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详细解读詹森家族成员(图)

来源:夏拉肯   发表时间:2012-03-27 17:32:50   浏览数:11417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詹森家族全家福 


  父亲亨利--詹森王朝创始者

    人们都叫亨利詹森做“Driekske de Pauw”的创始者也就是他了。这是当地的方言,而整个詹森王朝的创始人也就是他了。


    说来他真的很幸运,他的儿子冯斯,艾德兰,查理和路易士,迷鸽子疯狂的程度都跟他不分轩轾。假若不是这样的话,詹森家族的名望永远都不能像今天这么高的。亨利出生于1872年,小时候居住的地方靠近一所女修道院和一间医院。


    很多人都这样认为且大做文章,说他原来是一名金丝雀的冠军繁殖者,懂得进行近亲来培育完美的品种。而他从这方面所获得和累积的知识,便是他日后可以作育出杰出赛鸽的本钱。


    这当然只是想当然的故事而已。亨利一直都有养金丝雀,这么多年来,他的鸽子一直都很成功,不过,他还是在养着这种禽鸟。


    他的儿子还说,他吹起口哨来的时候,声音就像金丝雀的叫鸣声,他们也感到奇怪,他父亲是否自金丝雀那儿或是从别处学会这种口哨声的?每一天,他都会花上好几个小时忙着来照顾这些金丝雀。


  早在1886年,亨利.詹森便养有他的第一羽赛鸽;那时他只有十四岁。假如说他在这个年纪便已是一位金丝雀的冠军繁殖者,且他早已掌握了近亲繁殖的原理,这真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他开始参加鸽赛的时候,阿连栋克这个小地方是没有赛鸽俱乐部的,若用比利时话来说的话,就是没有“Maatschappij”,这个比利时文的意思就是“社团”。


  因此,刚开始的时候,他只得加入旧杜荷特(OudTurnhout)那儿的鸽会,于比赛的时候,是用狗拖车将鸽子运送到那儿去的。每当老亨利回忆起那段时光,他都感觉得很愉快。他回忆及当时所谓的“赛跑员”,这是因为阿连栋克的鸽友们在鸽子归巢的时候,便会合作以接力赛的方式,将橡皮环当作接力棒,一棒传一棒的将它跑送到目的地(鸽会)。


  他参加旧杜荷特的赛事只维持了两年。跟着是在亨利.詹森的策划下,于阿连栋克建立起村内自己的赛鸽俱乐部。可想而知,亨利于这儿一开始便飞得很好。


  他很喜欢拜访别人的鸽舍,一只好鸽在手就是他最快乐的时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他也会到处购买鸽子,不过,这些都是他附近邻居们的一些鸽子。并将这些鸽子进行杂交,结果应该是非常成功的。直到1907年,他获得他的第一羽真正的“前领鸽”,那是一羽雌鸽,它自1908年至1914年间,曾赢过二十次冠军。然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后,他又马上从事赛鸽活动了,结果是非常成功。


  那个时候,每个星期可以赢得的是脚踏车,他更接连(不只一次)在一个星期天就赢得三辆脚踏车。

  

  人们开始怀疑他是用甚么“秘诀”来打破纪录的。特别是在奥尔良赛事之后,那回赛事他共参赛两羽,分别赢得冠军和第二名。


  这种成绩当然是很吓人的,但是,有关亨利.詹森的点滴却无迹可寻。人们都搞不清楚他是怎么样的人物。也有一些跟他比较熟识的人,对他也无法描述清楚,除了会说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而外,他则非常热爱自然。在二十年代的末期,他的成绩在一段短暂的期间内显得并不理想。不过,这却是他的好运再降临的时候,因为他的儿子们已开始兴致勃勃地加入鸽赛,且偶然地引入了史高特的鸽子。为什么他们会这么热衷杂交史高特的鸽子呢?在这个短暂的低潮期过后,于三十年代的初期,情况又变得好转了,而这时的成绩又再度令人刮目相看,很可能,由于查理和艾德兰对鸽子的独特天分,在这方面作出下少贡献。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作为一个鸽友,他们甚至比自己的父亲更伟大。


