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翔商”开发宜早不宜迟

发表时间:2007-10-05 13:27:32   浏览数:1507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2007年4月 第2期 【图文:蔡文龙/文】

培育一批赛鸽,如何适时地对其进行放飞训练,是早投入放飞训练好,还是有意识地让鸽子长得成熟一些投入训练好,这是诸多鸽友见仁见智,做法各异的一个鸽事操作问题。有人称鸽子训飞当抓一个早字,从幼鸽抓起,早训飞到位,届时以一个训练有素的“运动员”姿态参加比赛,从容不迫,可增添获胜的成数;也有人说鸽子的训练不能与运动员的训练类比,因为鸽子的飞翔要受气候的限制,尤其受鸽子自身生理状态的影响较大,所以不要轻易出门训飞鸽子,只要注意搞好日常的家飞就行了,到鸽子初长成后,研究掌握一定的时机、节令开始训鸽,这样既可减少幼鸽损失,还便于拿捏鸽子训后赛前的状态,免却鸽子状况调起后又消褪,以利于鸽子赛时的较优发挥。

春赛临近,赛前的鸽子训飞又提到了鸽事活动的议事日程。在今年鸽子春训中,我与周边几位过从甚密的鸽友训鸽中出现的让人大跌眼镜的情况,促使我对上面提到的两种不同的看法与做法,作了一番比较与分析,从而形成了自己的倾向与较为深刻的认识。那就是在不忽略有关条件的前提下,培育出来的幼鸽投入训飞,总的说来还是宜早不宜迟。时下人们在培养小孩子时讲究智商的早期开发,其实作为鸽子人为控制的定向飞翔、竞翔潜质的“翔商”开发,也有相近的意义值得琢磨与借鉴。

我地区一位元杨姓鸽友由于受鸽棚面积的限制,鸽子数量想扩大也扩大不起来。去年秋赛他的竞翔成绩并不赖,但赛后一场鸽子大面积拉肚子疾病,使他种赛鸽死去不少,以致去年7月份发售的秋季套、今年春季赛的50元鄂南杯专环,因原套环的幼鸽死亡,又无种鸽作出新的特比环鸽,到去年12月份还有几枚特比环闲置,实在有些可惜。为此,我这堪称当地鸽子路数最多(也常被人背后笑称鸽种最杂乱)的养鸽大户,主动要他拿两枚环过来,代他作育两羽特比环鸽。

杨鸽友是我地公认训放鸽子最积极的鸽友,他的鸽子不多,但07年春节前后,今年的春季竞翔还没影呢,他就把其手中不到10羽赛鸽训飞开了。包括我代为哺育的元月份刚上瓦,出门时翔龄仅一个月左右的两羽特比环幼鸽。5公里,10公里,直到近20公里。由于今年江南暖冬现象明显,春节后就时常呈现出阳春三月的气候特徵,周围不少鸽友的训鸽活动也无形中提前了,这也促使我在杨鸽友训鸽近一个月后,也开始了春训活动。

由于棚中鸽子多,在起训30多羽的赛鸽队伍中,都轮不上去年9月份之后出生,6个月以下鸽龄的鸽子出门。过去有一个颇为模糊的经验做法,就是头年下半年作出的幼鸽不到清明不出门,据称清明是鸽子飞翔辨向时天道混沌与清晰的分水岭,幼鸽避开清明前的不利自然状况较好。今年春节后由于气候宜人,加之我的鸽子相对其他诸如杨鸽友等的鸽子老成得多,所以清明前就投入了大规模的训练,而训练的结果却让原来胸有成竹的我大感意外。

首先,在我起步训鸽的时候就已得知,我代杨鸽友套环的两只不到三个月鸽龄的鸽子已经过20馀日从几公里开始,由近及远训飞到近50公里空距的嘉鱼县了,而且飞速很快,用时都在两个小时以内。而我起步训飞杨鸽友早已飞过的近10公里处时,出师即有3羽鸽子飞失,其中有一羽是去年秋飞过南面300多公里衡山市的鸽子,还有一羽与代为杨鸽友套环鸽一样,同为爱亚卡普荷兰鸽作育,但鸽龄要大四个月以上,且外貌特徵相似的姐妹鸽。另一羽给杨鸽友由韩国鸽子作育的套环鸽,在日前我地鸽会组织的两次50、60公里空距的短训中,也都飞在了我棚中的上几孵同父母鸽子的前面。这是怎么回事呢?显而易见,杨鸽友因为鸽龄小,从5公里左右开始的短训情况是值得关注的。

无独有偶,我在为杨鸽友代套特比环的同时,还有一位甘姓年轻鸽友也出现与杨鸽友一样的情况,因鸽子病死情况严重,他较杨鸽友早几天送环要我代套两枚特比环,这两羽也是元月份上瓦,目前只有三个来月的百日龄鸽,也随我地鸽会集体组织训飞到了60公里空距的咸甯市贺胜桥镇,而我的一羽与其同样为双薛仲雅作育,同为花绛红公,较他早两孵作出的鸽子在飞贺胜桥时却至今未归。甘鸽友是与我一起起步训鸽的,这种情况的出现又说明了什么呢?

