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师同步——乔斯·托内自传独家连载系列一

发表时间:2007-10-05 14:01:25   浏览数:3166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2007年8月号 第4期 【翻译:黄媛媛】


前言
今天,我的自传书《与大师同步——乔斯·托内自传》终于可以与大家见面了。过去一段时间中,有很多的信鸽爱好者都在不断地向我询问,什么时候可以看到这本书。但是正如常言所说,“什么事都不能一蹴而就”。要让这本书与读者见面,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很多的。在这本书中,大家可以了解到很多东西,有关我喜好的信鸽运动,我最好的信鸽选手,以及我在这项运动中曾经获得的骄人成绩。

乔斯•托内
乔斯•托内鸽舍外观

乔斯•托内鸽舍外观乔斯•托内鸽舍内部
乔斯·托内鸽舍内部
《与大师同步——乔斯•托内自传》这本书展示了我在信鸽运动方面独有的一些方式方法。最主要的,是大家可以从中学习到如何用最简单的方法和途径来从事信鸽这项运动。比如,其实不必每天都去翻弄鸽笼,有更舒适的方法就可以做好一切。只要按照《与大师同步——乔斯•托内自传》中的箴言警句行事,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简单。在我为时尚短的生活经验中,我了解认识到了信鸽运动的方方面面,并从中总结出了我自己的一套信鸽培育理念。其中的许多理论就是在我筹建自己的鸽舍过程中得出的,而更为重要的是,我在信鸽的培育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通过这种培育方法,我现在可以自由指挥我的信鸽。他们能够胜各种长度的长、短距离飞行,并在比赛中取得最优异的成绩。

乔斯•托内的名字简直堪称是“狂热爱好者”的同义词,确切的说,他是一名绝对的“信鸽运动狂热爱好者”。乔斯•托内是信鸽运动中的理想主义者,他在不断的努力中终于成为了一名全能运动员,他可以凭藉不同的赛鸽参加各种比赛,从短距离比赛到超长距离比赛,他都能参与其中,并取得不俗的成绩。乔斯•托内凭著自己的育鸽理念已经在国际信鸽运动界树立起自己的声望,并且还在不断延续著这份良好口碑。在很多年以前,伟大的信鸽运动家杨龚朵拉斯就已经把他称作自己最合适的接班人了。

还有什么奖项是这位养鸽人没得过的呢?他曾经登上过各种比赛的最高领奖台,无一遗漏。这么一位成绩卓著的养鸽人,大概很多鸽友都想知道他究竟是谁吧,在这本书中,我们就将为大家详细介绍他。首先,他的名字就是在这本书的标题中提到的:乔斯•托内,另外我们还要在这本书中具体讲述乔斯•托内独有的育鸽理念。最后,乔斯想向大家再强调一点,就是他名字的重音在第二个音节上,即重音在“托内”上。乔斯希望人们能够正确的读出他的名字,他总是把这一点看得特别重要。从很多年前起,乔斯•托内在各种新闻报导中就曾被人叫做诸如“比利时信鸽王子”,或者“神奇小子”之类的称号。说是“王子”,大概因为没法说清是谁的王子而让人觉得这说法是夸大其词?然而要叫他“神奇小子”,那可就绝对是个恰如其分的称号。乔斯•托内在培育信鸽方面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神奇小子。很多年前,当乔斯•托内刚刚开始他的辉煌事业,他就曾立下誓言,终有一天要赢得比利时最为著名的“金鸽奖”。这项比赛每年由著名的信鸽杂志《信鸽》负责刊登邀请参加比赛的广告等筹备工作。“金鸽奖”一直是多年来比利时、荷兰和德国信鸽运动中最令人向往的奖项。而且,乔斯•托内可不希望十多年后才能得到这个奖项。

乔斯•托内的目标是明天或者后天就能赢得这个大奖。而事实上,他在1993年就做到了,他真的获得了著名的“金鸽奖”。乔斯•托内做事很有埃迪•麦克斯的风格,他从不夸夸其谈地说些空话大话,而是踏踏实实的做事情。这些年来,他逐步地实现著自己的一个又一个目标与希望。陆续在各种国内比赛,以及国际信鸽比赛终获胜,几乎赢得了所有可能获得的奖项。拥有了这么多骄人的成绩,乔斯本来应该满足了,可是乔斯•托内的理念绝不是就此停步,不再前进。他对信鸽以及信鸽运动的热情从未改变过。下面,就让我们来更深入地了解一下这位来自尼拜阿斯的养鸽人吧。

