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转载欧洲鸽网上的鸽文之十二鄉巴佬進城

发表时间:2006-03-03 12:26:21   浏览数:1044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鄉巴佬進城
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場研討會中,
鴿友向強豪夏拉肯詢問了許多養鴿問題,
夏拉肯將這些問題加以整理並和《賽鴿運動》的讀者分享。
包括幼鴿的訓練方法、維生素和輔助食品的使用、
球蟲的治療、電解質的重要性等等,
幽默有趣而且實用,是很吸引讀者的一篇好文章。
獲邀做客席演說的研討會在阿姆斯特丹(Amsterdam)舉
行。假如這世上真有讓我害怕的事情,我想那大概就是晚上在阿姆斯特丹這麼一個大城市裡開車了。
於是我決定改以計程車代步。我不曉得阿姆斯特丹其他計程車的裡面會是什麼樣子,不過我坐的這一輛可特別得很,所有車窗都貼滿阿傑士足球隊員的海報。阿傑士是阿姆斯特丹最知名的足球隊。
阿姆斯特丹和阿傑士讓我學到教訓。
阿傑士足球隊在阿姆斯特丹大受歡迎,阿姆斯特丹人把球隊當成神般愛戴。如果有阿姆斯特丹人問你對阿傑士隊的看法,為了你自己好,你最好說他們是你聽過最棒的球隊,每個球員都酷斃了,看他們比賽會讓你感動得渾身直發抖;他們表現出來的不僅是踢足球的技巧,更宛如一場藝術饗宴。
在阿姆斯特丹這麼一個大城市的深夜裡,我不想自己給司機踢出車外,所以我討好地告訴司機說:“阿傑士隊全球無人能比。”
“你是由鄉下來的吧!”過了一會兒他吐出這麼一句話來。(阿姆斯特丹人認為外來的旅客都是鄉下農夫。)我下了車,走進賽鴿研討會舉行的那家咖啡館裡面。
同屬兄弟?
咖啡館裡面的景象把我驚訝得眼珠差點掉下地來。到處都貼滿阿傑士足球隊明星的海報,面對門口的大喇叭則播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阿傑士足球隊歌)。不過我發現侍應生也挺合作的,只要你給他滿滿一把的荷盾硬幣小費,他很願意幫你把喇叭轉往其他方向。
不久我便發現這份舒適持續不了多久,因為下一個人可以花錢把喇叭的方向轉回來。我指著一個足球員的海報說:“我喜歡那個叫克魯沃的球員。”
“那個不是克魯沃,他是大衛斯。”侍者糾正我說。
他是個留著一臉大鬍子的男人,那叢鬍子大得足以讓鴿子在上面築巢。正常情況下,我這麼一個鄉巴佬鬧出的笑話會讓他把啤酒杯都笑倒在地,不過這次他卻沒有這樣,因為咖啡館裡還有另一個人正看著一本費文努雜誌。費文努是荷蘭另一支有名的足球隊,這支球隊來自鹿特丹。而阿傑士和費文努,他們的關係一向誓不兩立,他們水火不容,就像披頭四和滾石樂團那般拚得你死我活。在荷蘭,你要不是費文努的擁護迷,就是支持阿傑士,壁壘絕對分明。
“給我一杯啤酒。”那個正看著費文努雜誌的男人說。
大鬍鬚侍者假裝沒聽見他的話。“我不要那個該死的鹿特丹傢伙在我這裡。”他低聲咆哮著。
我們都能同為兄弟般和睦相處嗎?在這裡再一次證明了我們或許未必能夠。
為什麼?
各位心裡一定這麼納悶著,為什麼我幫賽鴿雜誌寫的文章要如此做開始呢?
