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中国赛鸽竞翔事业的历史地位

来源:王伟克    发表时间:2006-03-15 19:25:55   浏览数:948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要确认中国赛鸽竞翔事业的历史地位,同认识这个星球上任何一个国家竞翔事业的历史地位一样,无非是从传统、文化、地域、经济发展水平等决定因素入手考察。就上面几个具体项目分析,我们并非全无优势,更具体一点说,我们应当有很好的赛鸽竞翔的发展基础。中国版图上,主流经济发展地区大部位于北温带,适宜鸟类生存繁衍,是地球上仅有的几个鸟类迁徙主通道所在地,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鸟类品种,最典型的证明,是有着鸟类世界大熊猫之称的朱鹮,其残存的个位数原始种群,被发现就生活在中国腹地陕西洋县的秦岭山脉南麓。一个适宜鸠鸽类生存的国度,有着举世闻名悠久历史文化的文明古国,传统文化习俗中并不排斥鸟类的驯养,对观赏鸟类尤其是鸣禽类,包括昆虫当中的鸣虫类驯养、调教造诣极深的民族,在赛鸽竞翔事业渐成为世界性普及项目的时候,竟然没有波及到它、影响到它,那是不可思议的。事实就是这样,曾经创造繁育出眼花缭乱的诸多观赏鸽品种,为世人注目,引起英国的进化论鼻祖达尔文先生注意与称道的东方大国,确实对家养驯化后的鸠鸽类某些品种,具备远距离定向归巢的能力,早有发现和利用,民间短距离竞翔活动早有开展,被誉为世界最早有关家鸽的专著的《鸽经》,就产生于明末清初的中国,作者为山东邹平人张万钟。从该书的内容来看,这本成书于将近400年前的专著,决不仅仅是对中国地区的家鸽饲养做历史性的记载,而是显示了对家鸽包括其中的赛鸽品种,具有极深的研究心得,有上升到理论领域的认识。而数百年乃至上千年观赏鸽的饲养、培育与研究,是转养现代赛鸽,迅速融入现代国际赛鸽运动的最佳嫁接点。

    由于长期的闭关锁国,我们与外界的接触是隔绝式的和被动式的,决定着我们感受和领略现代国际赛鸽运动,在时间方面的迟滞。目前公认的史实,是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居住于中国沿海最大的殖民地城市上海的外国侨民,将现代赛鸽的品种和基本竞翔方式带进中国,并首先为上海的中国民众所见识、所接受。当然,作为经济发展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我们使用的赛鸽,同赛马、赛狗等竞技动物的品种一样,是不能从我们比较原始的同类中遴选的,完全依赖引进,事实上,我们曾试图使用名副其实的“国血”,即传统的赛鸽品种与国际当代竞翔鸽品种过招,结果是灾难性的。基于对事实的深刻认识,中国竞翔界对赛鸽品种的引进,对国外赛鸽品种性能的认识,是持续性的和崇拜性的。这种崇拜的根深蒂固,造成了中国赛鸽竞翔界一个独特的有趣现象:当我们对70年前接受并自主引进的,国外品种赛鸽的长距离甚至超长距离的竞翔性能有固定的认识后,奉若神明地保护和小心翼翼地延续着这种性能。70年间,形成了以李梅龄种系为代表的,产生于上海周边地区,渐次辐射到苏南,浙北,淮北等地的远程超远程赛鸽种群。这个因为驯养时间长久而风土化,也被中国竞翔人自豪地称作“国血”的庞大种群或称种系,直至20世纪90年代初期,对中国赛鸽竞翔界的影响和品种品系的垄断性覆盖,效果是十分巨大的。以至于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终于放眼看世界,发现世界赛鸽竞翔的发展现状和发展趋势,早已由纯距离的竞争,转移到速度的竞争,而我们死死护住,拼命保存的远程超远程赛鸽品种,现在拿出来走向世界,如同窄轨铁路上的列车,面对国际标准轨距,因接不上轨而无法继续运行。但当代中国人毕竟解放了思想,穷则思变,我们迅速接受并使用了当前国际竞翔界已经广泛使用的中、短程快速品种的赛鸽,十几年间,我们在赛鸽竞翔模式上、观念上、硬件上,已经与当代竞翔先进国家同步或基本同步,在赛鸽训养规模上、赛鸽拥有总量上,我们已经超过了所有竞翔先进国家,成为世界第一赛鸽大国,第一竞翔大国,并挺身昂首加入了当今世界赛鸽界最具代表性的机构——国际鸽联,成为国际鸽联执行委员国,这是前进中的社会主义中国,在国际竞技体育领域足以为人称道的显赫业绩。

