没有这样一个优美的对天空无比痴情的姿势与习惯的。成群的鸽子在高高的的天空中自豪而高傲的飘飞着。
  呵,鸽,你是在招唤我吗!
  “南方”在哪?国际赛鸽中心在哪?

  (二)
  ……走进大厅,迎面是一块省直鸽会的牌子,再上楼便是湖南省信鸽协会、湖南赛种鸽中心。中心的种棚、赛棚都在楼顶。底楼还下属专门的部门销售鸽刊、鸽药、鸽食、鸽具等什么的,几乎应有尽有。
  这里,三套马车,一套人马。
  初来乍到,人不熟悉,遇上谁都聊。
  “李主席在吗?”我首先问李一完,以前只从电视、报刊上看到过他。
  李一完的传闻不少。他爱鸽子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大年三十,年纪幼小 ,家庭破落的他投亲靠友,竟没有遇上亲人。天寒地冻,他在屋檐下蹲了一夜。这一夜他饱尝了人间最痛苦的孤独与失落的滋味。但也在这患难中与鸽子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是在一个鸽棚边的屋檐下度过了整整一个寒冷之夜,是隔别棚里那些不断鸣叫的鸽子给了他战胜寒冷和孤独的勇气,给了他“一定要坚持到明天”的毅力和决心。
  李一完就这样爱上了鸽子,爱的如痴如醉,以至于在他事业有成后,几乎将所有的资金和精力全部献给了鸽子和他酷爱的信鸽事业。
  “李总快到了。”
  给我说话有是一位大高个儿青年。“我叫赵壁龙,这里的秘书长。”他自我介绍。“你别介意,李总他单位里一直很忙。”他补充说。
  湖南人果真直爽。
  赵壁龙是这里唯一的省体委分管鸽会工作的领导,鸽友们说湖南省信鸽协会的发展,有他一份很大的功劳。在鸽会里,他推出李一完来领头挂帅,而自己做助手,当绿叶、做配角。他任省体委水球教练,除了执教,他把余下的精力和爱好全部投入到省鸽会和赛、种鸽中心。
  李一完果然言而有信,我才刚刚坐定他就到了。大家热乎乎地称他老总,他也热情地与大家说着笑话,全没让人看出哪怕是一点儿老板的架子。
  一同相见的还有罗建刚、杨光,都是省直鸽会的常委、湖南省鸽鸽会的主要力量。这些同仁们都大小不同地在各自的企业里任着高“官”要职。
  “我们省直鸽会九个常委中,有七人是共产党员。”
  李一完不无骄傲地告诉我。
  “真棒!”我在心里说。这样一个几乎由布尔什维克组成的鸽会班子,这在全国几乎也绝无仅有。
  李一完很健谈。当然,确切地说,我所见到的湖南人都非常健谈。
  “我们新班子九六年组建,也就短短几年。而起先这里一穷二白,搞什么活动也热腾不起来。”说这话的罗建刚。他年纪不算大,却掌握着这里的财务大权,具体职务是省鸽会副秘书长、省直鸽会副主席。这人财务上特精,鸽会和赛种鸽中心啥事儿都离不了他。鸽友们介绍说,他每天在鸽会做事的时间比在单位还多,而他本人在单位是行政一把手,他单位的部下也都听话,向他请示工作正常都到鸽会来找他。他还鼓励单位的职工养鸽,免费供应搭鸽棚的材料等,一时间在湖南传为佳话。
  “我们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各人都付出了很多。”
  说这话的是杨光,这里的竞翔部长。他说的各人都付出了很多,是指鸽会新班子组建初期,大家出钱又出力,少的掏出上万元,多的献出了几十万。
  “我们为的啥?不为啥,为的的让鸽会热闹起来,把活动开展起来,让会员们的积极性高涨起来……”
  杨光显得很激动。我也为之激动,这样的鸽会怎能不蒸蒸日上!在这里当领导,不但得不到好处,还要往里头掼钱,而且是数目不小的钱,这样的傻事谁愿意干?但他们愿意干!
  “养鸽早已不再是玩耍取乐、消遣无聊的那回事儿了。养鸽同样是一种事业。任何一个有民族族感、有自尊心的中国的鸽人,都要有一种责任,大家一起来推动中国信鸽的发展。”
  李一完的语音并不高,却很有力。
  我静静地听着李一完的话,非常入神。接触过许多的养鸽人,像李一完这样一种境界的人还不很多。
  李一完说,这样一处境界包含着要有现代化的设施,最好的鸽子,还要科学地配对、训养和科学地管理。“科学的,既是先进的、合理的。”他补充说。“有了这些,中国的鸽何以不能打败外国的?!”
  我不停地在采访本上记着,也不停地在大脑中思考着。是啊,李一完所反复提及和强调的“责任”、“科学”,就是要我们的眼光远一些,养鸽的起点高一些。如今养鸽子是到了非上档次不可的时候了。
  “而以上,都是我们‘南方’的目标和宗旨。我们力图为南方的鸽友们做点事情,为中国信鸽事业的发展做点事情。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为鸽友们负责,为中国的信鸽事业负责。”
  李一完说话的时候总忘不了要时常呷上一小口茶。
  “‘南方’才刚刚起步,‘南方’还很幼嫩,还需要大家不断地关怀和支持。但,我们会努力的……”
  李一完的话一完,并吩咐:“带客人上楼看鸽去。”我特别兴奋,养鸽人到那儿,最喜欢的当然不过是看鸽子了。而“南方”的鸽,总是让人怎么看也看不够的。
  我们扶着栏杆一步一步上楼。当然,他们总是让我走在前面……
  (注:写于1999年5月)








  联系地址:江苏东台安丰红旗桥西     
  联系人:倪源义
  邮编:224221
  本人用稿笔名:江海、园艺、阿义、筱霓、葛友、笑笑、竹音
  电话:0515-5563101  13770273073
  网址://jhgp.ag.188.com
  电子邮箱:jsdtafnyyxx@163.com      jsdtafnyyxx@sina.com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