  亨利永远都认为违反自然是错误的,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旺盛的求胜意志,这是永远都错不了的。他们的眼睛总是注视着舍内的鸽子。亨利和他的儿子查理和艾德兰是绝不会错过舍内发生的任何事情的。


  同时我们了解,父亲亨利永远都认为违反自然是错误的,他反对冬季繁殖和鳏夫制。那些神奇的鸽子,像是“迅捷”、“老白眼”、“粗尾”、“传奇雌狐”等等,全都是以自然制使翔而赢得它们的胜利的。他们用的是严格的自然制,鸽子在这儿不会受到任何的强迫,也用不着在妒忌猜疑下参赛。这是父亲亨利的一贯方法。


  他的儿子却怂恿父亲使用鳏夫制。在40年代末年,他们甚而建造了一所鳏夫鸽舍,可是,在父亲亨利死后才能正式使用,这是1951年的事情。


  他们开始时很谨慎,最初只使翔四羽鳏夫雄鸽,而这一新使翔法马上让他们感到非常满意。这是他们保守了相当一段时间的秘密,且为了让别人搞不清楚他们也正在使用鳏夫制,有时候反而会选一些雌鸽跟雄鳏夫一起参赛,目的只是让对手认为他们仍旧在使用自然制。


  母亲詹森

    亨利詹森的妻子宝琳很长寿,活至九十高龄,据说,没有多少人会比她更善良和有节操。


  她往往会坐在窗前,路过的人们很难不跟她聊上两句。假若有买主或朋友想从他丈夫或儿子那儿索取鸽子却被拒绝,只要母亲詹森开口说一两句话,大都可以达到目的。全家人都很尊敬她,假若母亲詹森认为可以将某些好东西给予某某访客的话,他一定可以拿得到。


  冯斯很受到父亲的照顾,可谓有求必应,但自他父亲故世后,事情就困难得多了。这因为兄弟们都认为冯斯太慷慨地将一些贵重的鸽子轻易卖出,或是卖的价钱太低,这种事情让他们感到不爽。詹森兄弟对鸽子是很谨慎的,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轻易买到他们的鸽子。


  在亨利去世后,冯斯也只能够在母亲的允许下,才零星地拿到有限的鸽子。


  乔斯克拉克街很清楚的记得,当他第一次到詹森家时,詹森家的重要人物——母亲詹森就曾这样提议。“小伙子们,你们要给乔斯一些好东西,他父亲一直都是我们的好朋友,因此,你们是应该好好对待他的。”这些话就是母亲詹森说的,乔斯现在仍言犹在耳。而事实上,他也获得很好的对待。


  冯斯.詹森

    冯斯是詹森兄弟中的长兄。他生于1895年,于1922年成婚。自十四岁起便跟父亲一起赛鸽。詹森鸽系的建立,他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正是他将史高特和库勒曼的鸽子引进来的,而居斯特.霍夫肯所获得的东西,实际上应该感谢的也正是他。


    在他结婚后,几乎就跟阿连栋克的鸽赛完全脱离了关系,虽然,经常还是会跟家人交换鸽子。


    冯斯喜欢饮上两杯和到处游历。在很多的“冠军日”(年度颁奖大会)他都会惯例地被邀请,直到他死前不到一年的时候还出席了巴拉.纳索那回的“冠军日”。


  在这里,巴拉.纳索的艾德兰.凡龙曾跟他接触,结果是让他自冯斯那儿获得一羽红雄。这羽鸽子引来相当的轰动,卡姆的韦妙连购来该鸽的一羽幼雄,这羽鸽子为他育出不少好鸽子。