(二)

    改革了的社会主义中国,开放了的社会主义中国,经济实力不能与此前同日而语。借助邓小平富民强国政策富起来的中国爱鸽人,提高了境界,开阔了视野,眼光放远,不满足于打当地的比赛,也不满足于打国内各地的公棚赛,在国内的国际公棚与国外竞翔先进国家的赛鸽与鸽友同台竞技的同时,请进来,走出去,频繁参与世界各地的国际公棚大赛,一展中国爱鸽人的风采和技能。如今世界最著盛名的南非百万元大奖赛,每年倘没有中国这个世界第一赛鸽大国来的赛鸽参赛,都是不可思议也不可接受的现象。受这样的大好形势鼓舞,我国30余万鸽友信心倍增,豪情万丈,直抒胸臆:“铸造中国的巴塞罗那(国际千公里年度经典大赛)”、“让中国赛鸽全面走向世界”、“打造世界最好的赛线”、“赛鸽强国不是梦”等口号在各种场合以各种形式出现,不移于目,不绝于耳。笔者对这样的信心和心态持深刻地理解态度,对一些鸽友认为世界赛鸽强国的帽子指日可戴,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关键词是“强”,关键的着眼点在于“大”与“强”之间。中国经济界有个出现率很高的说法叫做“做大做强”,实际上两者之间差别很大,甚至是天壤之别。做大易而做强难,一切从零开始,做大很迅速,进步很明显,以自己的标准回头看,成绩显赫;做强呢?至少有一个横向比较,标准在别人和众人手里,是客观的,你的关键指标需要列前。我国的著名企业做大的很多,在国内甚至世界上都有较大的影响,但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为数很少,至今仍然是我们大企业奋斗的目标。就竞翔业来说,是否强国,须同时满足两个标准:一个是赛绩持续优秀,在国际上有影响,被认可;还有一个就是种鸽的输出,举世公认,用户要找上门来,承认你的鸽质种质和育种技能,这与国家幅员的大小,拥有赛鸽数量的多寡没有直接关联,即赛鸽强国不必同时是赛鸽大国或者赛鸽最大国。只满足前一个标准,只能称大国,我们已经底气十足地做到了这一点,正在向第二步努力迈进,任重道远。

