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我的藏经阁

慕利门血统的形成

来源:转 自中信谢谢baanah,   发表时间:2006-12-25 21:00:15   浏览数:1314   转到我空间  分享到随写  分享到鸽友社区
利时的一个小镇“阿连栋克”因居住着世界级的知名赛鸽强豪詹森一家而闻名世界。1934年2月幕利门也出生于这个小镇的一户农家1948年开始养鸽。

1952年在圣.丹尼斯330公里比赛中,投赛2羽分获冠、亚军。

此后因忙于务农,10多年未参加赛事。

1954年9月在军队服役一年半的慕利门退役返乡,发现原有的鸽子已退化,需要新的血液来充实。1961年慕利门和他的父亲一起到名叫伯拉尔的小镇,向住在那里的乔斯·凡登布希购鸽。在所购鸽子中有一羽名叫“武力吉凡58号”雄鸽所出的直子,另外一羽是白翼红雌(铁锈色)环号为B61—6643537,该羽红鸽是乔斯·凡登布希的名鸽“公主56号”的姐妹。“武力吉凡58号”和“公主56号”都是乔斯·凡登布希最优秀的鸽子。那羽和“公主56号”同姐妹的红雌为慕利门父子育出一羽环号为B67—6729926黑斑鸽,它后来成为全世界知名的“黄金配对”的雄鸽“老凡登布希号”。由于“老凡登布希”母亲的羽毛颜色是类似铁锈的红色,因此慕利门系鸽至今仍旧带着这种色彩。
    1954.年从部队退役回乡后就一直在家务农的慕利门,由于农忙没有时间参加比赛,于1968年决定与亚德里安·沃特斯合作。亚德里安·沃特斯的赛绩一向如超人般神奇,而且他也是詹森兄弟的最大劲敌。慕利门与亚德里安·沃特斯合作时,沃特斯将自己一羽“詹森雌”环号B66—6122023的灰鸽与慕利门的“老凡登布希”雄配对,自此“世界名配”从此诞生。


1968年Karel慕利门和Adrian Wouters决定建立一个合伙鸽舍,由慕利门负责配种,Wouters主持比赛。Wouters把“BLauweJanssen”带入慕利门种鸽室并在1969年把它和Van den Bosch的深斑点“921”相配。


  这可以说是赛鸽运动史上的一个幸运,当时人们无法预计,这对“神奇配对”在以后的十年中接连产下了如此多的优秀种鸽,以至它们的记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其他对种超过。这个配种在Woutes处参赛的后代90%以上是非同寻常的赛鸽,他们的传人也是如此。

  Heinz Willi Ritz由于和慕利门的友谊而拥有领先购买慕利门最有名的欧洲名鸽Schlepphorst种的权利,从而使他数年以后拥有了超高80%的该血统的优秀种鸽。

  世界历史上最悠久和成就最辉煌的育种线一览

  老黄金配对

慕利门系的发展方向

和Wouters建立的合伙鸽舍使该配对1969年第一结合并保留下来,因为在Adrian Wouters的训练下它们的后代在第一年已取得冠军和大量其他优异的成绩。在1968年到1980年这对种鸽的儿女都有出色表现,这个配对达到了世上空前的成就。

利用慕利门鸽舍的第二代杂交幼鸽和世上各种杂交鸽相配是取得成功几乎唯一的方法。真正得到“老黄金配对”儿女的养鸽家很少知道这个事实。数年前慕利门统计了“黄金配对” 在世的儿女数:在慕利门有八羽。在“欧洲名鸽”Schlepphorst处有十八羽,比利时,荷兰和德国余下的正好为一打,十二羽。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谁把所有的鸽子都和黄金配对的直接儿女,这些鸽子也以此名亦上市了,有必要指出Adrian Wouters从未拥有黄金配对 ,它们的所有后代都在慕利门处。

在此基础上我们就要涉及“血缘延续”的问题。有于Adrian既没有Van den Bosch的赛鸽,有没有“黄金配对”的兄弟姐妹或亲戚,所以所有从慕利门处到他赛飞蓝中的幼鸽一定和他的老品种相配了。

起源于Cattrysse、Derdaele和Saelen的van Loon赛鸽大多数都是有深棕色眼睛的 强壮赛鸽 。没个从Adrian Wouters的血统,例如 “Merckx”、DonkereBosch”或“Kadet”中得到幼鸽的人得到的一定是杂交血统的鸽子 。进一步杂交是的女婿Frans Marien取得巨大成功的基础,他会历时数年用这些鸽子和“Zuider Kempen”竞争,他还用这些鸽子和他的Matterne和Stichelbaut系杂交,他拥有全部“欧洲名鸽”Schlepphorst 血统,Serge van Elsaker得到了它们的杂交后代并以此奠定了他鸽舍闪电般成功的基础。