  这个韦妙连尚拥有另外一羽不是很多鸽友能够饲养到的鸽子:“05号。该区数千的鸽友对这羽‘05'都有印象。它的一羽幼鸽为卡姆的韦希恩在奥尔良国家赛赢得冠军。由于韦希恩这羽“01号是该回赛事不下六万羽出赛鸽中飞速最快的一羽,结果便被日本的富士先生买走了。该赛不但是在逆风,且是在热得快窒息的天气下进行的。


  这羽“国家冠军”跟着在地球另一边的日本也育出了不只一羽的“日本国家冠军”。韦妙连那羽“05是用乌鲁温荷特那位柯斯..柯德的一羽雄鸽,配对他兄弟亚洛芬的史戴保兄弟的一羽雌鸽育殖出来的。而柯斯..柯德那羽“05之父”却是他从阿连栋克詹森鸽舍购来的鸽子中的一羽。


  帝尔堡(荷兰)的基斯.诺恩也曾自韦希恩那儿购来“05的子嗣,而这些“红凡龙鸽”是拥有詹森鸽的血缘的。他利用这些鸽子与亚洛芬的吉斯.史莫狄斯系鸽子杂交,吉斯就是以他这系鸽子称雄于帝尔堡城内很长一段时间,且毫无对手。


  1976年,这些杂交的结果育出了一羽简直是所向无敌的雌鸽,它就是常被人们称为“12号的那一羽,好几次超过万羽参赛鸽的赛事,它都以最快速的时间归巢。而另一羽“28号也同样是轰动一时的鸽子。诺恩也有一些鸽子转手到他朋友和同乡的勒姆莱那儿。在七十年代的末期,他在相当广泛的一个地区内,成为最突出的一位使翔者。


  冯斯詹森的红鸽也曾进入到吉尔兹的彼特.寇克鸽舍去(他是分别经由凡龙,韦妙连和基斯.诺恩那儿引进的)19811982年,他都是区内最杰出的鸽友。有名如杜里的狄.基柏也曾利用冯斯的鸽子而大获成功。


  法兰斯.詹森

    法兰斯也是詹森兄弟之一,不过他一直都不怎么出名。可以解释的是,他跟冯斯一样,在成婚后就搬离父母的老家了。不过,法兰斯还是一直居住在阿连栋克,且直至去世前都一直参加鸽赛,也是非常成功的。“他们赢不到法兰斯的钱”,路易士说。当查理还是一名小孩的时候,他就跟父亲和兄长一同参赛有了一段时间。可是,法兰斯却是这样的一个人,要是他手上真的已拥有一羽很杰出鸽子的时候,走进酒馆,出来时就不见了另一羽鸽子。这样很不好,查理不愿意忍受,也不想再看到这种事情,结果,他就在父母的老家独自使翔自己的鸽子。


  跟路易士一样,法兰斯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做钻石切割工作。他利用老家和冯斯的鸽子获得胜利。这位詹森家的次子,也拥有居住在卡年栋的某位鸽友的一些杰出鸽子。


  路易土.凡龙往往会说,他最初赢得杰出成就都是詹森鸽给他带来的。据詹森兄弟说,他那些鸽子是自法兰斯那儿获得的。它们都是很好的鸽子,因为凡龙在博比卢多年来获得的成就,几乎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同时,利用凡龙鸽而大获成功的鸽友的数目也很多。

  我们应该提一提杜荷特的波卢.柏格曼,和他的儿子马歇尔。他们曾包揽杜荷特前10名,所使翔的便是纯凡龙鸽。希斯加的安托..哈年曾经拥有过最好的鸽子,也是一羽路易士.凡龙鸽。

  在比利时,且在荷兰的林堡也一样,很多鸽友曾使用路易士.凡龙的鸽子而轰动一时,现今且仍旧可以保持。我们想到的有尼尔的库克斯和薛连姆的狄.威特.高依里的内尔..福尔特,跟博比卢只有一投石之遥,他利用凡龙的鸽子在中布拉邦比赛,成为人人对抗的目标,而他的儿子艾德还是一样。