    做到第二步,成就竞翔强国梦,我们没有什么基础和优势。当今动植物的家化品种,包括水果、农作物、家禽、家畜、工作用犬类,竞技用马,无非进口货、泊来品,仅有杂交水稻、杂交玉米的几个品种,还有养在深山人未知的地方原始犬种藏獒,(被“马家军”教头马俊仁慧眼相中,下得高原,保种提纯),是我们仅有的当家品牌,数量确实有限。象赛鸽这种“小语种”品牌,顺理成章也不会是我们的专利,而被洋鬼子所垄断并长期垄断,我们在世界大赛上所取得的优异成绩,均系使用国外进口种鸽的直系子代获得的。畜禽育种业,至关重要,关乎国民经济的兴衰,我们至此认识到它的重要性,还面临百废待兴的状态,发展壮大,需以时日。还要清楚认识我们这方面基础薄弱,水平落后,差距比较大。更兼赛鸽品种和品系的形成,有其特点和特殊性,难以借助大饲养场育种场,行高科技,大面积,大数量,生产流水线式的繁殖与操作,仅适宜一家一户小作坊,小鸽舍,小饲养场式的小规模进行。动物的远距离定向归巢功能的机理,科学至今还未能破解,赛鸽个体本身的定向功能强弱优劣,是否能顺利遗传下来,外观几乎无法察别和确认,赛鸽本身行一夫一妻繁殖制度,难以象鸡鸭等家禽那样,一雄多雌,早熟多产,人工孵化,短时间繁殖出大量同一种源供筛选判定评估的生物学材料,来一个迅速直观权威的后裔鉴定。赛鸽的繁殖培育因封闭性的隔绝、神秘性的不易鉴定和判断、缺乏官方权威性引导和科学扶助,而显示难度颇大,不易深层次确实性的广泛交流,这更使得我们掌握和操作赛鸽育种环节的核心知识技巧,凭空增添了难度系数。我们处在一个大变动、大吸收、大引进、观念大转变时期,雄心勃勃,信心暴棚,难免会产生相当程度的浮躁情绪和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心态,从传统文化的沿革看,这也是我们的痼疾,对此,我们应当有着清醒地认识和切实的防范措施。冷静地观察和分析我国赛鸽人的平均生物学基础素养、育种知识的储备基数、平均赛鸽蓄养的硬件指标和平均数量、赛鸽驯养的目的倾向和发展趋势,我们很容易折算出当前中国竞翔界实际的培育赛鸽种系的能力。从现实的状况看,与真正的赛鸽强国比,差距还是明显的。“让全世界都到中国来买鸽子”、“钱不能都让老外挣了去”,如此说法近来出现率颇高,这样的愿望是好的,但欲实现,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是永久的做不到,至少目前还做不到。欧洲的荷兰,是继赛鸽王国比利时之后崛起的赛鸽输出后起之秀,势头大有压过比利时的倾向,据统计其赛鸽输出的收益已经占到国家经济总收入的四分之一,数值诱人呐!直叫我们赛鸽界的同仁们在市场经济化的氛围里摩拳擦掌。其实,荷兰作为欧洲弹丸小国,经济特色,经济支柱还是能在更广的领域里给我们以启示的,荷兰的国花郁金香,除了装点自己国家的公园绿地和几乎所有家庭庭院之外,还装点了地球之上所有适宜栽培和基本适宜栽培的公园、绿地和庭院,近几年来,我们在国内游览,举目皆然,举目皆染!荷兰人不断地培育出郁金香的新品种,每天用波音747货机将大量的郁金香和别的鲜花空运到世界各地!荷兰的乳业也极其发达,荷兰的奶酪世界闻名,实际上,荷兰人民的骄傲是乳牛!荷兰人民精心培育的黑白花乳牛几百年来已经遍布世界各地,黑白花的标准毛色已经成了乳牛的代表形象,全世界的幼儿们都从炼乳瓶子上和牛奶、奶粉袋子上的商标,首先认识了牛的形象,根深蒂固!即使是比利时,也非仅有赛鸽著名,比利时培育的杜鹃花声名显赫,在中国这个野生杜鹃花的种源国、杜鹃花培育大国其名声也久有所闻!“英国的马,荷兰的牛,比利时的鸽子德国的狗”,一个世纪以来,世界警方谁人不知道德国培育的工作犬?谁没有使用过德国的工作犬?德国境内,即使家庭拥有的牧羊犬,也是血统清晰,登记在册,这些名犬的每一次交配繁育,事先都有严格精密的计划和导向,配偶经严格筛选!这样为全世界培育工作犬的国度,它的赛鸽培育会怎么样?实际会怎么样?英国培育的竞赛用马也已遍布全世界。以至于全世界任何一地进行的赛马大战,都可视为是英国的“德比大战”(英国境内的德比郡以培育纯种马著名,是英国纯种马的主要繁育基地),这样为全世界培育赛马的国度,能培育赛鸽吗?他们的赛鸽质量怎么样?笔者想:每一位中国赛鸽爱好者都会迅速得出自己的答案。水到渠成,相辅相成,我们的努力目标实际上并不空洞,我们的努力目标很清晰。笔者的看法,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赛鸽运动发展大国,我们欲向赛鸽强国发展迈进,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明知自己当前所在位置,便于准确设计我们前行的方向和准确测定我们到达目标的实际距离。这和赛鸽出笼归巢时的初始状况颇为相似,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向赛鸽强国发展征途上的初级阶段。

(三)

    要证明我国的赛鸽竞翔事业仍处在初级阶段,需要有力的、充实的论据。笔者提供以下简单几点:

