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夏拉肯精选集》连载(36)

来源:科学养鸽   发表时间:2006-09-04 22:15:26   浏览数:1130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夏拉肯精选集》连载(36)
作者:艾迪.夏拉肯

--------------------------------------------------------------------------------
 
★老鸽季

    幸好在赛季初期进行的老鸽赛未受天气影响。比赛进行顺利而且赛绩最震撼的鸽友不异是比利时的福洛尔.安格斯。

    5月19日比利时在威而森(Vierzon)放飞的半全国赛里(参赛鸽14000羽),鲁希安.佛黑先生(Lucien Velghe)的两羽兄弟鸽战将分别飞得冠军和第11位。这两羽赢鸽是一羽1999年全省超级鸽冠军的兄弟鸽,不过这羽超级鸽已被台湾鸽友买走了。

    一岁鸽组里,德拉斯先生(Deleus)的一羽鸽子以领先1公尺的分速打败了佛黑先生的鸽子。

    接着是比利时鸽界的大日子:5月26日--第一场全国赛在波治放鸽,参赛老鸽共有22808羽,冠军被德毕夫先生(Debieve)给抱走了。他那羽冠军鸽“缔造”出高达1775公尺的分速,由此可见这是一场顺风赛才能用出的成绩。翌日有一场由南方吹来的暴风雨,难怪那场比赛的赢鸽分速打破所有以往的记录。赢鸽中最快的速度高达1小时150公里,这可是前所未有的记录。

    数周后,轮到荷兰的重头戏--圣维仙(St.Vincent)大赛登场。这场比赛为期两天,飞距由1000~1200公里不等,鸽子在过午后才会放飞,以确保没有鸽子能在当天返舍。冠军鸽的分速只有982公尺,赛况的艰难可见一般。

    比圣维仙大赛还有看头的“巴塞隆纳国际赛”在7月2日举行。坏天气让预计在星期五的放飞延后到星期六,然后继续延后到天气稍好的星期日才放飞开赛。来自6个国家,26611羽的参赛鸽相继出笼,在天候也不是太好的星期日放飞,等待爱鸽归返的参赛鸽友,心里可是百味杂陈。但令人跌破眼镜的是,比赛竟然进行顺利。

    一如往常,国际长途赛总由荷兰鸽友称霸,这次欧洲最快速鸽的殊荣给了一羽两岁龄雌鸽,由荷兰鸽友胡特卡莫先生(Houtekamer)所持有。

    他很快就把这羽冠军雌鸽给卖了,他其余的鸽子会在圣诞节拍卖,不过……这些鸽子在11月初全给人偷走了。

★重头大赛

    因此,欧洲鸽界的重头大赛是:※5月份举行的“波治全国赛第一回合”。这场比赛被称为第一回合赛的原因,是因为波治在稍後的8月这里有一场老鸽和幼鸽混合赛。※荷兰的圣维仙全国赛亦广受注目。※全世界鸽友眼光焦点所在的巴塞隆纳国际赛。※至于幼鸽赛--赢得波治幼鸽全国赛冠军是每位比利时鸽友的美梦。※荷兰鸽友则期盼在奥尔良幼鸽全国赛内称雄。(两场比赛皆在8月举行)

    我在前面说过,今年荷兰的奥尔良幼鸽全国赛被取消,比利时的波治全国赛则如期顺利举行。参赛幼鸽共有36198羽,冠军竟大爆冷门,被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鸽友布雷纳特先生(Breynaert)给抱走。在这场波治赛前,他的鸽子状况并不好,因此赛绩当然凄惨。现在由他赢走这场大赛的冠军,让赛鸽更增添了好玩的色彩。他的冠军鸽是一羽雌鸽,他比赛时巢态虽尚未达成,不过他正“迷恋”一羽另有意中人的雄鸽。一定是他打翻醋坛子,心中那把抢回情郎的醋劲让他誓死拚命飞回巢的。

    老鸽组里有9458羽老鸽参赛,德毕夫先生赢获冠军。这实在是鸽界里难得的殊荣,因为他共升赢获波治的全国赛冠军4回。不分组(幼鸽、1岁鸽和老鸽共计57004羽)的最快分速冠军鸽,则是菲立普先生(Philips)的鸽子。

★WPC(世界赛鸽中心)

    宙士.同内先生(Mr JosThone)和他的搭档在鸽界进行了一项耗资美金500万,令人叹为观止的创举。这项创举便是建造了所谓的WPC(世界赛鸽中心),全世界的鸽友都可把自己的鸽子送来这里受训和参赛。

    其中有300羽身价不凡的鸽子,却在仅20公里远的抛飞训练里给迷飞掉了。大家都想知道引起这种灾难的原因。同内先生个人则认为,来自五湖四海的鸽子共聚一堂,可能引发健康上的问题。不过他对此项创举所持的兴趣丝毫未减,而且他更为鸽界树立了乐观和永不放弃的好榜样。

★转变

    因为风向左右着赛绩,为了公平起见,荷兰在数年前便已划分成数个比赛区域。吹起东风时,隶属东区的鸽友全部一样倒楣;吹西风时,隶属西区的鸽友亦同。比利时鸽界在西元2000年开始,亦遵循荷兰部分比赛区域的做法,把全国分成西区、中区和东区三区。

    比利时鸽界里人人额首称庆,相信这套区域系统在未来亦将继续维持下去。所以假如你有两位朋友都说自己买了波治全国赛的冠军鸽的话,这绝对是可能的。他们是不同区域的冠军鸽罢了。因为从今年开始,比利时每一场全国赛都会产生3羽冠军鸽了。

★结论

    2000年对荷兰和比利时两国而言都算是个坏年。无论是对观光业者、啤酒业者、冰淇淋业者...甚至对鸽界都一样坏,因为我们都有个不像夏天的夏天。

    虽然天气不是可以由我们来选择的,但我们仍可选择继续保持微笑和心胸开朗。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