    荷兰最伟大鸽赛明星之一就是尼尔的杨.詹吉,他的声望该归功于狄.福尔特的鸽子,和高依里的韦豪芬。而后者主要是以詹森鸽参加比赛的。


    七十年代,杨.詹吉有一对只会育出冠军子代的种鸽。雄鸽来自韦豪芬,而雌鸽是属于狄.福尔特系。


    詹吉那些有名的鸽子都带有相当份量的詹森血缘,同时还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很多鸽友在利用这些鸽子时,成绩会特别好。


  现今日本的冠军人物森泽对这个事情也晓得一些。在我们的建议下,他购买了詹吉的鸽子,在那之前,他在日本还是默默无闻的。结果育出了他从来没有过那么好鸽子。这些詹吉鸽的子嗣在日本赢获不少冠军,接着,森泽每年都会前往探望这位曾供应鸽子让他获得成功的人物。


  .奥特洛的范.柏格美亚兄弟,布雷达的力坚、禾斯拉、比利时的万达.山狄、里珍的狄.荷夫、卡德史晓菲奥的塞弗兰、帝尔堡的史戴保和很多的鸽友,全都因使翔詹吉的暗灰和杂斑羽色的鸽子而获得成功,它们都含有詹森的血缘,这是经由同属高依里的韦豪芬和狄福尔特引进的。


  他自路易士.凡龙那儿购获一些鸽子。1981年,他成功在波治国家赛赢得第一和第二名,该赛事的参赛鸽数不少于15150羽。获得冠军的那一羽是纯凡龙,第二名那羽是1/2凡龙。英国的班纳特(Planet)兄弟也直接自凡龙那儿购买鸽子,结果给他们的鸽舍带来巨大的成果,冠军鸽接连被育出。最後该说的是,法兰斯.詹森於1982年去世,而爱玛和艾德兰也才过世不久。


  杰夫.詹森

  杰夫生于1902年,虽然忠诚的访客们不会不视他为詹森家的成员之一,但是,他却不像他父亲和大部分的兄弟们那样,“天生在心里就有鸽子”,虽然,很久以前他也养过鸽子。不过,现今当有鸽子归巢返回阿连栋克詹森鸽舍的时候,他只会在一旁观看。杰夫懂得如何照料鸽子,但却缺乏了像他父亲和法兰斯、艾德兰、冯斯和查理那种热情和狂热。


  他很少甚至根本不会走进鸽舍,你最好不要问他关于某羽鸽子的父母鸽是谁这种问题,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然而,这个赛鸽家庭却也绝对少不了他。杰夫是这儿的“跑腿工”,送鸽子出赛和收鸽钟的事情经常由他负责的。之前,他是做雪茄烟的工人,跟他一起工作的有布洛德的狄.费里斯。


  任何一位詹森家成员的生活像是从来都很平淡似的,这儿除了雪茄、钻石和鸽子外根本就没有别的。


    以他这个年纪来说,杰夫实在健康得不得了,他每天一定会散步,伴随的是他的狗儿。他的健康状态就是这样保持下来的。


    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对杰夫做不做事情发出微词,管他做什么工作或只是像从前一样只帮他们交运鸽子出赛也好。


    詹森兄弟经常要参与鸽赛的事情,像是有时也要到禾斯拉亚和贺兰托,协助鸽赛的举行。到这个村庄时就得骑自行车了。虽然,杰夫从来都不是一名真正的鸽友,不过,他在这个家庭里是有他的功能和价值的。


  他真的不怎么对鸽子有兴趣,但没有关系,只要兄弟们不是在谈鸽子,他都会主动加入到他们的话题去。但是,大家一定会了解到,这几乎是极罕有的事情。因为除了杰夫外,兄弟们不谈鸽子又会谈些什么呢?