乔斯•托内生于1961年,现在同他美丽迷人的妻子嘉比和两个儿子克萨维和马克沁生活在小镇尼拜阿斯。那是一个位于林堡省离工业城根克几公里远的地方。也许有人会问,乔斯•托内算是一个来自林堡省的著名信鸽大师吗?其实比利时信鸽运动历史虽然悠长,但并没有出过多少真正有名的信鸽大师。以往拥有这项殊荣的几乎一直都是住在比利时北部的佛兰德人,佛兰德人在信鸽领域里一直占据著绝对的领先地位。但是现在,这种说法就不能算是完全正确了。因为离尼拜阿斯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就是欧格拉贝克,在六、七十年代间,欧格拉贝克是很多养鸽人心目中的信鸽圣地。当时,那里住的都是能与伟大的信鸽运动家杨龚朵拉斯一争高下的养鸽人。

乔斯•托内在年轻时代,刚刚走进信鸽这项运动的时候,他就对杨龚朵拉斯怀著深深地景仰之情。杨龚朵拉斯长久以来一直是比利时信鸽运动史上的一个传奇。他是乔斯•托内心目中的最伟大的偶像。乔斯•托内常常在业馀闲暇的时候,骑著自行车到欧格拉贝克去,站在杨龚朵拉斯家鸽舍的栅栏旁,用满含崇敬与羡慕的眼光凝望那些鸽舍。乔斯•托内憧憬著有一天能够变成像杨龚朵拉斯那样的人。那么到了今天,大家一定都很想知道乔斯是否实现了他当年的梦想呢?事实上,就乔斯•托内到现在为止所获的成就来说,他已经远远超越了杨龚朵拉斯。

乔斯•托内的年纪并不算大,人们大概还得叫他一声小伙子。可是他培育的信鸽非常出众,人人都得承认他在育种和培养信鸽的竞技本领方面都确实有一套。他凭著自己的育鸽知识获得了远远超过其他养鸽人的成绩。在信鸽运动中,乔斯•托内堪称一个行家里手,或者说是一个有著独特想法的思想家,而且,他还是一个不断向前的追求者。在丰富而优秀的比赛成绩的基础上,乔斯•托内在信鸽的培育方面总结出很多自己独到的见解。下面,让我们认真研读一下乔斯•托内的育鸽理念与心得吧。

乔斯•托内出生在马斯米歇林市,那个城市离他现在的住址只有几公里远,位于比利时与荷兰的边界。乔斯的父母都像著了魔一样深爱信鸽运动的养鸽人,所以不足为怪的是,小乔斯很快也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信鸽迷。乔斯这样说自己:“我长大后会成为一个职业养鸽人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还不会走路就已经坐在鸽子笼上了。我还是婴儿的时候,我父亲就已经常常把我抱到鸽舍去玩儿了,到后来,我虽然还不能自己站立起来,但是我已经会自己手脚并用地爬到鸽笼旁边去了。

那些童年时光在乔斯•托内的生活中产生了很深的影响。甚至他学会的第一个单词就是“鸽子”。从此以后,鸽子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生活。乔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帮父亲做事情了,当然是帮忙做鸽舍里的事情。在学校里,乔斯也对设计鸽舍特别感兴趣。他每天早上上学前先去打扫鸽舍,下课回家后,就立刻又去看那些鸽子。基本上在1977年以前,乔斯一直跟他父亲住在马斯米歇林市。托内在当地基本可以算是比较不错的信鸽选手,但那个时候的他还远远算不上是真正的顶级信鸽大师。在那些年里,乔斯还没有属于自己的鸽舍和信鸽。因为除了信鸽之外他还得完成一些自身的职业教育。乔斯曾经在林堡省的哈瑟特市进修信息学,后来他还担任过这个专业的下午讨论课和晚间讨论课的教师。这样他白天就有更多的自由时间,可以跟他喜爱的鸽子在一起。