(1)、赛鸽科技实际水平还较低

    这个星球上并不是任何地方都适宜赛鸽的,也不是任何地方都适宜赛鸽生存的。中国
幅员辽阔,境内地形复杂,气候条件悬殊,不适宜养鸽尤其不适宜或者不太适宜赛鸽的地域很多,实际上不适宜赛鸽的地域面积明显超过适宜赛鸽的面积,大家知道平原地区是赛鸽的宝地,而中国大陆平原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六分之一。但是我们目前随便留意一下任何一种赛鸽媒体,会轻易发现全国上下对这个赛鸽基本问题或曰基本前提至今认识肤浅,许多身居赛鸽困难地区的鸽友甚至当地鸽会的主要领导,都频频撰文强调客观,对数十年间赛绩不佳四顾而言他,想尽一切办法,发尽一切誓言企图突出重围,而集中的办法看来就是引种、引种、再引种!深入引种死胡同而不能自拔。至今我们还有许多基层鸽会组织,还没有固定赛线,今年南,明年北,春季走西,秋季走东,左冲右突,莫衷一是,看不出何时能停下来,不善于总结,不善于发现规律,对自己总是缺乏清醒地认识,盲目攀比赛鸽竞翔适宜地区。许多地方鸽会对自己所在地是否适宜赛鸽,什么方向,什么距离合适,均不清楚,周而复始,恶性循环,屡伤元气。宏观来看,中国赛鸽的国家级赛事,在赛制、赛点的组织、选定方面,还处于摸索阶段,有些基层已经看到弊病的地方,没有及时避开,俟实践证明后,才予以调整,缺乏科技基础起点上的预见性和成熟性,这是我国赛鸽竞翔事业整体处于初级阶段的基本表现。

(2)、 赛鸽公棚的多而无序

   中国的赛鸽公棚出现大约有10年时间了,其数量之多举世闻名。按说公棚竞翔这种赛鸽方式不是什么重要的发明,赛鸽界的普通人也能想得出来,而且,理应是赛鸽强国公棚发展早而多,为何最后崛起的赛鸽大国中国,却产生了世界上最多数量的赛鸽公棚呢?何以中国人对公棚赛制情有独钟?多种多样的解释笔者也听到了许多,有的有道理,有的是浮皮挠痒,不得要领。笔者的看法:有公棚出现正常,这样多的赛鸽公棚涌现,绝对不正常。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用赛鸽公棚这种新生事物行商业经营,是一方面原因,另一个方面是有需求在拉动,笔者说的不正常,是畸形的需求量不正常。某鸽友或某地鸽友喜欢打公棚,您就分析了解当地的情况,一定是当地信鸽协会竞翔方面有某种问题,或者次数少,或者比赛不公正,或者赛鸽组织出现垄断,俱乐部等灵活制约机制受到压制不能成立,或者基层协会的政策不能满足部分会员甚至多数会员的愿望。全国赛鸽公棚大兴,而且持续建立如雨后春笋,涌现正未有穷期,有的公棚竟然建立在国内赛鸽竞翔的“死穴”地区,滑天下之大稽呀!这说明了什么?是多大面积的事情?是什么层面的事情?这样多的赛鸽公棚出现,萝卜快了不洗泥,怎么会没有仓促之间出现的管理问题?中国版图再大,赛鸽人口再多,赛鸽饲养数量再多,也养活不了这样多的公棚啊!公棚大量出现的现象、公棚大量存在并继续增加本身、公棚运作过程中出现的大大小小的事故奇闻,这些都是中国赛鸽竞翔事业仍然处于初级阶段的典型证明。大量赛鸽公棚现阶段在中国大陆涌现的事实,在赛鸽竞翔事业处于初级阶段时,是正常的,是必然经过的阶段,公棚的发展,象世界汽车生产大国呈现的一种规律:最终汽车厂家都归拢合并成少数几家,成为最具实力的行业泰斗式超大型企业,数量和产量归于合理。中国当初汽车生产厂家数百个,有的小厂手工敲打制造汽车零部件,年产量仅几十台,质次价高。目前中国的汽车生产厂家已经归并成“屈指可数”的数量了,这是事业发展的大趋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中国大陆这样多的赛鸽公棚从无序到有序,从大量到适量,从并起乱建到最终坐落于适宜地区,也有一个过程,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公棚有序阶段的最终到来,昭示着中国的赛鸽竞翔事业进入了中、高级阶段,笔者这样认为。 