  维克.詹森

  维克是詹森兄弟中从来都不理鸽子的另一位。他生于1905年,这个家庭从事的所有赛鸽活动和得来的名望,他都一概不管的。


  他也没有结婚,而唯一能引起他兴趣的就只有小鸟和英式足球。



  爱玛.詹森

  爱玛是詹森家没有结婚的女儿,她几乎在临死前都像母亲般来照顾她的兄弟,就像母亲照顾孩子一样。她心地很善良,永远都是那样高高兴兴的。

  鸽子肯定不是她的负担。发生在这个赛鸽家庭的任何事情,她都身同己受和产生共鸣,且从来都下会抱怨出入詹森家那些实在太频繁的访客。相反的,她接受了被改变的生活方式,她大部分都是被鸽子占有了。爱玛生于1909年,在一场缠身不去的疾病后死于1980年。


  艾德兰.詹森

    艾德兰对詹森这个家庭会是代表什么呢?这实在无从估计。他自童年时起,就跟整个赛鸽舞台有紧密的联系。此外,照顾鸽子的工作,大部分都是由他负责的。


  “飞自然制的鸽子通常是由我们的艾德兰来照顾的”,路易士说。我们可以意味到这句话的意思,这就是说,詹森兄弟从前只以自然制作翔,直到现在,他们仍然还在使用自然制。


  艾德兰为人很厚道,且从来都不交际应酬。事实上,他只关心唯一的一件事情:繁殖好鸽子和尽可能将它们养得健康。也许他是不适合交际应酬的,因为对他来说,那实在是太逢迎的事情。他很少说话,但是只要他一开口,你就要很仔细和小心地去听着,要不然,你根本就听不出他在说些什么。


    我们又再度察觉到,詹森兄弟之间的合作互补会有多完美:冯斯购买鸽子,查理和艾德兰照顾它们,杰夫负责所有跑腿的工作,而路易士一直都是在管理文书。在艾德兰去世后,查理和路易士往往会提起他们这位兄弟,声音显得很忧郁。所说的话意思大概是:“我们的艾德兰怎么可以这样子就走?”


    1983年八月,我们一次经历真可以称得上是奸笑和有趣的。查理在给一羽雏鸽带环却一直在抱怨,说他实在讨厌这种事情,因为他始终是笨手笨脚的。“雏鸽带环一直都是艾德兰的工作”,查理说。我们还可以将他们之间的分工再描绘得更清楚吗?


    艾德兰是将什么事情都放在脑袋的人,当需要到血统(系谱)的时候,就得全凭记忆了。他们不会像其他出售鸽子的同行一样,会去保留文字记录。同时,他们又从来都没有血统书表格,而一般的血统书都会将当作商品的那羽鸽子的名字很炫耀地标示在页头上。直到他们养鸽生涯的最后期,才印备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血统书。


    这是为了方便众多的德国买家,他们坚持自己购来的鸽子要有详尽的血统书。


  路易士很讨厌去填这些表格,他惯常会说:“这些人究竟要什么呀?要我们的鸽子还是一张血统书?如果他们是要鸽子,就把它带回去。不然,他最好还是看看哪儿有好鸽子并连同好看的血统书出售,到那儿去便成了。”这话说到最后那几个字的时候,语气还带着些许嘲弄。


  然而,就是很不情愿,这些血统书还是要填上。另一方面,当他们要填写血统记录的时候,却不是全凭猜测记忆的。所有赛绩都会很严谨和细心地记录好且保存下来,幼鸽同样也会备有记录,有一本特别的簿册,将鸽子的环号和买主登记好,这些全部是路易士的工作。


  在他们簿记系统的作业中,收支盈亏的帐目一直都是被视作最重要的一部分。


  必须这样说,能让他们输一文钱的事情实在下多。


  另一方面,若在阿连栋克参赛而想赢大钱,这是不可能的,情况就跟比利时很多别的协会一样。其理由只是因为詹森兄弟也在这儿比赛,有些同乡为了躲开他们,甚至将鸽子送往别的协会比赛,或者是只参加中距离的赛事。