托内一家从马斯米歇林搬到尼拜阿斯的那一天,后来成了乔斯生活中的一个转折点。因为著名的汤玛斯•彼得斯父子鸽舍就在尼拜阿斯。当时,彼得斯刚刚在圣温森特信鸽国家赛上第二次获得了冠军。汤玛斯•彼得斯有著大量的工作要做,这样他就迫切需要再雇佣一名鸽舍护理员。彼得斯也曾经徵求过托内父亲的意见,托内的父亲拒绝了这一请求,他没兴趣从事一份要长期跟鸽粪打交道的工作,更何况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鸽舍中工作。但是他想到,也许他的儿子乔斯可以去彼得斯的鸽舍干点什么,于是向彼得斯推荐了年轻的乔斯。汤玛斯•彼得斯刚开始得知这个乔斯只有16岁的时候也曾经有所顾虑,但最后他还是雇佣了乔斯。他给乔斯安排的主要工作就是要保持彼得斯鸽舍乾净卫生,换句话说:就是乔斯是负责打扫鸽粪的。这可实在不是个好工作。然而乔斯在那里不仅学会了如何清洁鸽舍,使鸽舍常保洁净,还认识了很多的鸽子,跟那些鸽子成了朋友。不久以后,鸽子们对乔斯就比对彼得斯还要信任了。乔斯开始成为著名汤玛斯•彼得斯父子鸽舍的幕后主力。

汤玛斯•彼得斯有六个子女,三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在这里要提一下的是,彼得斯最小的女儿嘉比后来在我们乔斯的生活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汤玛斯•彼得斯的三个儿子中最有名的是诺伯特•彼得斯博士,他是一名世界著名的信鸽医生。乔斯很快融入了彼得斯的家庭,彼得斯对乔斯的工作也非常地满意。但是大约6个月以后,乔斯对嘉比的兴趣就明显的超过了对信鸽的兴趣。信鸽和嘉比都对乔斯产生了极大地吸引力。不过要声明的是,乔斯可从来没有因为感情的事而忽略自己对鸽舍的责任。1988年,嘉比终于成为了乔斯的新娘,后来他们有了两个儿子。毫不夸张地说,嘉比和信鸽对乔斯一直有著很深的吸引力,直到今天也没有消退过。

从1977年到1990年的13年间,年轻的乔斯一直在汤玛斯•彼得斯的鸽舍里工作。最初的时候,乔斯为能在他未来岳父的鸽舍里做清洁工作而感到高兴和幸运,而不久以后,彼得斯就发现了乔斯在饲养信鸽方面的才干,开始培养这个年轻人,并且让他做了鸽舍的管理者。对乔斯来说,这也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时光,他在那个时候学到了很多重要的知识。他的岳父是著名的信鸽饲养家,而他的舅哥还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信鸽医生。乔斯在尼拜阿斯学到了大量与信鸽相关的知识,然而他对培育信鸽的求知欲从来没有停止过。

乔斯凭藉长期以来的不懈努力,自己的聪明才智,以及在培育信鸽方面的天赋,逐渐令汤玛斯•彼得斯父子鸽舍闻名世界。他们的信鸽在各种重要的国家比赛上都表现出色,并且赢得了重要的锦标赛冠军,而且在此期间,他们还培育出了重要的长距离赛信鸽“巴赛隆纳迪亚哥”(83-5060602),并开始让他参加飞行比赛。从1985年起,这羽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信鸽连续四次在巴赛隆纳国际赛获得优异成绩,这些成绩分别为:1985年国际赛17060羽参赛鸽中的第14名、1986年国际赛18076羽参赛鸽中的第9名、1987年国际赛21545羽参赛鸽中的第622名、1988年国际赛21194羽参赛鸽中的第295名。

在乔斯•托内负责照顾鸽舍,或者说好听一点,是在乔斯身为鸽舍管理员期间,彼得斯父子鸽舍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的信鸽获得了两次比利时全国鸽王总冠军以及一次比利时顶级赛鸽大师称号。此外,彼得斯父子鸽舍还赢得了二十多个省赛冠军、一个蒙托邦国家赛冠军、一个卢德国际赛冠军。总而言之,他们的信鸽取得的成绩是非常令人骄傲的。

乔斯在彼得斯这里不仅学到了丰富的信鸽知识,还弥补了自身在更多其他领域所欠缺的观念和技能。当乔斯回忆到这段时光时,他说道:“我当时的工作非常地艰苦,我简直就是个打扫鸽粪的专家。所有的鸽粪堆在一起就像一座山,也许大家都该来这里,而不用再去攀登比利时最高的阿登山了。我每天必须照料1000多羽鸽子,每天要清理两次鸽舍。我经常问自己做这些事是否有意义,是不是真的再没有别的办法来解决鸽舍的清理问题。”在多年以后,乔斯在自己的鸽舍里终于找到了办法,来解决当初那些困扰他的问题。后面我们还会详细介绍。