原因有幾個:
我絕不可能在我寫的眾多文章裡,每篇從頭到尾都寫賽鴿,賽鴿,除此以外還是賽鴿。
大部分荷蘭鴿友都喜歡足球和瘋迷阿傑士隊。阿傑士隊的球迷痛恨費文努隊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但相反地,大多數阿姆斯特丹市民,尤其是那裡的政治難民和吸毒蟲反而不會敵視外國人。他們喜歡這些外國人,尤其是來自遠東區的移民和遊客,因為他們認為東方人都很有錢,而且也不懂得要看緊自己的錢包。因此,如果你有幸到訪像阿姆斯特丹、布魯塞爾或巴黎這些大都會,親愛的讀者,請你千萬要看管好你的隨身財物。
現在讓我們言歸正傳。咖啡館後面有一個大房間,裡面坐滿等待研討會開始的鴿友,我是最後一個抵達的演講者。
“我知道你會遲到。”主席這麼告訴我。顯然地他不認為“鄉巴佬”懂得準時的重要。
“抱歉,路上大塞車。”我聽著自己嘴裡說出的謊話。
研討會正式開始。

“幹嘛你要提著同一個水皿,一個鴿舍接一個鴿舍地餵水?有一個拜訪你鴿舍的人親眼看見你這麼做。”這是第一個鴿友問我的問題。
“因為我不想浪費錢。”我回答說。接著是一片靜寂,鴿友懷疑地瞪著我,因為他們聽不懂我的話。“水其實花不了多少錢,不是嗎?”然後我開始解釋。“聽著,”我說:“那個人拜訪我那天的天氣一定很暖和,而且那水裡可能剛好混有維生素或治療藥。我們都知道治療藥或維生素溶解於水後很快便會變質,甚至產生毒素,特別在日光直接照射或暴露於高溫下。如果我要給鴿子做治療或維生素的話,我會把鴿舍裡面的水皿都拿出來,然後我先餵飼牠們,再給牠們喝加了藥或維生素的水。如果你的鴿舍分成四部分,每一個鴿舍你都放了半加侖加了藥的水,到傍晚你大概要倒掉剩下的一半。如果你不這麼做,第二天那些藥或維生素已失去藥效。如果你只用一個水皿輪流餵水,你就不會浪費。我不介意把錢花在有用的東西上,但我討厭浪費錢。”
因此,可摻在飼料裡餵食的藥物或維生素成為荷蘭和比利時日益普遍的一個趨勢。倘若這些藥物呈粉末型式,飼料必須先用糖水弄濕和變黏。
有些鴿友會用蒜油或其他油質來取代糖水,不過這是錯誤的做法,因為藥粉會黏不住。以鴿友最普遍使用的毛滴蟲治療劑羅尼唑(Ronidazole 10 Procent)為例, 1 公斤飼料加3~4公克便已足夠。
“哪一種你用過的維生素效果最好?”這是第二個問題。
這個問題問得極好,但很難回答。
就我個人的意見,我不認為健康的鴿子需要吃維生素,牠們能由食物攝取到所需養分,太陽光對鴿子也極有助益。
但鴿子不總是完美健康的,一場艱苦的比賽、某種疾病或過度繁殖都會讓牠們虛弱下來,這時維生素就可能有用。但用哪一種維生素和用量多少?
我們對雞、豬、火雞、牛等等動物的藥物需求十分了解,因為牠們是高經濟價值動物,醫藥界對牠們已進行有許多研究和試驗。
但鴿子沒有經濟價值,迄今科學家們仍不認為值得做特定鴿藥的研究。
因此我會說:如果你真要使用維生素,選擇信譽良好的可靠品牌。還有,務必要綜合使用,也就是說你不能單用一種,如維生素A,或維生素C等等。
對於那些需要確切數字資料的鴿友,我可以提供比利時根特大學一位科學教授的研究報告。他指出一羽鴿子每天需要的維生素量如下:

維生素 A 200 I.U.
維生素 B1 - B2 - B6 0.1 mg
維生素 B12 0.3 mg
維生素 C 1 mg (抗壞血酸)
維生素 D3 50 I.U.
