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 吃 萝 卜 淡 操 心

发表时间:2009-12-26 20:35:16   浏览数:1799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咸 吃 萝 卜 淡 操 心
听着百听不厌的《白狐》,仔细拜读了黑皮肤的新鲜出炉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就职宣言》。
  当看到那句“ 我想让他们知道:对于每个追求和平和自尊的国家和个人而言,美国都是朋友,我们愿意再次领导大家踏上追寻之旅。”的时候,头脑中陡然打出五个字“换汤不换药”。那种“魔头拈花一笑,坐地修成头陀”的场景,终归只有金庸的武侠小说里面才有。
  这世界上有些东西可以改变,但有些东西是始终冥顽不化、颠扑不灭的。比如,世界上如此众多的痴爱着赛鸽运动的人,正整年累月、巴心巴肝、乐此不疲地捣鼓着那些可爱的生灵们。
  最近网上认识了几个初出茅庐的鸽友,看着他们青春洋溢、热血沸腾、朝气蓬勃的样子,念想着自己除了鸽子归巢时激动一点、发奖金领奖牌的时候沸腾一点、别人恭维的时候荡漾一点,与女网友聊天的时候遐想一点,其他时侯已经波澜不惊,水波不兴。俺不由得心生感叹:年轻真TM好!
  这时总会想起余秋雨的那段关于年龄的阐述:谁也不要躲避和掩盖一些最质朴、最自然的人生课题如年龄问题。再高的职位,再多的财富,再大灾难,比之于韶华流逝、岁月沧桑、长幼对视、生死交错,都成了皮相。北雁长鸣,年迈的帝王和年迈的乞丐一起都听到了;寒山扫墓,长辈的泪滴和晚辈的泪滴却有不同的重量。
  年龄不同,感受迥异,时间夹杂着感受、经历、阅历,会让你对人生有更深刻的理解,赛鸽也是同理可得。
  牛的绝招在于反刍,人的进步在于反思。
  中国赛鸽运动的最大问题在哪里?
  中国赛鸽运动问题很多,比如各级鸽协的定位、规范和作用发挥,比如鸽棚的建设和城管市容的矛盾,这类问题有的是体制性的问题,无法根治,有的可以依靠当地鸽协和鸽友自己去解决;比如时下甚嚣尘上的公棚“三公”的问题,也最终将按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规律,在鸽友普遍觉醒、骗子普遍现形时,法律的利剑闪亮出鞘、斩妖除魔。也许有人要问这还得等多久?其实这得取决于骗子们的野心和鸽友的醒悟。锅总要等它洞大了才好补。李宗吾的《厚黑学》就是这么说的。
  与中国赛鸽运动的发展相比较,这些都不是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赛制”。为什么弹丸小国的荷兰、比利时的赛鸽运动长盛不衰?为什么台湾的海翔经久不息?为什么我们今年买了荷比那些名鸽的爹妈,明年还要买儿,后年还要买孙?原因就在于别人有公认的、公平公正的赛制,能打造出让人不得不服气的名鸽。而我们辽阔的疆土上,叫得出来的赛事有哪些呢?国家赛乏善可陈,省赛视为“鸡肋”,各城市各自为阵的特比环、大奖赛虽然深得本地鸽友的认可,但其影响力和认可度也极其有限。华夏大地土生土长的、能够叫得响亮的、各地鸽友认同的名鸽名家屈指可数。而认同的理由中,其大量拥有的外国名家名鸽也是重要因素。
  为什么别人能有良好的赛制而我们却没有呢?不能不说俺们的肉食者们没有思考,但结果却证明赛制的不够好,大家响应不够热烈。究其原因:赛线点的不合理、特别是奖金设置不高、对获奖者宣传不够等等都是因素。
  如何解决呢?一是打破行政区域界限,科学分析地形地貌和气候特征,尽可能照顾到大多数地区的大多数鸽友,科学合理设置跨省跨市区的赛制,把握好施放地点和时间;二是提高奖金额度,提高鸽友的参与热情。三是加大宣传力度,让获奖者名利双收……
奥巴马上台,俺没有去祝贺;杨秘书长辞程,好像也没有洒家的戏。正应了那句俗话:咸吃萝卜淡操心。
  养俺的鸽子,写俺的文章,让他们去折腾去吧!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