早在少年时代,乔斯•托内就给自己定下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在30岁的时候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和一所养著最为优秀的信鸽的鸽舍。当然这一切需要大量的资金,要实现这个目标是有很大困难的。乔斯不能指望自己的父母能帮多少忙,他也没有可以帮他的富裕亲戚。乔斯和他妻子嘉比必须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来实现他们的梦想。因此那个时候他们尽可能地节俭,有一段时间乔斯同时干三份不同的工作。他除了照料他岳父的鸽子外,白天去一个矿区干活,晚上再去教授信息学的讨论课。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89年。嘉比的父亲汤玛斯•彼得斯送给嘉比和乔斯一块位于尼拜阿斯的克鲁斯大街边上的地皮。乔斯和嘉比也终于攒够了一笔必要的启动资金。接下来乔斯和嘉比终于可以开始建造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和鸽舍了。由于资金的问题,他们的房屋和鸽舍都建得很慢。乔斯盼望著能尽早开始训练自己的鸽子,他希望在信鸽比赛中赢得自己得成就。幸运的是他最后终于成功了。

1991年初,位于克鲁斯大街7号的乔斯鸽舍终于部分完工了。很快鸽舍中就进驻了一批年轻的信鸽,这样,乔斯•托内平生第一次可以自己出资参加比赛了。一副新的画卷在乔斯的面前打开了,这对乔斯•托内来说有著非凡的意义。很快,乔斯在第一个周日就获得了一个冠军。凭藉著他年轻的信鸽团队,乔斯在1991年获得了4个省赛冠军。分别是:莱姆斯(227公里)省赛4208羽参赛鸽中的冠军,拉苏泰兰(611公里)省赛1269羽参赛鸽中的冠军,亚精顿(576公里)省赛2958羽参赛鸽中的冠军,以及维尔松(495公里)省赛646羽参赛鸽中的冠军。大概再难有人能取得比这更好的成绩了。但这仅仅是乔斯•托内源源不断的辉煌战绩的一个开始。在以后的岁月里,他战胜了比利时所有的信鸽精英。

我们对乔斯•托内这个人进行了一些更为深入的了解,这大概真的是非常正确和有意义的。如前所述,乔斯在1988年迎娶了他的嘉比。乔斯在婚后希望能继续她在银行的工作,乔斯同意了并且和妻子达成了一致的约定。从此以后,乔斯负责家务事并且要照顾两个儿子的学习。我自己是经常做那些事的,照我看来,乔斯可以算得上是个完美的居家男人了。

是不是乔斯现在承担著居家男人的角色,就是为了做他一直梦想做的事情,培育信鸽呢?在这一点上,每个人都是会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的。作为居家男人的生活状态与他向往的饲养信鸽的日子其实是相差很远的。但也许这就像字母i上那必不可少的一点一样,是他取得巨大成就的途中不可缺少的一环。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乔斯•托内是一位新好男人,一个真正的信鸽爱好者,我们不能用平常的标准来衡量他。在信鸽运动领域里,乔斯有著很多自己的想法,他总是能事先安排好一切。在很多小事上就能看出这一点。乔斯总是在克鲁斯的家里就把一切都预先安排好了。乔斯•托内充满著雄心壮志想要获得胜利,而且他好像也能把他的这种对胜利的渴望传递给他的鸽子。他会为他的鸽子做任何事,而他的鸽子仿佛也经常会为自己的主人——为他去赴汤蹈火。

结束一次比赛就意味著下一次比赛的准备工作开始了,这是个古老的信鸽饲养法则。乔斯•托内也虔诚地信奉著这个法则。每次上一场比赛还没有结束,乔斯就开始考虑为了下一次的比赛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需要给鸽子们提供哪些条件,一切都是为了鸽子们著想。在所有专业的明细上乔斯都是用心去做的,他是那样的热爱著这些小动物。他爱他的家庭和他的鸽子胜过了其他的一切。幸运的是他最终实现了他的愿望。

很多养鸽人都只是认为乔斯•托内是位伟大的长距离赛信鸽的饲养家。如果人们仅从表面看他的成绩的话,可以这么认为。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乔斯•托内获得过四次凡赛尔杯世界锦标赛冠军。这个锦标赛包括了长短不同的各种距离的比赛。乔斯参加了短距离级别、中距离级别和长距离级别的各项比赛,从100公里至700公里的各个种类的比赛他都参加了。而且在上述的各种不同距离的比赛项目中,都有他的长距离赛信鸽的身影。在所有级别的比赛中乔斯都获得了很多优秀的成绩。乔斯•托内在方方面面都是非常优秀的!