(3)、“以鸽为本”之外的干扰因素

     这一点最具中国特色:某些赛鸽竞翔活动带有比较强烈的政治色彩。其实这本身也无可非议,全世界也都有这样的举措。笔者的着眼点,在于竞翔的政治意义与科学规律之间的关系,或者讲矛盾冲突。国庆盛典、重大体育活动的开幕式、大型船舶建成下水、大型建筑工程奠基开工仪式、一些欢庆喜庆的场面场合,司放彩鸽也是应当的,有些还是国际惯例。将重大节庆日的彩鸽司放与赛鸽竞翔结合起来,也是一种一箭双雕、一举两得的精妙设想,成功的例子很多。但这里面有一个科学尺度——赛鸽的竞翔,有特定的季节因素,有赛鸽本身的生理因素和性能极限的制约,还要事先进行必要的训练,不是任何时候拉出队伍就能“打仗”的。譬如世界范围的大型体育赛会,象四年一度的夏季奥运会,中国的全国运动会(全运会),都是设置在比较适宜运动比赛的公历8、9月间,而此时正是北温带赛鸽(也包括全球北温带的鸟类)大换羽的时段,此时是全年最不适宜举行竞翔的时段,建国55年来,仅利用全运会召开举行赛鸽竞翔活动,包括千公里的距离,就有若干次,成绩当然是马尾栓豆腐——提不起来,我们以往考虑的,偏重于比赛的政治意义,而忽略或者牺牲科学意义。焦点在时机和距离上:全运会或奥运会开幕式应该放鸽庆祝,可广泛搜集当地信鸽协会会员的赛鸽,也可以征集当地观赏鸽爱好者的鸽子,虽然季节不适宜,但是归巢距离短近,当地赛鸽虽羽翅状况不佳也是能胜任的,观赏鸽当中的许多品种,也能在相当距离归巢,皆大欢喜。但号召和布置周边城市百里迢迢甚至千里迢迢,提前若干天将不适宜远距离归巢的鸽子在酷暑中集中,劳师远征运送到举办城市去“竞翔”,追求开笼时彩鸽蔽日的宏大场面和效果,岂不知赛不逢时的赛鸽们绝大多数一定会魂断他乡。这里有上下两个“积极性”,有时上级部门并没有具体要求,基层部门主动集鸽送来,1997年7月31日香港回归祖国,远在祖国大西北的某市鸽会也凑集百羽赛鸽送到罗湖桥边,之前在赛鸽杂志上撰文直言:明知道根本不可能回来也要送!直线距离将近4000公里呀,真是壮哉斯言!凌晨零时放鸽,且不说夜空漆黑放鸽如何出“彩”,单讲现场暴雨倾盆,不知鸽子的主人看到这一幕作何感想?不知鸽会的官员看到这一幕又作何感想?2008年北京将举办中国首届奥运会,时间又是公历8月中旬,距北京直线距离接近千公里的华东某市,今年提前4年已开始训练赛鸽试探路线了,千公里距离不算远,但公历8月普天下赛鸽有几根完整的羽条,可以供“八月流火”气候条件下去克服人为的漫漫征程?半个多世纪以来,在赛鸽竞翔事业始终处于初级阶段的大背景下,这样的设想和举动得以油然产生,得以持续进行。违背赛鸽科学规律的行为出现次数再多,也无补于我们赛鸽竞翔事业的进步,实际的作用恰恰相反。伴随中国赛鸽竞翔事业“与时俱进”的脚步,4年后的2008年,那预定中的“政绩竞翔”可能因为没有市场而流产,也可能因为竞翔科技素养提高了的广大鸽友的抵制而不能施行,最有可能因主管部门领导提高了执政能力而明确制止。届时我们看到的万鸽奔腾翱翔遮天蔽日的壮观场面,极有可能是北京市全部赛鸽,加上周边廊坊、保定、天津、唐山、沧州等适当距离城市鸽友倾力支援的庞大赛鸽阵容所构成。那样的场面,将证明我们在突破中国赛鸽竞翔科技初级阶段的奋斗中,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该信息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