Adrian Wouters去世后,著名的黄金配对的后代都回到了慕利门身边,有开比赛事宜由Marien_慕利门合 鸽舍决定。由于黄金配对的儿女很少卖给其他鸽舍,所以使这个家族出名的都是这个黄金配对的第二杂交后代。必须提请注意的是,正是杂交使这非同寻常的赛鸽和种鸽取得了巨大成就。(请参 阅下页图表)

从这些以及其他的配种中William Geerts得到了他的幼鸽并把它门和Fons Jakobs的鸽子相配,Frans Maris又将它们和他的“Matterne”和“Stichelbaut”配对,Gommaire Verbruggen又继续把它们和他的“Vandervelde”、“Hofket”和“Rijkaert”相配,Jos Deno将它们和他已有的鸽子杂交,Maurice Bonte也是如此,这些杂交幼鸽奠定了van ELsacker闪电般成功的基础。

Heins Willi Ritz紧用它们的后代进行相互交配,但遭到残败。然后他把它们和杨森鸽相配从而使他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养鸽家,并得到国际养鸽界的公认。J.Holscher的成功也来自于把它们和杨森鸽相配,Raymund Hermes的“Piet”(“老黄金配对”的儿子)和K.&M.Jokel(来自“Crack”配“Mijlemans-Taubin”)或“Bbruder Dolle”(Maryn van Geel的“Jan Aarden”的女儿)相配取得了巨大成功,所有以上的一切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杂交。通过这种陪育方式所取得的成功在新闻界已被广泛报道。

“慕利门”的名字已成为一个概念,但他身价的暴涨是在Frans Marien的拍卖会以后,他鸽舍的各组后代中都有一羽留在慕利门鸽舍中。在比利时和德国所创的拍卖记录使这些鸽身价上涨,每人都想拥有它,但现在一个可悲的结局是:每人都在把它们进行近亲相配。没有人考虑一下,是通过那种可取的方法使这些鸽子取得众所周知成就的。只追求配种结果而不让配种方式是不能达到配种目的的。

在 比利时的名种形成都和慕利门的例子相似,但人们为了得到优秀鸽子,一直把好的种鸽相互配种,当然偶然也能配出一个出色的品种,然后人们就在它们之间进行配种,没有人了解这个成功正是杂交的结果。

只有过了一段时间后新闻或养鸽界才会要求对比提请注意,开始一些年只有内行人了解,他们一直在找寻优秀鸽子并把最好的选出来,开始时大家对新的成功卓越的家族还不很感兴趣,它还没有名字,没有名字意味著不是伟大的东西。随着知名度的提高会突然出现一个新的杂交系,一个纯种“甲”“乙”并会出现是否该按此纯种方向发展下去的问题 。人们不是沿着成功之路走下去。

第二代慕利们种鸽,它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把它们和杂交鸽杂交,这是它们取得成功的关键或利用其他养鸽家得到优秀种鸽的经验,而是想尽可能多占有这个品种的后代,并在兄弟姐妹或父女间进行交配。人们同时购入成功配对的儿女,然后尽可能在它们之间进行配种以获得100%的纯种鸽。这就是这个永久悲剧的开端。大多数从供应商或育种者处购入“纯种”的养鸽家当然要100%保持他们种群的纯洁性,为此一再进行家族内配种。这样年复一年,从一个 养鸽家到另一个养鸽家,人们始终在进行内部配种,特别是德国人、英国人和美国人,他们用十分精确的方法把每一个新的系(这里用“种”这个词不合适)配对,并最终不是不放弃努力。慕利门种也不会是其他的样子。

再回忆一下七十年代,成百个不同鸽舍的冠军都唯一来自于H.W.Rite培育的杂交种一个合理的“慕利门神话”出现了,但数年以后就由于近亲育种而走向了它的反面。越来越多的失败出现在新的纯种培育中,很快就出现了“时髦现象”的说法。人们也不想一想,为什么该线第一代成绩这么好,为什么有些养鸽家能把竞争者远远地抛在后面。
拍卖会上,慕利门幸运地以52万比利时法郎的高价购回“军校生”B72—6111169雄及“王子号”1376—6220346雄。以38万法郎买回1373—6162056雌及B74—6733179雌,这四羽皆为“黄金配对”的直子、直女。经过一年多的调整,1982年又开始参赛。1984年获得阿连栋地区中距离冠军,1985年2月是慕利门最伤心的日子,他的2l羽优秀赛鸽被偷走了,其中包括“军校生“



  重见光明




  幕利门自1954年退役回到阿连栋克的家中就一直务农,如今他还是一个纯朴的农夫,做为一位农夫的慕利门,要养好赛鸽他会碰到许多的困难,如:精力和时间等。所以一开始就与亚德里安沃特斯其后是法兰斯·马利安合作,现今是他的女婿以“慕利门一达曼”的名号合作。多年来他主要做的工作是育种,他的合作伙伴负责使翔,做为育种者,慕利门算得上是位成功的“育种家”,以使翔者而言慕利门不算成功。特别是1985年后慕利门的赛绩一直都相当凄惨,造成这种结局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世界各国的买主,因为他们都想获得“黄金配对”的后代,只要看到l羽名鸽在血统书上出现3次,不论这羽名鸽是曾祖父或是曾曾祖父都狂热地购买,有时连鸽子本身都不看。二是慕利门太过于追求鸽族血统的纯正。


