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浅谈幼鸽的挑选

发表时间:2006-03-04 11:44:07   浏览数:737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从鸽蛋到出壳后见乾坤

  鸽舍的前途维系在幼鸽的品质,在有限空间与资源之下,淘汰庸庸碌碌者是十分重要的事。本文作者从自身经验归纳出一些原则,与读者分享如何在鸽蛋和幼鸽刚出壳的时期,看出优劣端倪。

  一个鸽舍的未来是否充满活力,充满希望,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这一轮”作出幼鸽的质量。然而在造物主(神奇的大自然)的“意思”和“安排”(孟德尔遗传分离法则)下,作出的幼鸽往往不能皆尽人意,子代群质量多呈橄榄状分布--最好的、最坏的都占极少数,大部分皆乃碌碌无为之辈。客观地说,目前我们大多数鸽友仍为业余选手;可以为爱鸽付出的时间多半有限,加上居住空间的限制,准确地讲应该是无力养好更多数量的鸽子。

  在这种情况下,笔者一贯认为,在挑选幼鸽上一定要高标准、严要求,狠下心来淘汰大多数一般的和少数差的,把有限的精力、物力留给极少部分“精英”。话说回来,以我们鸽友目前对赛鸽仅是浅表了解的现状(很多“大师”不承认这一点),淘汰的过程中无疑要出现很多“冤假错案”,但换一个角度再想,总比所有的鸽子都养不好要强吧!就此笔者谈一点小经验与读者交流,一家言,一孔见,说错了不算,请别介意。

鸽蛋透露信息

  笔者虽然不是唯血统论者,但是自始至终坚信:一只鸽子最终能飞多大的距程、有多快的飞速,不能说同后天的饲养、训练没有关系(增、减色彩而已),但起关键作用的还是内因,而这个内因是从父母鸽的精子和卵细胞结合瞬间就已锁定,且为终生不能改变的。所以说,挑选应该从一枚受精卵开始,独蛋、蛋不大、不光(砂亮)、色彩晦暗、气室偏大者均应淘汰。形成独头蛋的情况,一般发生在炎热夏季,雌鸽在自身生理时钟指导下,知道需要损耗大量体能的换羽期很快来临,成为生产的不易期,但遇到“劲儿足”的雄鸽,“感情好还能不应付一下”?再就是由于夹蛋训、赛,或突发疾病导致的紧迫,也容易出现独蛋,所以说独头蛋应淘汰,而并非我们主观意识很强的前辈们倡导的“独头蛋,金不换”。

  蛋够不够大是相对而言,不能在不同品系间作横向的简单机械比较,而是应该同本品系的一般生殖规律相比较,略大者,说明营养充足,必须做重点保留;一般者,属于正常发挥,仅算可以;偏大、偏小者皆应淘汰。

  导致砂壳蛋的原因:一是死棚种鸽活动量少、接受阳光照射不足,体内无法转化、生成足够的维生素D,从而影响磷、钙这一类微量元素的吸收;更多的可能是雌鸽生殖腔内真(霉)菌感染,必须先行消炎,否则会经蛋垂直传染,后患无穷。

  蛋的色彩应白中透红。晦暗者说明配对前,雌鸽疾病缠身或营养匮乏,不可保留。气室偏大者,说明孵化期内可供胚胎生长发育吸取的营养液欠缺,应淘汰。

  夏季17日、冬季18日幼鸽破壳而出。春、秋季节介于两者间,稍微提前、推后亦属于正常情况。凡延期破壳超过2日者(笔者陋闻,从未见过有提前超2日者),说明孵化的这程中,曾出现短暂的发育停滞,多半是受冻一类原因,不能保留。不能自行脱壳者,反映是某几种维生素欠缺,用土话儿说叫“元气儿”不足,横竖不要。

   脱壳而出后,蛋壳断裂处不似“一刀劈”者,说明孵化的过程中,尤其是后期蛋周围的湿度过低, (影响孵化的两大外部因素是温度与湿度,所以用来孵化鸡、鸭、鹅一类的电温箱除了能加温外,都有加湿功能),造成破壳时幼鸽无法规律地转动身体,用破壳齿击破蛋壳,“难产儿”应淘汰。较大的一半蛋壳内壁血丝或蛋白积垢过多者,应淘汰。破壳当日,鸽体、绒毛不鲜活水嫩,涂了油似的,不能要。

  破壳第二天,翻看肚脐处,脐带外露,不能要;脐带虽收得很利索,但不干爽的不能要;将其置于一平底容器内,头部歪向一边,尤其是用手扶正后,松手又有歪向另一边的,不能要;两脚爪不肥润者,不能要。

  第七天,套环仍偏松者(套上又自行脱落者),不能要。

  第十五天,将手伸进巢箱,不知振翅作攻击状者,反应迟钝,智力不佳,不能要。

  第二十四天、不知啄食小颗粒料者,不能要,但所处巢箱位置较高,可以耳闻目睹父母鸽进食的应除外。

  第二十八天,腋下、大腿两侧根部小毛不能覆盖肌肉者,不能要。

  第三十天,不知振翅跃跃欲试作飞翔状者,不能要。

  从出壳到出巢这段时间内,凡发生二腔异味,乃寄生虫、病菌感染的征兆,不能要。

  此番“过筛”,已去所出幼鸽十之三四。此时可凭“手感”挑选二龙骨、脖、脚长短,羽条长短、疏密,眼色浓淡......,均无一定之规。如果是自家长久发挥之血脉,尺度(分寸)自己拿捏最准。笔者的标准不可套用别人,反之亦然。

  如果是乍初引入血缘,短程、快速讲究体型略大,重心前移;长程、抗逆讲究体型略小,整体平顺。但对于有规律却乏定律的赛鸽运动来说,就这些也不可笃信,仅仅借鉴参考而已。实际关于个体选择,真的是“取舍之间,有乎一心”。笔者有一浅见愿与大家沟通:诸如凹背、断腰、散尾......,缺陷虽然也会发生在各种赛距的前名次或冠军身上,但赛鸽运动除了争一时之“勇”外,应该还有审美的层面。

  朋友说我滥杀(淘汰的力度过大,不是好汉不知爱惜“英雄”),我给自己找借口:主要是想改变棚里少部分“领衔主演”,大部分白吃白喝的局面。朋友,你想改变否?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