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其它

疯狂的鸽赛 | 深度

来源:财经杂志   发表时间:2016-03-19 9:31:22   浏览数:668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辽宁省丹东市警方破获的利用信鸽比赛涉嫌聚众赌博一案,暴露出赛鸽产业乱象的冰山一角。百亿元市场规模的赛鸽产业中,谁正游走于合法非法之间的钢索之上


鸽行天下


《财经》记者 张玉学/文 《鸽行天下》 杨石光/转


2015年12月23日,辽宁省丹东市五龙山下的祺阳牧业赛鸽公棚四周仍被积雪包裹。公棚院内,零星数人,一片清冷。

  

衣着单薄的刘阳站在公棚内抽烟。被取保候审的刘阳,至今心存迷惑,举办多年的信鸽比赛为何会涉嫌犯罪?

  

刘阳是丹东市祺阳牧业集团董事长,旗下拥有祺阳牧业赛鸽俱乐部、祺阳牧业赛鸽公棚、祺阳牧业赛鸽春棚,成品字形坐落于丹东市郊22公里外的五龙山下。

  

2015年10月22日,在祺阳牧业赛鸽公棚举办的一场赛鸽竞技比赛中,丹东市警方出动300余名警力,带走现场119名人员,冻结涉案资金600余万元。丹东警方称,这些人涉嫌聚众赌博。

  

信鸽比赛涉嫌聚众赌博,在辽宁省尚属首例。

  

当天晚些时候,刘阳在其担任会长的丹东市信鸽协会办公室被警方电话传唤。第二天下午,刘阳及其女儿被取保候审,另有14人被行政拘留10天,并处以罚款。

  

这一事件在赛鸽界震动颇大,事发后有鸽友在互联网中声援丹东鸽友,该事件亦在“中国信鸽协会2015年度工作报告”中有所表述,称此事件反映出四个问题:一是公棚竞争的白热化;二是企业运营的自由化;三是公安司法部门的底线或被触动;四是监管的缺失。

  

中国信鸽协会(下称中鸽协)秘书长邢小泉承认,中国信鸽竞技比赛尚存诸多不规范行为,“产业秩序很乱,有些失控的状态,各地公棚、俱乐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甚至80%以上的公棚、俱乐部均未经注册和备案。”

  

辽宁省丹东市警方破获的利用信鸽比赛涉嫌聚众赌博一案,暴露出赛鸽产业乱象的冰山一角。是竞技运动还是非法赌博,百亿元市场规模的赛鸽产业中,谁正游走于合法非法之间的钢索之上?


百亿产业

  

赛鸽是信鸽由玩赏鸽族中分离而出,中国现代赛鸽运动始于20世纪30年代。据邢小泉介绍,彼时,由于上海租界众多,外国人在上海开始开展赛鸽比赛,引起上海人的关注。之后,上海、杭州率先出现赛鸽团体。

  

解放以后,出现了以家庭为单位的鸽友,这些鸽友联合在一起,组建了信鸽协会。

  

中鸽协官网显示,该协会是全国性群众体育组织,是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团体会员,成立于1984年12月,总部设在北京。其职责包括,组织信鸽爱好者参加各类活动,组织全国性竞赛和培训工作,拟定信鸽管理、竞赛制度、裁判员技术等级制度等。

  

中鸽协成立后的几年内,全国省(市、自治区)信鸽协会相继成立,90%以上的县(市)鸽协也陆续建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共有1600多个团体会员,个人会员达40万人。

  

中鸽协于1989年统一了足环,足环是参加比赛信鸽的身份证,全国使用中鸽协制作的统一编号铝塑复合足环。

  

据邢小泉介绍,2015年中鸽协卖出2200万个足环,卖给地方是几角钱,到地方协会后,升至2元至10元,全国销售额近1亿元。

  

30多年的发展,从全国到地方,信鸽比赛种类繁多。大的一场比赛信鸽数万羽,小的比赛也达几十羽、几百羽。

  

邢小泉认为,信鸽比赛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娱乐,而变成和一般性体育运动存在不同的一种社会体育运动。

  

中鸽协2015年度工作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全国县以上信鸽协会共举办比赛92628场,参赛人数39万人次。

  

据众多资深鸽友及邢小泉介绍,信鸽相关产业涉及制造业、商业、运输业、服务业、文化和科学研究等各方面,有鸽市、鸽赛、鸽会、鸽药、鸽粮、鸽舍、鸽具及比赛计时系统等产业链条,经济覆盖面相对集中且有一定的封闭性,业外人士极少涉足。

  

据粗略统计,目前中国赛鸽产业总额达上百亿元,带动的就业人数达千万人以上。

  