  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初,慕利门意识到不仅仅只是要有有名的鸽族,更应当有好赛绩或成为冠军,要有常胜的鸽队。在这种意识的精神支配下,不再对外卖赛鸽,并且开始引进外血鸽和他自家的鸽子进行混血。1995年奇迹发生了,8月慕利门夺得全国赛冠军的宝座,1999年又获得他所属区域组的全国远程赛冠军。此后慕利门晋级成为使翔强豪。



  慕利门的“黄金配对”



  “黄金配对”慕利门的“老凡登布希”雄与亚德里安·沃特斯的“詹森”雌,他们的组合时间是慕利门与亚德里安·沃特斯开始合作时期的1968年,从此慕利门如同走进了金库的大门。31年后的1999年12月,荷兰全国性的赛鸽杂志(NDO)做了一个所谓的“千禧年民调”们邀请了36000个订户要选哪位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远距离使翔者、历史上最佳赛鸽、历史上最佳鸽书等等,结果选出的最佳育种鸽对为慕利门“黄金配对”。
  

    一对种鸽在它们的直子、直女中只要出现1至2羽世界级的名鸽已就了不起了,可慕利门
凡“登布希”与“詹森”雌的直子、直女中名鸽无数。这里绍几羽大家普遍认识的“麦克斯”环号B69—6653841铅灰色,21次冠军,74年获得比利时超级鸽奖。“军校生”环号B72—6111169铅灰色,1岁龄即已入赏6次冠军。“白鼻”环号B73—626l 175铅灰色。“戈马力”在1980年拍卖会上以高价拍得,后在他棚里成为他舍里最轰动、最成功的种鸽,“班杰明”环号B79—6752570格斑花鸽,5次冠军,6次亚军。慕利门“黄金配对”更为可贵的是它们的直子、直女的后代成为世界名鸽的数不胜数。



  慕利门系的羽色和眼砂的特点




  慕利门系的极品:巧克力红色,同时配有一双隐性的紫罗兰眼,在过去这类鸽子在慕利门棚里是“非卖品”。在欧洲凡饲养慕利门的鸽友都视它为无价之宝。因为“老凡登布希”的母亲B6l一6643537是一羽铁锈色的红鸽,这是一种隐性遗传,不易出现,要想得到这种羽色必须重复近亲后偶尔出现,约占l/30的比率,多重近亲本身存在着许多奥秘,绝不会是1加1等于2那样简单,如果以异血杂交则基本不会再出现巧克力色。慕利门“黄金配对”的巧克力红鸽是主要的基础母鸽,也是慕利门入赏的关键。如做种鸽,慕利门系必须经过“近亲繁殖”,眼睛色素越深越好,如做为“赛鸽”必须经过“杂交”眼睛色素要淡方能出成绩,但这“近亲与杂交”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
黃金配對”優秀後裔的名單事績,有趣的是牠們的顏色不盡相同。原因如前述,因“老凡登布希號”母親的特殊羽色所致。
── “麥克斯”,環號B69-6653841,鉛灰色鴿。21回冠軍鴿,且在1974年獲頒比利時超級鴿獎項。
── “軍校生”,環號B72-611169,鉛灰色雄鴿。1歲齡即已入賞6回冠軍,在1986年被竊。威廉.吉爾特在1980年購得1羽“軍校生”號所出的灰雌鴿,牠的2羽後裔成為奧運選手鴿。
── “白鼻號”(Witneus),環號B73-6261175,鉛灰色雄鴿。由佛布魯根購得,且成為他鴿舍裡最轟動成功的種鴿。
── “年輕號”(Junior),環號B70-6070880,灰斑雄鴿。
── “彼得號”,環號B76-6371884鉛灰斑雄鴿。由德國的雷蒙?赫爾梅斯購得。
── “班傑明號”(Benjamin),環號B79-6752570,格斑花鴿。
── “灰白斑”(Blauwe Witpen),環號B73-6261170,白翼灰雄鴿。
── “王子號”(Prins),環號B76-6220346,鉛灰色雄鴿。
── “78000號”,環號B77-6793015,白翼鉛灰色雄鴿。由凡?伯瑞棟克購得。擊敗70000羽對手之波治全國賽冠軍鴿的祖父。
── “黑斑號”(Donkere),黑雄鴿。
── “漂亮黑斑”(Schoon Donker),環號B73-6261056,格斑花雌鴿。
── “琳布林號”(Liebling),環號B-78-6250000,格斑花雌鴿。
── 還有更多傑出但地位稍遜的後裔。

以上文章以欧洲鸽报发表的文章为主,综合多篇文章。图片均来自网上!如涉及版权问题,请斑竹删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免责声明:本网凡是由用户发布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资料,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自行承担,并负法律责任。赛鸽资讯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评论列表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