人们总是在不断重复地问著一个问题:豪华的鸽舍与优秀的信鸽相比,哪个更重要些呢?不用考虑我的答案就是,两者都是非常重要的。用普通的鸽舍来培养优秀的信鸽虽然也能得到些成绩,但是所取得的成就不会太大的;同样,无论用多么豪华的鸽舍来培养普通的信鸽,也不会在信鸽运动中获得成功的。乔斯•托内当然也会有这个疑问。因此他有著非常明确的目标:他想成为最优秀的养鸽人,拥有豪华的鸽舍和优秀的信鸽。迄今为止所有人都会说,乔斯•托内的鸽舍有著独一无二的整体结构,那是乔斯•托内育鸽理念的一项具体表现。

乔斯在岳父汤玛斯•彼得斯那里学到了很多知识,并且学会了对所有的事情都要用自己的头脑去考虑。因此,他完全是按照他自己的独特见解及构想修建的他的鸽舍。大家真应该亲自去克鲁斯大街的乔斯鸽舍好好参观一下。乔斯•托内的鸽舍堪称是实用鸽舍的典范。这整个鸽舍是乔斯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亲手建造的。所有的外墙和全部内墙都是用轻质混凝土建成,这种混凝土有著良好的保温效果而且易于加工。为了外部的视觉效果,外墙的外面又被粘贴了缸砖。
鸽舍总长60米,总面积为300平方米。鸽舍中做了很多设置来使养鸽人以后在做那些诸如清扫鸽舍,照料鸽子类的日常管理工作时,可以用最少的时间来完成。乔斯•托内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尽可能少在没意义的工作上花费时间。他已经在他岳父的鸽舍里扫够了堆积如山的鸽粪,再也不想在自己的鸽舍里也这么干了,而且他觉得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浪费时间的事情。现在,乔斯在自己的鸽舍里使用了合理而有效的机械装置来解决鸽粪的清理问题。利用合理而有效的设备乔斯可以省下很多时间,这样就可以把这些节省出来的时间都用来照顾信鸽本身了。

谈到这个特殊的话题,乔斯曾经说过:“几乎所有的养鸽人都声称,他们为自己的鸽子做了很多事情。但实际上他们把工作都做到哪里了呢?大多数都是整理鸽笼、清洁饮水槽以及打扫鸽粪,而真正用在关注信鸽本身的时间却非常少。大家应该大幅度减少纯粹的机械劳动,而把注意力转移到最关键的核心,即信鸽本身上来。”在现代信鸽运动中,养鸽人需要时常认真观察鸽子的情况,对每一羽信鸽给予单独的照料,并且努力培养起跟鸽子之间的良好交流关系。其实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这些都是能让鸽子最后在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的重要因素。

如前面所述,托内鸽舍的鸽舍主体都是用轻质混凝土建成的。鸽舍的总进深有5米。在鸽舍前端的走廊的后面是2米深的小隔间,而每个隔间的后面,紧邻著巢箱各有一个鸽室。所有的鸽舍都装有木条隔栅,鸽粪可以通过隔栅掉落到所谓的鸽粪地窖中,而鸽粪地窖可以随时根据需要进行“彻底的清理”。通常情况下,每年清理一次这些鸽粪就可以了。而且鸽粪地窖的地板还能够很好地隔绝上升的湿气。另外鸽粪地窖有个很大的斜坡,这样便于使用高压清洁器来清洁地窖。而水通过排水管流到外面再渗漏到渗水井中。

1991年,乔斯开始修建他的幼鸽舍。刚开始幼鸽舍里只安装了用于休息的栖架,过了很长时间以后,才给幼鸽舍装上带粪便传送带的孵化巢箱。为什么所有的鸽舍里一定要装上粪便传送带呢?乔斯对此解释道:“我在我岳父的鸽舍里已经打扫了太长时间的鸽粪了,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宝贵时间在这上面,再也不想在我自己的鸽舍里也干这个了。<未完待续> ■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