維生素 E + K 1 mg
有一回我有幸和這位教授見面,我問他需不需要再餵我那些健康的選手鴿吃維生素。各位知道他的反應如何嗎?
他只是聳聳肩,他也不知道。
至於維生素C,他倒十分確定我們不需額外使用。有些鴿友餵自家的鴿子吃人類用的維生素,他們以為維生素的效用真像包裝上說明的那麼神奇。這種想法真是笨得可以,然而,這可能讓我們納悶起鴿子對維生素的需求是不是跟人類一樣的問題。
滿座的鴿友裡顯然有一位鴿友還摸不著腦我的回答。
“那是個好故事,”他說:“但我究竟要不要給我健康的選手鴿吃維生素呢?”
“我真的不知道。”我回答說。
聽眾裡有一個獸醫師贊同地猛點頭,他好像是在說:“說你不知道不是什麼羞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啊!”我以感激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下一個問題是:“你認為哪一種輔助食品最重要?”
“礦石。”我說。許久以前我由比利時鴿病權威──利瑪胡醫生那裡學到這點。
有一次利瑪胡醫生告訴我,鴿子由艱苦比賽回來後,你該在巢箱裡放一些礦石和一些飼料,然後你瞧瞧情況如何。我照做不誤,各位知道我有何發現嗎?
鴿子先啄食一些小粒礦石後才開始吃飼料。
礦石含有鈣質和礦物質,鳥禽救護中心也使用。當一羽疲弱的禽鳥被送進救護中心時,這些愛鳥人首先會以鈣質和礦物質試圖做拯救。
不過有人可能會想賽鴿雜誌裡的礦石廣告並不常見,那它有什麼重要性可言?
答案簡單得很,因為礦石沒什麼錢賺。
它笨重,運輸成本高,利潤又只有那麼一點點, 所以誰會傻得去為它花大錢買廣告呢?
然而,礦石仍是對鴿子最重要的物質,所以我盡可能地要我的鴿子多吃。有許多昂貴的補劑,其實鴿子都不需要。
礦石既便宜且絕對必要,它們等於是鴿子的牙齒。
有一個聽眾不知在哪裡讀到我從不每天清理鴿舍。他想知道那樣我的鴿子會不會生病,尤其是感染球蟲。
我個人認為鴿界過於渲染球蟲病。正常情況下,鴿子是不會感染球蟲的,即使有一點也無害。不過我必須強調維持鴿舍乾燥的重要性,以完全杜絕球蟲孳生的機會。我的鴿舍隨時都是乾爽無比的。
很久以前我有一個顯微鏡,我以為自己做檢查就可以省下不少看獸醫師的錢。我檢驗鴿子們的糞便排泄物一遍又一遍。
這有點像某種挑戰,我想要證明我自己也做得來,證明我自己也找得到獸醫師才能找到的東西。不過,最後我必須說,我總是會找到一些東西,並予以治療。後來我實在厭倦透了,所以我停止用藥治療。然後我再檢驗糞便,我還是發現一些東西,跟以往沒任何不同!!