鸽友介绍,中国赛鸽市场主要有三种盈利形式——赛鸽赚钱、鸽赛赚钱、赚赛鸽钱。

  

三者中较为常见的是“赛鸽赚钱”,即从赛鸽买卖中获利。有人将买赛鸽比作买古玩,价格的升降很大程度上依赖买卖者的吹捧,背后的利润空间变化很大。

  

赛鸽买卖的主要形式为拍卖,仅以《财经》记者在河北省秦皇岛市观摩的两场赛鸽拍卖会为例,根据赛鸽的血统、外貌神态、骨骼肌肉等不同,其价值也差别很大,普通的鸽子几百元一只,血统纯正或在比赛中获奖的赛鸽及其后代,其价值则在千元、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不等。

  

2015年12月21日上午,在秦皇岛山海关的一场小型公棚比赛获奖信鸽拍卖会上,拍卖获奖赛鸽的前500名,第1名至第5名底拍价为1万元。

  

次日,在秦皇国际大酒店举办的秦皇岛BOB公棚的信鸽拍卖会上,前十名的获奖信鸽拍卖价格总计达133.5万元,冠军信鸽拍出了60万元的价格。最终拍卖所得的钱款,公棚分得40%服务费,鸽主只得六成。

  

赛鸽市场在鸽商的操作下,已臻成熟。鸽商凭借自身经济实力,引进高档种鸽,建造一流鸽舍,选用进口饲料、药品、营养品,聘请专人管理,力争在比赛中摘金夺银,然后便大做广告,招徕顾客。若是手中有一两羽大名鸽,仅靠其所产的儿辈、孙辈,也能财源广进。

  

此外,还有相当数量的国内鸽友加入“国际协作”——买一轮幼鸽,以外籍名义参赛;赛后拍卖时,挂外国足环的归巢鸽价格至少高出国内鸽一倍,收入不菲。

  

同时,赛鸽广告,相关信鸽的书刊、光盘、摄像、摄影以及网站等均有经济效益。


公棚涉赌

  

有比赛就会出现各种乱象,信鸽比赛亦不能趋避。

  

2015年11月6日,丹东新闻网发布消息称,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成功侦破一起利用信鸽进行赌博的特大聚众赌博案。经审讯,刘某对聚众赌博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刘某”即为丹东祺阳牧业赛鸽公棚的老板刘阳。

  

工商资料显示,以刘阳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丹东祺阳牧业有限公司、凤城市祺阳牧业有限公司和丹东市振安区祺阳牧业赛鸽俱乐部。其中凤城市祺阳牧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5月13日,经营范围为信鸽饲养;丹东市振安区祺阳牧业赛鸽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6月8日,经营范围包括信鸽饲养和品评。两公司经营范围均有备注要求,“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2004年秋天,刘阳开始接触到赛鸽,并于次年收获丹东市赛鸽500公里冠军。2008年10月,在朋友的提议下,刘阳创办祺阳牧业赛鸽公棚。2010年秋,刘阳又成立了祺阳牧业赛鸽俱乐部,2011年开始比赛,填补了东北没有高端公棚的空白。

  

公棚,是赛鸽统一归巢的竞赛场所,也是信鸽竞翔比赛一种形式的简称。

  

公棚一般有固定的经营场所,其基础设施包含大量的鸽舍、管理人员住所、招待室(鸽主看鸽、鸽友访问等)。

  

公棚分为秋棚和春棚。秋鹏是3月到6月收鸽子,11月、12月比赛,春棚6月到10月收,次年4月、5月比赛。交鸽参赛费用少则100元/环,多则上万元/环。

  

按照中鸽协2002年版的《信鸽比赛规则和裁判法》定义,公棚赛是将会员选送的赛鸽集中在一个公棚、统一饲养和训放的比赛。该比赛必须经省级以上信鸽协会批准,由省级协会主办或者监办并选派裁判员。

  

刘阳因爱好入行,从2004年入会至2015年赛鸽春棚建立,一直顺风顺水,在2010年,经过众多鸽友的举荐,担任了丹东市信鸽协会主席。

  

转折发生在2015年的10月22日。据丹东鸽友李水(化名)回忆,当天祺阳牧业(秋棚)赛鸽公棚的比赛如期举行,吸引了几百人前去观看,这其中有参加比赛的全国鸽友,也有看热闹的围观民众。未曾想,比赛期间公安部门介入。

  

李水称,最初是说现场有人私藏毒品和吸毒,被带到公安机关尿检,折腾一夜后,没有问题。这一说法得到多名丹东鸽友证实。第二天中午,警方以涉嫌赌博为由,给每人做笔录。至23日下午4时许,将一大部分人放出,余下40余人,每人交3000元罚款放人,最后行政拘留了包括李水在内的14名鸽友。