  最近,高依里的冠军人物艾伯特和杰夫.韦豪芬为问路到詹森兄弟家而引来一则趣闻。


  阿连栋克的一位老住民伴随着他们一路上在交谈。最后,他们才晓得阿连栋克早就没有人愿意跟詹森兄弟对赌了。因为这只有输的份儿,这是詹森这位同乡所说的。为什么他们的记录写得这么简单?理由就是“艾德兰对什么都晓得,早就胸有成竹。”


  正因为这样,他那过目不忘的记忆,简直让过于详尽的簿记本子变得多余。


  这位寂静而不爱也下会说话的人,他的生命“嘶”的一声便熄灭掉了。在他生命中最后的日子,他更是郁郁寡欢。他大部分时间都躺在靠墙放着的那张长沙发椅上,但总是睡睡醒醒。我们彷佛仍然能目睹他正沉思着将血统书的资料一一记出来的神貌。假若有人特别需要知道某羽鸽子的资料,他们就将这个客人推给艾德兰,这是兄弟们解决问题最容易的方法。


  鸽界没有了艾德兰,是他众多朋友们的重大损失。但是,这位优秀的行家将永远得到景仰,整个世界各地的无数超级赛鸽都是因为有他才能产生的。


  正因如此,他的去世往往会为查理和路易士带来很大的问题。艾德兰生于1906年,曾在狄.韦沙雪茄工厂工作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接着,他也在阿连栋克的卡瑞尔I世的工厂工作。他一直忘不了妹妹的去世,只要她的名字一被提起,眼泪就从早已显得衰弱的艾德兰的双眼淌下来。


  在她去世后不到一年,这位伟大的赛鸽运动家也去世了。几乎直到他死前的一刻,他的心智还是清醒的。在他生命中最后的那几天,双手颤动得很严重,连茶杯也几乎握不住,但是,他的双唇仍旧在低声咕哝着一些鸽子的血统。我们一直都很感激他,他罕有跟访客混在一起。他只会在一旁倾听,且不时起来去看顾鸽子,他把鸽子看待成自己的小孩一般。


  当我第一次往访詹森兄弟时,随行的有汉克和柏斯特雨,他们已到这儿作客多年——记得那时我们曾站在种鸽舍的前面,我们三人是:汉克、艾德兰和我。


  艾德兰给我们指着一羽鸽子,是用他当时早已抖颤的手,口中却喃喃道:这羽就是我们的“深胸”。这是当天他唯一在没有别人发问下自动说出的一句话,跟着却没有听到有关“深胸”的故事,也没有吹捧它的成就和育种价值的言辞。


  当艾德兰说出:这羽就是我们的“深胸”的时候,对每一位访客都是该值得回味的。它完全且生活化地描绘出这位厚道人家的心灵。他是一位赛鸽专家,但从来都没有以之示人。


  说到赛鸽,并不是那些滔滔不绝的空谈家或书虫就可以通晓其中的任何事情的。艾德兰两者都不是。


  查理.詹森

  查理生于1913年。自他极年幼的童年时起,对鸽子便很热爱。有一阵子,当他还是在十多岁的时候,便跟兄长法兰斯一起赛鸽,且也曾拥有属于他自己的鸽子一段日子。


    詹森鸽子过往这么多年来能够如此出名,主要是因为有查理和艾德兰在照顾鸽子时的尽心尽力,若论功劳,他们该居最大和最好的首功。


    1981年艾德兰去世后,查理就得独力支撑了。当有需要的时候,路易士会协助他。


    他们的一位朋友,塞浦路.雅各不时也会帮助他们。


  事实上,查理的全部生活都被鸽子掌控住了。他像疯子般去刮鸽舍,自早晨而至晚上他的工作都由鸽子来决定。一天要听三次天气预报。天气是否够好,可以放鸽吗?周末又会怎么样呢?风向又如何呢?对查理来说,这些都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要在比赛中获得首名归巢鸽的意念,一如年青时一样强烈。假若有一羽鸽子不愿进入,他会变得激动。若有某羽心爱的鸽子飞失,他会显得很沮丧。


