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赛鸽感怀五律一首

转载自 陈文斌  转载于2013-03-17 22:59:05   浏览数:1157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賽鴿感懷五律一首

陳文斌

   

 

  寒夜泛清輝,

  喧聲繞鴿飛。

  臨行復拭拭,

  將入久依依。

  車去風吹皺,

  人離星冷稀。

  鐘山隔萬里,

  彈指破雲歸?

 

  這是一首感懷集鴿場面並由此引發些許聯想的五律。集鴿對於鴿友來說是太熟悉了,尤其是決賽時的集鴿場面,更是讓鴿友慎重其事。這就像莘莘學子赴考,人生命運繫於一刻,是穿皮鞋還是穿布鞋,甚至是穿草鞋,全在於這一搏之中。對於鴿友來說,送走的是親自作育並早夕相處、且起早貪黑為之飼訓的愛鴿,因而這場面又好比妻子送夫、母親送子上戰場,頗有幾分「欲語氣先咽」的悲愴。

  首聯「寒夜泛清輝, 喧聲繞鴿飛。點出集鴿時令是在一個寒冷的冬夜,天上月光泛著刺骨的清涼。但寒冷卻擋不住鴿友的賽鴿熱情,大家依然按時從四面八方載著一籠籠的鴿子彙集到集鴿地。一時間,集鴿地的嘈雜聲、喧鬧聲繞著上籠待發的鴿子的咕咕聲、打鬥聲在寒夜的空中飛響。

  頷聯中「臨行復拭拭」,有孟郊膾炙人口之「臨行密密縫」意韻。君常見,集鴿時,鴿友手握愛鴿,對其頭部、尾部、翅膀等處反覆擦拭拂去髒物,那怕有一丁點也不放過。其實早在集鴿的前一天,大多數鴿友都會讓鴿子洗個澡,以使愛鴿身輕氣爽,快速歸巢。即使這般,但到了交鴿時,還是有鴿友婆婆媽媽似地為其正正衣領,拂拭身上泥塵。臨行時給鴿子灌清水、灌補液,也不在少數,其細心可謂無微不至。透過這一細節動作,不難想到主人的心態:久久難分,依依不捨。

  「將入久依依。」 「將入」,即將要把鴿子放入集鴿籠內的那一刻。這時鴿主的內心最為難忍,正如鴿友所常說,入了籠、上了天的鴿子就不是你,何況決賽歸程路途遙遠,更是生死未卜;但賽鴿生來就是戰士,是戰士要麼就是戰死沙場,要麼就是在沙場上建功立業,所以「該入籠時就得入籠」,沒有絲毫可退卻的餘地。

  頸聯「車去風吹皺,人離星冷稀。」此聯與首聯「寒夜泛清輝,喧聲繞鴿飛」,既是呼應又是對比,一動一靜,一鬧一冷。載著賽鴿的鴿車踏上征途,只留下寒風陣陣,將集鴿地的河水蕩起層層的漣漪(本地集鴿地位於市內最大內河——晉安河畔,故有此聯想)。鴿車開走了,人也散了,惟有空中稀落的星星還在眨眼閃爍。寒風、皺水、冷星,看似無情卻有意,它們也和每一位鴿友一樣在關注著次日的戰果,當然此時還是個懸念,懸念而已。

  尾聯「鐘山隔萬里,彈指破雲歸。」鐘山,指出司放地是在南京的鐘山腳下,與歸巢地福州相隔千山萬水,可見賽距之遠,又是在寒冷冬日。此時處於南北交界處的南京雖說談不上「千里冰封」,但也應當是大雪紛飛。加上沿途三分之二路程是屬於山區丘陵地帶,山巒起伏,連綿不絕,可見其賽事之艱難。冬賽,對於本地來說,當天歸相當難,有時當天不見鴿,若能見鴿也只是寥寥數羽。但是本地鴿友樂於挑戰,越是艱難越向前,氣概堪嘉。 「彈指破雲歸!」,當然是一種誇張的說法。升景兄堪稱榕城賽鴿大贏家。關於他的詳細資料,可進入海網首頁的《人物專訪》欄目,點擊「更多」在「搜索」框中查找《對話陳升景……》一文。雖說升景兄家中獎狀、獎盃不計其數。但他還是不滿足現有的成績,他常說,賽績總是代表過去的。作為一名真正意義的賽鴿家,要永遠拚搏在賽場上,養技要精益求精,訓法要不斷依照鴿子的狀態和天氣的變化而變化,鴿子也要好中求好,速度更要快中再加快。

  時逢其喬遷,以是詩賀之。

  

  附1作者簡介:

  陳文斌,男,漢族,19507月生。自幼愛好文學、書法、賽鴿,曾在全國各地文學刊物上發表過小說、散文、報告文學等作品計二十餘萬字,亦曾在賽鴿刊物上連載過「甘洋哥賽鴿系例小說」,頗受讀者歡迎。書法作品多次參加全國性書法展覽,並多次在全國性大賽中獲獎。其傳略、書作入編《中國當代中青年書畫三百家》、《中國當代書法名家墨跡》等;書作還入選雲南爨碑書畫碑林等。現為福建書協會員,福建省新聞出版局、福建省出版總社編輯。近期又推出「賽鴿詩文書法系例」。聯繫電話13705008263

 

 

  附2為曉輝兄鴿舍題寫的隸書作品

 

曉輝兄新建鴿舍囑余為其題寫。「精舍」乃出家人修行之所,問其何以用作鴿舍名。答曰:養鴿人若要出成績,豈可冀於朝引夕出,故而當耐得住寂寞,視鴿舍為修煉之所,方能成正果。余慨然哂之,此不失為又一說也。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