  

李水向《财经》记者出具的一份“丹东市拘留所解除拘留证明书”显示,李水因赌博被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决定拘留10日。

  

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出具的一张时间为2015年10月24日的“辽宁省罚没款收据”显示,李水被罚款事由为“赌博”,罚金为3000元。

  

比赛当天,刘阳并未在现场,其在公司做出纳的女儿一起被带走。刘阳说,之后丹东市信鸽协会办公室内的四台电脑和比赛记录信鸽信息的电脑均被扣押,当天比赛的奖金账户也被冻结。

  

就上述李水叙述的抓捕经过,丹东市公安局及振兴分局负责外宣的民警未向《财经》记者做详细说明,但证明了刘阳等人因涉嫌赌博被取保候审或被行政拘留的事实。

  

赌博争议

  

祺阳牧业赛鸽公棚被公安机关调查后,尚未有后续进展。刘阳认为自己没有犯罪,他的疑惑是,如果祺阳牧业赛鸽公棚这种比赛被定性为赌博,那全国各信鸽协会还要不要继续搞比赛?

  

被行政拘留的七名鸽友集体写了一封申诉书称,参加祺阳牧业赛鸽公棚的比赛,在丹东市被定性为聚众赌博,被关押、被拘留、被罚款,为此感到不解。如果公棚赛鸽被定性为聚众赌博,丹东将成为全国首例,全国各地的赛鸽爱好者参加的公棚赛有可能将以此为定性标准。

  

案发后,丹东警方曾找到中鸽协进行咨询。据邢小泉介绍,警方意指刘阳等人组织的比赛违法,是因当天的比赛中有指定赛(指定一羽或若干羽赛鸽参加的比赛),而没有参赛的鸽友指定了他人的鸽子比赛,这有违规定即算赌博。另外,祺阳牧业赛鸽公棚的比赛没有得到批准,营业执照上也没有竞翔比赛这个项目。

  

但刘阳辩称,当天的比赛是经过批准的,有裁判和正常的手续,比赛进行之后,警方才将记录信鸽比赛信息的电脑扣押,而之后的发奖和拍卖也正常进行,未受到相关部门的阻拦。

  

刘阳被抓的第二天,有鸽友在网上发出声援信,称全国注册会员都参加比赛,比赛都有奖金,如何定义为赌博?

  

类似刘阳的案例早在十年前就已存在。据中国信鸽信息网2004年5月14日消息称,上海市普佗区警方侦破利用赛鸽进行赌博的案件,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拘留一人,其余参与赌博的鸽友均被罚款3000元。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70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

  

根据《刑法》第303条的规定,构成赌博罪的前提,不但必须具备直接故意的一般主观要件,而且必须具备“以营利为目的”的特别主观要件。这里的“以营利为目的”,指行为人实施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是为了获取数额较大的金钱或者其他财物。

  

由此可看出,赛鸽是否为赌博,主要看是否有外围下注或者组织者是否以营利为目的。

  

但不论何种比赛,组织比赛的公棚、俱乐部均要从参赛者所缴纳的参赛费总额中提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一般为10%。按照2002年版的《信鸽比赛规则和裁判法》,比赛总奖金额不得低于参赛费综合的60%(公棚赛不低于30%),这意味着组织者可以最高提取70%的服务费。这也是赛鸽有时会被认为涉嫌赌博的“以营利为目的”中的“营利”。

  

多名资深鸽友分析称,在信鸽比赛中,涉嫌赌博的公棚比赛主要有两种,一是指定赛,二是精英赛。指定赛可以是200公里、300公里、500公里的任何一种比赛,一般是参加鸽赛中的几百名鸽友一起“下注”,总额一般是几十万元至上千万元不等,按照规则是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指定自己参赛的信鸽,并规定好在次日的比赛中,选取前几名鸽子获得奖金,但最多不会超过前10名,现在一般是取前三名。这个奖金一般总额是几百万元至上千万元不等,获奖者按照比例分奖;精英赛和指定赛差不多,但是在信鸽比赛开始100公里后,参与比赛的鸽友就得确定200公里、300公里或者500公里比赛信鸽的足环号,奖励有豪车、奖金等。

  

有鸽友称,高额奖金引导的公棚大奖赛是以公棚老板为“庄家”设的“大赌场”,参赛者如赌徒一样去下“筹码”。而中国这样的公棚赛早已背离了养鸽、赛鸽的初衷。

  

中鸽协专家委员会委员左力平认为,指定赛、精英赛等比赛,一旦追究起来,很难洗脱赌博嫌疑,毕竟全国1000多家公棚和俱乐部,基本上均未注册和备案,即非法经营。对此,邢小泉给出的数据是“全国公棚、俱乐部在协会注册、受监管的仅有10%左右”。