    七十岁的他,仍享有让人羡慕的活力。敏锐的眼神,闪耀得就像初生的婴儿。


    他步履如飞,爬楼梯时仍然稳健,且可以像一只猫一样敏捷,在他这个年纪是难得一见的。骄傲的查理会捧一羽漂亮的幼鸽给你观看,就像一位名匠对自己的作品那样自豪。


    如果有好朋友到临,他绝对不会拖延,马上自鸽舍拿他一羽最好的鸽子出来让人观赏,眼中却流露出骄傲的神色。而他最担心的就是饲料的品质。


    简而言之,在查理开始参与赛鸽活动后,他身边的鸽子都获得最妥善的照顾,当然,艾德兰也是如此。


  查理和艾德兰绝对比别人更晓得,只凭鸽子的素质是不足以在鸽赛出头的。然而,健康是绝对少不了,尽管它未达至最完全健康的状况也好,也就是为了鸽子的健康,詹森兄弟随时都得按他们既定的方法来行事。


  为了这个原因,他们每天会清理鸽舍好几次,每个星期日一定会刮鸽舍一回,同时经常会用到真空吸尘器到处进行清理。遇到坏天气,是不会让鸽子参赛或进行路训的,参赛迟归的鸽子将难逃劫数,但是赢得冠军的则会获得爱惜。


  能够跟查理一样晓得该如何让鸽子进入高峰者大有人在。而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将自己的动态传给鸽子。这些全都做妥当之后,鸽子在星期天放飞时,将最有机会获得胜利。



  玛琍.詹森

  玛琍是亨利.詹森的另一个女儿。跟她的姐妹爱玛不同的是,玛琍结了婚。她嫁给了帝斯特.爱森。这个帝斯特毕生都离不开鸽子,更不是普普通通的鸽友。在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的时候,他在赛场上还是他的内兄弟们最强的对手,且维持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但是,爱森却从来都无法跟詹森兄弟相比,从未能一直掌控着当地的赛鸽舞台。


  爱森是用詹森系的鸽子来对抗詹森,自然,人们对他的鸽子的需求也极殷切。很可能,帝斯特售出的鸽子数目比他的内兄弟们还要多,也有不少鸽友自他那儿拿到好鸽子。但是,他经常都顾念到一个原则,那就是最重要的基本血缘一定要保留下来。


  路易士.詹森

    路易士生于1912年。他当了二十年的钻石切割工匠,后来在卡瑞尔一世的工厂工作了一阵子。因此,他也是一名雪茄工人。父亲,查理和艾德兰用什么方式来经营鸽舍,他永远都不会过问。像是他们如何配对鸽子以进行繁殖,出赛时怎么样插组,这些事情是他从来都不会去关心的。


    自然,他对父亲和兄弟们的运作是相当清楚的,而且,路易士所说的话,总是对多过错的,然而,他都只是直话直说。


  记得有一回艾德兰以十一羽鸽子参加杜荷特的赛事,如果你是在荷兰或比利时参加鸽赛,却以十一羽出战的话,这是一个不很好的数字。这因为第11号指定鸽,不论胜负,在入赏的胜负名单上是不会被列入的。正因如此,当时的路易士就非常好奇,想晓得艾德兰将郡羽鸽子指定为第11号。当后者回答说,他是指定“灰雄”为第十一号时,路易士颇为锐声地反应道:“但是,艾德兰,这不是真的吧?这羽鸽子在下一个星期天是会脱颖而出的!”想更改插组单已经太迟了,你一定可以猜得到,这羽灰雄果然赢得了冠军!它是一羽正在哺育仔鸽的一岁鸽。


  路易士早已发现它这一个星期下来都忙着喂饲它的仔雏,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自然,人们都会认为路易士是不会晓得鸽舍内所发生的事情,会逃离他的视线,因为他的工作只是管理文书。他会记下哪羽幼鸽是育自哪一配对,他同时会将比赛的成绩记录好,特别小心的,还是比赛的损益账。