有關於球蟲,各位必須知道下列事項:
── 養在乾燥鴿舍裡的鴿子不太容易感染球蟲。
── 球蟲治療藥經常發生影響腸道正常環境的反效果。尤其是那些以磺胺為主要成分的藥物。
── 鴿體具有自動防禦球蟲的能力,因此不需給藥,你只要保持好鴿舍的乾燥,球蟲就會不見。
── 球蟲一般被認為是一種併發病症。鴿子虛弱的主因可能是如副傷寒(paraty phoid)或鏈球菌(streptococci)等病變引起的。
── 腺病毒、副傷寒、毛滴蟲、大腸桿菌、呼吸道病症所造成的威脅可比球蟲強大得多了。
有鴿友想知道訓練幼鴿的最佳方式。
“很難說哪一種方式最好,不過我能提供我個人和其他冠軍強豪的訓練方式做參考。”我回答說。
“一般我們以5公里做開始。這個距離真的很短,但距離長短不見得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讓幼鴿習慣被裝入集鴿籠裡,每一個用心的鴿友都會觀察到幼鴿第一次被裝籠時有多害怕和緊張。第二次訓練的距離大約10公里。幼鴿會比我們預計的時間晚回來,不過這也不打緊。再來是15公里。牠們還是會晚回家。直到牠們熟習返家的直線路線後,我才會把距離再拉遠。如果幼鴿在15公里外還找不出直路回家,那麼再把牠們帶往25公里遠處拋飛也沒什麼意義可言,牠們只不過會花更長時間回到家而已。當牠們學會迅速返家後,距離則可拉長到15~30公里,或甚至更遠。”
以上幾乎是所有幼鴿專家和我個人的訓練方式,因為我們認為這不失為好方法,至少在荷蘭和比利時是這樣子的。在其他國家又有何不同,不是嗎?
一個年輕鴿友大約已育出40羽雛鴿,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都是雌鴿。他想知道這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種事(或相反)經常發生,純屬巧合罷了。
好壞決定在你自己。在歐洲,大多數鴿友比較熱中老鴿賽(以鰥夫制雄鴿出賽)。所以多一點雄鴿會是件好事。然而,假如你偏好幼鴿賽,多一點雌鴿就是好事。
我有一位朋友一生只熱中三件事。順序是:數數兒,鴿子和老婆。
希望他老婆的興趣順序不是這個樣子的。
這個傢伙對數字的興趣極為濃厚,任何事情他都喜歡做統計,而且他對榮獲超級鴿和贏得重要獎項的幼鴿做了個研究。
他的研究結果顯示:62%(幾乎三分之二)的幼鴿超級鴿或贏鴿都是雌鴿。所以明顯地,如果你專事幼鴿賽,你最好多做出一些雌鴿。
主席發現所剩時間不多,只夠問最後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是他自己一直想問的。
他想知道我是否有餵鴿子吃某種東西,雖然我沒公開提過,但我卻認為極為重要的東西。
他這個問題倒問進我的心坎裡了。我餵我的鴿子一種叫“賽得好”的東西。“賽得好”是比利時和荷蘭強豪最近瘋迷使用的一種東西。它含有甲硫氨酸(methionine,有益肝臟)和山梨糖醇(sorbitol)。 它促進羽毛柔軟的功效更是顯著,所以我特別在換羽期裡,其實是全年使用。羽毛柔軟有助於下雨天的比賽。羽毛柔軟光滑讓雨水更容易滑落,所以鴿體不會變得太沉重。
鴿體愈笨重愈不利於飛行。
另外我深信不疑的一種東西是電解質。我給在炎熱天氣賽畢歸來,脫水嚴重的鴿子和因大腸桿菌脫水的鴿子補充電解質。
我們都知道水分是維持生命的主要成分。成人的身體有55%都是水分。身體流失水分10%會導致腎臟和其他功能失常,20%水分流失則可能致命。
結論
媒體和我個人真是相得益彰,至少截至目前為止是這樣子的。只要你比賽成績好,別人就認為你多懂一點,你說的話別人都會相信,所以你會獲邀做演說。如果有那麼一天我的成績已如昨日黃花,我說的話也會沒人要聽了。他們會去改聽別人的話。
就像阿傑士足球隊一樣。他們的足球隊員為無數年輕小孩樹立了學習榜樣,他們都想讓自己一樣出名。但有那麼一天,當阿傑士足球隊不再稱霸球場時,足球場上也不會再見到他們那群成千上萬的年輕球迷。年輕人會去尋找新的偶像。
所以,假如我的成績退了步,別人會取代我去做演說。至於阿姆斯特丹,我不在乎它變得怎樣,反正像我這種鄉巴佬也喜歡不了那種大城市。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