由此,我极不恰当地想到了我们崇阳县原与我为邻居的一位女副县长的儿子情况。由于这位副县长的儿子幼年时放在她退休在家、教育世家出生的母亲处哺养,上幼稚园时就掌握了许多小学生具备的文化知识,于是不到5岁就在周边人们怀疑、担心其身心是否承受得住的疑虑中走进了小学课堂。结果,这孩子不仅在学校成绩拔尖,而且幼时培养的超前学习方式使其成长历程大放异彩,十馀年前以全县最小的年龄考入省重点鄂南高中,高二时不到15岁就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少科大),不到20岁就被公派到美国留学。就不知人类智商的超前开发与幼鸽“翔商”的及早开发有没有一脉相承之处。

阶段性地总结眼前春训情况,我的鸽子前期从10公里到60公里,主要是有意识地实施从进山到出山的训练,4站训飞已有10馀羽鸽子损失(包括一羽南放300多公里的衡山归巢鸽,一羽500公里许昌归巢鸽),这种情况中,还有一个事例强化了我对幼鸽早训有益的认识。

去年我在武汉三五公棚赛中小有斩获,一羽5月份出窝送三五公棚的幼鸽取得了预赛两百多名,决赛55名的成绩。于是,此鸽下孵一羽长相漂亮,体质强壮,已经开始参加去年11月份我地南翔训飞的小灰雄,在飞了10馀公里首训站后,我考虑该鸽不足半岁,便产生了压下来待更成熟些,到今春在其上孵鸽出彩的北飞赛线上夺标的念头。几个月后,这羽依然精神抖擞,因未配对成天在棚上吵闹著盲目追逐雌鸽的小雄鸽,在放22公里我县出山的一个山头时,一去就没有了踪影。我甚为后悔,去年底若不压下此鸽,或许能够成就一个英雄少年,免除此鸽今日不可名状的飞赛无能之耻辱。

通过以上分析,虽然我知道上面谈到的邻居之子的成才情况,并不符合时下很多教育专家宣导的少年儿童成长的普遍规律,因而,上面谈到的百日龄鸽因早训后的表现超越半岁以上的大龄鸽,有的鸽子因“翔商”开发的滞后还出现愈来愈糊涂的现象等,也同样不代表普遍规律。但体验了以上过程后,作为一个总结与思考,在自己心中产生一个有意识、有步骤地搞好幼鸽“翔商”早期开发的理念是有意义的。由此而正视当前不断发展变化的赛鸽运动现状,在原有的养鸽知识与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探索赛鸽“翔商”的早期开发也是很有必要的。

由于时下赛鸽活动丰富多彩,因而早就打破了过去一年春秋两季鸽子赛事的局限。过去冬天不赛鸽,现在除了高寒地区,在零下几十度气温下不能赛鸽外,不少地方进行了“元旦杯”和其他有关的破季赛事,山东杨传道等还组织过跨越从零上到零下多个气温带进行的远端、越远端赛鸽活动;以往夏日不竞翔,现媒体上已开始介绍,日后必然会引得奋发进取的国内鸽友尝试的如美国高温高热下进行的艰难赛事等,都将促使日后拓展一年四季赛鸽运动的跨度,形成一个全季候的赛鸽运动格局。那么,一味跟随季节时令安排鸽子训飞的定势与节奏自然会相应得以调整。

基于本人春训伊始出现的教训,今后鸽子的训飞将在充分考虑以鸽子自身的体质等因素与即时的天气状态的前提下,要像前文介绍的杨鸽友等摸索出来的成功做法那样,从小进行,从而较早地开发赛鸽的“翔商”与潜质。具体而言,正常健康的幼鸽在开家一个月左右,一般主翼羽换至第二根后,就当在天气晴朗,无大级别逆风,气温在0度以上,30度以下,湿度适宜的天气条件下,从3、5公里起步开训。天气好时放远点,天气次之放近点,天气不好停止训练。且凭经验恰到好处地把握好鸽子的状态,控制好训飞的节奏,稳步有序地进行训练。到百日龄前后,幼鸽能轻松地从100公里左右空距归巢,就令人颇为踏实了。如此这般,就是投入参加有些地方举办过的300公里左右百日龄鸽赛,也当不在话下。

言及至此,忽然想到信鸽电视节目里介绍的某些世界级赛鸽大师就是这样做的。如比利时的同龄人乔思.托内就是在自己按批次培养的幼鸽上瓦家飞一段时间后,在鸽子的幼稚时期开始装笼,然后用车子拖到几公里外所在城市的花园广场上放飞。这大概也是乔思.托内大师有意识地进行赛鸽“翔商”早期开发的一个举措吧?!■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