    路易士会把离开鸽舍的每一羽鸽子,连同买主的姓名和住址登记下来。


  这项记录证明是很有用处的。例如,某人在广告上吹嘘说他整舍都是詹森鸽,然而,他事实上只跟詹森兄弟们购买过一羽幼鸽,甚或还有从未购人过詹森鸽的情况……


  查理和艾德兰从来都不插手簿记的事情。他们晓得这种事情早就做了,而且做得很好。这就跟路易士将自然鸽和鳏夫鸽分别完全交由查理和艾德兰来管理一样。


  詹森兄弟间的角色分配往往都是不言而喻的。“谁送鸽子参赛?谁给幼鸽套环?谁将赛绩记下来?”这都是詹森兄弟们永远都不用提出来的问题,每人都晓得自己份内的工作。这些问题用不着再作讨论了,再说公关应酬,这也是归路易士负责的。


  总而言之,他对很多访客和记者们都显得很殷勤的,不过,记者们倒有一点奇怪,世界各地的记者都罕有来到这所世界知名的鸽舍做访问的。记者中有这样的人,他访问某一所顶尖实力的鸽舍时,心中早就存有一种想法,希望在为他们做一篇专访评论的同时,能够换来一羽幼鸽或一枚鸽蛋。也有些记者之所以为某人写访评,目的是希望被访者能将鸽子便宜让给他。


  如果希望詹森兄弟会送出一羽幼鸽或便宜售出一轮幼鸽,对任何为詹森写过文章的人来说,这都是异想天开的事情,这是他们知道的,詹森兄弟从来不要宣传也是事实。可以这样认为,他们不但对自己的成就很满意,同时,他们也能够经常保持杰出的赛绩,证明自己鸽子的高超素质,这还用得着报纸再作宣传吗?


  买卖的商业行为也是路易士经常都要处理的事情,对詹森鸽有兴趣的人们都会跟他接洽。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要指出的是,要是交易会涉及一羽早经证实是很杰出的鸽子时,路易士是会跟艾德兰和查理先行商议的。


  如果查理认为他不会将某羽鸽子割让的话,跟着不管会出多高的价钱,鸽子还是不会被买走的。正因为他们在这种态度下坚守原则,让他们不可思议地能一直保持成功,在育种和赛飞这两方面均同样出色。


  路易士跟人们很合得来,但是他为人直爽,假若有让他不高兴的事情,他会马上直说,别人说话时也会旁敲侧击。


    他的记忆力绝佳。若说认人和记名字,可谓无人能及,若某人曾跟路易士有过一次认真的交谈,这人将永远逃不出他的记忆。


  让我们用赞扬詹森家人的诚恳来终结这章对他们的描绘,詹森家人的诚恳是有口皆碑的。是詹森的朋友将永远是他们的朋友,当然,很多明星级人物也有朋友,但是,这种友谊往往是会凋零的,若当彼此再没有利益关系存在的时候。


  我们承认,鸽界中的明星人物生活实在是不容易。太多太多的电话打进来,访客往往将私人的生活都侵占了。但是,有些人数十年来一直都是詹森家的常客,而詹森兄弟跟他们又没有金钱来往的(这即是说,詹森是赚不到他们的钱的人)。


  假若只有名誉和金钱作驱动的话,詹森兄弟将永远都无法成为如此被人敬重的超级明星。


  我经常都会到阿连栋克探访我的这些朋友,且不只一次的带同我的幼孩前往。


  不只一次,兄弟中不是这个就是那个,为了赶过来要给一根巧克力来哄小孩,跌跌撞撞的却将自己绊倒了。这只不过是很小的事情,却让人有很大的感受。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2012-03-31 17:48:50
喜欢
    2012-03-30 15:55:16
詹森家族成员
    2012-03-28 19:17:12
經典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