赛鸽乱象

  

新周刊》曾报道,2010年12月26日,南京东宫大酒店,2010年全国信鸽竞赛颁奖年会上,北京市信鸽协会会员黄剑突然冲上主席台讲了5分钟:“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目前中国鸽坛存在诸多乱象。”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众多资深鸽友和鸽协负责人中,提到最多的还是公棚赛的不规范和作弊问题

  

中鸽协2015年度工作报告显示,从近两年看,公棚的发展确有不少问题。2015年,从运行结果看,作为依托市场化机制的公棚比赛,由于竞争日趋白热化,亏损严重。2015年,公棚合计632家奖金281758.4458万元,平均奖金446万元,预亏312家,占49%。实际亏损有可能再增加10个-20个点。

  

左力平认为,中国赛鸽规模比较大,除了不规范的问题还有建设公棚的门槛太低,弄虚作假者混迹其中。以北京为例,从2012年开始,北京的公棚开始停止注册,即是说在2012年以后成立的公棚,均是黑公棚。

  

邢小泉称,现况是任何一个人,只要想建公棚、俱乐部,只要有一块地就开建,建好后收鸽子。

  

左力平称,开设公棚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承办单位营业执照必须是合法注册的正式企业,按照规定,经营项目内需有竞翔比赛这一项;第二,承办比赛得向相关的体育部门报备,必须是当地信鸽协会的团体会员;第三,既然是体育比赛,比赛中,要有国家认定的裁判正式执裁,而且每级裁判执行不同的赛事。

  

“关键是绝大多数信鸽比赛都不符合上述条件,满足不了这些条件的均应为黑公棚。”左力平称,目前只有极少数公棚有工商营业执照,因为工商部门可能把“信鸽竞技”作为一项经营范围的。

  

左力平向《财经》记者提供的“社会团体法人登记书”显示,就算业务范围包括“竞翔活动”,发证单位也是民政局,而非工商局。

  

中国信鸽协会2015年度工作报告显示,2015年参加公棚比赛鸽数307万羽,其中2015年春棚126家,奖金50817.76万元;2015年秋棚506家,奖金230940.68万元,合计632家,奖金281758.4458万元,平均每家奖金446万元,最高的公棚奖金3900万元。

  

左力平认为,如果真按照章程比赛发奖,绝大部分公棚都经营不下去。“真正盈利的公棚全国能有20%已经不错。”

  

资深鸽友李忠进表示,这跟彩票市场是一样的,既然是比赛,就需要有奖金,但监管必须跟得上。

  

虽如此,赛鸽中的高额奖金依然是众多参赛鸽友和鸽赛组织者作弊的原因之一。

  

公棚比赛的参赛者要交纳数百元至万元不等的参赛费,参赛人数多了,参赛费可达数千万元,公棚老板卷款逃跑的事件时有发生。

  

诸多作弊手段层出不穷——比如,比赛中提前放飞自家赛鸽,自家鸽吃补品他人鸽吃粗粮,事先抠下芯片改时间,给鸽子打兴奋剂等等。

  

秦皇岛市火车头信鸽协会原会长王文军在2014年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等数罪并罚,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5年。一审宣判后,自认为无罪的王文军提起上诉,目前该案二审已开庭审理。


该案起诉书显示,2011年11月左右,王文军在参加秦皇岛BOB公棚信鸽比赛中,为使自己的参赛信鸽取得名次,以获取非法经济利益,指使比赛裁判以用铁钉刺扎信鸽作弊的方式,阻止他人信鸽夺取比赛名次。

  

这些指控的涉罪事项,法院最终并未认定判决书中亦未出现有关信鸽的犯罪事项。但用铁钉刺扎信鸽的传闻,在鸽界流传甚广。

  

李水称,作弊是很多公棚的必修课。“近几年公棚越来越多,有的老板口碑不好,收不上来鸽子,势必会赔钱,不得不作弊。”

  

早在2014年,邢小泉就任中国信鸽协会秘书长后,就力推信鸽协会的改革。2015年,中鸽协研究出台了“竞赛规则”、“信鸽活动管理办法(修订版)”、“足环管理办法(修订版)”三个文件。目前,规则已经发行,“活动管理办法”、“足环管理办法”还在审批中。

  

邢小泉称,中国信鸽行业的潜力很大,但不很规范,协会也在向规范化、科学化、专业化、国际化进行引导,“使(鸽赛)职业化变成真正的职业化,而不是一个一个小赌场”。


实习生许晓晗、杨蔓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刊发于2016年2月22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