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

  还有两天就中秋节了,一晚半晚的天凉了。

  鸽子家飞再也不张着嘴呵呵的喘气了,省的看着心烦。没有喂高飞远走丸,也拔的老高老高的了。疫情渐松后,头顶上每天都过七八架飞机,有红尾巴的,蓝尾巴的,还有橙黄色的,穿行在白云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怕鸽子影响了飞机,就把鸽子叫回来,围着我盘旋,等飞机过去,我在摇一下红旗,或者用轰鸽子进窝的小竹条,铛的敲一声铁栏杆,鸽群就又起来了。

  有时候小清河那边会有水鸟飞过来,凑热闹。最逗人的是野鸭子,飞过来肯定是一对,男鸭子带着女鸭子,看下就折返。应该是女鸭子抱怨在水草中的日子,吃鱼吃虾的吃腻了,就是心有不甘呗。男鸭子就带着它过来看看鸽子的光景,鸽子的生活在鸟界肯定属于诗和远方,一生经历的旖旎风光,传说中的凤凰也不曾有过吧?能有人伺候,能坐人乘坐的各种代步工具,我没坐过飞机,虽然我不能说不如一只鸽子这样的话,可是事实如此,一只鸽子上拍卖会,举牌的手都不落,白花花的银子,一大堆换一个金鸽子都够了。我上拍卖会,即便是我诚实善良,任劳任怨,也会被当做赝品,流拍。也别说我,你倾国倾城,玉树临风,三百两百的不也出台了。人别和鸟比,人会说谎,鸟不会,所以说人是万物之灵长。

  所以我觉的男鸭子很有智慧,它带着女鸭子飞这一圈,就看清楚了。鸽子用最高的频率飞,累了也不叫落,下面一个披着粘着鸽子屎大褂的男人,急赤白脸的撵鸽子。这样比较一下,女鸭子就会鸭心平衡,回到芦苇微微的河床上,和男鸭子双宿双飞。

  那些用鲜血和汗水晕染的诗和远方,真的比眼下的苟且好吗?一万个人有两万个答案,就那女排为例吧,当你用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浓缩成高光一刻,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是无憾的。在这里,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有车有房有美妞,这样的心态去考量英雄的付出,你的意念是龌龊的。

  鸽子争分夺秒的竞翔,抛开金子的声音,真的是一种精神。你养鸽子是为了什么,嘻嘻,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无法描述的体面又动听。就我这点智商,说来说去把自己都绕迷糊了。

  piss out a mirror and take a look!

  门口的集市,有人在涂摊位号了,应该是要放开封禁,大集要复市了。虽说我不怎么去集上,可是能在房顶上一边看鸽子飞,一边看赶集的人,感觉到尘世间繁华。总比疫情防控一级的时候,整个小清河天地间我自己玩,有意思吧。疫情也就这样子了,防范常态化,总不能老是绷紧神经,日子总还要过吧!

  现在偶尔傍晚出去,我也尽量不去幽静的河堤了,秋虫的叫声,叫我心烦。就顺着大道走,在车灯的交织里,用人间的温暖来抵消我总也驱之不去的感伤。

  我去库房拿了一件长袖,身上穿的这件是一个大教练穿过的,现在温度低了,有个替换。穿上以后,总觉得袖子别扭,解开袖口不舒服,系上还是不对劲,两手伸直一看,一个袖子上反了。挽起袖子看不出来,放下袖子手脖子就露出来了。生活中的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莫须有的,每一件都是有因有果。上帝无时无刻不在默示我们,只不过我们在匆匆忙忙中,忽略了。

  我看着这件长袖,看着露出的手,这是叫我露一手还是叫我收手呢?

昔年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杏园边。
今年八月十五夜,湓浦沙头水馆前。
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
昨风一吹无人会,今夜清光似往年。
唐 白居易
标签:家飞
关注赛鸽资讯网微信
相关文章
鸽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赛鸽资讯网声明:
1.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及评论仅代表赛鸽资讯网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赛鸽资讯网的立场。
2.凡本站注明“原创”字样的所有稿件,未经赛鸽资讯网及作者本人同意,不得剽窃、篡名、转载或以其他方式复制使用。若经本站或作者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署上作者的名字,同时注明“来源:赛鸽资讯网”字样,否则,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3.本网站仅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剽窃、抄袭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他人在我站的任何剽窃行为,所引起的法律纠纷,概由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谩骂、污蔑、诽谤。
5.网友应自觉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等国家各项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则。
6.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信息内容;对于严重违反发布条款的网友,网站管理人员有权屏蔽其账号。
7.网友应对所发布的信息承担全部责任。
8.网友发表文章或评论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
本月最多文章会员排行